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假婚共犯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婚共犯目录  下一页

假婚共犯 第九章 作者:云出岫

  “小勤!”

  单心羽提着裙摆,也管不了什么优不优雅、气不气质的狂奔,追着柳悦勤的背影。而跟她一起跑出来的梅若彤比她快了一步,在车子旁边拉住柳悦勤。

  “搞什么鬼啊?”梅若彤微喘着气,被刚才那急转直下的变化给弄糊涂了。“小勤,你解释一下——”

  话声突地打住,因为她看见柳悦勤满面的泪。

  “小勤!”单心羽惊叫。小勤在哭?世界末日要到了吗?“怎么了?别哭啊!”她手足无措的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柳悦劲没有抬头,也无法开口,她只能不断的掉着泪,哭个不停。

  单心羽着急的看向梅若彤,以眼神询问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现在这个情况真的是超出她的解决范围。

  小勤向来是最坚强的人,别说痛哭,就连掉两滴泪都是不曾发生过的事,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想要说安慰的话,又不知道该从何安慰起。

  “扶她上车,我们先送她回去再说。”梅若彤受到的震撼不会比单心羽来得小,但是她也只能这么做。

  不过她可以肯定,柳悦勤哭的原因,绝对跟韩允文脱不了关系。

  “喔,好。”单心羽连忙点头,扶起柳悦勤。“小勤走,我们先回家。”

  看她哭成这样,单心羽真的好舍不得。

  “对不起……我没事……”柳悦勤努力的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就是没法子停下泪水,反而越掉越凶。

  亏她还是情绪管理课程的讲师!她向来做得很好的,为什么现在偏偏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

  “别逞强了好不好?”梅若彤真是受不了她,都哭成这样子了还说那种蠢话,瞎子都不会相信她没事。

  “哭一哭发泄完会好一点。”单心羽紧紧搂着她,以实际的行动关心她。

  柳悦勤没再说话,窝在单心羽的怀里,尽情的哭出心中的酸楚,也对这三个月来的一切做告别。

  梅若彤和单心羽对看一眼,也都只有摇头的份。

  现在,就只能等她心情平复下来,再来了解事情的始末了。

  ******

  回到柳悦勤的住处,单心羽泡了壶茶,看着似乎平静下来的柳悦勤,心中还是难免会担心。“小勤,你还好吗?”看她双眼通红,活像小白兔的凄惨模样,单心羽真的觉得好不习惯。

  “嗯。”喝下了热茶,柳悦勤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方才的痛哭,的确让她好好的发泄了一番。

  “那要跟我们谈谈吗?”梅若彤坐在另一头,等着她的回答。

  “我没事的。”柳悦勤低下头,回避她的目光。

  “哭成那样叫设事?”梅若彤忍不住提高声量,但在单心羽的轻扯衣衣袖后随即压低声音。她叹了一口气,有丝无奈。

  “其实你不说我们多少也猜得到,是因为韩允文吧?”从之前她开始变得不对劲的时候,她跟心羽早就看出来了。

  柳悦勤一僵,没有回答。

  “小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也跟我们说一下嘛!”单心羽是真的很担心她的状况,认识这么久,她从未看过柳悦勤如此失控的模样。“你这样我们真的不放心,而且把事情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能替你想办法。”

  “对啊,你都不说闷在心里的话,也不是个好现象。”梅若彤也是希望她能说出来,起码心情会好一些。

  小勤就是这样子,对一切都太认真,也太死板了。

  “我……”柳悦勤开了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向来是有问题就凭着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要她跟朋友们诉苦,这种事她真的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她一直都是大家信赖、帮大家解决问题的对象,一旦角色对调时,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难道是因为她向来太过坚强自主,所以已经忘记该怎样向人寻求帮助了吗?

  “你爱上了韩允文吧?”看她茫然的模样,单心羽干脆帮她说出问题点。“原本的交易到了后来渐渐的走了样,你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知不觉的就这样爱上他了对吧?”

  她的话像一根针刺进柳悦勤的心。她只能痛苦的点了点头。事实的确是如此,这是一场意外、没有结果的走调恋情。

  “那他呢?”单心羽提出最重要的问题。“那韩允文怎么看这件事?”

  柳悦勤摇着头,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

  “心羽!”梅若彤怒视着她。“你又把小勤弄哭了啦。”

  “我……”单心羽有点无奈,她只是想把整件事搞清楚嘛!“小勤,对不起,害你又伤心了。”

  “没关系。”柳悦勤摇摇头,觉得自己没有先前那么难过了。“我……他……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出了状况。”她咬着下唇,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他的想法很单纯,就只是当这是一场交易罢了,三个月换他的平静生活,我们两个……到最后依然就只是共犯。”对啊,是共犯,连朋友都称不上。

  “那今晚……”梅若彤可没忘了那令人吓一跳的一巴掌。

  “那是个结束。”柳悦勤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约定的时间到了,争吵是我们这三个月来预谋的最后一幕戏,让大家认为我们是因吵架而分手,而后他就可以长时间的为这段感情伤心而寄情于工作,从此不再喜欢任何人。”

  闻言,单心羽和梅芳彤面面相觑。

  “这就是我们最初的计划。”柳悦勤拭去泪。不朋白为什么这么单纯的事情到最后会有这样出乎自己意料的变化,她一直以为没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单心羽和梅若彤恍然大悟。

  “小勤,你真的有确定过韩先生的心意吗?”单心羽不死心的再问。“说不定,他也喜欢上你了啊!”

