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八章 作者:云出岫

  喝着鸡尾酒。柳悦勤只希望自己能醉倒,最好是醉到忘了一切。

  从来不知道自我控制是如此困难又痛苦的一件事,每当韩允文注视着她的时候,一切的决定都变得好困难,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让自己浮动的心思停下来,她不断的告诉自己用心用情根本收不到任何回报,只会让自己受重伤,但偏偏一点功效也没有。

  “悦勤?”和友人谈了一会的韩允文,回到她身边时,发现她已经带着丝丝醉意。“你做什么?”

  拿过她手上的酒杯,韩允文讶异的看着她。她果然不对劲,一定是还在生他的气,要不然不会拿着酒猛灌。

  “我没事。”

  柳悦勤直觉的退了一步,想离开他的拥抱。

  “没事会这样喝酒?你平常不是这样子的。”平常的她,都只是礼貌性的举杯浅尝,哪像现在一杯干完又一杯的。“走吧,我们回家。”

  “家?”柳悦勤看了他一眼,无异议的随他走。

  “你醉了。”韩允文叹了口气,他一直知道她不对劲,可是不懂她为什么不肯跟他说,真的这么气他吗?

  “我没有。”柳悦勤知道自己没有醉,她的酒量比一般人好太多了。

  就因为这样,她才会觉得更痛苦,就连想借酒浇愁、忘却烦心的事都没有办法。

  韩允文替她开了车门扶她上车,没有对这句话有所回应。不论怎么样,她反常的行为是事实。

  “真的不打算跟我谈谈吗?”心里很清楚一定是有什么事,可是碍于她不愿开口,韩允文也只能看着她的反常举动而内心不安。

  “谈什么?”柳悦勤没看向他,淡淡的反问。

  “谈谈你的反常。”韩允文挫败的看着她依旧排拒的态度。“不要再说没什么了,我感觉得出来。”

  柳悦勤摇摇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说出来也只是徒增他的困扰,让两人间的气氛更为尴尬罢了。毕竟他当初就是为了避开麻烦,所以才以交易来寻找“假未婚妻”的不是吗?

  对于她的沉默,韩允文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有无奈的微叹。“回家洗个澡早点休息吧!”他只能这么说了。

  回家?那个地方能称为“家”吗?

  柳悦勤想着想着觉得有点可悲。

  “我想搬回去我‘家’。”像是刻意强调,柳悦勤加重语气。

  “什么?”韩允文瞥她一眼,像是想确定她话中的真假。

  “当初搬到你那里只是为了能多了解你一些,我觉得一个多月来的相处应该足够了,我想搬回自己家。”反正三个月的约定期限也快到了,自己是该一点一点的收回这些因应“交易”进行所做的改变了。

  韩允文沉默不语,知道她说的话有理到让自己找不出话来反驳,但是他却很想阻止。他已经习惯有她的生活了,若是自己的住处又回复到像从前那样冷清,自己恐怕会难以适应吧!

  “多点时间相处了解,我想应该没坏处吧!”他只能这样说了。“没必要吧,我想以我们目前的情况看来,一切都会很顺利。”柳悦勤淡淡的拒绝。“而且我也该回去整理一下房子了。”

  “我可以找人过去帮你整理。韩允文直觉反应地说道。那是我住的地方。”

  “这样……”

  韩允文沉默下来,知道自己没那个立场去留她。

  “嗯,我明天就搬。”柳悦勤看着窗外,下定了决心。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

  “我说你们两个,可以把订婚办一办了吧!”

  吃完晚餐后,柳悦勤依照往例坐在客厅陪林文静聊天,却被她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她本能反应地看向韩允文,正巧迎上他的目光。

  “不说话是同意了吧!”韩道空露出一丝笑容。“你们感情都那么稳定了,不用不好意思。戒指都送了,仪式怎么能不办?”

  “爸,我们……”

  韩允文话才说一半,就让柳悦勤给打断。

  “开个私人的庆祝会就好,可以吗?”柳悦勤征询着长辈的意见。“因为我父母目前在旅行中,联络不上,但是我很想早点认识一下允文的长辈跟亲友们,也很想让身边的人分享我的快乐,所以我们改变一下型式,先办个类似庆祝的Party大家热闹一下、联络联络感情好吗?”_

  “小勤说得对。”林文静第一个举手赞成。“道空,你说呢?”

