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四章 作者:云出岫

  “同居?”单心羽高分贝的尖叫声在柳悦勤的办公室内响起。“你有没有说错啊?你是去假扮人家的未婚妻,怎么搞得跟当人家情人没两样!”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像。”柳悦勤难得赞同她的意见。

  “小勤!”单心羽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认真一点行不行!”

  “我一向很认真啊。”柳悦勤觉得自己真冤,居然会被向来不正经的单心羽要求要认真一点。

  “小勤,你是怎么了?”梅若彤忍不住的皱眉。“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这个男人你一点也不熟,就这样贸然的住进他家?虽然说好是假扮,但谁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什么坏心眼!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我会记得跟他保持距离的。”柳悦勤做出承诺,但显然得不到两名好友的认同。

  “小勤,你不是这么笨的人啊。”单心羽很是担心的看着她,觉得自从那个韩允文出现后,小勤就一直在答应一些很奇怪的要求。

  “我现在也不笨啊。”柳悦勤可以理解她们的担忧,可是她真的不觉得会有什么“花絮”在这场交易中产生。

  跟韩允文虽然只是见过几次面,但由他的态度以及反应看来,这整件事真的是再单纯不过了。

  也因此,她很放心的答应他提出的所有“合理性要求”。

  “你又只是在做告知的动作对吧。”梅若彤没好气的看向她,知道以她的脾气,决定的事是任凭她们说破唇舌也不会更改的。“可是你究竟有没有想清楚啊,和男人同居这不是件小事耶!为了几百年前早就作古的人留卞的东西,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目前的代价都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里。”柳悦勤的态度很公事化。“如果一有不对劲,我会选择放弃不会死守的,你们对我起码要有这么一点点信心嘛,我不会真的笨到一头栽下去不顾后果的。”

  她很冷静、很有分寸,这些她们不会不知道啊。

  “遇到事情之前,每个人都可以说得很轻松容易。”梅若彤很明显的对她没信心。“而且你别忘了,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控制权一直都掌握在那个男人手上,万一他真的有什么特别的企图,你确定你逃得掉?”

  “对啊、对啊!”单心羽也加入反对的一方。“虽说韩允文是张超优质饭票,在外界的风评也还不差,但谁知道呢?传言的真假都还有待商榷呢,我们可不想拿你去试啊!”

  “你们二个会不会太激动了?”柳悦勤笑着喊停,就怕再扯下去,会冒出“嫁给他不会幸福”的这种可笑句子。

  “这整件事只是很单纯的各有所求啊,而且如果你们有机会听到他跟我谈话,就会知道韩先生挂心的只是他父母那边的麻烦,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能帮他解决问题的角色,没什么其他的。”

  柳悦勤能很明显的感受到,韩允文对于她柳悦勤这个人其实一点也不重视,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符合资格的假未婚妻。

  “再说,以他那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这也是另一个让柳悦勤放心答应的原因。“我并不认为他会为了选择我而费心思去设计—切。”

  不是她自贬身价,而是本来就是这样。

  “小勤,你是知性美人耶,别忘了还是有不少公子哥儿、新贵们对着你流口水的。”单心羽提醒她别太过妄自菲薄,美人胚子的三大美人岂是浪得虚名。“之所以没一个人敢追你,那是因为他们自认配不卜你。”

  柳悦勤被她脸上的模样给逗笑。“反正这种情形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向来是‘叫好不叫座’的美人嘛。”

  “还是有例外的。”梅若彤开口。“别忘了我跟心羽。”

  当初还不是觉得不可能,结果不是发生了。

  “我记得很清楚。”

  柳悦勤一派正经的回答惹怒了梅若彤。

  “小勤,我是讲真的!”她难得对柳悦勤决定的事这样反对。

  “对我有点信心嘛。”柳悦勤只能这样说了。“再不然……就算假戏真作好了,那不是更合你们的意吗?”

  闻言,单心羽眼睛一亮。对喔,她先前不是才在纳闷怎么小勤还得不到幸福,这可是个大好机会耶。

  “哎哟!”想得正起劲的时候,单心羽突然被人推了一下。“小梅,你做什么啦!”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凶手是谁。

  “把你的花痴样打掉。”梅若彤瞪她一眼,而后转向柳悦勤。“你这样说的意思是要安抚我们,还是你自己有这种打算?”

