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六章 作者:云出岫

  吃完一顿不算轻松的晚餐,柳悦勤和韩允文及其父母转移到客厅“茶叙”。

  敢情他们是吃饭时问得不够详细,所以要“续摊”。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柳悦勤自然也不会表示些什么,只是面带笑容,娴静的坐在韩允文身侧。

  “原来允文的对象就是小勤啊!”林文静笑弯了眼,满意的看着对座的一对壁人。身为美人胚子VIP会员的她,当然不可能不认识柳悦勤。

  “我也没想到。”柳悦勤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韩夫人从没上过她的课程,通常都是小梅的约,只是会另外在她们那里做做SPA之类的。虽然互相认识,但也只是点头之交,这样就算自己有什么破绽,也比较难被发现吧!

  “允文提到您的时候都没说到名字,我没想到会这么巧。”

  “允文有在你面前提到我啊?”林文静可好奇了。“他说了些什么?该不会是偷偷的说我的坏话吧?你别听他的,我很好相处的——”

  “妈。”韩允文打断母亲的话,就怕她会扯出一堆婆媳经。“我只是跟悦勤说你跟爸都很想见见她而已,你别穷紧张。”

  “是啊!”柳悦勤在一旁陪笑。

  “小勤啊,以后记得常来玩。”林文静越看她是越喜欢,以前在美人胚子总是与她擦身而过,要不也只是在碰到面时打个招呼而已,毕竟在那里最常与自己接触的就只有小梅。

  本来,她之前就曾打过她们三美人的主意,不过那时候看中的目标是一身贵气、气质跟他们韩家较搭的心羽,没想到儿子喜欢的人是小勤。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小勤说不定更适合他们韩家。

  “允文,你听见了没?记得要常带小勤回来吃饭。”林文静转向儿子提醒他。“有空的话。”韩允文很老实的回答母亲。

  “你这是什么话嘛!”林文静说完即转向柳悦勤。“小勤,你别听他的,叫他常带你来家里玩,伯母喜欢跟你聊天。”

  柳悦勤微微一笑。“我会提醒允文的,可是他工作向来很忙,所以我也不想勉强他。伯母如果想找我的话,可以到美人胚子啊,我白天都在那里。而且我们最近引进了一套新的身体芳香疗程,您可以去试试,放松一下。”

  “真的吗?”听到有最新的玩意儿,林文静很快便把儿子晾在一旁。“我怎么没接到通知?”

  “我们刚决定,伯母应该这两天就会接到我们的电话简介,不过伯母有兴趣的话,我先替您安排时间好吗?”

  “当然好啊!”林文静可高兴了。

  “这套疗程下星期一会开始启用,我帮您预订星期一好吗?”柳悦勤做出安排。“您要来之前打个电话给我,我派人直接在柜台等您。”

  “可以,这套疗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林文静睁大眼,兴致被引出来了。

  “它包含了一些新的项目,例如……”柳悦勤开始详细的解说。解说自己公司的新产品,总比解说她跟韩允文的感情进展来得好,她觉得自己这个话题转得还算不错。

  眼见两个女人完全聊开来,韩道空乘机将儿子拉到一旁。“你真的跟她在交往?”韩道空真的没想到儿子竟然能在一个月之内将人带到他面前来。

  “人都带回来了,也跟妈聊得那样起劲,还有什么好怀疑的?”韩允文觉得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

  “就是你带回来的人不对。”韩道空的一双老眼直盯着儿子,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悦勤不合格?”这倒让韩允文相当意外,父亲不喜欢她吗?“不是,就是太合格了。”韩道空虽然对美人胚子不熟,但是从妻子那里倒也接收了不少的讯息,再加上刚刚用餐时候的谈话,才会让他更加怀疑。“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这么好的对象,想让我不怀疑都难。”

  “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韩允文看向父亲,很清楚的看到了肯定的答案,他微叹了口气,换个说法:“就算不相信我,你也该相信悦勤吧。如果我跟她的事不是真的,她为什么要陪我回来吃饭,还跟妈聊得那么投缘?”

