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大家都爱总裁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目录  下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 第八章 作者:湛清

  星期天的早晨,德女难得睡到九点多还没起床。

  “德女出去了吗?”小米窝在电视机前面,随口问着正在打活力果菜汁的小戚。因为德女是那种精力充沛的人,就算是假日也很少超过八点起床。

  “她在睡觉。”小感觉得德女最近太忙了,所以打算弄杯蔬果汁给德女喝,根据她估计,德女也差不多要起床了。

  “下午真的要去爬山吗?她没忘记吧!”小米走到小戚身边摸了颗苹果,用力地一咬。嗯!香甜可口!

  “没忘吧,德女记性很好。”又不是你!小威不好意思把话说完。几个人在一个礼拜前就约好这星期天要一起出去走走,当然游小米还有个跟班,她的阿娜答兼老板陆硕鸿先生。

  “如果德女这么累,我们干脆去泡汤算了,这样比较不会浪费体力。”小米建议着,其实是自己懒得爬山。

  “不用了。”德女的声音插了进来。

  两个女人一起回头,看见德女已经起床,此时正倚在房门口。

  “哇啊!”小米看到披散着头发,素白着一张脸却依然散发着妩媚气息的德女,嘴巴张得大大的。“德女,我觉得你好像变漂亮了呢!”连身为女人的小米都看到傻眼。

  德女原本就是得天独厚的美人,但平日去上班就作一身可怕的装扮,即使放假在家也素净着一张脸。但今天的她虽然有点疲态,却更有种独特的女人风情。

  “德女原本就是美人。”小戚说。

  “不一样啦!”小米跑过去,研究地摸了一把德女的脸。“好女人的感觉!你该不会……”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泡汤的!”德女赶紧转移话题,要不然真不知道直刺刺的小米又要吐出什么话来。

  “我是看你最近似乎挺累的,要不要改去泡汤?我请陆硕鸿开休旅车,这样我们可以躺在后面休息。”小米计划得非常周详。

  “是我们躺在后面休息,你陪陆硕鸿。”德女打断她的美好计划。“再说我们去泡女汤,陆硕鸿一个人要怎么办?你觉得他会答应让自己被晾在一边吗?”有时候德女是挺同情姓陆的那家伙,爱上游小米这种少根筋的,免不了要多吃点苦头。

  “这个……”他确实不会肯!小米迟疑着。

  “就照原定计划去爬山好了,我没那么累……”

  德女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响了,小戚过去接了起来。

  “德女,找你的。”小戚的表情有点怪异。

  “谁啊?”德女的朋友不多,所以电话也少,实在想不出来谁会找她。

  小戚耸耸肩。“好像是你的总裁先生。”

  “他才不是……”算了!德女走过去接起电话。“找我干么?”这家伙,昨天才出院,也不想想她帮他办好出院手续,送他回家,还把他安顿好,连今天的食物都给张罗妥当才离开。谁想到睡个党起来,他竟然又找来了。

  “我想你啊!”龙杰可理直气壮了。“你几点要来?”

  “谁跟你说我要去?我今天没空啦!”德女一转身,看到两张好奇的脸正注视着她,她扭捏了起来。

  “你有什么事?”龙杰一副被抛弃的口气。

  “我跟朋友们要去爬山,早就约好的。”她一句话把他堵死,免得他又说她弃他于不顾。这男人又不是残废了,却老爱粘着她,真够烦的!虽然被粘的感觉也挺甜蜜的,但面对着两双好奇的眼睛,绝不是体会甜蜜的好时机。

  小戚跟小米用力地摇着手,表示没关系,她们不介意。

  “我也一起去,可以吧?”龙杰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开玩笑!德女好不容易让他吞吃人腹,如果让她有多余时间想想,说不定又开始嫌弃他。唉一个人人都爱总裁,他却担心德女不屑他呢!

  “你疯啦?”面对那两人热切的眼神,德女马上拒绝电话那端的人。“你现在还得拿拐杖,爬什么山?滚山还比较快!”真是不知死活的男人!

  “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地点。”小米赶紧说。

  “是啊,不然去溪边烤肉好了,我现在就去准备,隔壁超市肉片正好在特价。”小戚好心地说。

  德女才要拒绝,电话那头的龙杰就高兴地说:“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几点出发?我坐车过去……”

  她叹口气。“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中午出发,我会绕过去载你的。”真受不了!如果她不去接他,他肯定也会想办法跑过来凑热闹的。

  “好,我等你哦!”龙杰的话声里带着笑意。德女闷闷地挂了电话。

  一转过身来,两张好奇的脸摆明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你要自己说,还是要我们逼供?”小戚难得威胁地说,虽然嘴角温柔的笑意减低了那威胁性。

  “就知道你爱上那家伙了!唉唉~~是谁还说她不爱总裁只爱财的!”小米逮到机会,好好地削她两句。

  “感情的事情很难说啊!”小戚倒是替她解围。“当初你不也嫌弃陆硕鸿大有钱,跟你这小绵羊不搭?”

