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七章 作者:云出岫

  今日的美人胚子,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

  “我们可以进去吗?”端着下午茶,单心羽很担心的站在柳悦勤的办公室前,问着一旁的“战友”。

  “小勤今天是怎么了?很少看到她这么暴躁。”

  今天只要是进过她办公室的人,几乎都感受到那一丝丝的不对劲,虽然说柳悦勤还是很有理智的办公上课,可是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有些不一样。

  “我就是不知道才站在外面不敢进去啊!”三个人认识这么久,小勤发怒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对象大多是外人,更何况最近明明就没什么事发生,她怎么会这么异常?

  “不管了,反正下午茶本来就是例行活动,取消的话才奇怪。”梅若彤不想再继续站在门外猜测,径自打开门,反正小勤那个人就算心情不好,也不会将脾气发在别人身上,只是会很闷而已。

  “小勤,下午茶时间到了,休息吧!”

  梅若彤大刺刺的往沙发一坐。

  “你们吃。”柳悦勤没离开座位。

  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昨晚的不愉快,一点食欲也没有。

  “小勤,今天是你最喜欢的手工饼干喔。”单心羽战战兢兢的提醒她。

  “我有事要忙,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柳悦勤仍是不为所动。

  “忙什么?最近的事不是昨天开会前全解决了。”梅若彤好整以暇的享用下午茶,但是她也没闲着的继续发问。

  柳悦勤的回答是沉默。

  “小勤,大家都这么熟了,有事就说出来嘛!”单心羽向来不擅藏话,忍不住的直接问出口。“你这样板着个脸吓人也不是办法啊!”

  “我没有。”柳悦勤倏地抬头。“你们想说什么?”

  “心羽不是都说了吗?”梅若彤吞下饼干。“又不是不了解你,别想说服我们你没事,很难让人相信。”

  “好,的确是有事。”柳悦勤也不否认,反正就如她所说的,三个人感情这么好、认识这么久了,自己这样反常的情绪反应的确瞒不过她们,但是……“可是我不想谈,所以请你们也别问。”

  绝招!

  梅若彤和单心羽对看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些惋惜。

  柳悦勤这样明说,的确是让她们只能乖乖照办。

  可是明明知道有事却不能问,这样让人很不舒服耶!

  尤其她们两个又好奇得要命,双双盯着柳悦勤,两人的眼里都有着祈求。

  “别这样看我,我真的不想谈。”

  她再度声明不想谈,逼得单心羽跟梅若彤连忙调回现线。

  “不谈不要紧,下午茶也不吃了吗?”梅若彤换个话题。

  柳悦勤看着桌上的点心,再看看一脸好奇的两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今天不想吃,你们要不要换个地点,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大绝招!

  梅若彤饼干咬了一半,单心羽茶杯才刚碰到唇瓣,两人都停下了动作。

  “小勤……”

  这太太太不给人机会了嘛!

  “抱歉。”柳悦勤扯了扯嘴角。

  还说抱歉,这不是摆明了叫她们快快带着点心滚出去吗?

  两人再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无奈。

  单心羽收拾起用到一半的点心,事到如今也只有走人了。

  “我留一份给你,你如果心情好点就吃一点吧!”单心羽拉起梅若彤。“我们出去了。”

  “嗯,谢谢。”她扯扯嘴角。

  梅若彤跟单心羽还能说什么,只好一起离开办公室。

  关上办公室的门,单心羽并没有立即另觅下午茶地点,反而整个人贴在木门上。

  “你在搞什么?”梅若彤受不了的拉拉她。“没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吧?”

  “哎呀,我这是在感应。”单心羽挣开她的手,又贴回去。

  “感应?你也昏头了吗?”梅若彤翻了个白眼。

  “小梅,你没感应到吗?”贴着门,单心羽睁大眼睛看着一副很想扁她的梅若彤。

  “有!”梅若彤没好气的伸手拍向她。“我感应到你疯了。”

  “不是,我感应到恋情降临。”单心羽的表情相当认真。

  “你爱上这道门了?”

  “你说到哪儿去了。”这下换单心羽翻白眼了。“是小勤啦!”

  “你说小勤爱上这道门?你当心被她听见砍了你。”

  “你怎么那么笨啦。”单心羽忍不住开骂。“我的意思是,小勤的不对劲是因为她恋、爱、了。”

  “不会吧?”梅若彤真的被她的话吓到。

  “不然还有什么原因能让她如此反常?”单心羽反问她。“而且,你不觉得她这个症状很眼熟吗?我,还有半年前的你,不都曾经这样过吗?”

  当初她们各自遇到另一半的时候,还不是都变得怪里怪气的。

  “会这样吗?你的意思是是说小勤跟那个韩允文吗?”梅若彤努力的消化这个可能。

  “当然,不然还会有谁。”单心羽可骄傲了。“你们当初还说我想太多,看看现在还不是发生了。”

  对于自己的铁口直断,单心羽不得不佩服自己。

  “走吧,去我那里继续下午茶吧!”

