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蓝宝坚尼美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目录  下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 第二章 作者:云出岫

  听到男女的交谈声渐渐接近,坐在客厅等着的孟道远皱起了眉头。

  刚才听管家说外头有个行迹可疑的女子,而大哥一去又没有立即回来,让他担心的下楼查看,却没看到任何人影。

  他明白大哥会出去查看的原因,想必是以为“她”来了,但是他知道,“她”是不会再来的。

  而现在,门外的那个女声是谁?

  他可不认为大哥会在短时间内,又认识了另一个“她”。

  开门声传来,谜底即将揭晓了。

  “道远?你也下来啦!”一开门就看到客厅里的弟弟,孟宗远一笑。“我跟你介绍,这位是程羽衣。羽衣,这是我弟弟,道远。”

  “你好。”未来的……小叔?还是什么?随便啦!程羽衣笑得很热情,反正以后会是一家人就对了。

  孟道远看看眼前的陌生女孩,又怀疑的看向兄长。“这是怎么回事?”

  “羽衣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孟宗远淡淡带过,“以后会常常出现在我们家里,你会喜欢她的。”

  “是啊,我已经和宗远说好了,我要天天来找他玩。”程羽衣在一旁附和着,开心得不得了。

  看着跟前的两人,盂道远只觉得诡异得很。

  “哥,你什么时候认识程小姐的?”

  “叫我羽衣就好,”孟宗远还没来得及回答,程羽衣已经急急的跳出来解释了。“宗远是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哦!”

  孟道远的表情在瞬间变得有点奇怪,他望向兄长,要求他开口解释一下目前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孟宗远迎视弟弟的目光,只是笑而不答。

  “程小姐这么说,不知有何依据?”孟道远对她的话,压根儿就不相信。

  先不提她并非孟宗远—贯喜欢的类型,大哥现在所背负的情伤,岂有那么容易忘怀的?如果有的话;他们也不会还住在这挹夏山庄里了。

  “金大师说的啊!”程羽衣答得理所当然,“我们两个都很相信呢!”

  很相信?他挑眉,再次看向大哥。

  孟宗远还是笑,但终于开口了。

  “羽衣刚由美国回来,在台湾也没什么朋友,我很高兴能有她来陪我。”这也算是另一种复原的方法吧!

  “没问题,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最多哦!”程羽衣笑看着他,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会天天来找你的。“

  孟道远看着浑身热情有劲的陌生女孩,心中是迷雾满布。

  命中注定?他们孟家人一向是不信这个的,但是大哥的态度……令人费解。

  程羽衣完全没察觉到孟道远的打量,只是专注的和孟宗远说着自己的趣事;孟宗远倒是发现了,他淡淡的朝弟弟眨一眨眼,示意他别吓到了客人。

  孟道远撇撇嘴,就这么坐在一旁,听着程羽衣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而大哥是从头到尾带着笑容聆听,偶尔搭上一、两句话。

  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他不这么认为,完全不这么认为。

  光看大哥的模样,他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大哥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带回这个女孩,而且还让她抱有这种想法?

  而另一头,看起来似乎相谈甚欢的两个人,是不是真的如此,就要问一直只是带着笑容而不太说话的孟宗远了。

  在这种气氛下,孟道远决定暂时保持沉默。

  在送走了程羽衣后,回到屋内的孟宗远毫不意外的看着弟弟脸上的不赞同。

  “有话跟我说?”他在沙发坐定,神情自在且轻松,与弟弟的凝重深沉形成了强烈对比。

  “这是怎么回事?”孟道远实在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冒出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子来?

  “预言大师说我们两个是一对。”孟宗远解释得简单。




  “你不是这种人,更何况我们心知肚明,你们两个不会是一对。”孟道远明白,自己的大哥心里只有一个人。“还是你又当烂好人了?”