  “都不是。”柳悦勤无奈的接受她的审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我后天就要搬进韩允文家里,而唯一让我烦恼的,就是我那间小窝该怎么办才好。”

  那么久没住人,不怎么好吧。

  梅若彤翻翻白眼,“既然只是同居,干嘛不叫那个男人搬到你的住处去,你反而较省事,又可以获得主场优势。”

  “主场优势,这说法不错。”柳悦勤点头称许。

  “哪里不错,又不是打球!”单心羽抗议。“房子的事简单,你看是要请人打理还是自己隔个几天回去巡一巡不就好了,这不是重点啦!”

  “我猜韩允文不会给我回去整理的机会,我又不想让不相干的人进到我的屋内。”柳悦勤承认自己有点怪。“所以我才问你们。”

  “你该不会是把主意打到我们身上吧?”梅若彤瞪向她,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我对打扫不在行。”

  “我也是。”单心羽连忙跟着表示。“别看我!”

  “我也不会把我的房子交给你们两个照顾。”认识这么久,她们两人有几斤几两她会不知道吗?“我只是问一下你们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顺便提醒你们,以后要找我的话得换个地方。”

  单心羽和梅若彤对看一眼,只有耸耸肩。

  “你又不想给来路不明的清洁妇进去负责整理,我们两个又不专业,你自己又没办法的话,我们也只有祝你幸福了。”单心羽手一摊,表示没办法。

  “我看到最后,你一定还是会想办法挪出时间回去整理的。”梅若彤说出她的看法。

  “我想也是。”柳悦勤叹口气,同意她的说法。问题是,她该怎么跟韩允文提,自己可能每隔三五天就要回家做钟点女工?真的跟他说了,他大概只是很阿沙力的帮她请个女佣专职打扫吧。

  真是的,越来越觉得麻烦了。

  看着两名好友的表情变得更奇怪,柳悦勤也只有微笑以对。算了,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只好看着办呢。

  ******

  难得在晚上八点回到自己的住所,韩允文却在开门后停下脚步,迟疑的看着屋内的摆设,想着自己走错房子的可能性。

  那个可能性是零,毕竟自己都进门了不是吗?

  脱下鞋,他拎着公事包与手提电脑往屋内走,看到了厨房那抹闲适的背影。

  “你在做什么?”

  韩允文的声音还算冷静,但他不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咦?你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回来?”柳悦勤转过身,难掩在这个时间看到他的讶异。

  搬进来快一个星期,两人的交集可说是零,有时候她甚至有种自己依然是独居的错觉。

  “回答我的问题,你在做什么?”韩允文仍然盯着她不放。

  柳悦勤奇怪的看着他,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围裙与手上的锅铲。

  “我在炒青菜,需要更详细的动作解说吗?”她打趣的道。

  她都这副打扮站在厨房了,他大少爷还问这种问题?

  “我不是有请个人来负责整理房子跟准备你的伙食吗?”以前只有他一个人时,屋内从来没有过饭莱香味,只因为这里不过是他睡觉的地方罢了。但是因为她搬过来同住,他请整理房子的钟点女佣跟她研究一下,看哪几天她是正常下班,就替她准备晚餐。

  可是,怎么变成她自己下厨了?

  “我下班时间不一定,钟点女佣很难准备,不如我自己动手。”还有一点,就是她并不喜欢把食物热过再吃,不过柳悦勤觉得自身的喜好没有必要跟他说。“我可以继续了吗?”

  微微一笑,柳悦勤没等他回答便转过身,继续翻动锅中的莱,再说下去菜就焦了。

  “你吃过了吗?”柳悦勤头也不回的问着,舀起已滚沸的汤,试着味道。

  看着她的背形,韩允文只觉得怪异。

  虽说他跟她只是一纸合约的维系,就连现在住在一块儿也只是为了让这场交易能平顺进行下去的一项附加条约;但是看着自己的房子站着一个不甚熟悉的女人,而那女人还穿着围裙在煮饭,这种画面真的是……让他有点难以反应过来。

  “想这么久?”将青莱盛盘,柳悦勤关掉了火,看他不回答,她微微耸肩。

  “我有多准备一些,你如果还没吃就一起吃,如果另有计划的话也不要紧,我无所谓。”

  韩允文不自觉地动了,他放下手上的东西,跟着她来到饭厅—一—直以来都被他拿来养蚊子的地方。

  “你会做莱?”看着桌上的几盘家常小菜,韩允文有丝意外。他以为像她这样的新女性,是不下厨的。

  柳悦勤只是看他一眼,不语。

  “你真是标准的好媳妇人选。”韩允文只能这么说。想来父母对她一定会相当的满意。“不过你不用这样麻烦,我母亲开出的条件中,正好没有厨艺这项,因为我母亲自己也不进厨房,连煎蛋都不会。”