  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贴在门上而微乱的仪容,单心羽优雅的端着盘子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就这样?”梅若彤有些意外。“

  “放心啦,依照我们两个的例子来看,不会有事的。”单心羽回头。“走了啦,小梅,你真是不机伶耶!”

  不机伶?她不机伶?

  梅若彤忍不住朝她的背影做了个不屑的表情。

  她自己又好到哪里去,超极不机伶者——单心羽!

  不管,吃饼干去!

  ******

  冷战。

  两个人避不见面的情况一直持续着,其实要维持这种情况并不难,毕竟韩允文向来早出晚归,柳悦勤只要把自己关在房内,韩允文实在很信“碰巧”遇上她。

  回想起那天的争吵,韩允文明白是目己有错在先,他的口气是差了点,但是……当时的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

  可是现在呢,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僵局。这种情况是他从来没遇过的,他缺乏这类危机处理的能力。

  找她谈吗?可是现在根本连她的人都见不到,怎么谈?

  看着一旁紧闭的门扉,韩允文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束手无策。但是他也很明白,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只会让情况继续恶化。

  他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情况,想起之前两人虽然称不上亲近,但是起码维持着平淡的友好关系。

  他……有些意外自己竟然有点想念她的笑容。

  鼓起勇气,他敲了下那扇门,希望能化解现在的僵局。

  房内的柳悦勤听见敲门声,心里是百感交集,不知道是喜是悲。

  等了一个星期,他终于想到要跟她谈了吗?

  还是……因为有着其他的理由,他不得不来找她这个“共犯”和解,只为了让这场戏顺利的继续演下去?

  这个猜测让她的情绪更加低落,这一个星期来她不断的自省,不明白自己那天为什么会那样轻易动怒,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对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期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因为一纸合约啊!

  是她逾越了界限吗?可是要怎样做才能制止自己浮乱的心绪呢?

  “悦勤,开门好吗?”久侯半天,回应的却是无止境的沉寂,韩允文只好开口了,总不能隔着门对谈吧!

  柳悦勤抬头看向厚重的木门,再看看手上的戒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她,是不是在奢求着不可能实现的美梦?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遗忘了这整件事只建筑在令人啼笑皆非的交易上?

  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悦勤?”韩允文半靠着墙,有丝无力。她真的这么生气吗?自己那晚说了什么很恶劣的话吗?

  她不是应该很能体谅别人、很识大体,不太会生气的人吗?韩允文突地一愣,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他有了解过她吗?他认识真正的柳悦勤吗?他凭什么对她的个性下定义?

  那不过是自己想像出来的“未婚妻”形象罢了,但柳悦勤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门突然打开,靠着门思考的韩允文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差点就往房内跌。

  “到客厅谈吧!”对于他难得的失态,柳悦勤没有其他的表示,只是静静越过他,往客厅走去。

  是该打破僵局了,而自己也该有深刻的体认,不该再放任莫名的情愫继续滋长,这一切并不是真的,他们只是“共犯。”。  看着她的背影,韩允文松了一口气,起码这代表两人之间的问题有机会能解决。

  很快的煮了壶咖啡,柳悦勤替韩允文倒了一杯,再附上两球鲜奶油。

  韩允文看着她熟练的动作,有些意外她连自己喝咖啡的习惯都一清二楚,但自己却连她的一点小事都不了解。

  他若是曾经花过一点时间关心她的话,那晚就不会不知道她若是值班,就要等到美人胚子十点打烊才会离开,回来的时间自然比较晚。这样的话,那晚他们就不会争吵了。

  甚至,当时他若打个电话问她,就不用在家里悬着一颗心的等得耐性全失,丧失理智的对她发脾气。

  “你不喝吗?”看她并没有准备自己的杯子,韩允文决定从现在开始改变自己的态度。“我去帮你拿杯子。”

  “不用了。”柳悦勤唤住他,唇边漾着一种绝望的淡淡笑意。“我不喝咖啡的。”

  韩允文窘在当场,觉得自己真的很对不起她。想到她那晚对自己说的话,他真的相当过意不去。

  “那……你喝什么,我去帮你泡。”韩允文是真的很想为她做点什么。

  “没关系,我不想喝。你想跟我说什么?”

  柳悦勤善良的化解他的尴尬,脸上的表情相当平静,就好像之前的争吵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她平静的模样,韩允文倒觉得坐立不安。

  “抱歉,我那天晚上的态度实在不好。”他相当诚心的道歉。“因为我没等过人,所以……”

  “不要紧。”柳悦勤失礼的打断他的话,因为她不认为自己听了他的解释后心情会比较好,还不如什么都别说。起码他向自己道歉了,也有心要解决这样的冷战情形,这样就好了。

  她告诉自己,让一切公式化,事情会变得较简单。至于那些超越本质的梦想,就让它随着这次的争吵过去吧,自己得认清这样的关系。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她也道歉了。“我的声音并没有比你小。

  “那……”看着她的表情,韩允文有着不敢置信的欣喜。

  就这样吗?这样就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冷战吗?她不是很生气吗?怎么会这么好说话,自己才刚起了个头,她就忘记了一切的事,还跟自己道歉?

