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三章 作者:云出岫

  “订婚了?”单心羽瞪大眼。“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形。”

  这女人是偷偷的坐光速机在谈恋爱吗?她们这些跟她朝夕相处的朋友连她的对象都还没见到,她居然就大刺刺的公布说她订婚了!

  “听清楚,我是说‘我变成别人的未婚妻了’,谁说到订婚?”柳悦勤很冷静的喝着她的红茶,没让单心羽的高分贝音量给吓到。

  “那还不是一样吗?”单心羽真的觉得快昏倒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清楚好不好。”

  “小勤,这不会是什么新式笑话吧?”一旁的梅若彤反应虽然没有单心羽的激动,但是也觉得不可思议。“前几天不是才在说你没有对象的吗?怎么一转眼你就变成别人的未婚妻了?”

  别说心羽的哀怨力量有这么神奇,喊喊就能够扭转命运。真是这样的话,她自己当年又何必三天两头的哭着上天不给她好男人。

  “这不是什么笑话,只是一项很平常的交易。”柳悦勤套用着韩允文的解释模式。“简单来说,我跟某人达成一项平等合约,我给他他所需要的未婚妻,他则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小勤,你会不会冷静过头了?”单心羽突然开始看不惯柳悦勤平日教人敬佩的镇定了。“这又不是什么芝麻小事,你能不能反应得多元化一些?未婚妻耶,这又不是随便帮人上两堂课就能解决的事。”

  “大概也相差不远吧。”柳悦勤耸肩,不觉得二者有何不同。因为听韩允文的描述,大概知道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就是“知性美人”一角,这跟自己平日上课倒也没啥不同。

  “小勤,我想听个‘复杂’一点的解释。”梅若彤弹弹手指。“我还是很难相信你居然会昏头的答应这种交易,这种事牵涉广泛,不像是你会做的事。”

  这个说是心羽会笨得答应,她还比较相信。

  “你们知道我一直在找我先人留下来的字画吧。”柳悦勤知道自己若是不说清楚,这两个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她会提起这事,也是因为最终这件事也是瞒不了她们的,甚至,也许会需要她们帮着圆谎。

  “你该不会是为了那个吧?”梅若彤连串起整件事了。“拜托,我是知道你对那幅字画很看重,但没想到你会这么牺牲。”

  “终于找到了,我没理由放弃。”柳悦勤这一生中,可说是少欲少求没错,但唯独对于先人的遗作,总觉得有份责任。

  “既然找到了,一定有别的办法,何必要做这种交易?”单心羽瞪大眼,怎么想也没想到居然是一张薄薄的纸,一个作古的人,让悦勤昏了头的决定去当别人的未婚妻。

  “因为我很清楚,想要让那个人交出东西,就只有答应他的要求。”柳悦勤深表遗憾。她不是不想用别的方式取得,但韩允文并没有给她其他的机会。

  “那男人真的这么爱你?”单心羽的眼睛发亮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反对,这真是感人极了。”

  “白痴。”梅若彤忍不住的骂。“这样的作法跟强逼有什么不一样,还感人咧!”说了半天,这才想起她们还没问到一个重点。“小勤,你还没说对方是谁。”

  “对啊对啊,是谁?”原本瞪着梅若彤的单心羽突然也想起重要的“未婚夫”身份尚不明,连忙将目光转向柳悦勤。

  “韩允文。”看着两人的表情,柳悦勤笑了。“对,就是你们想到的那个韩允文。”

  “不会吧!”单心羽瞪大了眼睛,“那个科技新贵韩允文?”

  “是的。”

  柳悦勤点点头。“心羽,嘴巴记得合上。”

  “他怎么会找上你,你们应该不认识吧?”梅若彤也听过韩允文的大名,以及他那惊人的身价,但是韩允文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来?“像他那种人,应该不缺未婚妻吧。”

  “我也是这么认为。”

  柳悦勤附和道。“但是他就是这样要求,说他需要‘名媛’来当他的未婚妻。”

  “小勤,这样好啦!”单心羽笑得可开心了,一扫先前的惊讶神情。“金童、超越优质饭票耶!就算最后你还是不喜欢他一拍两散,说不定分手费就可以拿到不少!”