  如果连小勤都会动心的话,没道理韩允文不会。

  “不会的。”柳悦勤戚然一笑。“对他而言,我只是‘假’的未婚妻,他对我所做的一切,包括了解我,都只是为了让这场交易能够顺利的进行下去,仅止于此而已。”

  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觉得悲哀。在自己深深被他吸引的同时,他却只是这样看待两人的关系……

  “真的是这样吗?”单心羽皱眉,不怎么满意自已听见的答案。

  梅若彤确了个白眼,直接挥过去一掌。真是个白目耶,看不出来小勤已经够难过了吗?她居然还在那死命的戳她伤口。

  单心羽喔了一声,看到了梅若彤阴狠的表情,乖乖的闭上嘴。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梅若彤关心的只有她的状况,看她这样伤心,她也觉得不好过。

  “打算?”柳悦勤低声重复她的问话,而后摇摇头。

  她能有什么打算?事情已经结束了啊!

  “那……”梅若彤也怔住了。

  看她这么伤心,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吗?可惜感情这门课她们都是修习不佳的学生,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

  可是难道就这样看着她继续伤心下去吗?

  “心羽,你想个办法。”梅若彤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单心羽。

  突然被点到名的单心羽原本维持着沉默的最高原则,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更何况,她哪知道该怎么办啊!

  “那……重新跟他来过?凭小勤的条件,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对对对,就是这样,单心羽觉得自己所想的没有错。

  但是,单心羽很快就被柳悦勤的话给打醒,从天堂直落地狱。

  “韩允文就不喜欢。”柳悦勤闷闷的表示。三个月的相处,若是真有那么一丝希望的话,韩允文早该喜欢上自己了。

  “啊?”单心羽看着她。“那……怎么办?”

  梅若彤瞪她一眼,气她说话不经大脑。

  “不怎么办。”柳悦勤看着好友,心里是感激的。“谢谢你们,我不会有事的,别担心我了。”

  “你这样子教我们怎么能不担心。”梅若彤叹息的看着她一副硬撑的模样。“算了,别想了,事情总会有解决之道的,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啊!啊!”单心羽突然尖叫,吓了梅若彤一大跳。

  “你又怎么了?”梅若彤没好气的瞪向她,不明白她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休息啊!”

  单心羽兴奋的喊着,只是另外两人完全不懂。

  “哎呀,我的意思是说,让小勤好好的休息一阵子,看是要出外散散心还是怎样,人家失恋的人不都是这——哎哟,小梅你于什么打我啦?”

  梅若彤白她一眼,没回答她。

  这口无遮拦的家伙,把“失恋”说得那么大声,居然还有脸问为什么打她!

  “这个方法不错,换个环境面对不同的人事物,也许对你会有所帮助。”梅若彤看向柳悦勤。“你自己觉得呢?”

  柳悦勤迟疑了会儿,心里却想着这样的安排不知好不好……

  “那店……”

  “有我们,不会倒的。”梅若彤很快打消她的疑虑。“而且你这个样子,能够工作吗?别太勉强自己了!”

  “嗯。”柳悦勤同意她的说法,现在的自己的确是无心工作,甚至不想看到任何会让自己想起韩允文的事物。

  也许,离开一阵子是个好方法。

  遗忘这一切,再重新开始吧!也许,下次就会遇上好对象了。

  虽然这么想,但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那么浓切的伤悲呢?

  ******

  韩允文拉开家门,随即对上母亲关怀的脸庞。

  “妈,你怎么来了?”韩允文皱眉。

  林文静关心的看着儿子略微消瘦及失了光彩的脸孔,难掩心疼。

  “你看看你自己,才几天时间就变成这样,你是不是都没吃饭啊?”

  面对母亲的审视,韩允文只能沉默以对,不知道该怎么说。自从柳悦勤那天离去后,一切就跳脱出他的控制。

  他甚至不用费力去装出伤心的模样,因为他是真的很沮丧。他原以为自己会很乐见于计划完成,而后他能以痴情男子的形象继续维持他美好的单身生活,将情伤转为支撑工作的无限热情。

  但他错了,他完全无心工作、无法睡眠,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以往能引发他无限抱负的工作也完全让他失了兴趣。

  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不习惯没有她的日子。

  有时候忍不住提早回家,只是希望能看见厨房里有她围着围裙忙碌身影,然后在他出现时强力的抗议阻止,就怕他破坏了她设计的菜单。

  熬夜工作时,他也会想念那适时出现的咖啡香,咖啡盘上永远摆着他惯加的两球鲜奶油——

  三个月,她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融入了他的生活。是那么淡的影子,但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而且影响着他。

  “允文。”林文静忍不住再唤了声。“你别这个样子,妈妈好害怕。”

  林文静真的没见过儿子这模样,可是偏偏自己怎么跟他说,他就是没反应。感情这回事,若是他自己不站起来,旁人再着急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算她肯去找小勤好了,但是问题点还是在他们之间啊!

