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蓝宝坚尼美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目录  下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 第三章 作者:云出岫

  程羽衣一踏出门,就看到了那部在她生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车子。

  “这不是宗远的车?”蓝色的蓝宝坚尼,这明明就是她查到的那一辆。

  “上车。”孟道远懒得和她解释,少了大哥那部翻译机,自己可不想多浪费唇舌与她沟通。

  问明了住址,他熟练的驾驶着车往山庄外开去。

  “你常开这部车?”程羽衣感到奇怪,这明明就是孟宗远的车,为什么反而是他在开?一想到金大师说的话,她就难免不舒服起来。

  沉默许久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孟道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扳着脸,提出了简单明了的警告。

  “你不要再来了。”

  “为什么?”程羽衣眼睛一溜,就知道他会主动开口要送她回家,一定没安什么好心眼。“宗远说可以的。”

  如果他想以主人自居的话,自己可是不怕。

  孟道远看了她一眼,她能明白吗?自己其实是在为她着想。

  虽然表面上自己似乎很讨厌她,事实上并没有,毕竟两人也没什么过节,只是为了她与大哥,自己必须扮个黑脸。

  如果这样能够阻止一场悲剧的发生,他认为很值得,毕竟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反正他也扮习惯了,解决事情最好的方法,也许就是如此吧!

  “你也不要再想接近他,你们两个是不会有结果的。”表情很冷,但他是苦口婆心。

  “你不相信金大师?”程羽衣相当惊讶。

  “那是谁?”孟道远皱眉。

  “金未来金大师啊,他很有名耶!前阵子爱情大饭店办了一个活动,押出十二名的客人送了订作的玻璃鞋,还请金大师替她们预言未来一半,结果一个个都和他说得一模一样,真的很准呢!”

  “因为全是像你这种单纯的人吧!”孟道远的脸上很明显的摆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什么意思?”程羽衣很不喜欢这种话。

  “只凭一个人胡乱说的话就信以为真的付出感情,这不是单纯是什么?”事实上,他真正想说的评语是“愚蠢”。

  “金大师的预言是很准的。”程羽衣皱眉反驳,“我姊姊和未来的姊夫就是最好的证据,你不知道就别乱说。”

  孟道远嗤笑一声,“我好像有听见未来两个字,还没成真不是吗?”

  “你这个人真的很爱鸡蛋里挑骨头耶!”程羽衣被他气得哇哇叫,“你是说我姊姊和我姊夫会分手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心啊!”

  “我没这么说。”

  他的意思只是不觉得这能够证明什么,即使结了婚都能离婚,更何况世事亦有巧合。

  “你明明就有。”程羽衣瞪大了眼,气呼呼的看着他。

  “随你怎么想。我只是要告诉你,为了一个人的话而盲目的葬送自己的幸福是一件愚蠢的事。”孟道远说得很清楚。

  先不提那个金大师究竟有多大名气,有多少人对之深信不疑,就他眼前的这一对,他只能说是绝不可能。

  也就是因为看得透彻,所以要他勉强自己去相信金大师的预言有多准,实在是不太可能。

  “哪会!”程羽衣很想大声的反驳他,只可惜脑袋不灵光,想不出多么强而有力的句子可以加强语气,只能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身旁的人,一口怨气塞在胸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宣泄。

  而孟道远也不理会她,只是专心开车,一语不发。

  该说的话他自认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其他的就留给她自己去思考。

  车速极快的到达了程羽衣报的住址,他开了车门,倾身靠向她,鹰眸直望进她眼底。

  “放弃吧!别再来了。”
  程羽衣因他的接近而屏住了呼吸,几乎要透不过气来。但是,她可没有因此而改变心意。

  这是当然的啦!

  为了这个目的,自己可是不远千里的从美国跑回台湾,赌上了毕生的运气成为十二名幸运儿之一,哪有可能因为他的几句话就打退堂鼓?他还以为他是谁呢!

  “我不要。”她说得简单而明白。

  “那我们就等着看吧!”他仍是维持着原姿势,动也不动,就这样盯着固执己见的她。“晚安。”

  被动的下了车,程羽衣的心跳直到车门再度关上,蓝色的车身消失在街道的远端,才慢慢的稳定下来。

  看着远处,她抿紧了唇,忍不住比了个不雅的手势。

  “哼,不听不听!”

  他真的太过分了,这个人真讨厌。

  不管,她一定会再去挹夏山庄,而且一定要证明金大师是对的,到时候看他还能怎么说!

  那日之后,程羽衣和孟道远两个人就摆明是扛上了。

  程羽衣依旧不顾警告的往挹夏山庄跑,而孟道远则是不辞辛劳的常常刻意支开大哥,让她恨得牙痒痒。

  “宗远呢?”星期假日,来到挹夏山庄没看到她的另一半,却见到这个讨厌鬼,等了半天也没个答案,让她不得不开口问。

  “不在。”孟道远冷冷的说。

  程羽衣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又是你要他出去的对不对?”