  柳悦勤解下围裙,径自盛了饭坐下。

  “我只是做我平常在做的事,过我平常的生活,倒不是配合你什么。”柳悦勤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没必要刻意做些什么,你自己也别想太多。”

  这男人真的是太死脑筋了。

  “要吃的话自己盛饭,菜冷了就不好吃,我先行开动了。”意思意思的客套说完,柳悦勤不再理会他的开始吃着。反正他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不会饿到的,更何况他饿到了也不关她的事。

  看她不理自己真的吃起饭来,韩允文有丝错愕。

  吃了半碗饭,柳悦勤一抬头才发现他就这样呆呆站在那儿看着自己吃饭。

  “韩先生,这里是你家,你是这儿的主人,有必要这么拘束吗?”柳悦勤被他的举止给搞糊涂了,原以为他不是另行觅食就是回书房,没想到他就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还是你怕我吃了自己煮的莱之后中毒,所以站在旁边等着送我去急救?”

  “不好笑。”韩允文动了,不过是寻找着碗打算盛饭,他也还没吃晚餐,原本打算回来梳洗一下再出门找吃的;但既然有现成的,他省事多了。

  好笑的是,他找不到自己家里的饭锅是放在哪儿。

  “在右边。”柳悦勤好笑的提示,“看得出来你没有在自己家里吃过饭。”

  韩允文笑笑,找到了电子锅。“不仅这样,我也没自己盛过饭。”

  柳悦勤一愣,这会不会太夸张了?“我承认,你说的笑话比较好笑。”她只能这么表示。

  韩允文看她一眼,端着他的饭坐下开动。

  “我从以前,吃饭时间一到,东西就已经摆好在餐桌上,要不然,也是叫人准备好送来,当然没盛过饭。”吃进一口,韩允文觉得她煮的菜虽然比不上名厨,但却相当对味。

  对于餐厅那些太过精致的美食,他的确是厌烦了。

  “果然是天生少爷命。”柳悦勤好奇的问:“那搬出来住之后呢?如果你半夜肚子饿了,不用自己想办法吗?”

  他每天回来就是关在书房里打拼,可想而知就寝时间也相当晚,熬夜最容易饿肚子,他这儿又没有佣人住下,他要怎么办?

  “很少有这情形。”韩允文耸耸肩。“就算真的很俄,外头多的是吃的,饿不死人的。”

  “这倒也是。”柳悦勤吹着汤。“不过对我而言,满难以想像就是了。”

  “我会自己泡咖啡。”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韩允文放下碗,相当认真的对她说。

  “这样很了不起吗?”柳悦勤啼笑皆非的看着他的认真表情。“每个人的命都不相同,你出身娇贵很多事都有旁人代办,不是什么错啊。”

  “但是你的表情……”韩允文敢说,她并不认同他自小的生活模式。

  “我的表情对你而言很重要吗?”柳悦勤拿他先前说过的话堵他。“我的一切对你而言都不重要不是吗?”

  这并不是控诉,柳悦勤只是很平淡的说出他的观点,而她也不觉得自己应该觉得受伤或是受辱,反正她也不见得需要他的了解。

  韩允文沉默,感觉得出来她的排拒。

  但是为什么呢?

  他应该为此感到如释重负才对,但为什么心里却轻松不起来,反而有如压着大石般的令人想叹息。

  柳悦勤喝完汤,打量着他的表情,不明白他现在的神情代表着什么。

  他这样说不是正合他的意吗?

  可是这个观念是他所张扬的不是吗?她只是很乐意的配合他啊。

  “我说错什么了吗?”她忍不住的问。

  “不,你没说错什么。”韩允文在第一时间摇头,否定她的猜测。

  “那你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柳悦勤也跟着皱眉。“有什么地方不对吗?还是我煮的菜太难吃,你又不好意思吐出来。”

  “你很习惯这样?”韩允文抬头看她。

  “怎样?”他这样突然一问,柳悦勤哪知道他在指什么。

  “说话,你一定要在后面加上自讽的字句吗?”短短的相处中,韩允文注意到她似乎常常如此。

  “是吗?”柳悦勤一愣。“我会这样吗?”

  “有点。”韩允文说得含蓄,毕竟自己并不了解她,跟她相处的时间也还没久到能评断一切。

  “我平常不会的。”柳悦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平常在公司,都是我冷讽别人比较多。”也许是不想把嘲讽的对象换成他,所以她才自我牺牲吧!柳悦勤只能这样想了。

  “是吗?”韩允文也只能这样说了。

  “也许。”柳悦勤耸耸肩。“你还没说你是怎么了?”