  这个理由很明显的说服了韩道空。也对,以柳悦勤的条件及个性来说,的确是不会跟着儿子胡闹。

  “那就好。”韩道空总算露出满意的笑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还没打算。”韩允文回答得很直接,没理会父亲的脸瞬间黑了一半。“我跟她才交往不到一个月,不想吓跑她。”

  柳悦勤这面挡箭牌,韩允文是越用越顺手。

  “什么吓跑?要怎么吓跑?”韩道空不以为然的挥着手。“你是男人的话就把气魄拿出来给我看看,结婚又不是坏事,哪个女人不想结婚的,你别想敷衍我。”

  “悦勤很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说好了再培养一阵子感情。”韩允文气定神闲的看着父亲。“如果你真的要我催她,万一她跑了,我可不打算再另外找一个。”

  韩道空嗤哼一声。“培养一阵子?你的一阵子是多久?太久我可等不下去!”

  谁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推托之词。

  “再给我几个月吧。”韩允文的确是在推托,他想走一步算一步。

  看着沙发上相谈甚欢的两人,韩允文不禁露出笑容,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看柳悦勤似乎笑得很开心,这样就好。

  ******  电话响起,传来秘书的声音。  “总经理,明晚跟‘顺发’陈总有个饭局,请问您想订哪家餐厅?”

  “嗯。”韩允文轻应一声,眼睛没有离开荧光幕。

  “总经理?”电话那头的秘书等着他的回答,好做下一步安排。

  韩允文暂时停下手中的工作,想着自己常去吃的那几家料理店,脑海中却不经意的浮现那日在自己家里,柳悦勤亲手做的那桌家常菜。

  想订哪一家?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在家里,由柳悦勤掌厨,只因为那些大饭店名餐厅,他一想到就腻。

  “总经理?”久久没等到回答,秘书再唤了声,就怕上司又一头埋进工作里,压根儿忘了自己还在电话这头等着。

  “你决定吧!”韩允文打散脑中的景象,直接下命令:“再不然打个电话过去顺发,请对方挑一间。”

  去哪一家餐厅对他而言都一样。

  “好的。”秘书快速记下。“那今天晚上需要替你准备餐点吗?”

  韩允文原本要回答是,却突然打住话,看着未完成的程式,再看看已近下班的时间。

  “不用了。”还没想清楚是怎么了,他的话却已经出口:“我今天不加班。”

  “啊?”秘书难掩意外,她都想好要叫哪家外烩了呢。“好的。”惊觉自己失态,秘书连忙应声,心里觉得好奇怪。

  韩允文切断通话,他又何尝不感到意外。

  他今天本来打算加班,就像平常一样做到七晚八晚的,但是为什么会临时改变心意,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算了,就当是让胃跟人都休息一下吧!这样想之后,他不禁开始期待今日的晚餐。

  终于可以吃点不同的了。

  ******

  一推开门,韩允文就闻到自己想念的饭菜香,他扬起笑走进屋内。

  “我回来了。”

  “咦?”柳悦勤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似乎有些意外。“没加班啊?”她笑了笑。“吃过饭了吗?”

  “还没,麻烦你了。”放下公事包,韩允文就坐在饭桌旁,看着柳悦勤忙碌的背影,他觉得自己心里似乎有块地方变得柔软了起来。

  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从没有看过女子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模样,吃饭对他而言从来不是件享受的事,而是再单纯不过的需求。可是现在,当他这样静静的看着柳悦勤忙碌的身影,心中只觉得温暖。

  “你在看什么啊?”手上忙着的柳悦勤感觉到背后那道炽热的视线,好笑的回过头。“你想学做菜吗?”

  “需要帮忙吗?”韩允文真的脱下西装外套,卷起衣袖进了厨房。

  “你确定你帮得上忙?”突然挤进一个男人,让原本宽敞的厨房登时变得窄小许多。柳悦勤退了一步,感觉有点不习惯,毕竟她从没跟男人如此亲近过,尤其地点又是小小的厨房。

  “你可以找事给我做。”韩允文耸耸肩,表情是跃跃欲试。厨房的一切事物对他而言是新奇的。

  “那你会做什么?”柳悦勤也觉得现在的情况非常有趣,拿着菜刀转过身盯着大刺刺站在厨房入口的他,眼神饱含戏谑。“在这儿吗?”韩允文挑眉,看着仿若是外太空的地方。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巡视”自家的厨房,有些东西和设备他还真的是不知道有何作用。

  “要不然呢?”柳悦勤回头继续切着菜,然后热油下锅。“你应该从来没有进过厨房吧!”

