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大家都爱总裁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目录  下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 第九章 作者:湛清

  公司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仿佛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人人的眼神变得很诡活,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这几天德女已经听到不少人跑来跟她八卦“总裁的新欢”了,她简直欲哭无泪,想狠狠险死某个任性的男人。唉,她其实更气自己的意乱情迷哪!

  走进茶水间,站在咖啡机前面发呆,她英挺的肩膀稍微垮了一点,不大像平日的庞德女,这几天何语花已经不只一次的关心她的身体状况了。

  “唉!”她吐了口气,感觉闷闷的。

  她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这就是交个总裁男友的坏处吧?她当初是很不喜欢跟总裁扯上关系的,多么希望当个隐形人哪!可偏偏却与他纠缠不清。这一团乱怎么处理呢?就算现在大家不知道那个排闻女主角是她,万一哪天事情曝光了呢?

  龙杰昨天已经跟她抱怨过自己像地下情人了,可她真的不想站到阳光下啊!

  想着想着简直头痛极了。

  “叹什么气啊?谁给你难题了,告诉我。”一双熟悉的大手环过她的腰,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转头看了一眼,果然是龙杰那家伙!“你,就是你。”始作涌者啊!

  “我又怎么了?”他一把将脸埋进她柔软的颈后,偷了个香。唉!多希望她穿得正常一点,每天把那曼妙的躯体包在这层恐怖的装扮下,让他看了都哀怨。

  但他也知道,依德女的个性,勉强她改变只会自讨苦吃。

  “你不会不知道公司气氛诡确的原因出在哪吧?”她转头瞳他。

  “有吗?”其实是有的。今天谢齐尔那个八卦男已经跑来逼问他排闻女主角,要不是他警告谢齐尔别说,恐怕事情已经曝光。

  或许事情曝光也是好的,那他正好可以“顺势扶正”,她也可以抛开那恐怖的装扮,每天穿美美的来上班。

  “你不要动手动脚啦!就是你这样不知道收敛才会被语花看到的,天哪!想到我就觉得想死……”她暗吟着。每天听人家说自己的八卦,还得僵着脸微笑,那是多么蠢的一件事啊!

  她讨厌蠢人,讨厌做蠢事,偏偏这两样她都沾到了。

  “我没办法啊,那你今天晚上陪我,我就放开你。再说你干么那么不开心,被看到跟我在一起不好吗?你的身材很棒的,不用担心…??”

  “龙杰!”她想按他。这男人没有羞耻心的吗?问题是她正跟这没羞耻心的男人搅和在一起。

  她真的接了。

  龙杰接住她不轻的拳头,乘势拉过她,给她一个又深又热情的吻,即使眼角瞄到人口有来人,他依然把握机会好好地吻了下去。

  或许这是老天在帮他吧,嘿嘿!

  “啊!总……总裁!”倒抽口气的声音如此明显。

  “庞……庞姊!”

  德女觉得自己快昏倒了。她推开龙杰,一眼看过去,发现门口不只有何语花,甚至还有几个其他单位的主管。

  这……?这下怎样都无法圆谎了!

  “找我吗?什么事?”龙杰恢复得可快了,他以过分轻松的语气说。

  德女恨恨地瞪他一眼。眼底说着一一你早知道了!

  龙杰拉过她的手,意图就此表现出两人关系不凡。德女却一把甩开他的手,越过几个看热闹的人走回自己座位。

  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包括那个肇事的龙总裁。

  德女已经好几天不跟龙杰说话了。正确来说是自从茶水间亲热事件之后,她就把他视为无物。龙杰苦哈哈的,德女可也不好受。

  今天中午她第三次拒绝龙杰参与她的午餐时间,独自走路到距离公司更远的地方用餐,回到公司时却听到许多的耳语。

  “庞秘书好。”跟她招呼的人也有,但总是多看她两眼。

  她不是听不到那些“耳语”,内容不外乎如此——“是她吗?真的是她吗?”

