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蓝宝坚尼美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目录  下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 第一章 作者:云出岫

  华灯初上,程凤书上班回来刚打开大门,就看见由美国跑回来的妹妹一脸欣喜的在客店里跳来跳去,乐得跟什么似的。

  “怎么,你中乐透啦?”她一面脱下鞋,一面平静的问。

  她早就说妹妹怎么可能突然跑回来台湾,说是什么要探视自己,顺便代替父母鉴定一下未来的女婿,鬼才信她!

  “不是,是我跑回台湾的目的达成了。”程羽衣一脸兴奋,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梦想成真。

  “目的?不就是拿那一亿吗?”程凤书漫不经心的答。

  程羽衣翻了翻白眼。“当然不是!”

  谁像姊姊啊,随时随地都处于缺钱状态下。

  “要不然呢?”除此之外,程凤书还真想不出台湾这个小地方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毕竟如果真留恋的话,早八百年前妹妹就会吵着要和她一起留在这儿了,哪会跟着父母移民到美国去?

  “你这个过来人居然还要问我?”程羽衣挑起眉,觉得自己的姊姊真是一点也不够聪明——简直是迟顿。

  自己会回来就是因为听说了她的奇遇啼!没想到台湾居然有这种“好康的”事情,让她不用多考虑就马上飞回来了,而且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找到那间“爱情大饭店”住下来,期待姊姊的好运气会传到自己身上,换自己轻轻松松的去遇到今生注定的另一半。

  “过来人?原来你的中文还没有退化太多嘛!”算她厉害,还记得这个词。“不过用错地方了。”

  她深信在她们之间,应该用不上这个字眼。

  她们两姐妹年纪虽然相差不多,可是无论外貌、个性、思想模式都截然不同,也所以,人生的际遇不至于会有太大的相同点才对。

  “有吗?”被她这么一纠正,程羽衣着实一愣,“可是我觉得没说错,就是那个爱情大饭店啊,你不是也押过?这样不算是过来人吗?”

  她真的记得是这么比喻的没错啊!奇怪了。

  “什么叫押过?押过什么?签乐透押注吗?我没做过这种事。”程凤书真觉得难以沟通,“你干脆说英文算了。”

  父母与妹妹早早移民到美国,而目前独居的妹妹想必除了回父母那儿,平日也用不到中文,表达能力会这么破烂,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不要。”程羽衣倒是坚持练练自己的中文,要不然下次再回来,她真的会全忘光光。

  更何况,以后自己的另一半可是说着中文的“在地人”耶,自己不练好母语的话,怎么和未来的爱人沟通啊?“就是它上次办的活动啊!你不是押中了?”

  “那叫抽中。”搞了半天,程风书终于听懂了。“然后呢?”

  “我也‘抽’中了。”程羽衣现学现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出生时间也能派上用场,让自己得到好运。”

  程凤书挑起眉,“又送鞋?”

  这个爱情大饭店未免也太闲了吧?老是办这种活动。

  “好像不是。不过,他们又请到那位预言大师金未来了。”程羽衣笑得很开心,觉得自己真是回来对了。

  “对了,姊,什么是寅时?”真没想到生在寅时就可以让自己挤进幸运儿的行列,程羽衣高兴得很。

  “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你乐个什么劲?”程凤书冷冷的答。

  “不知道寅时没关系,知道我被押中就好啦!”程羽衣一点也不以为意。

  “抽中啦!”程凤书觉得耳朵很痛。

  “好嘛,抽中。”程羽衣跟着念了一次。“姊,你猜他们这次会和上次一样吗?金未来大师是不是也会告诉我该怎么去找我的另一半?那他们这次会送什么?好像没有鞋子了耶……”

  “你管那么多!”程风书至今仍不觉得那位金大师有多了不起,虽然后来得知自己的未婚夫真的是寅时出生的,可是……

  那一定只是巧合,巧合!

  “我怎么可以不管?这关系到我的终生幸福耶!”程羽衣的神情再认真不过。她当初可是抱着必中的决心回来的。

  “那你去问爱情大饭店啊,问我有什么用?我又不知道。”程凤书一点也不想陪她发疯。
  “可是你是过来人啊!”程羽衣皱眉,“你应该知道一些事才对,不是吗?”

  “我是知道饭店的住址和电话,你要不要?”程风书快被她烦死了。

  这就是两人从小到大的相处情况,妹妹就是话多得让贪静的自己很想把她关在衣橱里。真是受不了她!

  “那个我也有。”程羽衣扁嘴,“你就没有一些小路消息吗?”

  “小道消息、马路新闻啦!”程凤书再次指正。

  “路和道不是一样吗?”

  “事实上,原本的代表意思是不太一样的。”程凤书干脆拿了

  本国语字典给她,“你自己查字典就知道了。”

  “咦?”愣愣的接过字典,程羽衣乖乖的翻开来,这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已经不太认得某些笔化复杂的大象文字了;而且,她也已经几百年没用过所谓的字典啦!