  会试着接受另一名女子,肯定又是大哥的同情心作祟,不忍拒绝人家而已。

  孟宗远也不介意的笑笑。“羽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若让她失望,我会有很深的罪恶感。”

  “以你现在的情况,她有可能一直保持那个笑容吗?”孟道远嗤笑一声,极度不同意大哥的作法。“你这是在害她,与其让她

  抱着不可能的美梦,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一开始就告诉她不可能,才能将伤害减到最低。“

  “这样太残忍了,我不想伤害她。”想到她那充满希望的闪亮大眼,他怎么忍心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

  “这样下去,她只会伤得更重。”孟道远很明白事情的后果。

  对于弟弟的指责,孟宗远无可反驳,但是……

  “我……开不了那个口。”孟宗远的脸上尽是无奈,“而且,说不定我和她真的是一对,我真的会爱上她。”

  “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孟道远相当严肃的看着他,说得再坚定不过了。

  “未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孟宗远露出笑容,粉饰太平的轻轻带过,不希望因此而与弟弟争吵。

  孟道远没再说话,只是直盯着大哥,心想该如何说服他。偏偏,自己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明。

  “别担心了。”见弟弟如此担心,孟宗远也有些过意不去。“你不是一直告诉我要尽快忘了……从前的人吗?也许这是个好机会,没有试的话,怎么会知道呢?而且多个人陪我说话,生活也比较有乐趣。”

  “我可以陪你。”孟道远太了解他了,事情不会这么顺利的,自己已经可以预见以后的麻烦了。

  “你要上班。”孟宗远微微一叹,“别想太多了,顺其自然发展不是很好吗?你就是凡事太多心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的人是你吧!”现在休息养病中的人可是他呢!“我这不是想太多,而是真的有这个必要。”

  他可不希望在自己的照料下,大哥的病情毫无起色,还得遭受其他的刺激。

  “会没事的,就当我多了个妹妹吧!”孟宗远拍拍他的肩,没有改变决定。

  孟道远看着他温和的笑容,无奈的摇摇头。

  对方可不是只想当你的妹妹啊!

  这句话隐没在心中没有说出口,看哥哥的样子就知道多说无益,他只有朝另一方下手了。

  这将会是场闹剧,如果他们两个人继续坚持彼此是一对的话。

  这天,孟道远开车回到挹夏山庄,靠近主屋就听到了一连串已经渐渐能辨认出的熟悉女音。

  她又来了?一连多天,她还真是不懂得看人脸色。

  至少,看不出他的不赞同。

  绕到车库停好车,他走进客厅就看到聊得很开心的两人。

  “回来啦!”孟宗远笑着看向弟弟,“吃饭了吗?王嫂有留了一份给你。”

  “你好。”程羽衣也跟着看向刚进门的人,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孟道远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而后二话不说的往偏厅走去。

  “他真的是你弟弟吗?”程羽衣碰了一鼻子灰,转回头看向仍是笑得温柔的孟宗远,不明白同样一家人,怎么个性会差那么多?

  这些天,只要有碰到孟道远,自己绝对得不到什么善意回应,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和自己家的姊姊有得拼。

  “他是我弟弟没错。”孟宗远不难想像她为何会如此怀疑。

  “我们两兄弟的个性很不—样。”

  “看得出来。”程羽衣点点头。孟宗远这样和善,他那个弟弟却完全相反,面无表情、眼神凶狠,让人看了就想跑。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和姊姊不也是这样?个性不同、外貌也不同,说是姊妹都没人要相信。

  “其实这不算什么啦,我和我姊姊也是没一点地方相像的,所以小时候常常吵架。”程羽衣大方的说出自己的“家务事”给他笑。

  “是吗?我和道远倒是很少吵架。”孟宗远笑得温柔。

  “骗人。”程羽衣瞪大了眼,“他那个狗样子,让人看到就跌足了胃口,大概是你太善良了,才会不和他计较。”

  “什么叫狗样子?”胡乱的解决了晚餐,孟道远一出来就听见一大串似乎是在诋毁自己的评语。

  “我想,她要说的应该是‘鬼样子’。”孟宗远早已经习惯程羽衣那破烂的中文表达能力了。“还有,是倒足了胃口,不是跌。”

  他平静的纠正她的用语,不忘带着微笑。

  “说我鬼样子?倒足了胃口?”盂道远瞪着程羽衣,“原来在程小姐的眼中,我孟道远是这么样的一个人!”