  “听说就是她。”

  “不可能吧?!凭她那副德行,总裁又不是瞎了。”“对啊,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呢,或许我该去请教她。”

  “如果这等姿色都可以迷惑到总裁,那我早该行动了……”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德女的高跟鞋用力地敲在地板上,她的目光依然冷淡,下巴依然微微仰起。那骄傲不减一分,腰脊也不曾少挺一分,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额角隐约跳动的青筋,绝对是发作的前兆。

  搭上电梯,她直达三十三楼。午休时间快结束,她又得开始工作了。

  但是才进到办公室,何语花就迎了上来。“庞姊,有人找你。”何语花欲言又止。

  德女眉头一皱。“谁?”她怎么可能有访客?“是总裁的女……不!前女友,柯以真小姐。”

  “她找我?”会不会搞错了?她跟柯以真有啥瓜葛!“会不会是找总裁的?总裁呢?”

  “她说要找总裁,但总裁不在,就说要找你。我告诉她说你出去了,她就说要在会客室等,现在……”

  看到何语花一脸既想听八卦又有点担心的脸,德女说:“我去看看。”

  “庞姊!”她叫住了德女。德女转过头来。

  “那件事真的不是我说出去的,我发誓!其实我觉得你……那么聪明能干,跟总裁在一起也很好,真的……”她慢慌地解释着。

  “没关系。”照语花这么说是她勉强配得上龙杰噗!哼——那家伙!德女火大地想——谁配不上谁还很难说呢!“你不用放在心上。”

  毕竟何语花也跟着她一年多了,她的个性德女会不了解吗?就是小女生的性格,有点冲动,有点八卦,但不至于恶意中伤的。

  “那??……你要小心,要不要我去找总裁?”何语花想起小姐那不善的眼神,还是担心。

  “不用,我可以处理。”德女委婉地拒绝了。

  当德女从容地走进会客室,柯以真随即站了起来。“柯小姐,听我助理说你找我,有事吗?”德女态度相当平静地问。

  柯以真的目光先是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这才开口:“听说龙杰有了新欢,这个新欢还是你?”

  德女晒然。“怎么不说听说我有了新欢,这个新欢正巧是他呢?”

  “你……”柯以真脸色变了。“我还以为弄错了,怎么可能是你呢?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否则龙杰怎么可能看上你?”她愤愤不平。

  德女斜倚着身子,看着她胀红的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些话是对我说的?还是要我转告给龙杰?假若你要找龙杰,我可以帮你排进行程里,他等一下有个空档,你想见他吗?”奇怪,每个女人说的怎么都差不多,一点创意也役有!

  “你……不要以为这样说我就怕了哦,你想去跟龙杰告状吧,去啊!”柯以真逼近德女,伸手就要去推她。德女一个闪身,柯以真就到沙发上去了。

  “动手动脚?”德女眼中锐光一闪,脸上开始有不悦的神情。“你这样算什么?有种就去找龙杰啊,哼,说我不配,我还嫌弃他呢!”

  “你嫌弃他?!”柯以真难以置信的张大眼睛。

  “难道不是吗?请问你到底为啥迷恋他?”德女冷淡地问,面容覆着冰霜。“迷恋的是他这个人,还是他普特集团总裁的身分?你们心自问。我庞德女虽然爱财,但比起他带来的麻烦来说,我宁可不要那个财!”谁说女人是祸水?男人才是祸水!

  “我……”柯以真一时接不上话。

  “现在你还有事吗?没有我要去忙了,现在是上班时间。”德女叉开修长的双腿,一副万夫莫敌的样子。

  柯以真被她的气势吓到了。

  “可是你还卖我情报,那个电子报,还拿来赚我钱!”想到这件事情,对她自尊的打击比实际金钱的损失来得大。

  “第一,当时我还没有跟这家伙有任何私人交往。第二,我提供你需要的情报,你是使用者付费,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我难道有骗你吗?”德女凉凉地问。

  可是你那电子报没说到他喜欢你这类型的女人!”呜呜~~说也说不过人家,真是闷哪!柯以真改为控诉这一点。

  “当时我也不知道,要我补写一篇报导给你吗?”德女设好气地问。

  “呜——”柯以真硬咽一声,奔出了会客室。德女缓步走出去,正巧看到龙杰进来。

  “德女,我刚刚碰到柯以真,她怎么了?”找到话题搭讪,龙杰赶紧说。

  没想到德女给他狠狠的一眼,随即冷冷地说:“总裁,下午的会议要开始了,请你准备好开会的重点整理。”她是个合宜的、尽职的秘书,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跟他多说,免得她动手掐死他!“我去影印会议流程。”说完就闪人了。

  “她……怎么了?”龙杰问了问问旁边坐着的何语花,语气无辜得很。

  何语花突然觉得庞秘书很可怜。“柯小姐来,指明要找庞姊,刚刚庞姊进去,好像是被柯以真骂了。”

  “柯以真骂她?为什么?”可是哭着跑出来的是柯以真啊,他不解。

  何语花责怪地瞪了老板一眼。男人真的都这么天真吗?“总裁,我想是因为你。”她的表情说明她觉得他真笨!