  “嘿嘿,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小米干笑两声。“不过总裁通常代表有财,那你干脆就收下他,就像收个聚宝盆进来,这也满符合经济效益的。”

  德女一直爱赚钱,只不过她还没有小米那么抠。任何一个会为了抽奖,而去买几十包同样饼干的人,都无法真正当成小气一族的。

  “你们两个够了没?要买菜还不快去!”德女躲进厨房找吃的,避开了这阵逼供。

  小戚跟小米对视,无声地笑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中午时分,陆硕鸿抵达三个女人同居的房子,先载走了小米跟小戚。德女也开着还在她手边的宾士车出发,二十分钟的飘车之后,她终于抵达他家。

  “龙杰这家伙,被拍到超速算你倒捐!”谁教他死缠着她,让她还要跑这一趟来接人呢?要不然她也可以轻轻松松搭陆硕鸿的车去,哪还需要自己开车啊!

  用力地掀按门铃,还没发泄够,门就在她眼前弹开了。

  德女瞪了门两秒,这才走进去。

  大门没有关,她皱着眉走进去。龙杰家里的格局她还算熟悉,最近来的次数可真多!因为这家伙每次都装可怜,独居的他老赖着她照顾,所以最近在这边出没的频率也挺高的。

  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跟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了。

  虽然常有抱怨,但有个牵绊的感觉真的很……温暖吧!

  “龙杰!”她高声喊着。“门也不关,这样被人闯进来都不知道!一个破脚男人,万一打不过歹徒……”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碎碎念”,她赶紧打住。

  “我在里面!”龙杰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她甩着手上的车钥匙,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龙杰已经换好一身休闲服,但人端坐在床上,手上拿着几份公文。她看到他手上的公文,臭臭的脸色舒缓了一些,这家伙总算有点自知之明,开始工作了。明天起她应该不用那么辛苦的帮他看公文了吧?

  “你怎么还坐着?”她等了半天见他动也不动,忍不住催促着。“他们都去了呢,我们俩不要迟到了,你第一次跟我朋友见面,这样不好。”

  “不是我要拖延。”他苦笑着。“是我的脚麻了。”虽然医生说他只要做简单的复健,应该很快就可以正常走路了,但他现在毕竟还没完全好,依然要靠着拐杖才能行走。

  “你是坐多久了啊!”她没辙地走过去。“扶着我的肩膀,我拉你起来。”她的手伸到他腋下,准备使力拉起他高大的身子。

  熟悉的香味传来,他脑中记忆的光芒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使力啊,发什么呆?”她额头开始冒汗了,这家伙可真高大呢!

  他这才使力的站起身来,人才一打直马上问:“我怎么觉得这幕好熟啊,感觉你好像曾经这样抱过我……”跟在医院时扶他不同,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很困惑“因为有一次某人不请自来的上了我的车,害我必须送酒醉的男人回家。”德女设好气地说。

  “上了你的车!什么时候?”他眉头皱了起来,用力地回想,却想不起来坐过她的车。

  “很久以前,有一天我去接我室友下课,有个男人打开我的车门就坐了进来。偏偏那人又是我老板,我只好送他回家了。”那也是他们接触的开始。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报复性质的开始办超电子报,也就是这样开始与他纠缠不清。唉!早知道或许该把他丢在路边哪!

  “真的吗?我怎么不记得!”他任她搀过他,然后接过她拿来的拐杖,他一破一踱的跟着她走出门。

  “你喝醉了怎么会有印象?”那是她第一次那么靠近他,所以她印象可深刻了。难道从那时候开始她就被他的男色所惑吗?以至于她今日会逃不开他的情网?亏她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啊!

  “喝醉?”他的脑中精光一闪。“你该不会是开银色欧宝吧?”很少女人开那种车耶,不过德女是有可能选择那种车款的。

  “是的。”她咬牙将他“搬”进宾士车前座。“真搞不懂,你明明行动不便,干么硬要跟?”

  “原来那是你啊!我以为是我朋友,后来我跟谢齐尔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是谁送我回家的,哈哈哈!真有趣!”他忽略她的抱怨,开玩笑,要不是她打算抛弃他,他何须当跟屁虫呢?

