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大家都爱总裁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目录  下一页

大家都爱总裁 第六章 作者:湛清

  事实证明庞德女是会尖叫的。

  一切似乎就发生在瞬间,龙杰高大的身子因为这个无预警的摔跌,整个人直接滚下了楼梯,最后人倒在地板上,脚却挂在楼梯的第一阶。

  “啊!”而其他人的尖叫这才开始。

  德女三两下连跑带跳地奔下去,跪到他的身边,颤抖的手摸着他的脸庞,紧闭的双眼教她心一凉。“总裁!龙杰!”她轻声叫着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谁先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忙乱中德女不忘指挥着一切。

  “他怎么了?我们送他去医院……”宴会的主人过来,说着就要去扶起他。

  “住手!”德女慌乱的眼神在此刻显得更为严厉。“他恐怕骨折了,不要移动他,等救护车来。”

  “可是??”

  不管那人还要辩解什么,此刻龙杰似乎恢复了意识,呻吟着醒过来。

  德女的注意力又被拉回,她的手轻轻抚着他的脸。“不要乱动,你受伤了,放心吧!没有大碍,我们会送你去医院的……”龙杰的意识有点恍惚,腿部传来的阵阵痛楚又让他无法真正昏迷。“德……德女!”眼前的人肯定不是庞德女,她的声音不可能如此温柔……

  “是我,我在这里。”她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担忧。

  他想要安慰她,想要抹去那声音中的忧虑,但手却无力举起。

  “不要动!她握住他的手,心里的煎熬是相当难耐的,那该死的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有没有叫救护车?”德女回头问。“叫了叫了!”有人回答她。

  果然,救护车来得颇快,就在她眉头快整个转紧打结时,救护车的声音出现了。

  几个医护人员将他放上担架,送上救护车。

  “我会跟在你们后面。”德女抓起龙杰的车钥匙,慌乱中依然没忘记该处理的事情。要不然等一下还要回头来拿车,她恐怕一时间离不开医院,除非他平安无事。但看他额际冒的汗,就知道他在忍痛,恐怕不可能没事了!

  幸好医院并不远,很快地她已经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把车停进停车场,她抓着皮包就往急诊室跑。

  “他怎样了?”德女急着问把她挡在外面的护士,从透明的窗玻璃望进去,看得见医生正在处理他的伤。

  “请问你是患者的什么人?”护士问。

  “我是他的……”部属?这样说会不会被医院赶走?“朋友,需要住院吗?开刀吗?他的伤势怎样了?”

  小姐,你别急,医生正在处理。”护士小姐显然见多了焦急的家属,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先跟我来填一下资料吧。”

  德女只好跟着护士小姐去填资料。几分钟后,医生终于出来了。

  “他有几处擦伤,不是很严重。比较严重的是他的腿有骨折的现象,我已经帮他安排明天早上开刀,你可以去帮他预备住院用品,开刀后住院几天,要是稳定就可以出院了。等时间到了再来拆石膏,接着做复健等,细节主治医生会再跟你交代一次。”

  急诊室的医生简单扼要地说明一番。

  “可是他现在肯定很痛吧?还要等到明天早上?”德女不敢相信,这难道是正常的处理方式?该不会是这个医生不会开刀,所以还要等别的医生来吧?

  “太太,你先生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医生似乎看出了她的怀疑。“我已经帮他打了针,让他先休息睡一觉,等一下会先转人普通病房,你去帮他办住院手续吧!”

  顾不得被误认为他的妻子,德女先去处理接下来的琐碎杂事。她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忧心的样子完全不像平日的她。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为了她而受伤的,不管怎样,她有责任。

  唉!希望他能快快好起来,否则就算她这种号称冷酷的人也会愧疚的。

  无视于心里其他怪异的情绪,她脑子开始转着要处理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在脑中排着行程。难道这是作为秘书的职业病吗?

  即使德女忙了一晚,睡没两、三个小时,隔天依然准时地出现在办公室。她的精神有点萎靡,但她的装扮依然一丝不苟,她千年化石般的外表没有腐蚀一丁点。

  “庞姊!”何语花今天异常的提早到达办公室,一看到她就巴了过来。“你知不知道总裁出事了?”

  德女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消息的散播力真快啊!“怎么了吗?”龙杰受伤有什么好八卦的?瞧何语花那张兴奋的脸。“总裁受伤,你高兴什么?”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出口了,语气比平素要严厉一些。

  “没有啦!”何语花挥着手,急欲解释。“告诉你一件大八卦,听说昨天总裁带一个美女去参加宴会,总裁就是为了她才摔下楼梯的,你说这个美女是谁啊?总裁最近有什么新欢吗?我已经打听过了,不是柯以真,也不是黎敏,更不是之前的……”

  德女伸手打断何语花正在兴头的八卦天分。“这不关我们的事。记住,这件事情不要再传了,总裁恐怕会不高兴。你去把所有公文整理一下,我要去医院看一下总裁,回来后要看那些公文,麻烦你了。”

  德女用工作把何语花差遣离开,否则她恐怕会发疯。

  天哪!她竟然成了八卦女主角?!这是报应吗?