  “这样也好。”只要他们肯定下来,什么型式都不重要。“等联络上你父母之后,我们再来好好的谈一下你们的婚事。”

  韩道空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快娶老婆了,就笑容满面。

  四人中,就只有韩允文脸色不善的盯着柳悦勤,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提议。  

  “允文,你怎么都不说话?”林文静注意到儿子的沉默,要订婚的人可是他耶,怎么他却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我想起来还有事要忙,我们先走了。”韩允文现在只想问清楚柳悦勤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韩道空看儿子急切的模样,不悦地哼了一声。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明天就开始让人去准备,你们两个只要把宾客名单列好就成了。”他可不打算让儿子给逃过。

  “我们会的。”柳悦勤乖巧的点头。

  “我们走了。”

  韩允文一秒都无法多待的拉起柳悦勤,匆忙打过招呼就往外走去,他现在心里有一团疑问想要她解答。

  上了车离开韩家,韩允文在路边停下车,看向身旁一脸无事的柳悦勤。

  “你为什么要那样说?”韩允文真的是搞不懂她的想法。“订婚不是小事,你怎么能答应?”

  “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不是吗?”柳悦勤深吸了口气,转头面对他。“别忘了我们先前的约定,我们用三个月的时间建立甜蜜热恋的假象,然后因故争吵分手,之后深陷在情伤里头无法恢复而寄情于工作。我们不是这样约定的吗?”

  韩允文一愣,他几乎忘了有这么一回事。

  “正式订婚的话牺牲未免太大,所以我才要求办个私人Party就好,也不打算惊动我父母,到时候我们两个在派对上大吵一架,目的就算是达成了,你我的交易也就正式结束。”

  说到结束,柳悦勤忍不住红了眼眶,连忙转过头去不想让他看见。“

  韩允文依然是无法反应,这段日子来的点点滴滴立时涌上他心头,让他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一点也不想结束这场交易。

  “三个月真快。”这是他唯一的感觉。

  原本在拟定这个计划时,他觉得三个月对他来说一定是拘束而难熬的,却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三个月过去了,而他竟然也眷恋起这样的生活。

  偶尔提早回家,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会玩心大起的玩起你抢我夺的戏码,帮帮倒忙把原本预定好的菜色全给打乱,甚至让两人沦落到吃泡面的下场。

  闲暇时,两人坐在客厅,就这样天南地北的聊,发现两人的价值观异常的相似,相处时的默契远远好过任何久识的友人——

  没想到,他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听了他的话,柳悦勤也只有扯出淡笑,不作其他回应。

  三个月,谁能想到才短短三个月,却对她造成这么大的改变。

  ******

  订婚Party上,相熟的亲朋好友都受邀前来参加,祝贺这一对佳人。而在Party进行到一半时,柳悦勤将韩允文拉至一旁。

  “准备好了吗?”她静静的问,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韩允文望着她,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呐喊着,但他却选择了忽略,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切是当初约定好的,他们两人都有义务让交易圆满达成。

  “我先恭喜你。”柳悦勤的语气虽然苦涩,但她努力让自己看来很有诚意。

  “谢谢你。”韩允文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生疏,这样的距离似乎比他们两人初次见面时还要遥远。“这三个月来,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两人互望着,似乎都还有些话想说,但终究还是都没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希望能传达出自己心中那纷乱不为人知的情感。

  柳悦勤率先别过头。

  “那……就这样吧!”

  她深呼一口气,为了即将面对的事。

  “嗯。”纵然有再多的话想说,韩允文也只能如此回应。

  两人慢慢的走向会场中央,像是在对之前的生活做告别似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而艰辛。

  “我……开始了?”柳悦勤拉住他的衣袖,告诉他接下来的步骤。

  韩允文看她一眼,也只能苦笑的点了点头。

  柳悦勤看着他的脸,随即闭上眼,不知道该如何起头争吵的她,只好直接的甩了他一巴掌。

  这,也算是她私心作祟的一种报复行为吧!

  清脆的巴掌声让喧闹的Party一下子陷入寂静,尤其出手的还是今日的女主角,当场有人脸上浮现黑线。

  “我们解除婚约,一切就当没发生过!”柳悦勤以着大部分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大声说着,似乎也是在提醒自己。

  一切,就当从未发生过,自己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

  拿下手上的戒指,她拉过他的手将戒指还给韩允文。

  “这个还给你。”柳悦勤感觉他的面孔开始变得模糊,于是强咬住下唇,努力的不让自己掉下眼泪。“从此之后,你我就当从未认识过!”

  像是用尽全身的力量,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往外跑去,无法再多看他一眼,更无法再继续多待一秒。

  “悦勤!”