  “怎么,我又说错话了吗?”程羽衣一愣,转向孟宗远询问。

  “不,你没说错。”孟宗远忍住大笑的冲动,“只是……你这些评语……不是好的意思。”

  “我知道是不好的啊!”程羽衣点点头,她对孟道远的印象本来就很差,怎么可能说他好?

  “既然不是误会,那我在想,不知道我是何处冒犯了程小姐,引来你如此的反感?”孟道远的眼神很可怕,其实也是想借题发挥,最好能吓到眼前这个天真的女孩,然后从此不再来烦他们。

  同时,这样也对她比较好,再继续和大哥在一块儿,她迟早会发现另名女子早已攻占了大哥心房,只会落得伤心的下场。

  “什么是‘貌饭’?”好奇怪的说法,可是好像有听过,程羽衣的眼中充满了不解。“什么意思啊?”

  “道远的意思是,他有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要不然为什么你会这么不喜欢他?”孟宗远扮演起翻译的角色,尽量以简单的辞句来让程羽衣了解谈话内容。

  “我不喜欢他?”程羽衣摊一摊手,“因为他不喜欢我啊!”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答案。

  她虽然和孟道远没怎么说过话,但从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知道,她的存在让他很不高兴。

  孟宗远看向弟弟,看他怎么说。

  “我不喜欢陌生人。”对自己而言,她陌生得过分。更过分的是,陌生的她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挹夏山庄。

  孟宗远再看向程羽衣,等着她的回答。

  “所有的人一开始都是陌生人啊,聊聊天就熟了啦!但是你真的太小家了,连个机会都不给,就下决定不要喜欢我。”

  “小家子气。”孟宗远代解密码。

  “我驳回上列指控,今日若我是这种人,我可以直接要人送你出门,没必要让你站在我面前大放厥辞。”孟道远冷冷的看着她,对于她的话相当不以为然。

  自己好歹也是这里的主人,如果真小家子气的话,她哪还有机会站在自己面前?

  “大放什么?”程羽衣皱眉,“你不要故意讲我听不懂的话好不好?”

  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知道自己不对又不好意思承认,只好说些她听不懂的话来搪塞。

  一旁的孟宗远止住笑,看向脸色铁青的弟弟。

  “羽衣的中文疏于练习,很多辞汇她都听不懂,你要和她沟通,最好试着别咬文嚼字,要不然只是让她一头雾水罢了。”

  “真麻烦!”孟道远还没有和人争辩得如此不尽兴的,在讲个三两句话就要翻译的情况下,谁还有那个耐心吵架啊?

  “我才觉得麻烦呢!”程羽衣抗议。

  自己和孟宗远聊了一整天都没出什么大问题,正以为自己的中文进步了,没想到这个坏人一回来,就把她的自信心全打下十八层地狱了。

  陌生人,他也是啊,那好!她也要讨厌他。

  “谁教你老是用我不懂的句子,你一定是故意的。”

  “谁理你啊!”孟道远冷冷的看向她,决定不必顾什么待客之道,也用不着“暗示”了,她一定听不懂的。“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的地盘,你最好识相一点,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但你下次最好注意一点。”

  程羽衣没有被他的冷言冷语给吓着,因为她根本不太懂这些话的意思,不过看他的脸色也如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他有没有骂我?”她悄悄的问早已笑得无法自持的孟宗远。

  “没……他没有。”他只是警告而已。

  “那我到底要注意什么?”程羽衣不解,他既然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还要好心的提醒自己“注意”?