  想起上次他连碗都找不到,这个不用自己盛饭的大少爷应该是对厨房很陌生才是。

  “是没有。”韩允文很大方的承认。“但是我想帮忙。”

  韩允文很想尝试两个人在小小的厨房里分工合作的感觉。再加上柳悦勤的口气让他那不服输的个性完全被激起,他坚持一定要帮上她的忙,好让她对自己刮目相看。

  他可没忘记,上次自己跟她说从未自己盛过饭时,她脸上那不以为然的表情。

  “那……”柳悦勤翻炒着莱,一面想着该分派什么工作给他做。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困难,因为他只要一个不小心,只怕会越帮越忙。

  “嗯?”韩允文很期待的站在她身边,盯着她思考的小脸。

  看她想得那么认真,韩允文忍不住想发笑。而且神奇的是,她明明就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手上的炒菜动作却没停下。

  “你的莱好像要烧焦了。”他倾近冒出阵阵白烟的锅子,很认真的看着锅子里头的东西。

  “啊!”他的声音在她耳边传出,让柳悦勤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跳一步。

  “你怎么了?”韩允文努力的忍住笑,从没想过她会有这么可爱的反应。“你的菜。”他提醒着她,可不希望自己特地提早回来,最后依然落到叫外卖的下场。

  “糟了!”柳悦勤连忙又“跳”回原位,关了瓦斯炉检视锅中莱的“受损状况”。

  “想到要分派什么工作给我了吗?”韩允文可没放弃,不死心的问着。

  柳悦勤无奈的看他一眼,还在等她派工作啊?他再继续在旁边站下去,他们的晚餐大概会变成宵夜吧!

  可是看他一脸坚持,恐怕不找件事打发他不行。

  “你去摆好碗筷,我把菜炒一炒就能开饭了。”柳悦勤相信这是一件很简单、又能将这个“庞然大物”请出厨房的好工作。

  可是韩允文很明显的并不满意。

  “我们才两个人。”有什么好摆的。

  “只有两个人也是要用碗筷吃饭。”柳悦勤手里虽忙着,还是很理性的回答他问题。“所以,拜托你了。”

  他赶快出去,自己才好做事。

  她这摆明了只是随便找件事想支开他嘛,韩允文有种被看轻的不快。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他很快的拿了二副碗筷摆到桌上,然后一个转身又堵在厨房入口。

  “摆好了。”他示威地道。

  “很好。”相当敷衍的声音。

  韩允文看着她正在试着汤的味道,不服输的他立即进占另一边的位置,拿起锅铲就是一阵乱搅,反正在他眼中,柳悦勤刚刚就是这样做的。

  “你在做什么?”柳悦勤瞪大眼,直觉的要抢回锅铲。

  “炒东西。”韩允文气定神闲的回答,闪避着她的手。

  “拿来啦。”柳悦勤没好气的推着他。“你又不会——”

  “我会。”

  “你才不会——菜焦掉了啦——”

  “看不太出来没关系。”

  “那你自己吃!”

  时而争吵,时而狂笑的声音,不断从厨房传出来。

  韩允文生平第一次下厨的成果,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因为最后……柳悦勤以泡面配罐头当晚餐。

  而韩允文只能在心里暗自抱怨——不给面子的女人!

  ******

  接着交代秘书去订的蛋糕,韩允文不到八点就回到家门口,他满怀期待的拿出钥匙开门,想着柳悦勤看到蛋糕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昨天他们恶搞了厨房后,她曾提到有水果却没点心,那时候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待会儿他把蛋糕交给她后,自己就能抢她的菜来炒了。

  说真的,他觉得自己的手艺不错啊,今天非得要逼她尝尝不可!

  然而门一打开,屋内却是一片黑暗。

  韩允文皱起眉,打开灯后,才发现柳悦勤似乎还没回家。想当然耳,自己的蛋糕计划是没办法进行了。

  奇怪,她跑到哪儿去了?

  韩允文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八点了,平常这时候她不是早在厨房准备开饭了吗?

  他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确定真的没人在,韩允文耸耸肩将蛋糕放进冰箱,想着她大概是出门买东西去了吧。会是去买菜吗?若是这样,那等一下他应该就有口福了。

  想到这,他心情愉快的露出笑容,随即打开手提电脑,开始期待着自己的晚餐。

  等她回来吧!