  “单心羽,你花痴啊!”

  梅若彤听不下去的开骂。“搞清楚现在问题的重点好不好,我们三个缺钱吗?”

  呃……单心羽一愣,气短的回答:“不缺。”

  “你们别吵了。”柳悦勤忍不住的喊停,觉得自己再不快点结束这个讨论,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吵起来,接下来大家啥事都别做了。“我好像有个重点没说到——我跟韩允文,是‘假’的未婚夫妻,这场交易的主要目的就是,我去假扮他的未婚妻,帮他解决眼前的问题,事情结束后,他双手奉上我家先祖的遗作,然后两人从此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你说什么?”很难得的,单心羽和梅若彤异口同声的大喊。

  “假的?”单心羽瞪大眼。“真的假的啊!”

  梅若彤再也忍不住的一掌挥过去,打散了单心羽的惊呼。

  “小勤,你说明白一点。”

  “我已经说完了。”柳悦勤很惋惜的看着两人的表情。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我跟他约定的期限是三个月,所以我想先跟你们说一声,免得到时候消息曝光,你们两个吓到了。

  “我们现在就吓到了!”没心思回送梅若彤一拳,单心羽觉得柳悦勤的事比较重要。“居然是假的,你真的答应这种条件啊?”

  “这种条件有什么不好?”柳悦勤好笑的看着她。“要是让我去当他真的未婚妻,然后奉上自己一生的幸福,那才可怕吧!”

  她可没嫁陌生人的打算。

  “这样说倒也是没错。”单心羽点点头,有了另一项想法。“可是,韩先生可以选择追求你啊,这样不就解决了?”

  “心羽,那是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时的模式,可能不适合套用在我身上。”柳悦勤相信自己还没那么感性的让命运有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你已经答应了,所以要我们配合你演?”梅若彤比单心羽镇定许多,很快的想通。

  “也不用演,我只是先跟你们说一下,我想日后我跟韩允文应该会有一定程度的接触。”柳悦勤把整件事看得很公式化,也很轻松。

  “那我们该做什么?”单心羽还是不太懂。

  “什么也不用做,就是等着时间过了,然后我拿到我这想要的东西,接着跟我的‘前未婚夫’道别。”柳悦勤想到就不禁笑了。

  “还真简单。”梅若彤忍不住的翻白眼。

  “不会的,我相信韩先生到最后一定会忍不住受你吸引,然后你想要的那些古作就成了定情物。”单心羽问起如梦似幻的眸光。“之后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你就成了金饭票的主人!”

  “想像力不错。”柳悦勤拍拍她,也习惯了她这玫瑰色的思考模式。“赶快吃一吃好去上工,反正我们有大半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研究这件事。”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梅若彤看她一眼。“可是够发生一些事情的。”

  “当然,也有可能什么都没变。”柳悦勤喝着已冷掉的茶,笑着说。“别担心了。”

  ******

  签订合约后,两人第一次的“约会’”,是在一位难求的名餐厅包厢中。

  “地点挑得不错。”柳悦勤称赞。“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吗?”

  “算是。”韩允文图的是餐厅的知名度,且又私密。如此一来,会有他与柳悦勤共进晚餐的消息传出,却没人知道他们的会谈内容。

  “先坐吧。”韩允文邀她落座,开始熟练的点餐,完全没想到要征询柳悦勤的意见,很快的帮她跟自己点好了前莱主餐、点心、饮品。

  柳悦勤放下菜单,单手托腮的看着他的自我行为,想着这该不会是自己未来半年所要面对的“约会”模式吧。

  “怎么了?”将莱单交还服务生,韩允文对上她的探视。

  “没什么。”柳悦勤摇摇头。“我只是有些讶异,你居然会读心。”

  “什么?”韩允文皱起眉。

  “若是不会的话,你怎么猜得出来我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柳悦勤指出她的疑问,为自己的权益伸张。

  “我不知道什么是你喜欢的。”韩允文答得倒也干脆。“但我想这儿的东西你会满意的。”

