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蓝宝坚尼美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目录  下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 第四章 作者:云出岫

  难得有一天,程羽衣终于“抢”到了孟宗远一块儿出游,避开了向来负责破坏的孟道远。

  走在观光景点的街道旁,程羽衣的眼中满是好奇。

  对于这块年幼时期就离开的国土,她的印象早已与现今不同;她不断的指东指西的问着,而孟宗远也好脾气的一一回答,

  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来到石制拱桥上,程羽衣开心的看着桥下池中游来游去的鱼群,觉得这一刻的自己真是幸福到让人眼红。

  “宗远,有乌龟耶!”这个意外的发现让程羽衣惊呼,转头连忙要招唤同伴共享,这才发现身边的人喊了半天却没反应。

  她奇怪的看向孟宗远,才发现原来开心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的脸上是说不上来的一种遥远。

  程羽衣顿时将乌龟抛到脑后,怔怔的看着他。

  这个表情她慢慢的熟悉了,因为每次和孟宗远在一起时,只要没有不断的说着话,他就会出现这种表情,似乎在想些什么,在怀念什么,完全忘了身边还有别人在。

  这让她不解,也让她很好奇。

  虽然不是很清楚是什么事,但是她明白,这个表情让自己不安。

  “宗远?”她再唤,一样得不到回应。

  正常的情侣间都会这样吗?程羽衣相当怀疑。

  自己的男伴老将自己忘在一旁,这个事实让她有点受伤。

  忍不住,她再次连声的叫唤,终于唤回了孟宗远的注意力。

  “嗯?”孟宗远回过神,对上了程羽衣凝重的脸色。“怎么了吗?”

  看着他再自然不过的温柔笑容,程羽衣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自己的感受,看他的样子好像没什么不对劲,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没什么。”露出笑容,程羽衣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想问。虽然她相当的困惑,但看到了他的笑容,她却无法开口。

  孟宗远闻言一笑,看了看腕表。

  “饿不饿,去吃饭吧?”他俯首低声轻问。

  “嗯。”程羽衣乖巧的一点头,看着他半转过身欲走,心念一动的伸手想勾住他臂膀,却让他一个回身,落了空。

  “想去哪儿吃?”孟宗远看着她,似乎并非刻意躲开她的亲密动作。

  程羽衣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他的笑,心头浮现的并非幸福之感,而是阵阵的疑惑与不安。

  “都好。”沉默半晌,她呐呐的回答;

  “是吗?”孟宗远看得出她的异样,也知道是自己造成的,但是他却无法改变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真正面对程羽衣时,他心头浮现的却依旧是那抹绝情而去的背影。

  就和弟弟说的一样,也许到最后,程羽衣脸上那单纯而淘气的笑容,会毁在自己手上。

  “我们走吧!”孟宗远唯一能做的,就是与她拉开距离,明白的表示对自己而言,她只是个妹妹。

  “嗯。”短时间内,程羽衣告诉自己别介意,别轻易的产生怀疑。

  他们不会有问题的,刚刚的事一定只是巧合,只是个意外。

  慢慢的走在他身侧,程羽衣不觉的仰起头看向他,然而他又露出了令自己不安而困惑的神情。

  突然之间,她不敢再那么确定了。

  “姊,你当初遇上姊夫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难得早归的程羽衣,抱着枕头占据姊姊的大床,一脸好奇又相当不解的盯着依旧忙着处理稿件的程凤书。

  “何谓特别的事情?”程凤书头也不抬的反问。

  “嗯……”程羽衣一时愣住。臭姊姊,又不是不知道她中文不好,偏要她想破脑袋吗?“就是……”



  “你慢慢想。”程凤书无所谓的答道。

  希望她最好想不出来、快快放弃,别吵自己工作了。

  程羽衣也只能仔细想着自己想表达的那种感觉。

  她真的是对金未来人师的话深信不疑,但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自己和孟宗远之间却好像少了些什么。是她想太多了吗?她真的很困惑。

  “姊,你和姊夫一起出门会牵手吗?”

  “看情形。”自己的个性是不排斥,但是她那位未来的老公却老是爱拉她的手,像是怕她会走失似的。

  “看情形是什么意思?”程羽衣不觉得自己有得到答案,姊姊的回答根本等于没有回答嘛!“姊,你认真一点啦!”