  ******

  深夜十一点,柳悦勤才一进门,即发现眼前杵了个人。

  “哇啊——”她吓了一跳,定神一看才发现是神色不豫的韩允文。“怎么了?差点被你吓晕。”

  “你上哪儿去了?”韩允文的眉毛打了好几个结,自己从八点等到现在,一开始他还能边处理公事边等,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最后他开始变得坐立不安,这是一个完全崭新的经历,但他确信自己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柳悦勤瞪大眼看着他。

  “回答我!”韩允文现在可以说是耐性全消,“你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

  “上班!”推开他,柳悦勤对他的不悦口气完全不予理会。

  韩允文跟在她身后,对她的答复不甚满意。“上到现在?会不会太扯了一点?而且你们那种工作需要加班吗?就算要加班,你都没有想过先跟我说一声吗?”

  柳悦勤冷冷的面对他的质询,忍不住反击:“请问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些问题?你不要忘了,我们只是‘假’的未婚夫妻,其他什么也不是!”更何况,当初坚决的说不需要了解的人是他!他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说些有的没的?

  “但是我认为你起码要让我知道你的行踪吧!”韩允文虽然觉得是自己理亏,但是他却不愿承认。“要是以后有人问起我呢?你要我怎么回答?万一我答不出来让别人起疑的话怎么办?那一切不就白费了?”

  “不要把人当东西行不行!”柳悦勤真的是受够了他这种态度。“你再怎么看重这件事,但起码也要有点良知,你能给我一点基本的尊重吗?也许我们之间存在的仅仅是一纸合约,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就不能当个普通的朋友吗?如果你真的关心我的行踪,能不能不要自私的以‘计划’会被破坏来当理由?”

  也许这件事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认为这次他们假扮未婚夫妻不能够有任何的意外,但她真的希望,他是单纯的因为担心她的安危而发脾气,而不是每每当自己对他的一些举动有感觉时,他的理由都让她感觉仿如从天堂坠入地狱般。

  “你应该还记得,是你自己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说着‘我不用去了解我的未婚妻’,既然这样的话,我为什么得跟你报告我的行踪?”

  “因为我们住在一块!”韩允文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明知道这样下去只是让情况更恶化,但是他就是无法停止。“更因为你接下了合约要当我的未婚妻!”

  “假的未婚妻!”柳悦勤吼了回去。

  她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失控,她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上次这么大声说话是何时。

  韩允文抓住她的手臂。“你最好要认清事实,在这三个月内,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不管人前人后都是!”

  柳悦勤挣扎着,却挣脱不开他的手。

  “也请你记得是谁答应过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不需要假扮的?”她推着他。“是你!伟大的未婚夫,怎么?才不过一个月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吗?”

  “我没忘!”比力气,韩允文自然不可能输。面对她如此激烈的挣扎,他干脆一把抱住她。“但是我有权修改合约,从现在起,不管什么时候,你最好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内容,当个称职的未婚妻!”

  “我不同意!”柳悦勤没打算妥协。“我们当初说好怎样就怎样。”

  “我们现在也可以重新修定内容。”韩允文不接受她的拒绝。“你听清楚,我需要一个‘未婚妻’,而你就是。”

  “我可以不是。”柳悦勤死瞪着他,仿佛看着自己的仇人般。

  “来不及了,我们的合约都签好了。”韩允文无惧的直视她的眼。

  “既然约是我们两个一起签的,为什么就只有你有大吼大叫的权利?”柳悦勤深感不公平,她拒绝让自己处于弱势。“更何况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行为,我亲爱的未婚夫?时时晚归,常常见不到人,万一今天有人问起我你的去处呢?难道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就是正常的?”

  在他还来不及反驳前,柳悦勤毫不客气地续道:“要求别人前,你最好先想想自己的行为举止。”

  “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的行踪,而你最好也一样。”韩允文想也不想的允诺。“新条约成立,从今天开始,我们必须随时知道对方的行踪。”

  他再也不想等一个人等上二、四个小时,那种煎熬足以让一个人失去所有的理智,就像他现在这样。

  “放开我!”柳悦勤这才发现自己被他紧紧抱住。“你别得寸进尺。”

  “你先答应我才放手。”韩允文也发现了两人之间的亲密,但他没时间去感觉怀中的温暖身躯,全心全意注视着她那张快气炸了的脸。

  “好,可是你最好记得自己的承诺。”柳悦勤终于顺利的推开他,然后一刻也不想多待的跑进自己的房间,用力的甩上门。

  “很好。”看着突然空了的怀抱,韩允文坐倒在沙发上。

  签定合约不过一个月,两人就大吵一架。

  这场交易,还能维持下去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