  柳悦勤看着他的自大,颇觉得兴味。

  “我的喜好,不在计划之中?”这是唯一的解释,看来这个自大的男人除了有关计划的一切之外,并不打算给予她任何应有的尊重或关心。

  韩允文回看她一眼,觉得有必要再次说清楚。

  “你该不会在期待什么吧,这不过是一场交易。”这女人该不会天真的入戏过深,觉得他应该对她千依百顺,或是将正常人的追求把戏全给搬出来吧。

  “我没有期待什么,只是在想着我们两个需不需要彼此了解一番。”柳悦勤很是冷静的解释自己的意思。“我并不想太过苛待我自己。”

  “我苛待你了?”有这回事吗?韩允文不耐的看着她,想着自己会不会不慎的挑错对象。

  “快了。”柳悦勤相信再这样下去,她跟他在一块儿的日子将会不怎么好过。“毕竟我们要扮演的是未婚夫妻,我觉得有必要先在相处上做点沟通。首先呢,就是个人的习惯喜好问题。

  “我的个性,可以容许我不去了解我的未婚妻。”韩允文没有给她太多的机会,很是明白的拒绝。“不过,你当然要对我的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还真是公平啊。”柳悦勤的表情跟他说的话一点儿也不搭。“照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只要管好你的喜好问题;至于我喜欢些什么,则是一点儿也不重要了?”

  韩允文看她一眼,觉得她似乎和自己所想像的不太相同。

  “名媛淑女,向来以夫为天不是吗?”听说知性美人所负责的部分不就是改造美人的骄气,使她们一个个成为出得厅堂、懂得应对进退的得体美人吗?怎么她现在意见如此之多。

  “可是我觉得以你的说法,你需要的不是名媛未婚妻,而是一个签了卖身契的仆人。”柳悦勤拿起面前的水杯,觉得自己是在白费唇舌,恐怕她说完了长篇大论,这男人依旧会坚持己见。

  韩允文不在意的一笑。

  “有差别吗?”

  柳悦勤很想回答有,但是知道就算说了也是白搭,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恐怕是不会听进去。

  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她会慢慢的让他知道有什么差别的。

  “你觉得可以我就没意见。”柳悦勤状似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是起码答应我一个要求。在人前我可以尽全力配合你、配合这场交易,但是在我们二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受此限。”

  要不然他弄间包厢谈话是为了什么?他们两人倒不如坐到整家餐厅最显眼的位子上,让大家看看他们有多“恩爱”!

  “可以。”

  “感谢你。”柳悦勤很客气的一笑。“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请说。”虽然皱眉于她的话多,但韩允文算是勉强的维持了基本的礼貌。

  “你刚刚点的东西,没一样我爱吃的。”柳悦勤略带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要重点。”

  她一点也不想虐待自己的胃。难得来这家餐厅,不好好吃些自己想吃、爱吃的,那怎么行!

  韩允文眸光一闪,想起她方才的要求,现在正是不受限的独处时间。

  所以他手一摊,叫来了服务生。

  “尽量点。”只要她能帮他挡住父母的诡计,其他的都是小事。

  “我不会客气的。”柳悦勤说的是实话,然后便将注意力全放在那被冷落的菜单上。

  谁跟他客气!

  ******

  “我要你搬来跟我住。”男人说话的声调,仿佛谈论天气般的自然。

  柳悦勤慢慢的抬起头盯住他。

  “怎么,这是最新加注的条约?”她可不记得自己之前签下的那份一卖身契”里头有这么一条。

  “不是,这是为了正式上场的准备之一。”跟她相处了一阵子,韩允文对她的言谈行径渐渐有了修正,也很朋白柳悦勤虽然懂管理、社交礼仪、行为向来得体,但并不代表她没有自我意识,更不代表她的脾气好。

  或者该说,她的确没脾气,但是相当的有原则。

  “我‘必须’答应?”柳悦勤习惯性的撑着腮,偏头睨向他。

  “恐怕是的。”韩允文很遗憾的表示。“过几天,我打算要公开你的身份,带你回去见我父母,而你目前对我的熟悉度看来是不足的,我想搬来跟我同住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说得真是合情合理又轻松自然。”柳悦勤早见识了这男人一意孤行的顽固自我脑袋有多么的直线思考,当然,他也不会听从她的建议。