  “姊!我不会查字典啦!”她大喊。

  但程凤书早不理会的回房去了。

  “我不认得大象文字了啦!姊。”程羽衣不死心的冲上前去,努力的站在姊姊的房门前唤着。

  “象形文字和现在的繁体中文差远了!”程凤书犹不忘训她。“自己想办法,别吵我!”

  “姊——”

  “寅时出生的你,未来的另一半,会是开着蓝色蓝宝坚尼的男人。”

  得到了金大师的预言,程羽衣一回家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连线上台湾的车辆管制中心,再进人一连串的政府机关网站,终于找到了车辆领牌的资料库,而后找到了全台拥有蓝宝坚尼跑车的车主资料。

  幸好,这种车并不多,再加上颜色与车龄限制……只剩下一部。

  “亲爱的,我找到你啦!”程羽衣瞪着荧幕上的中文名字,很努力的认着。“哎哟……什么宗什么……这是什么字啊?”

  她挫败且心虚的低下头,乖乖的拿来白纸,抄下所有的扭曲文字……自己好像在学毕卡索作画哦!

  “糟糕。”她拿起自己写得满头大汗的纸条,跑进姊姊的房

  间。“姊,你来帮我看啦;这是什么宇?”

  “你又要做什么了?”正在翻译稿件的程凤书无奈的转头一看,只见到一堆蚯蚓似的字爬在白纸上。“你在鬼画符吗?”

  身为她的姊姊,她还真没想到她会迷信至此。

  “不是啦!”程羽衣摇头,“姊,这些是什么字?”

  “这应该已经不叫‘字’了。除非你想告诉我,这是你自创的羽衣文字?”程凤书真想给她一记爆栗。

  还有,她的字真丑!

  “不是啦!”程羽衣无奈的扔开纸张,拉着姊姊往自己的房里跑。“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字?”

  指着电脑萤幕上头的字,程羽衣心想姊姊这下总该知道了吧!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笨蛋,居然给我入侵政府网站找资料!”

  程凤书终于将想法付诸行动,狠狠的敲了妹妹的头一记。

  “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做坏事。”程羽衣痛呼,手摸着头顶。哀怨的看着狠心的姊姊。“要不然我怎么找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呢?”

  “如果他真的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不用你找,他自然就会送上门来的。”程凤书真是受不了她的过分天真,居然如此相信那个什么金未来的屁话,打算自己去找人。

  “我才不想等那么久,我回来就是为了见他啊!”程羽衣才没有那等耐心,而且她最讨厌无止境的等待了,既然手中有了线索,那就自己来啊,何必要等?“你快告诉我啦!”

  “你真是发神经!”程凤书叹了一口气。

  “要说我发神经也可以,总之你快点帮我看嘛!”程羽衣缠着自己的“希望之光”,要她帮帮自己。

  “有办法找到资料,你就自己想办法去认人。”程凤书才不要当她的共犯,到时候出了问题,还得替她扛上—半责任。

  “姊,别这样嘛!”程羽衣拉住她不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字不认得几个,万一找错人的话,不是很可怕吗?”

  “那你就别去。”程凤书语气冷淡,“随便去街上晃晃,若他真的与你有缘,就会主动来找你说话了。”

  “我不要啦!”程羽衣不喜欢这样。

  “那就自己想办法,我不帮。”程凤书一点也不为所动的抽回手,回房后顺便上锁,以防“愚民”再次闯入!

  “程凤书!”被拒在门外的程羽衣捶起房门,企图以强大的噪音为把柄来胁迫她出面帮忙。“帮帮我嘛,不过是几个字啊!”

  “自己去找字典!”门内传来程凤书相当不悦的声音。“我警告你,再吵你就给我滚回美国,不准住在我这儿。”

  “坏心的人!”程羽衣反而被威胁了。

  她早知道要比狠心,自己一定是比不过这个冷血没感情的姊姊。

  没办法,她只有回到房内,盯着捉下的资料,想着该如何是好。

  唉!为什么她的中文程度会变得这么差呢?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不是有一句话……意思就是指她现在这种情况,她记得有个“少”字……

  “唉!”低头一叹,程羽衣又陷入了苦恼之中。

  站在写着“挹夏山庄”的石座前,程羽衣再三比对手上的字条与石头上的字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石座上的字,笔划是乱了一点,可是应该没错。

  她这个寻人之旅还真是一波三折,而结论就是,原来政府机阅所保留的资料即使再齐全,也不能掌控那人的行踪。

  搞了半天,原来她那天查到的车主居住地根本就不确实,因为自己那个“未来的另一半”,根本就不住在当初登记的地方。

  也所以,她又再次上网搜寻,才查出了这里的地址。

  只是站在铁栅门前,看着围墙内的绿荫,再望望蓝天下的屋顶,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热情。

  简单的说,她不知道该如何作“开场白”。

  总不能按下门铃叫出某某某,然后对他说:“亲爱的,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高兴吧?兴奋吧?”

  然后呢?

  原本她真有这打算,可是在程凤书的一番训示下,她不免犹豫再三。

  “可是不这么办的话,要怎么办?”她在门前蹲下来,开始发呆。“都有胆找到这里来了,怎么能没有勇气说出目的呢?”