  “够了。”孟道远觉得跟她认真的自己实在很蠢,这个女人迟钝得让人想吐血。“你现在就给我出去。”

  既然说什么她都听不懂,来点实质的警告势必较能收到成效。

  只是没想到,他终究是高估了程羽衣的理解能力。

  “去玩吗?”程羽衣楞了一下,转向一旁的孟宗远。“你弟弟还不错嘛,知道我们在家里待一整天也会无聊,那我们要去哪里?”

  孟宗远忍住笑,却不想让弟弟难堪,只有配合的说:“这个时间出门太晚了,不如我带你上楼看看影片好了。”

  “好啊,那我们走吧!”羽衣开开心心的站起来。

  在走过弟弟身旁时,孟宗远拍了拍他,嘴角仍是忍不住的笑意。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要对付弟弟的满脸冰霜,原来装傻是最有效的办法。

  夜色已深,影片看到一半,程羽衣便接到了大姊的冷声传唤,说再不回去就不会有人替她开门了。

  “我姊发疯了,我得快点回去,明天再来。”挂上电话,程羽衣很遗憾的看向孟宗远。

  唉,几天之内果然达不到成效,两个人间似乎隔着广大河川,怎么也拉不近那种陌生的疏离感。

  虽然他很客气、也很和善,但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点感觉。

  程羽衣真的有点无奈。偏偏自己又没什么相关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让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能自然—点,唉!

  “要不要紧?”发疯?孟宗远听得一头雾水。

  “快点回去就没事了。”程羽衣收拾自己的背包。“我先走了,Bye  !”

  看她的表情,情况应该还好吧!孟宗远渐渐的习惯了她一些用辞上的小错误,也只是笑笑的陪她下楼。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这里离市区还有一段路,而她自己好像没开车,要回去并不方便。

  “真的?”程羽衣睁大眼闪亮,对于“专人接送?这种事感觉很新奇,而且这应该增进感情的大好机会.

  正要答应,忽然另个声音传来,打碎了她的梦想。

  “我正好要出门,顺道送你一程。”

  程羽衣毫不客气的怒视声音的主人,也就是自己决定讨厌的陌生人,孟道远先生。

  “不用了。”这个男人真是有够坏心的了,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机会,他居然搞破坏。“宗远送我就可以。”

  “这么晚了,你不能让他早点休息吗?”她以为他爱送吗?要不是为了大哥的身体着想,她就是想走回去,自己也无所谓。

  这两个人真是的,一见面就吵架;在一旁看着的孟宗远觉得这对死对头真是活宝,虽然每见面就必斗嘴,不过这种针锋相对的情况非但不让人担心,反而觉得好笑。

  只是,自己就得当起和事佬了。

  “我也真的有些累了,那就让道远送你吧!”朝忿忿不平的程羽衣轻道,他成功的抚平了她的怒意。

  “你累了哦?”如果是这样,那自己也不好硬是要他送,可是与其要让这个看自己不顺眼的人送,她倒不如自己回去。“那我

  自己回去就好了,你早点去睡吧!“她背起背包就要走人。

  “等一下,这么晚了,你自己要回去既不方便也危险,还是让道远送吧!”孟宗远的话很有道理。

  “可是……”虽然很想听话,可是程羽衣一想到孟道远那有够不和善的态度,要他送?还是有点不甘愿。

  “走吧!”

  孟道远倒是没有犹豫,脚跟一转就往车库走。

  “去吧!道远其实很温柔的,只是那张脸凶了点。”看到程羽衣仍站在原地,孟宗远笑着解释,不希望弟弟与她的关系日益恶化。“你多和他交谈;就会发现他的好了。”

  “我才不敢这么想呢!”程羽衣一脸的不以为然,摆明了不相信他的话。

  看她的表情,孟宗远只能笑笑。

  “快去吧!别让道远等太久了。”看她仍犹豫着,孟宗远催促道:“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回家很危险的,有道远送你,我也比较放心。”

  程羽衣仍在挣扎,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就听他的吧!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去睡。”挥挥手,她无奈的往外走。

  看着她的背影,孟宗远笑了笑,对于两人的未来,他是既忧心又期待。

  蓝色的蓝宝坚尼,她不晓得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