  “我……”龙杰简直两面不是人。“我跟柯以真没什么啊!”

  “总裁,你好歹也体会一下庞姊受到的压力。”最近大家炮口一致,全都被这新爆发的排闻给震惊了。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组合与恋情,结果承受负面评价的竟然是庞德女。何语花从最初的诧异到现在的同情,对于自己心态的转变也感到讶异。

  原来有些事情并不像所想的那般美好。换作是她承受这些,恐怕她会是那个被骂到哭的人。唉—一庞姊好坚强哦!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龙杰的脸也沉了下来。何语花叹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银白色的轿车在普特集团大楼前停下,占用了特地留给高层用的临时停车车位。警卫正要跑过来制止,一双修长的美腿跨出,一个举止优雅又带着潇洒味道的女人跨下车子。

  “小姐,这个是专用车位……”警卫看到美女,原本杀气腾腾的坏语气马上转了弯。

  “我知道,总裁应该不会介意我暂停一下,反正我很快就要走了。”女人边说着边摘下脸上的墨镜,甩了甩头发,如瀑的发丝飞扬起美丽的波浪。

  警卫都看到呆了。可是这声音好熟哦!这女人到底是谁啊?

  “不认得我啦?林伯。”女人直接叫出警卫的称呼,随即迈开穿着细跟高跟鞋的长腿,优雅地踏人普特集团大楼。

  “庞……庞秘书?”林伯的声音像是被雷打中似的。他紧追了进去,门口的柜台小姐好奇地问:“林伯,你干么?”

  “刚刚那个女人……你们看到没?”林伯依一脸震惊。怎么可能?简直是太令人震撼啦!

  “你说刚刚走进去的美女?她说她在这边上班耶,是不是新进员工啊?她有拿工作证,所以我们就让她进去了。”柜台小姐说,顺便八卦地问了一下。

  “她……??是庞秘书耶!”林伯说。

  “庞秘书?!”两个柜台小姐动作画一地站了起来。”“那个千年活化石?传言总裁的不名誉新欢?”

  她们的脸上写着大大的震惊。

  刚刚那个女人是个美女耶!五官立体而分明,脸蛋细致不说,那身材可真是黄金比例啊!这等美女会是那个大家所不屑的老处女秘书?

  “是啊!听她说话的声音分明就是,而且她还叫得出我的名字耶!”林伯兴奋地说。

  “她上去了,打电话上去问,说不定有别人看到她。”柜台小姐发挥八卦最大效率,马上拿起电话。

  这厢为着这个今早最大的八卦话题忙碌着,三十三楼等不到人出现的龙杰,已经焦躁难安很久了。

  “语花,你打过电话没?”会议进行中,龙杰还找机会抓住进来倒茶水的何语花问。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德女一直没出现。他打了她家里的电话和手机,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这让他浮躁不安。

  偏偏今天早上的主管会议非常重要,让他走不开身。但尽管会议已经进行到一半,他依然挂念着未出现的德女。她肯定是生气了,不然不会不出现。

  “打过了,总裁。她家人说她出门了。”语花同情地看了总裁一眼。看来总裁是真的很喜欢庞秘书,从来没见过他为哪个女人如此坐立难安过。

  “……所以下一季的业绩成长比例,预估可以成长二十个百分点……”业务部门的经理正在用心地报告着下一季的展望。

  此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啪”地一声打开。

  一个窈窕的身影抱着一叠公文走进来,业务经理的声音顿时消失了,事实上每个人的声音都消失了。

  “很抱歉,打扰一下。”女人冷静自持的声音相当熟悉。“叶经理,报表的做法不是这样做的,以后请你自己修改。”一份公文放到了业务部叶经理大张的嘴面前。

  高跟鞋敲在大理石地板上声音清脆,那声音跟那身影吸引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目光与注意力。

  “何经理,你如果想要顺利推动活动,我建议你开会时多用点心。。”一份公文甩在总务部门经理面前。

  接着好几个主管—一被点名,等她绕完一圈回到主位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啪”地一声放到龙杰的面前。“这个即时生效。”说完冷冷地看他一眼,风头走开。

  龙杰的目光往下一看,“辞呈”两个大字打在信封的封面。

  他跳了起来。“德女!你等等!”他追了出去。德女?!

