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二章 作者:云出岫

  一个平常的星期二,柳悦勤的办公室外却不太平静。

  当敲门进来的助理婉晴一脸不豫之色的时候,柳悦勤就觉得不太对劲。毕竟婉晴当她的助理这么多年,除非有什么天大地大的事,要不然还真别想让她的脸上露出那么一点点的怪异。

  而现在,柳悦勤只希望事情别太夸张,最近美人胚子闹了不少事。

  “我准备好了,你可以说了。”柳悦勤无奈的朝婉晴一笑。“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有位先生坚持要找你。”

  “喔?”

  这话倒是出乎柳悦勤的意料之外。“这种事很平常啊,你怎么会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的样子。”

  她这样严阵以待,结果居然是这么件小事?

  “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婉晴难得如此泄气。“我把以前的拒绝方式全用上,可是那位先生依然不当一回事,而且……”她偷偷的打量柳悦勤一眼,注意着她的反应,似乎难以启齿。

  “而且怎么了?”柳悦勤很好心的顺着提出问句,好让她继续说下去。

  “而且,那位先生已经上楼来了,现在就在外头。”

  柳悦勤看着她的不自在,笑笑的安慰她。

  “既然人都在外面,就请他进来吧。”虽然她们这五楼向来是不让人随便来访的,更何况,整栋美人胚子可是标着男宾止步的地方。

  “好的。”婉晴点点头,松了一口气。毕竟让那位先生进办公室,总比待在外面吓人的好。

  看着自己向来冷静的助理如获大释的转身出去,柳悦勤就算好奇来人的身份也没打算把她叫回来,反正一会儿她就能见到这位不速之客,何必再多吓自己的助理一次。

  不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婉晴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经理,这位是韩先生。”婉暗想起了自己该做的事,“我先出去了。”

  “韩先生,看来我们楼下那块‘男宾止步’的牌子是该再放大个二倍,免得再发生这种令人尴尬又意外的情形。”柳悦勤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韩允文看着眼前的长发女子,有丝意外跟自己想像中的“柳悦勤”并不相同。他原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拘谨无趣的女子,却没想到并非如此。

  “韩先生,您今日特地前来,不知有何指教?”不会就是特地跑来她面前发呆的吧?这种事应该在自己家里就能做了。

  “我是来找你的。”韩允文递上自己的名片,然后找了张沙发坐下,并且对柳悦勤指了指离自己不远的椅子。“坐啊。”

  柳悦勤微挑眉,这个男人真当这儿是自己的家啊?

  “容我提醒您一下,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我的办公室。”柳悦勤不愠不火的坐下。“我的疑问是,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你谈件交易。”

  “交易?”柳悦勤稍微瞄了一下名片上的头衔。  “难道科技公司现在的员工福利已经好到需要与敝店合作了?

  “很有趣的提议。”韩允文微撇唇。“我回去会叫我们人事管理部研究一下可不可行。”

  “不然呢?”柳悦勤并不觉得自己跟他会有什么交易好谈的。

  她们美人胚子赚的大多是女人的钱,即使韩先生想要“改头换面”,也不该是来找她。

  “我有件私人的交易想与你谈。”

  “私人的,我俩并没有任何交情吧?”柳悦勤模仿着他的语气,不明白他怎么能不经意到这个样子,好像他一说出任何计划,她就得欣喜的点头同意似的,这个人会不会太狂大自满了一些?

  “有交情的话,就不是交易了。”韩允文微微一笑。

  “但我并不觉得我想与你做任何交易。”柳悦勤并不觉得自己会听到什么好的事,一点期待也升不起来。

  “你会的。”

  韩允文有相当的把握。“不好奇吗?”