  原本跟自己的男伴在一旁的单心羽与梅若彤,看到这情况连忙追了上去,将男伴给扔在一旁。

  韩允文却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只是缓缓的低下头,看着那枚自己相当陌生的戒指——连订婚戒指,这唯一的一份礼物,都不是他挑的。

  结束了吗?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可是为什么,他一点真实的感受也没有?

  就连刚才被打了一巴掌的脸颊,也是冰冷得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允文,这是怎么回事?”韩道空气急败坏的跑到儿子身边。“悦勤怎么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允文,你还愣着做什么?”林文静也是一样的焦急。“你还不去把小勤追回来,你是做了什么事惹她这么生气啊?”

  要不是亲眼目睹,林文静真的不敢相信柳悦勤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控打人,而且对方还是她的未婚夫,更别提今天还是他们的订婚Party。

  “允文!”等了半天儿子还是没反应,真的让韩道空为之气结。“我说话你是听见了没?你现在居然还有时间发呆!”

  韩道空气急败坏的拉着儿子,就是不懂他怎么这样分不清事情轻重,未婚妻都跑了,他居然还站着不动。

  “允文。”林文静则是担心的看着儿子。“允文,你听得见妈妈讲话吗?允文,你别吓妈妈啊!”

  该不会是刺激太大了吧?这可怎么办才好。

  韩道空也皱起眉、看着旁边一群不知所以然的宾客们,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允文你……”

  话还没吼完,韩允文终于有了动作。

  但是韩允文并不是追出去,而是紧握着双手,缓慢的往屋内走去。

  “允文!”林文静不放心的跟上前去,伸出的手却让儿子给避开。

  “允文,你上哪儿去?”

  韩道空想拉住他,却让妻子给制止。

  “道空!”林文静朝丈夫摇了摇头,要他别追上去。“允文不太对劲,好像失神失神的。”

  “可是……”韩道空看看已不见热闹的Party,再看看妻子。

  “先让他静一下好了,小俩口不知道怎么了,怎么会挑这时候吵架呢?”林文静怎么想也想不懂。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风云变色了?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韩道空一肚子怨气。

  “别气了。”林文静安抚着他。“先让他好好想想,我相信儿子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我看现在还是先帮他收拾一下残局吧!”

  可别忘了,还有一堆宾客跟他们一样搞不清楚状况。

  “这小子就只会惹麻烦!”韩道空低骂。

  “你说这话就太不公平了,允文平时有多不用让人担心你是知道,现在不过出了点小事,你就这样说他。”林文静为儿子抱屈。

  ‘这叫小事?”韩道空嗤之以鼻。

  “你还说,儿子心情已经够不好了,我们做父母的要更加支持他才对。”林文静瞪着丈夫,对他的态度相当不满。“反正这里的后续问题交给你处理,我上去看一下儿子的情况,顺便问问他跟小勤究竟是怎么了。”

  难得有小勤这样的好媳妇,她可不希望就这样错失了。

  韩道空才想抗议,妻子已经不顾他反对的先行进屋,留下一群特地来庆祝的宾客让他处理。

  处理?他能怎么处理啊?

  这个死小子,都是他惹的祸!

  ******

  ”允文?”敲着房门,林文静小心翼翼的唤着。

  房间内的韩允文,手中仍然紧紧的握着那枚戒指,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不舍,而柳悦勤离去前,那眼底的伤痛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他开始觉得一切似  乎跳脱出他设计的剧本,有了不同的发展?

  三个月的时间,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允文?”门外的林文静不死心的唤着。“你不让妈妈进去,好歹也出个声让我知道你在啊,妈妈实在很担心。”

  “我没事。”韩允文应了声,“妈,我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下。林文静隔着房门,心想也只有暂时先听儿子的了。

  “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别想太久啊!”林文静还是忍不住的交代。“小俩口嘛,哪有不吵架的,可是人家夫妻是床头吵床尾和,你们年轻人嘛,吵吵也就算了,别太倔着气,小勤是女孩子,脸皮较薄,你就多让着她……”

  “妈,我自己会想清梦的。”

  韩允文制止母亲的长篇大论,现在的他已经够心烦意乱的,什么也不想听,只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他当初找柳悦勤谈的交易现在可以说是完美的照他的意思进行了,但是他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摊开手,他看着手中的那枚戒指,不自觉的就想起那个晚上,穿着睡衣的柳悦勤坐在客厅等着他回去,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仔细回想,她似乎从那时候开始就有点儿怪异,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自己除了那次与她争吵后,平时对她都很礼遇啊!

  烦躁的耙梳了下头发,韩允文忍不住将手中的戒指扔了出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