  “允文,真的这样舍不得的话就去找她嘛!你是男孩子,让让女生也是应该的,何必死要面子的让自已难过呢?”林文静可不希望儿子这样死脑筋,万一时间一拖长,想要挽回可就更难了。

  韩允文静静的听着母亲说的话,思绪却早已飘远。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抱持着什么样的想法,当然也对柳悦勤的想法无从得知,只知道自己真的希望能像之前一样,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天、抢着做菜,甚至斗嘴……

  有她陪着,似乎人生不再那么枯燥乏味。

  “允文,妈说话你听见了吗?”林文静不放心的推了推儿子,就怕儿子继续失魂落魄下去,最后连自己该做什么也不知道。

  她可不希望儿子因一时的踌躇,失去了一生的幸福。

  “有。”韩允文闭了闭眼,觉得心里一团乱。“妈,让我静静好吗?我不会有事的。”

  他多少明白母亲的忧心,但现阶段的他真的只想把自己心里的感觉理清。他对柳悦勤到底是抱持着什么想法,他依然没搞懂。“但是……”林文静看着儿子的拒绝,只好打住欲说出口的话。“好吧,可是你好歹答应妈妈,好好的照顾自己。”

  “我会的。”韩允文点头算是答应了。

  现在的他,只希望能安静的思考,在这间两人曾共同生活过的屋子好好想清楚所有的事。

  林文静再投以优心的一眼,但目前看来,也只有先依着儿子了。

  唉,这么天造地设完美的一对,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啊?她实在不懂。

  ******

  门铃声再度响起的时候,韩允文其实并不清楚离母亲离去后时间过了多久,但他确信自己并不想受到打扰。

  烦闷的拉开门,这才发现站在门外的是好友殷之宇。

  “有事?”韩允文转头回到自己沉思的位子上,随口问着,相信殷之宇会来,一定也是想跟自己“谈谈”。

  “你连着两天没进公司,我只好来了。”

  殷之字看着好友的模样,也是只有“吃惊”二字。

  “你也真是好笑,真爱她就去找她啊,就这样窝在家里颓废过日子是想表现给谁看。”殷之宇受不了的看着他的惨状,嘲笑之余也难掩无奈。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一碰上爱情,原本再怎么聪明冷静的人也只会做出一些白痴事。

  “你们两个感情那么好,有什么误会解释开就好了,用得着缩在家里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吗?一点行动力都没有,完全不像你。”结结实实的把他给训了一顿,殷之宇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他真是不懂他们两个人,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闹翻了,吓倒了一干人。

  “我爱她?”韩允文抬头,有了反应。只是语气充满了疑惑,却又好像找到了一丝希望。

  “废话,要不然你干嘛跟她订婚?”殷之宇真的被他打败,怎么会有人那么蠢啊?“我跟她订婚是因为……”韩允文突地住口,觉得这几天来的苦恼似乎出现了答案。

  是这样吗?原本毫无关系、只是各取所需而凑在一起假扮未婚夫妻的他们,最后动了真感情?

  是这样的吗?“不就因为你想跟她过一辈子吗?”殷之字真想把他敲醒,他怎么神智不清成这副模样。“想每天一下班就看到她。有心事的时候会有一双温柔的手搭在你肩上,高兴的时候会有一个开心的声音陪着你笑……”

  “阿宇!”韩允文意外的看向好友,从来不知道他是这么的未卜先知。“你怎么都知道?”

  他想了很久,自己真的是抱着这样的期望。

  “你自己不知道才奇怪吧!”殷之宇真的是被他给打败了。“你是受到太大的刺激,智能无限退化了吗?”

  哪有人都已经订婚了,却还搞不清楚感情依归的。

  “你先前把悦勤带进带出的,三天两头的就翘掉应酬说是要回家吃晚餐,还叫秘书订什么高级蛋糕而且不准送到家里,说是要亲自给悦勤一个惊喜,有时又嫌秘书泡的咖啡没悦勤泡的好喝、秘书订的餐点没悦勤煮的好吃……”殷之宇尽责的提醒他自己曾做过的事。“要是这样都还不知道你爱不爱她,我只能说你根本不是什么天才,而是十足的白痴!”

  韩允文无言以对,殷之宇说得对,他是十足的白痴。

  “没话可说了吧?”殷之宇看着他如丧考妣的难看脸色。

  “你那是什么样子啊,既然知道了,还站在原地是想等奇迹出现吗?”

  “我……”

  “还我什么我啊!”殷之手无奈叹气。“我拜托你振作一点好吗?我一个人可扛不起整个公司啊”想起这几天的混乱与忙碌,殷之字就浑身发冷。“麻烦你快点去解决私事,然后恢复正常销假上班好吗?”

  “再让我想一下。”韩允文闭了闭眼,满脑子都是柳悦勤的笑脸。

  他到底该怎么做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