  “意思是,我没理由拒绝喽”柳悦勤觉得自己应该开始思考的是,值不值得如此牺牲才是。

  “你没必要拒绝。”韩允文觉得这一点也不麻烦。“房间任你挑,你想改造得跟你原先的一模一样我也不反对,对于你的生活并不会产生影响,只是睡的地方不一样罢了。”

  对她的生活不会产生影响?柳悦勤倒不这么认为。

  “请问一下,我未来的居所将位于何处?”要是新竹的话,别想她会跟着他去住。

  “台北,我最近都住这儿。”韩允文回答她。“还是你打算重新找,我现在的住处还有两间空房间,如果你嫌空间不够的话,把条件说出来,我再让人去找间适合的也行。”

  “不用将事情复杂化,谢谢你的好意。”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大到不行。“如果在台北的话,我可以考虑,毕竟我也要顾到我的工作,不能跑太远。”

  “会开车吗?”韩允文觉得这不是问题。“不会的话,我替你找个司机,交通不会是问题。”

  柳悦勤微挑眉,忍住当着他的面翻白眼的冲动。

  这男人,真是有钱的自大狂,解决事情的万用法则很明显的是——有钱好办事。

  “我有车,这不劳你费心,我只是怕距离过远,每天开车时间过长很累。”反正不是在新竹就好。

  咦,说得她好像决定要跟他同居了。

  不过想想,她也没有理由拒绝,这男人想必会把她所有提出的理在都—一驳回。算了,就当是住饭店吧。

  “我叫人找个司机给你。”韩允文自顾自的决定。

  “不用了,我没当贵妇的习惯。”柳悦勤不认为自己会喜欢那个排场。

  “你可以开始培养了。”韩允文看她一眼。“做我的未婚妻,和贵妇应该是划上等号的。”

  “你说的是‘名媛’,我答应配合的也是‘名媛’。”柳悦勤觉得好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跟他讨论起这个。“而且,我认为贵妇比较适合跟你的妻子划上等号,很高兴我现在还没有那个荣幸,以后想来也不会有,所以关于司机的事,请打消这念头。”

  “有差别吗?”他不过是想消除她的迟疑,解决她的问题。

  柳悦勤晶亮的黑眸中,闪现过一抹笑意。

  “我相信我自己开车,应该不至于辱没你的身份吧。如果真有这么严重的话,她再来重新思考是不是要当“贵妇”

  韩允文耸耸肩。“我只是尽可能的排除困扰你的因素。”

  “我的因素只在住宅的地点上,而你的回答已经让我很放心了。”反正在台北的话,想必也不是什么太偏僻的地方,到“美人胚子”应该还不成问题。“还有你刚刚提到的房间数,我只用得着一间房间,所以除非你对现在的住处不满,要不然是不需要另外找新的。”

  “好。”她都这样说了,韩允文也答得干脆。”你什么时候能搬进来?”

  “我必须住多久?”不会一住也是三个月吧,那她的房子大概因为太久没人气而发霉。

  “住到你不需要再假扮我的未婚妻。”韩允文的回答果然跟她想的一样。

  “果然很久。”柳悦勤开始想着自己的爱窝该如何是好。

  “还有什么问题吗?”看她并没有做出答复,韩允文挑了挑眉。

  “没什么。”柳悦勤摇摇头,可不想他再出主意替自己“解决”,她算是怕了他的解决方式。“给我三天时间打包。”

  顺便想想自己努力打拼来的房子该怎么处置。

  “好,我会让人跟你联络,帮你搬家。”’韩允文随意的交代。“东西不用带太多,有什么不够的再让人去买新的就好,轻便最重要。”

  柳悦勤今天要是黑心一点,她一定会照韩允文的话狠削他一笔,只可惜她的良心还没丧失。

  “不用了,我会自行斟酌的,这你就不需要担心。”让他插手的话,只是让她想昏倒罢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有事再联络。”韩允文终于满意的点头。

  柳悦勤礼貌的回以一笑,心里则嘀咕着,最好别再有什么事了。

  这三个月,希望眨眨眼就过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