  “看情形就是看当时的状况如何,不同的场合下,刚刚的问题就会有不一样的答案。”程凤书自认她已经够认真回答了。

  程羽衣立刻决定换个问题。

  “算了,那你告诉我,姊夫和你在一起时,会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吗?”对于孟宗远时而流露出来的黯然,她很介意。

  “哪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程凤书不禁叹息,觉得妹妹的问题实在是完全捉不到重点回答。

  “就很像是……”程羽衣努力的想着该如何以自己不佳的中文造诣,描述出孟宗远那令她印象深刻的表情。“就像是,他的人明明就在你旁边,可是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你在他旁边。而你明明就看着他,他却好像根本就没看到你的样子。”

  “绕口令吗?”程凤书漫不经心的回道。

  “姊!”程羽衣真拿她没办法。“人家是真的很烦,你能不能发挥点同情心,好好的回答我的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人心里没有你。”程凤书也不罗嗦,直接的道出重点,丝毫不怕伤了妹妹的心。

  “怎么可能!”程羽衣想也不想的就反驳:“我和宗远可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耶,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我?”

  程凤书耸耸肩,依旧是专注于眼前的稿件上,一点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就是我的答案,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没办法。”

  “姊……”程羽衣从床上下来,忍不住跑到她旁边,企图分散她的注意力。“我真的不懂嘛,你也比较有经验,就跟我说一下啦!”

  “我刚刚已经说了。”基本上对于妹妹最近的行为,程凤书觉得只有“盲目”可以形容。

  为了一个外国人说的话,就这么贸然的决定要和一个陌生男人共度一生,不是盲目是什么?

  “我也说了啊,金大师不可能出错的。”对于这一点,程羽衣就算再怎么样也是很相信的。

  程凤书一脸的不屑,还撇了撇嘴。

  “好吧,也许我们现在是有点……不像正常的情人,可是我相信只要多点时间,我们两个一定会是很幸福的一对的。”说到这儿,程羽衣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了美好的远景。

  “是吗?”放下笔,程凤书终于愿意分给妹妹冷淡的一眼。

  “你所谓的时间是多长?正常的情人又是如何?”

  两个问题,让傻笑中的程羽衣再度愣住。

  “谁知道呢?”程羽衣努力的不让自己丧气。“我就不信你和姊夫一开始就亲热得让旁人红眼。”

  “眼红。”程凤书指正她,“恋爱的形式的确是有很多种,只是在你身上,我很难看到爱情的迹象。”

  “什么?”程羽衣一愣。

  程凤书翻了翻白眼,用英文重述了一次。

  “总之,我还是要告诉你,感情重的是感觉,而不是谁说了些什么,已经规划好的不叫感情。”

  程羽衣怔怔的望着姊姊,脑袋里快速消化着她的话。

  而后,她只得到一个结论:“姊,你还是不肯相信金大师的预言哦?”

  程凤书无奈的看她一眼,摇了摇头。

  “问完就去睡吧!我要做事了。”

  事实上,她更不相信的,是自己这个天真过头的妹妹。

  程羽衣看姊姊的目光又回到那叠纸张上,也只有委屈的扁扁嘴,乖乖听话的走出房间,没再继续问。

  她会坚持给姊姊看的。

  想了一个晚上,程羽衣做足了心理准备,将一切的问题全抛到脑后,相信那只是自己的疑神疑鬼,只是自己想多了。

  当然,对于姊姊的说法,她更是一点儿也不想相信。

  她会用时间来证明,金大师的预言和她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来到了挹夏山庄,程羽衣一进门就碰—上了刚下楼的孟道远。

  “又是你?”孟道远挑起眉,盯着眼前的女孩,怀疑她的理解力真的如此差吗?自己说得那么清楚了,她还是照来不误。

  “我才想说又是你呢!”一大早就遇上这个讨厌鬼,程羽衣有预感自己今天会过得很不愉快。

  故意不理会他,程羽衣四下晃了晃,却都没看到想找的人,不得已只有又回来他面前。

  “宗远呢?你又叫他出去了哦?”说到这儿,她心头就一把怒火,这个人分明是故意的,老是要妨碍她和孟宗远。

  “他不在,你走吧!”孟道远懒得和她多说,干脆扯了个谎。“我上次说得很清楚了,请你不要再来这儿缠着宗远。”