  幸好没有人认出那个“美女”就是她,否则地恐怕要开始接受大家的指指点点了。她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讨厌八卦!

  昨天她一直陪着龙杰,虽然他因为药物的关系一直在昏睡着,但她一直等到他完全睡着才离开医院。

  回到家都已经两、三点了,一早她还开他的车子到他的住处去,用从他身上拿来的钥匙开门,帮他收拾了一堆换洗用品,当然包括他的贴身衣物!这让她有点难为情,但好险没人看得到。

  等一下他就要动手术,她必须赶去医院。等他动完刀,问一问是否要通知他的家人。根据昨天询问的结果,他的家人似乎都不在台湾,偏偏他又说不用通知,然后就昏睡过去,她只好等了。

  最好是有家人出现,这样她就不用被绑在医院了。早知道要欠他一份情,她宁可自己摔下楼梯,也好过这种满腹奇怪情绪翻腾的感觉。昨晚她根本睡不着,脑子里转的都是他脆弱的样子。

  说实在的,这让她震惊,她从没见过龙杰这个样子。他总是光鲜自信地站在她面前,迅速、准确地下着指令,工作上如此,平日就算私底下露出那种痞痞的态度,也都是自信满满的。怎么会有像昨天那种虚弱的样子呢?

  “是的,庞姊。”见到她脸色改变,何语花也不敢多说。

  “还有,今天早上的主管会议通知各部门经理取消,一切等总裁进一步的指示。”恐怕他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进办公室了。

  “庞姊,总裁很严重吗?”何语花这才慢懦着问。

  德女横她一眼。“只是骨折,需要一点时间休养。最近我可能要常跑医院,有些事情要麻烦你了。”

  “没问题!”何语花拍胸脯保证。“我会全力以赴的。”这样她就成了第一手资料的来源,恐怕大家都要巴结她了,嘿嘿!

  “还有,不准再传总裁的事情。”德女狠狠打醒她的美梦。

  “啊!为什么?”以前庞秘书都没有禁止过啊,怎么这次就……

  何语花满脸的扼腕哪!

  但她可没胆问出“为什么”三个字。呜呜——庞姊比总裁还恐怖哪!

  德女没管她,自己走进茶水间煮了咖啡。

  就在她无意识多煮了一杯时,才顿时醒过来。“天哪!我在干么?”难道服侍他已经成习惯了?竟然多煮了一杯要给他。想到他现在正躺在医院的开刀房,她的心情又是一阵沉重。

  从来没有这么近、这么仔细地端详他的长相。

  以前的他对她来说是上司,是个赚外快的点子。尽管许多的女人迷恋他,她都当成笑话在看,从不曾真正正眼去看这个男人。

  直到他发现她发行电子报的事情,他没有处置她。让她非常讶异。这让她开始对老板有点好奇,但接着。他对她那种莫名的兴趣则令她困扰不已,或许真正困扰她的,是她所看到那异于以往的他吧!

  只有在她面前,他会这样耍赖,在她面前,他完全不像办公室里的冷酷总裁,这让她不安。究竟在不安什么呢?她不是没有应付过牛皮糖,毕竟她除去那些“配备”,不扮演活化石的时候,可是有着令人惊艳的姿色的,这点她十分清楚。

  但是他吻了她。

  在她还是那身打扮的时候。他让她来不及掩饰那种陌生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她不安的来源。

  他的五官深造,就连双眼皮的眼睛线条都相当的简洁优雅,这个男人会让女人迷恋,当然不只是因为他的头衔。他的唇有点厚度,当他嘴角往下一撇,她就知道他在不高兴,尤其是带着倔强的样子,有几丝孩子气。

  其实她对他的表情非常的熟悉,但却真的对他的五官很陌生。这很怪吧?她与他的距离既近又远啊!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晤……”他紧闭的眼皮下眼珠转动着,陷在被褥中的身子欠动了一下,喉咙深处吐出低低的呻吟。

  “总裁!”她焦急地靠近他。“你醒了吗?”医生刚刚说过他的手术相当成功,只要乖乖住院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她丝毫没有帮他省钱地要了最高级的病房,所以他一人独享这间病房,反正他有钱付啊!

  龙杰张开眼睛,嘴里似乎含着什么话,声音微弱,听不清楚。

  “你说什么?”她更靠近他。

  “叫我……龙杰……”他的声音断断续续,但已经听得出来了。

  她抬起脸,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吧?“龙杰!你不要乱动,医生刚帮你开完刀,麻醉退去可能有点痛,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他后面的话又都含在嘴巴里了,她不得不再次把脸贴近。

  “你说什么?”她认真地微皱起眉头。

  没想到一个突如其来的吻落在她嘴角。她捂着嘴巴跳开,怒瞪着他。

  “又不是没吻过,你反应这么大,该不会还是处女吧?”他懒洋洋地说,这次有元气多了。

  德女看起来比较想把他的头扭断。“我是不是处女干你什么事?”这个可恶的男人,清醒第一件事情竟然是轻薄她,不知道他这样究竟有什么好处!