  这……她会不会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你如果生气的话,直接说出来不要紧。”他担心的看着她,表情相当的心虚。“那晚的事是我太过冲动,你生气也是应该的,你想怎么做都不要紧,可以的话我会照做的。”

  柳悦勤很认真的看着他,面对他诚心诚意的歉意,她却反而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不用了。”最后,她只是摇摇头。“我真的没事了,吵架的事双方都有责任,不全是你的错,你也别想太多。”

  她真的不想再让事情复杂下去,也许避免跟韩允文有太多的接触才是最好的方法,自己也就不会这样反常了。

  “没事了,我们也别再提这件事。”柳悦勤再次表示。“我会努力扮演好你的未婚妻一职,直到事情结束。”

  假的,她会牢牢的记得这一点。

  “我……。”看着她迅速的做下决定,韩允文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只能手足无措的困在原地。

  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歉意,也不知道在柳悦勤那平静的表情下,她的心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这一切让他感到很不安,他不知道她是否真的不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变得离自己好遥远。

  “还有什么事吗?”柳悦勤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拳,为自己的决定而心痛,她不懂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韩允文产生这样的感情,她只知道认清事实是那么的困难。

  她是假的未婚妻、她是他的共犯。

  就是这样而已。

  心里传来的痛楚是陌生的,但是她很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好。“没什么。”在她这样的反应下,韩允文也只有这样说。

  “那我先睡了,晚安。”柳悦勤觉得自己的忍耐已到达极限,她似乎连看他一眼都觉得非常艰难。

  这是残酷的,她深深相信。当你的生活中忽然冒出一个男人,而你又必须想尽办法去了解这个男人的一切,最后却无从选择的受这个男人吸引时,结局便是令人无从选择的无奈。

  “悦勤。”看她起身,韩允文下意识的唤住她。但当她停下脚步时,他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

  久侯半天没听到他的下一句话,柳悦勤闭了闭眼,没再开口询问便走回自己房里,紧紧的关上门。

  看着再度紧闭的门扉,韩允文瞪着自己眼前那一杯咖啡,舍弃了一旁未开启的鲜奶油,他饮下已然冷却的黑咖啡。

  他的心就是这种感觉——苦涩!

  ******

  接下来的日子,柳悦勤做到了她的承诺,需要她出现的场合她从未缺席,她总是尽职的带着浅笑站在他身边陪伴他。但私底下的她,却变得相当沉默,虽然称不上冷淡,却是有礼而疏远。韩允文常常注意着她,也衷心的想与她回到先前的互动关系,偶尔开开玩笑、打打闹闹的,但是柳悦勤并没有给他机会,她始终在他接近的时候迅速的逃开。

  韩允文受不了这样的情况,终于在一个宴会上,他将柳悦勤拉到一旁,脸上的神情有着压抑的痛苦。

  “悦勤,别再这样了。”他真的没办法接受她这样的态度。

  “我做错什么了吗?”柳悦勤不明白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别再逃避我了。”她若是真的气他,韩允文宁可她大声的说出来,甚至强烈的表达出她的不满也无妨,就是不要这样勉强着自己扬着笑容佯装无事,却把苦闷藏在心里。

  “如果你真的生气的话,我宁可你对我大吼,把我骂得一文不值也没关系,可是就是别躲着我。”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人的态度而如此困扰。

  “我没有躲着你。”柳悦勤平静的回答。“我现在正站在你面前。”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不然呢?”柳悦勤要自己别在他的注视下乱了方寸,她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再多想了。两个人维持最单纯的合作关系才是最好的吧!她不想深陷这种困境,真的不想。

  “悦勤!”韩允文真的受不了她这种样子。“你到底是怎么了?不要说没事,你真的变了好多。”

  “会吗?”柳悦勤抱着怀疑。“你真的知道我怎样叫‘变’吗?”他从不曾花过心思了解她,又怎么看得出来她的变化?

  韩允文无言,这一点的确是自己最心虚的一点。

  但是心中的感受是如此的真切,在在的诉说她态度上明显的转变,但他却连一丁点的原因也猜不出。

  而她,偏偏又不肯说。“走吧,有人在找你。”与他独处是项残酷的考验,柳悦勤不希望自己再有一丝丝的动摇。

  “悦勤。”韩允文拉住她。“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在一起?”

  柳悦勤没有回头,一颗心因为他这句话而微微颤动。

  他怎么能明白,就是因为她想,她冀望能跟他永远在一起,所以才会让事情变得如此复杂。

  若是他明白她真正想要的,只怕会逃得比她更快吧!

  然而她只能沉默着,许久才吐出一句话——

  “回会场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