  “我上次也说得很清楚了,喜欢自己的哥哥是不可以的。”程羽衣不甘示弱的反驳。

  怎么她还绕着同一件事打转啊?孟道远的脸色有点难看。

  “我上次也说过了,我和宗远只有兄弟之情,你少在我们身上乱安罪名。”这女人头脑一定有问题。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程羽衣早料到他一定会极力否认。

  “没有什么承不承认,子虚乌有的事,我何必认真?”孟道远冷冷的看着她,暗暗告诉自己千万别动怒,不值得啊!

  “子什么?”程羽衣皱眉,“你别老是故意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好不好?”

  真是受不了他,每次都来这招。

  孟道远瞪她一眼,很想告诉她,如果真的是故意,他就直接拽文了,何必在这儿和她慢慢耗。

  只是他很明白,那样只会让自己惹上更大的麻烦。

  “子虚乌有。”身后带着笑意的男音提供了解释。“代表假的、根本不存在,简单说来就是没这回事。”

  “宗远。”看到自己想见的人下楼,程羽衣哪还有空去理沙发上那尊讨厌的石像。“你在嘛,有人骗我。”

  “谁骗你了?”孟宗远笑了笑,看着在沙发上坐着、头也不抬的弟弟,想必程羽衣指的就是他。

  这两个人一见面就是吵,倒也不稀奇了。

  “就是他。”果然,程羽衣纤手一抬,直直的就指向沙发上的人。“人家跑来找你玩,他还骗我说你不在。”

  “我刚还没起床,道远可能是怕你久等了,才这么说的。”孟宗远如常的当起调解委员会的会长一职。

  “他才没那么好心呢!”程羽衣才不相信,他的样子分明是不想让她和孟宗远在一块儿才骗她的。

  “我是没安好心。”孟道远放下报纸,“我就是骗人。”

  程羽衣转向孟宗远。“宗远,你看他啦!”

  来回的看着两人,孟宗远也只有微笑以对。

  “道远只是嘴巴坏了些,他没恶意的。”很清楚弟弟会这么排斥程羽衣的原因,孟宗远又怎么能指责他的无礼?

  坐在一旁的孟道远哼了一声,继续看他的报纸,不再做任何表示。

  “才不是这样呢!”程羽衣也不敢再多作文章,要不然她该怎么和孟宗远解释,他弟弟会对自己这么无理,全是因为他偷偷的爱着自己的哥哥。

  这种事情,要她怎么开口啊?

  “怎么了吗?”孟宗远微微倾身打量着她。

  程羽衣摇摇头,忽然想起自己下的决心。

  和孟道远的特殊性向与恶劣态度比起来,这个才是重要的事。

  “宗远,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嗯,什么事呢?”孟宗远笑问。

  “我只想说给你听。”

  程羽衣意有所指的看向沙发上那个无礼男子,语带暗示。

  只是,孟道远怎么样也不可能配合离去的。所以,他只当作没听见,依旧翻看着他的报纸。

  这个男人未免太不会看人家脸色了吧?

  厚脸皮!

  程羽衣正想开口好好的和他“谈谈”,两个人的专职灭火队孟宗远,已经早一步开口了。

  “那我们去后头吧!”带着和善的笑容,孟宗远成功的转移了程羽衣的注意力。“山庄你都还没能逛遍吧?我顺便带你去后头绕绕。”

  “真的吗?”程羽衣果然立刻将方才的不愉快全抛到脑后了。

  “当然。”孟宗远淡笑点头。

  “那我们走。”程羽衣高兴得不得了,对于那个死坐在沙发上没动的男人也懒得去理会了。

  “嗯。”孟宗远带着她往外走。

  他又顺利将这两个几乎是一见面就吵架的人隔离了,要不然再待下去,他们一定又会唇枪舌剑一番。

  吵是不要紧,只是孟宗远担心自己会笑死。

  程羽衣的无厘头中文和孟道远迅速的变脸总是让自己看得很乐。

  此外,为了避免自己一不小心被台风尾扫到,还是隔开他们好了。更何况,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闷笑到内伤的。

  多危险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