  没一会时间,她又肯定的点点头,“他如果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一定也会接受我的。”冥冥之中,一定会有所谓的默契的,她如此深信。

  “对啊!直说就好了。”但他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她真的好期待,心跳不由得快了起来,额头也渗出了薄汗,双眼则是蒙上了淡淡的梦幻色彩。

  就在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按下门铃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铁栅门的另一头,笑望着她。

  “请问有事吗?”

  接到守门伯伯通知,说门外有个奇怪的女孩子,他还以为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急忙走了出来,却发现是个陌生的年轻女孩。虽然失望,但他却无法转身就走。

  “挹夏山庄”是自己一手设计的,平时并不会邀请友人来访,家中的长辈们也从不过问,因此除了自己与同住的弟弟,根本就没有人出入,这个女孩怎么会站在门口?

  “有。”程羽衣看着眼前气质独特的男人,心里涌上一阵欣喜,脸上忍不住泛起笑意来。“请问你是孟宗远吗?”

  孟宗远,就是蓝色蓝宝坚尼跑车的车主,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如果真的就是眼前这位好好先生的话,想必自己以后一定会很幸福。

  眼前的男人一派斯文模样,眉宇间虽然有些忧郁的痕迹,可是整体看来是个非常吸引人的英俊男人。而且听他说话,就知道一定是很温柔的人。

  啊!程羽衣几乎可以看到未来倍受宠爱的自己了。

  “我就是。”孟宗远流露出淡淡的诧异,因为自己并不认识她。

  “果然是你!”程羽衣大叫出声,扑到铁栅门上,兴奋的朝里头的人招手。“我是程羽衣,我找你找得很辛苦呢!”

  “找我?”孟宗远被她的稚气行为给逗笑了,“但是我并不认识你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现在不认识我没关系,等一下就会认识了,我之前也不认识你啊!”程羽衣完全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所有的恋人一开始一定是陌生人,然后才慢慢培养感情的嘛!

  “我找你的原因是……”她想想,先问:“你知道金未来大师吗?”

  “那位有名的预言师吗?”觉得有趣,而且也想把事情弄清楚,孟宗远于是隔着铁栅门和她聊了起来。

  “没错。”就说嘛!既然是命中注定,他想必也知道金大师的事迹。“你知道他最近又在爱情大饭店的新活动上预言了吗?”

  “似乎有耳闻,这和你来找我有关系吗?”盂宗远不认为自己会和这种活动扯上什么关系。

  “当然有。”程羽衣点点头,“我是被押中的十二个人之一。”

  “押中?”孟宗远一愣。

  “呃,我说错了,是抽中。”程羽衣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真的很对不起,我在国外住久了,中文变得很不好。”

  “没关系。”孟宗远一笑,只觉得眼前的女孩淘气得很。“继续说啊,你是被抽中的十二个人之一,然后呢?”

  “然后,你有一部蓝色的蓝宝坚尼对吧?”程羽衣期待的看着他,等着验证自己资料的准确性。

  “没错,里头是有一部。”孟宗远还是不明白她会来找自己的原因,而且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家里的跑车?

  “那就对了。”程羽衣笑得很开心,“金大师给我的预言就是:我的另一半是开着蓝色蓝宝坚尼跑车的人,也就是你。”

  “我?”孟宗远觉得有趣了,“有蓝宝坚尼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会只有我家有吧?”

  “你不相信?”程羽衣可有点着急了,“我可是去查过了,蓝色的蓝宝坚尼就只有你有啊,而且我们的年纪也很相配。还是……你不喜欢我?”她揪着他,有点垂头丧气。

  “没有这回事。”看她的笑容倏地消失,孟宗远突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我只是有点意外。”

  “你不相信金大师的预言吗?”程羽衣隔着铁门,等着他的回答。

  “这个……”先不说自己相不相信,这个女孩看起来就是一副很相信的样子。

  想到自己的情况……也许她的出现,是上天的善意安排也说不定。“怎么会呢?我当然相信。”

  他觉得顺着女孩的意思也无妨,只要能逗她开心就好了。

  反正自己早已处在最差的情况下了,又何必再去伤害别人呢?她还这么年轻,怀着满腔的希望,自己怎么忍心打碎她的期待。

  更何况……也许,自己真的会爱上她也不一定。毕竟眼前的女孩长得十分漂亮,深邃的五官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而那笑容却又让她带点纯真的稚气,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

  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呢?

  “请进来吧!”他微笑的按下按钮,铁门缓缓打开,他对门外的“命运之女”说:“我是孟宗远,请多指教。”

  “我叫程羽衣。”程羽衣开心的跑向他,觉得一切真的是太顺利了,他们两个果然是天生的一对“活对头”。

  看到她脸上又展现笑容,孟宗远的罪恶感也随之消失。

  “那,我们就从朋友当起吧!一起等着验证,看老天爷在我们身上究竟做了什么样的安排。”

  “没问题。程羽衣也很期待。

  看着她的信心满满,孟宗远一笑。“走吧!我带你进屋子逛逛,目前我都住在这儿,欢迎你常常来找我玩。”

  “好啊!”程羽衣跟在他身边听着、看着,脸上的笑容始终灿烂。

  万岁!金大师果然厉害。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