  会议室的耳语声变成了交头接耳。天哪!“刚刚那个是庞秘书!”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美了?”

  “她至少年轻了十岁!”

  何语花看着总裁追出去,又看着大家震惊又有点尴尬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唉—一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庞姊配不上总裁?”

  “何语花,那你倒说说看她……”说到德女的名字,叶经理还瑟缩了一下。刚刚被当场指责,实在面上无光哪到底有啥能耐?”

  “是啊,是啊!”

  “论外表,大家刚刚看到的,完美无理;论工作能力,你们应该是最清楚的,各部门经理谁做的报表有问题,谁写的公文不能见人,恐怕她都很了解。毕竟庞姊也是T大的高材生,甚至是T大的财经硕士,这个大家不知道吧?”何语花得意地说,最近她可做了不少庞德女的调查呢!

  “真的吗?”讶异声四起。

  谢齐尔拍了拍手。“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哦,可惜你还有件事情不知道的。”

  “什么事?”何语花看到谢齐尔,脸都红了。

  “这个你一直叫‘庞姊’的美女,其实年纪根本比你小。”谢齐尔淡淡地宣布,很高兴如自己预期的掀起一阵讶异的眼神。

  “怎么……??可能?”何语花说。

  “她二十五岁左右,是不是比你小?”

  “啊!”何语花也难逃讶异的行列。

  另一头的龙杰可没这么悠闲,他一把扯住德女的手臂,却换来她一阵冰冷的脉视。

  “德女……”他无奈地放开她。“不要这么冲动,你的辞呈我不收。”他的头快爆掉了,万一让她走掉,恐怕他就真的要落人弃夫的行列了。

  早知道就该早点出来说话,原本他还觉得好玩,想看她怎么处理这个排闻。没想到她是很帅地处理了,而他也被很潇洒地“处理”掉了!

  “我不管你收不收,我走定了。龙杰,我告诉你,我受够了!”她凉凉地看他一眼。“别人以为当总裁的新欢多么好啊,蠢!我庞德女自认没那种心力去趟你的浑水,咱们俩的纠缠就到此为止!”

  “你别这样,是我不好,我承认我该早点出面处理的……

  “那是其中一个原因,但绝对不是所有的原因。龙杰,你知道你先天不良吗?”德女难过地看着他,直到此时她眼中才出现一丝哀伤的表情。

  “先天不良?”天之骄子的他何曾想过自己会“先天不良”?!

  “对!因为你条件太好,所有人都宠坏了你,但对我来说,这些条件都是累赘。”她叹了口气,声音中有着疲累的痛楚。“我该秉持我原先的理念的,恋爱这种东西毕竟不适合我,我们就此结束吧!”

  “你说什么?”龙杰闻言火气也上来了。“不要自己片面决定!你问过我的意见吗?恋爱不是一个人决定谈或不谈的!”该死的女人,非要把他气死不可吗?他不曾这么在乎一个女人过,不曾如此让步过,对她他是纵容的太多了,可偏偏人家不领情!

  “你生气了?”德女原本哀伤的脸沉了下来。“看吧!我不听话,所以你生气了。你觉得我们真的适合吗?”

  “我生气不是因为你不听话!你不要误导我,我是因为你片面决定离开我,所以才生气的!”这个架吵得他糊涂了,这女人根本是在闹别扭。

  她在闹别扭,德女恐怕会翻脸!她现在已经满脸怒容了。

  “我不想跟你吵!”她双手往桌子一拍。“所有工作我都交接给何语花,有事情找她,你的行程我都输入你的电脑中,自己去找。还有一、两天没秘书服侍你也是可以活的,要咖啡自己泡,要吃饭别人陪,总之,我不玩了,掰掰!”

  庞德女甩头就走。

  被这一串话轰炸得昏头的他只慢了几秒钟,就让她逃掉了。

  “可恶!”拳头落在桌面上,他诅咒出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