  上次她来的时候,据说是“二少爷请大少爷去一趟公司”,然后她就一个人坐在客厅等到太阳下山;好不容易等到孟宗远回来,身边却又伴着这个大坏人,所以还是没办法和孟宗远好好的聊一聊。

  他一定是故意的!

  “你为什么要捉破坏?”她真的是不懂,自己和孟宗远好,关他这个“好弟弟”什么事?为什么他就是要搅局呢?

  “你在说法文吗?”看着新闻的孟道远问了一句。

  “法文是这样说的……”羽衣还真的用法文再说了一次。

  “原来你还懂法文。”孟道远仍是那一号表情。

  “回答我的问题!”程羽衣真会被气死。

  “中文通常是用‘搞’。”和她相处的机会多了,孟道远也渐渐的了解她异于常人的“中文造诣”。

  “啥?”怎么突然说这种不相干的话?

  “搞破坏。”眼睛专注于电视荧幕上,他轻哼。

  程羽衣简直想吐血,他居然在和她说这个。

  “不菅是‘捉’破坏还是‘搞’破坏,你到底为什么要‘从中作梗’,不让我和宗远培养感情?”

  孟道远转头了,他的眼中带着诧异。

  “原来你的中文也不是那么差嘛,居然还说得出‘从中作梗’这句话。”那平常的她该不会是明明懂却装不懂吧?

  “我是有进步了。”为了和他吵架,自己可是很努力的在“加强实力”,要不然老是骂输他,太没面子了。

  “哦,恭喜。”孟道远的注意力又回到新闻上。

  他这是什么态度啊!程羽衣的一口怨气就卡在胸间,久久不散!

  “我刚才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你说啊,为什么老是要破坏我和宗远,你看我们幸福所以眼红吗?”

  幸福?

  孟道远真的很想好好的嘲笑这句话,但他还是忍下来了,不想说得太明白让她难堪。

  而关于另外一个女人的事要说不说,决定权在于大哥,自己不必多嘴。

  见他不答,程羽衣挑起眉。

  “你该不会是有……恋兄情结吧?”想一想,真的很有可能哦!要不然哪个弟弟会这么闲,每天缠着兄长的。

  越说越不像话了,孟道远才想问她,怎么这种不三不四、没头没脑的话,她就说得这么溜?

  “是不是真的?”程羽衣的表情很认真,看他沉默不回答,让她更觉得事情一定是这样。

  天啊,恋兄情结?

  这不是妹妹才会有的吗?

  “近亲相恋的罪重,还是同性恋的罪重?”她忍不住的问,开始同情眼前这个大男人。“你心里的道德压力一定很大吧?”

  孟道远看了她一眼,考虑该冷声恐吓她,还是出手教训她?什么脑袋啊!净装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说哦?”程羽衣的心态大为改变,她开始同情起眼前这个没好脸色给她看的男人。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一定很痛苦。

  “不说没关系,我明白的。”她无视于他的冷脸兴凶残的目光,很大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决定现在先端出嫂嫂的架势来安慰二下他也好。

  孟道远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不用担心。”她一脸诚挚,“但是我们该来想个办法,看看怎么改变……你的……特殊性向。”

  “不用了。”孟道远真的越来越想研究一下这个女人,脑子里头究竟是装了什么啊?

  “什么不用!”程羽衣大为不满,“当然啦,不是我歧视同性恋情,这个我没有立场去说,可是喜欢自己的哥哥……这样是不可以的。”

  更别说,他哥哥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情敌居然是情人的弟弟……那很奇怪的。

  “我不是。”

  他原想任她去误解,但看她这个思考模式,为了不让自己有一天陷入百口莫辩的地步,还是趁事情没搞大前先解释清楚吧!

  要不然他有把握,眼前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准会把人给搞疯掉的。

  真是拿她没办法耶!

  “我可以知道你得说‘不是’的立场和心情。”程羽衣点点头,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

  想想看,两兄弟同住这山庄,父母住别处,这种情况就已经很诡异了,再加上他对自己的极度不友善,自己早就该猜到了。

  她居然还能一脸的感同身受,她知道个什么啊!孟道远努力克制自己。

  “我想以你的中文程度,想理解一些事情还真是太勉强了。”

  话说完,孟道远冷眼看着她叉起腰,一副想拼命的模样。

  “我中文程度不好又不代表我观察力不好,这么简单的事我会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嘴硬啊?“你就承认嘛,我又不会瞧不起你,干嘛一定要用一些难听的话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呢?”