  “一点都不有趣。”搬一个高大的男人是很辛苦的,如果这人又喝得烂醉如泥,那简直就是噩梦一场。“以后你少碰酒,我是不会再‘搬’你回家的!”她不忘顺嘴警告他。

  “是的,老婆大人怎么说我怎么做。”他笑嘻嘻地回答。

  “等一下再乱讲,我就……”该拿什么威胁他呢?这男人一点酷样也没了,在她面前十足十是个无赖。“总之你再乱讲我就不理你!”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他一副妻管严的模样。

  德女无奈地摇摇头,发动车子,准备让他搅和进自己的生活圈子。

  有些事情是无法控制的,就像爱情一样,再聪明的人都无法掌控流程哪!

  礼拜—一早,庞德女一如往常的提早抵达办公室。她才放下皮包,整理了一些要拿进总裁办公室的公文,打开办公室的门,随即被一双强健的手臂给挟持了。

  “晤……”顾不得公文散落一地,她用力地挣扎着,试图挣开那强而有力的挟制。

  “嘘,是我。”低沉的声音自她耳边响起。她身子一僵随即认出来人是谁。

  “你干什么……”她的嘴巴又被堵了,这次是用嘴。“我好想你啊!”低哑的声音传来,配合着龙杰特有的低沉嗓音,形成一股诱惑的魁力。

  他的热情让她腿都软了。

  “昨天才见过面,有什么好想的?”她的话非常冷静,但虚弱的语气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昨天人那么多,我都没有机会跟你亲热呢!”他哀怨地说,双手依然从后面环住她纤细的腰。

  “你不要这样……”流窜的热情教她的语气显得相当虚弱。“等一下被看见就不好了。”她的一世英名就会毁于一旦哪!

  他没有听出她的嫌弃,赖着她说:“我们进去,我办公室里面有床……”

  她闻言眼睛圆睁。“现在是一大早耶!”虽然大部分人都还没上班,但也不是做那件事的时候吧?

  他半推半引诱的将她拉进他的办公室,接着打开办公室后方休息室的门,随手关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亲爱的,你不知道早晨是男人欲望最活络的时刻吗?”他开始解着衬衫钮扣,嘴角往上勾。“这都是因为你太没经验了,所以我决定让你有更多机会练习练习。”

  “那我也不必一定找你练习啊!”她看到他赤裸的胸瞠就知道,这男人玩真的!

  她看了看门,考虑逃跑的可能性。

  龙杰一把甩开衬衫,走过去堵住她的逃生路线。“你该不会想逃吧!唉!一定是过去我的表现太差了,你知道的,在医院完成我们的第一次确实是委屈你了。我决定今天要好好补偿你。”他开始解开皮带。

  “不……不用了!”她吞了口水,希望他能别那么冲动。

  偏偏路被他挡死了,她只好往回退,没想到没两下脚就抵到床边,人顺势跌进床褥中。

  “就知道你等不及了。”他走过去,一手抬起她的下巴。

  仰着头看着高大的他,鼻端尽是属于他的气息。偏偏他一个动作就把她辛苦盘好的发会给瓦解了,如云的瀑布飞散而下,让她多了几分脆弱的感觉。

  “德女……”他轻声唤,眼底的深情出乎她意料的”认真。

  她屏息。

  他的吻缓缓地落到了她唇上,在她口中烧烙出一阵又一阵的情潮。

  “龙杰。”她叹息着吐出他的名字。

  “再叫一次。”他咬住她饱满富弹性的唇瓣,舌头抵住她洁白的牙齿。

  “龙……杰……”她的吐间尽是他的气息。他的唇舌与她交缠,一如他们之间纠缠的情感,她是厘不清了。

  “亲爱的。”他的手不客气地剥去她的衣服。这古板的套装真是碍眼哪!

  她喘息着圈住他的颈项。

  他低头含住她胸口细致的肌肤,那美好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她片刻。身子往前一沉,将彼此压进被褥中。他的脚落在她微开的腿间。

  “我受不了了。”他喘息着说。“本来想要给你一次温柔的、缓慢的爱,但是亲爱的,原谅我…??”他的欲望如脱组野马,奔腾而出,锐不可当啊!