  “我没事。”韩允文平淡回应。“饭很好吃,你不用乱想。”

  “咦?”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称赞,柳悦勤有丝措手不及。

  “谢谢。”

  她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这种大少爷,吃得惯这种平淡的菜色。”

  韩允文看着她,因为她话中那一丝丝的尖锐,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注意到,还是就像她嘲讽自己一般,只是无心。

  “就是平淡,所以才好吃。”韩允文说得真心。

  柳悦勤一征,笑容加上了深意。

  ******

  饭后,柳悦勤收拾好餐桌,以为会直接回书房的韩允文,却又再一次的让她猜测错误。

  “有时间谈谈吗?”韩允文坐在沙发上,很明显的是在等她。

  “当然好。”柳悦勤在他的对面坐下。“要谈什么?”

  “这阵子如果有宴会的话,我会带你一同出席,借以制造我们两个交往的消息。时间我会通知你,至于服装的话你不用烦恼,我会让人过来帮你。再……”韩允文本欲继续说下去,却让柳悦勤打断。

  “等等,我有问题要先说。”柳悦勤朝他抱歉的笑笑。“我也有一间店,虽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但是不代表我工作清闲,所以你在决定什么时候要我出席时,先征询一下我的时间能不能配合上你好吗?”

  她们美人胚子收到的邀请帖就少了吗?他以为她是二十四小时闲着等他随传随到的啊?

  “另一点,我赞同你可以不需要理解我的喜好问题,但起码稍微记一下我的个人背景资料好吗?”柳悦勤为了他好,也为了让这个计划顺利,她做了相当中肯的建议。

  “嗯?”韩允文挑眉,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我知道你是知性美人柳悦勤,这样还不够吗?”

  “很显然是不够。”柳悦勤也相当不给他面子的直接点头。“知道我的名字是很好,但除了名字之外,最少你也要对我有最基本、最浅薄的了解好吗?”

  柳悦勤觉得这个计划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原因,就在于他的一意孤行吧。

  “你身为人家的未婚夫,总不能知道得比其他人都还少吧。”柳悦勤也很无奈,但不得不这样要求他稍微了解一下自己。“像你刚刚做的安排中,就有很大的破绽,若是让旁人听了,不起疑心才怪。”

  “什么破绽?”韩克文完全没发觉。

  “你刚才不是提到,叫我别担心宴会的服装,会找人来帮我?”柳悦勤提醒他刚才说过的内容。

  “没错。”韩允文点点头。“这有什么不对劲,不都是这样吗?”难不成要让她自行打理?这没道理吧。

  “别人的话我是不知道,但我的话一定不是这样。”柳悦勤发现他不知道是太过迟钝,还是真的完全对她的事丝毫不挂在心上,他最早不是还闯进美人胚子找到她的吗?怎么她都说了,他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既然这样?她只有直说了,不然他恐怕怎么也不会懂。

  “记得你第一次找我的地点吗?我的工作就围绕在打扮上,我们美人胚子的营业内容就有整套的宴会服务,而且有最完善的设备及团队,而你居然完全没想到这一切,还要找人来打理我的宴会服饰?”

  说不定,她不说话的交给他去处理,最后跑到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家的员工,那就真的很好笑了。

  “这话说出去,知道的人都会起疑吧。”柳悦勤下结论。

  “没错,你说得对。”韩允文认同。“我完全没想到这点。”

  这样说来,他岂不是应该花时间记她的资料?

  他的坦白承认倒让柳悦勤有丝意外,原本以为他又会自大狂妄、冥顽不灵的随口说“那不重要”呢。

  “看来,我们两个真的要好好的‘聊聊’才行。”他可不想要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计划,找好了人,最后却因为一点小事给毁了。

  “当好朋友吗?”柳悦勤难得的露出一丝顽皮。

  看着她的模样,韩允文心里有丝讶异。

  原以为像她这样的女人,都是一副正经古板的模样,没想到她跟自己想像的完全不同。

  “不愿意啊?”见他半天不说话,柳悦勤偏了偏头,无所谓的耸肩,原本伸出的手也缩了回去。

  “不。”韩允文很快的握住她的手,微扯了扯嘴角。“只是,我们不是朋友。”

  “哦?”对于他这个说法,柳悦勤的确不意外。

  看着她又恢复了平时的正经模样,韩允文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是共犯。”说完,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柳悦勤瞪着他的笑容,而后也跟着笑了。

  没错,他们是共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