  是谁在转移谁的注意力?孟道远真的很想请她自己好好想一想。

  “中文程度不好的确不代表观察力不好,但我想,你有问题的应该是脑子。”孟道远望向她,“你有了不起的编剧能力,内容可笑得让人拍案叫绝。”

  “你怎么这个样子啊?”程羽衣皱眉,对于他的反应很生气。

  “你这个样子明明就是……不是有句话可以形容吗?”她努力的思考着,“是……恼凶成怒?对啦,反正你就是觉得丢脸所以才故意这么凶,真的很那个耶!”

  “那个是哪个?”每次与她有所争执,孟道远都会觉得很无力。

  “你自己知道!”程羽衣觉得自己表达得够清楚了。

  “你说得不清不楚的;我很难知道;”孟道远反驳。

  他居然敢嫌她说得不清不楚?她明明就很努力的说了呀!

  “你不要故意说不知道,分明就是想当成没发生过对不对?告诉你,我才不会忘记咧,你暗恋宗远!”

  呵,差点被他混过去了,重点险些忘记。

  “我只能承认你的想像力丰富。”怎么她还是不听啊?

  “这不是想像,是事实,你一个大男人,就勇敢的承认吧!”不对,就因为他是个男人,所以才不好承认……

  “好吧,要不然我不要逼你承认好了……”换个角度想想,他一定很痛苦,一定没办法承认自己不仅是个同性恋,同时还爱上自己的亲哥哥。“可是我很好心的和你说,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还是要想办法解决比较好。”

  想办法解决?

  他是很想把她解决掉啦,自编、自导、自演得很开心嘛!不只说他是同性恋,还误会他与兄长有暖昧。

  “如果你还想踏进这间屋子,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孟道远真的是拿她没办法。“我想以你的程度大概是无法跟上我的谈话,这我可以谅解,但过度的幻想所导致的偏差言论,就令人难以忍受了。”

  “你是在威胁我,还是在恳求我啊?”程羽衣脸上的迷惑纯属自然反应,她是真的听不懂孟道远这么一大段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孟道远紧抿着唇,气自己再一次的忘了和眼前这名女子说话,最重要的就是有话直说、坦白到底的说。

  只因为有所顾忌的含蓄发言,只是让她更有机会来气死自己而已。

  一如现在的情况。

  “我的意思很简单。”最后,他明白自己应该用最不须要智商的句子来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就是我和宗远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兄弟,你不准乱扣什么乱七八糟的帽子在我们头上,要不然你就别想再踏进这间屋子。”

  “你心虚,所以威胁我。”程羽衣点点头,“我一定是说到了你的痛处对不对?你别这么紧张,为了宗远,我会当成一切都没发生过的。”

  “不是你当成,是本来就没这回事。”孟道远也很不想在这儿和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争论,可是他又会忍不住的想,如果现在不跟她说清楚,一定会变成大问题。

  即使,他很怀疑能怎么说清楚。

  相对于他的渐渐烦躁,程羽衣只是一味的疑惑着。

  “你们怎么了?”孟宗远刚巧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看到对峙的两人,这似乎是习以为常的情况了。

  “又怎么了?”他转头问弟弟:“你们又吵架了吗?”

  “又不是吃饱了撑着,跟她吵?”

  看着弟弟少见的懊丧表情,孟宗远暗笑在心中。

  “要不然是怎么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虽然他们一见面几乎就是维持着这样水火不容的情况,可是今天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孟宗远好奇的转向羽衣问道:“要不羽衣你说,你们两个怎么了?”

  一时间,两个男人的目光全转到程羽衣的身上。

  而其中,孟道远的感觉是复杂的。既不想听到她的胡言乱语,又很想知道她究竟会如何回答。

  羽衣的回答是毫不考虑的。

  “他威胁我,不让我来找你。”

  “就这样?”等了半天没下文,孟宗远一脸笑容的着着程羽衣。“没有什么其他的吗?”

  弟弟对她的态度从一开始便是如此,也算不上什么大新闻了,听到这个答案,孟宗远还真是有些失望。

  程羽衣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孟道远,怎么样都觉得他是故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一定很担心她会说出他的秘密。

  想了想,程羽衣摇摇头。

  “没有别的了,就是这样。”

  虽然孟道远对自己不仁,但她却不能对他不义,如果说出来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很难过,孟宗远也会很为难的。

  所以,她选择什么也不说,就当成没事发生。

  而另一方面,孟道远对于她的回答倒是颇为意外,本想以她这莽撞的性子,都能随便听信预言来找丈夫了,想必也会将刚才的事四处张扬,尤其她刚刚又相当气愤,倒没想到她居然能忍得住不说。

  当然,孟道远不会天真的以为她是突然脑袋灵光,发现自己方才的指控有多不可思议。

  那她的不大声嚷嚷,想必就是出自善意了?

  嗯,没想到她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有点单纯得过头,说白一点就是愚蠢,但是还不算真的没脑袋。

  孟宗远来回的看着两人,最后也是只能一笑置之。

  看来,他们是有事瞒着他。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