  “好……”她感觉身上有火在烧,尤其是柔软的腿间宛若被火烧灼一样。那种渴望既陌生又令人颤抖。

  他宛若得到特赦令,解放开自己的欲望,一把冲进她体内。

  “天哪!”他强迫自己不动,因为她柔软而美好的吸附让他差点失去水准的演出。他可不要她来不及享受热情,享受感情与身体的交融之前就被他吓坏。“我怎么会如此迷恋你?从没有人这样让我……不可自拔!”他吼叫着开始他的动作。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用她光裸的小腿往上盘住他劲瘦的腰杆,一次又一次承受那种几乎撕裂她的热情冲击。

  她的身体泛红,整个人都透出一种玫瑰般的美丽色彩。他火热的脑门更聚了,一次又一次将彼此的经验推上另一个高峰。

  “啊——”

  他的热情随着陌生的尖叫声倾泻在她深处。

  龙杰迅速地转过头去瞪视着僵在门口的何语花,那眼底的凌厉让她吓软了腿。

  “总……总裁。”她逃也似地奔出休息室,奔出总裁办公室门口。

  “该死!”龙杰气愤地走过去将锁上。

  仍然虚弱的德女用手捂着脸,轻声呻吟着。

  天哪!让她死了吧!她怎么会被他说服的呢?“快!”她伸手把他叫过去。

  龙杰扶起虚脱的她。“你做什么?”他皱起眉头,其实他想做的是把刚刚那女人丢出普特集团的大门。

  “穿衣服啊!”她瞪他一眼。“再不起来,没多久事情就会被发现的,她刚刚没看到我的脸吗?”天哪!光想到何语花那个广播电台的播送力,就让她头皮一阵发麻。

  没想到她也面临了这种危机。

  真讨厌!交上龙杰这种男人就是有这种坏处。“你这……”他愣住了。“我这么见不得人吗?”这男人生气了?

  “是我见不得人。”她终于恢复点力气了,开始俐落地整理起仪容来,之后又开始将她的头发盘上去。“你去帮我把我座位上的皮包拿进来,我需要补妆。”她那黯淡的口红颜色都被他吃光了啦!

  “补什么妆!你马上卸干净,我要让普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庞德女是我龙杰的人。”她竟敢引以为耻,不可原谅!

  看着他冒烟的头,德女只得好声好气地安抚他。“不是以你为耻,而是我们最好找一个好一点的时机公布。”其实按照她的意愿,最好永远都不要公布。

  “什么时机?”他追问不休,德女的反应真是让他太没安全感了。

  “这个我们再讨论,你先去帮我拿东西。”她不补妆完毕怎么见人哪!就她对何语花的了解,那女人现在肯定找人八卦去了,她得在何语花回来之前回复原状,否则她的脸就丢大了。

  “什么时候?”他不放心地问。

  “龙杰!”她生气地大喊。“你去是不去?”龙杰扁了扁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出去。

  她叹口气。幸好现在这层楼没别人,否则光他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就够人八卦了。

  没多久他就拿着她的皮包回来了。

  “谢谢。”她接过皮包。“你也快点整理一下,免得何语花去八卦给谢齐尔听,他马上借机上来,不信你等着瞧。”

  “哼!”他冷哼地别过身去。

  德女整装完毕,没辙地摇了摇头。“我先出去了。”拉开一点门缝,确定外面真的没人后,她溜了出去,把哀怨的他留在事发的第一现场。

  德女才在座位上坐下,何语花就从电梯里出现。

  “庞姊!”她急切地奔过来。“我跟你说一个大八卦!”

  德女眼角瞄了她一眼,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一如以往的冷淡。“什么事?”声音依然非常镇定。

  “我刚刚……”她特意压低声音,又看了总裁办公室一眼,似乎有点忌惮。“我刚刚来的时候看你不在,就想说去总裁办公室找你,没想到……你知道吗……总裁跟他的新女友在里面亲热,天哪!那热情简直快把床单烧透了,那个女人的腿好长好细哦,我猜真的是个美女,听说总裁的新女友是个模特儿,我想一定就是这个了!”

  “模特儿?”德女瞄了瞄自己的小腿一眼。嗯!是不错啦,比一般人美了点。

  “是啊,上次不是跟你说过,那个陪着总裁住院的女人啊!据说这个女人是总裁的新欢,可美的勒!你刚刚进来有没有看到她?”何语花还好奇地直往总裁办公室张望。

  “语花,我给你个建议。”德女清了清喉咙。“什么建议?”她一脸天真。

  “如果你不想被总裁辞退,建议你装作没这回事。以后千万别再乱闯,还有也别再传这件事情,否则总裁恐怕会有动作……”

  “你是说……”何语花的脸垮了。可是她已经去说了呢,这下怎么办?

  “是的。”德女点了点头。“如果你说了,那你就只有自求多福了。”刚刚龙杰气唬唬的样子她可是见到了。

  “啊—一庞姊你救救我啦!”她哭丧着脸。

  德女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当初怎么会用这个人当她助理的?看来她有识人不清的倾向,包括里面那只正在闹别扭的,她可真是无力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