  “好奇的人通常不长命的。”柳悦勤有礼的笑笑。“这个道理我懂。”

  “好吧,那我就只有直讲了。”韩允文决定好不好奇不重要,能够达成他今天来的目的才是重点。

  “我想请你假扮我的未婚妻。”

  ******

  “我可以把这当成一个玩笑吗?”柳悦勤觉得啼笑皆非,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愚人节似乎还要好久才会到。”

  “我没那个多余的时间大老远的跑来开你玩笑,我是认真的。”

  韩允文正色的看着她。“我需要一个未婚妻。”

  他需要一个未婚妻,这样很了不起吗?她还缺一个丈夫咧!讲得那么狂,真想回他一句“关我什么事”。

  但是面对一个陌生人,柳悦勤勉强的按捺下性子。

  “为什么找我?”她很确定两个人并没有那种深厚的感情,足以改变身份成为未婚夫妇。

  “你的眼睛长得不错。”灵动而幽黑,其中蕴涵着智慧知性。

  跟她说话,很难不被她的眼睛所吸引。

  “我其他地方也都长得很好。”柳悦勤开始觉得自己遇上怪人了。“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今天也才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觉得可以要求我当你的未婚妻?”

  “因为我需要一个配得上我的名媛。”韩允文简单的回答。

  父亲向来言出必行,他很明白如果自己不找一个回家交差的话,父亲的确会在最短的时间替他找到一名对象,并且安排好整个婚礼,然后就算是用绑的,也会把他这个“新郎”绑上礼堂。

  他并不想结婚,至少目前没有这个打算,所以他要找个父母都会满意的人来向他们交代,暂时把这件事缓下来。

  至于结不结婚,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需要一个名媛——”柳悦勤拉长话尾,突然很想请他出门,因为她开始怀疑这个人是来扰乱的。

  名媛?这个男人真的是不正常。

  “我为什么要帮你?”柳悦勤看向他,摊了摊手。“我们之间并没有这样的交情,即使你再迫切的需要一名未婚妻,我只能很遗憾的表示,这件事我一点也插不上手。”

  “你可以的。”韩允文相当有把握她会答应的。“而且我不是在请求你的帮忙,我说过,这是一场交易。”

  “也许我能提供你其他的交易人选。”男人眼中有着让她无奈的坚持,不想跟他扯上一天的柳悦勤决定稍作让步。

  “我相信你需要的名媛人选并不少。”她们美人胚子里就一堆。柳悦勤拿出会员名册,相信会员中一定有能让他满意的对象,而且说不定因此,又送了个少奶奶出去。

  “虽然公开会员资料非我们的原则,但为会员谋福利也是我们的承诺之一。”而且他这张饭票看来还不差,虽然他是说需要“假未婚妻”,但谁说不能变成真的,她对于自家的会员们有相当的信心。

  “你喜欢哪一种的,我可以替你找找。”柳悦勤觉得这是自己能做的极限了,她平常可没有当红娘的习惯,那是单心羽的专门项目。

  韩允文看她一眼,淡道:“像你这种知书达礼、懂进退应对,相貌不俗、气质出众。”

  柳悦勤合起名册,静静的看着他。

  “原来我有这么好啊。”夸成这样,是想哄得她答应吗?

  偏偏,她又觉得男人的称赞中,包含着嘲讽的意谓,她能感觉得出来。

  这男人果然是来找碴的吗?可是自己一点也不记得有得罪过他。

  “你是最适当的人选。”为此,他有稍微打听过,而最最符合条件的,就是许多人一致推崇的“知性美人”——柳悦勤。

  “但我只能说多谢抬爱了。”柳悦勤微微颔首,对于他的说辞并没有感到荣幸或喜悦。“我不能答应、也不愿意答应你。”

  假扮别人的未婚妻,她可不觉得是件好差事。

  “我说过,这是一项交易,所以条件任你开。”韩允文相当大方。

  只可惜——

  ******

  “但是我什么都不缺。”柳悦勤很惋惜的表示。“我开这家店,虽然跟你的科技公司无法比,但也算不错了。所以喽,钱我不缺,其他的东西,我也想不到什么我想要的,还是请你另外挑个人吧。”

  “有一样东西,你会想要的。”

  如果没有把握,他哪会放任着自己来这儿丢人现眼,当然是他手上已经有一项她想要的东西。

  “是吗?”柳悦勤的确是很意外,因为她没想到这男人到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这么有把握。“我倒想知道是什么东西?”

  她自己都想不出来,他居然会知道?这真是太神奇了。

  “我听说,你是河南柳氏的后裔吧。”韩允文看着她。

  “很详尽的调查。”柳悦勤点点头。

  “我也听说,河南柳氏曾有一位学者名人传世,而你曾多次寻访先人的遗作是吧。”韩允文笑了。

  柳悦勤只是微挑眉,不语。

  “听说那是你家原有的一幅‘柳氏家训’的书法字画,是代代传下来的传家之宝,只是到了你爷爷的时候,因故转卖而下落不明。”

  “调查得的确很清楚。”

  柳悦勤的表情变了,她眯起眼。“那幅字画,该不会正巧在你手上吧?”

  “一位长辈送的。”韩允文答得避重就轻。“当然,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不过是不是真迹,我想你看了就知道。”

  柳悦勤看着他的笑容,叹了口气。

  “你没骗我?”

  “我何必要骗你?”韩允文抬起头,颇觉被侮辱。“而且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让你看实品,让你自己鉴定一番。”

  “你的运气还真好。”柳悦勤现在开始觉得眼前的男人可憎了。

  她找了好久的字画,就是没下落,现在却落在他手  上。

  “好说,上天向来对我颇为眷顾。”

  就连现在自己缺个未婚妻,连“饵”都帮他准备好了。

  “如何,以此作为交换的话,你就愿意了吧?”他早说过,他有把握她会答应的。

  “我考虑一下。”柳悦勤陷入两难。她是很想购回先祖的绝作、自家的传家之宝,但是又觉得假扮他的未婚妻相当不智。

  “十五分钟。”韩允文看向手表,握有主导权。“对这项交易有任何疑问的话,都可以发问。”

  柳悦勤瞄他一眼,对他的狂妄及公事化的态度相当的不以为然。

  “你要明白,我还是可以拒绝的。”她忍不住的提醒他,自己还没答应呢,他最好别太嚣张。

  “我相信你不会舍得拒绝的。”韩允文就是吃定她这一点。若不是明白字画对她的重要性,他怎么会如此有把握?

  偏偏他说对了,柳悦勤是难以拒绝。

  “只要假扮你的未婚妻,其他的呢?”叹了口气,她认了。

  “你只要在我需要未婚妻的时候出现,并且让我的父母深信我们两个感情发展稳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步入礼堂,没有其他的了。”韩允文主要的目的只是有个挡箭牌来阻挡父母可能有的相亲安排,让自己保有美好的单身生活及全副的精神,哪来的什么其他的。

  “时限呢?该不会没完没了吧?”要是那样的话,她宁可不要那幅字画,也不愿意牺牲那么大。

  “三个月?”韩允文想了想,定下期限。“等我父母深信我们的感情甚笃后,我们就可以来个意见不合大吵一番,从此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

  而后,他就可以以感情受创为最新理由,继续过他的单身生活。

  也许这个方法不能挡上一辈子,但也能争取到一些时间,让父母暂时不再对他提结婚这档子事。

  “三个月……”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很难决定。

  “如何?”韩允文看着她的犹豫。“三个月一到,我就把东西给你。”

  “如果有意外,随时喊停?”柳悦勤想着。“还有,一切都要白纸黑字明定清楚。”

  “都随你的意思。”韩允文答应得爽快。

  “都疯了吗?”柳悦勤忍不住的摇头,不敢相信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

  “如果觉得这是逼不得已,会让你好过一点的话,你就当成是我威胁你的好了。”韩允文很大方的给予她这项权利。

  柳悦勤哭笑不得。“韩先生,我的确是逼不得已的没错。

  她相信,韩允文并不会以“卖”的方式将字画给她。

  “很好。”

  韩允文耸耸肩。

  “因为我也是。”

  若不是父母打算设计他娶妻,他怎么会这样做。

  “同是天涯沦落人吗?”柳悦勤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觉得整件事真的是可笑极了。

  “答应了吗?”

  韩允文对那句话不予置评,注意到的只是这项交易成不成立。

  “看来我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心一横,柳悦勤豁出去了。

  “请多多指教啊,未婚夫。”

  “好说,未婚妻。”

  韩允文一笑,拍桌定案。

  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这样签署合约成了未婚夫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