  “当然干我的事啊!”他回答得相当认真。“我觉得自己浑身脏死了,要是你是处女,我肯定无法指望你帮我洗澡了。”

  她调整自己的呼吸,按捺下想打断他另一条腿的冲动。“医生没说你可以洗澡,再说你现在该关心的应该是你的伤口,而不是你的身子臭不臭吧?”

  “你看,真的臭了,不然你怎么会说……”

  “我没说你身子发臭,我是说……”她停了下来。奇怪,她很少失去冷静的,最近怎么老是沉不住气?“总之,在医生同意之前你别想洗澡。”

  “那你可以帮我擦澡吗?”他一脸“求求你”的表情。奇怪呢!这男人怎么一醒来就关心自己干不于净?要是他发现自己下巴已经冒出胡渣,该不会要她帮他刮胡子吧?!

  “嗯哼。”她咬了几声,找回她的镇定。“总之,谢谢你救了我,在你家人赶回来之前,我会尽量帮忙,就这样。”

  “等等~~”他打断她想总结的语气。“我不希望通知我的家人,你该不会已经通知了吧?”他有印象自己告诉过她别说的。

  想到跌下楼梯时,她那张焦急的脸,他从没见过她那么慌张。不知怎地,他觉得有种温暖的满足感在心中冉冉而升,所以当时他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反而想安慰她,怎奈他最后还是昏了过去。

  只是,这是否表示这个超冷静的女人也有点在乎他?

  “可是……”这样她不就摆脱不了他?!“这样好吗?”

  “我父母都旅居在外,我不希望他们知道后担心你不也说我没事?”他说到这里一顿,故意脸色一变。“我知道这可能造成了你的困扰,没关系,你可以不用管我,我在医院有医生有护士,就算不小心跌下床,躺久了也会被发现的……”

  她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

  “既然总裁不希望家人知道,那我就遵照你的指示。再者,总裁是为了救我才跌下楼,我会协助你,直到你出院。”就算知道他是故意的,庞德女也不是那种会逃避责任的人。

  “你不用麻烦了,我知道你很不想接近我,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他淡淡地说,当真撇过头去,看起来有点落寞。

  这让她心软了。“我说我会照顾你,就这样了!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等晚一点可以吃东西了,我会去帮你张罗吃的。等一下我要先回办公室,早上的会议我已经帮你取消了。不那么紧急的公事我会委请副总裁办理,重要的公文我会带过来请总裁过目……”

  “你看你连名字都不肯叫我,何必勉强呢?”他淡漠地说,一副看开被嫌弃的模样。

  她偷翻了白眼。“你是总裁啊!”

  “这里又不是办公室。”他的眼神宛若在指责她的话只是借口。

  她真是没辙。“好吧,龙杰先生,请问还有什么指示?”等他好了,让她再把他的腿打断,这主意如何?想着想着,她心情轻松多了,甚至眼底都有了笑意。

  “对嘛!你要多笑,笑起来可美的。”他笑着说,人就要跟着坐起来,没想到牵动到“伤肢”,让他一阵哪牙咧嘴。

  “你别乱动,我帮你。”她先把他的枕头调整好,再搀着他坐起来。

  龙杰可高兴了,他鼻端尽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就算她把自己打扮成那个样子太人毕竟是女人,很难没有属于自己的味道的。

  尤其是他靠着她柔软的身子时,简直想瘫在她身上别下来了,可惜她动作俐落地把他“搬”好,马上就离开了他。

  “你先休息吧,我下班再来看你,有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她该感谢自己帮他弄了VIP病房,病房内自然有电话。

  “等等,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他的话留住她离去的脚步。

  “什么事?”她有预感,他开口通常没好事。

  “下班后回家卸了妆再来吧,算是我这个病人的不不情之请。”明明是个美女,用那种装扮把那么漂亮的肌肤盖起来,真是罪过啊!他要懂得为自己谋福利啊!

  她玩味地一笑。“有必要吗?”其实她下了班也很想早点卸掉那身装备,再说她也不是没有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过,但是……“你说不定会有访客呢,我不方便……”

  “你告诉所有要来探视的人,我不想被打扰,只要你不说我住哪间医院,他们也不会知道吧!”

  德女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我走了,掰!”

  她摊洒地摆摆手,开心地离开病房,不管那个男人必然出现的哀怨眼神。

  哈哈!她忽然又觉得心情好一点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可是当一整天下来,庞德女被无数的人过问起龙杰的行踪后,她的好心情也开始消散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她可以说是飞奔回家。这几天为了方便,她开着龙杰的车子来来去去,今天还开他的车来上班,但为了怕引起揣测,也不敢把他的名车停在总裁的专用停车格。

  问题是名车停在她平日停惯的巷弄里,她又担心车子被刮伤之类的,到时候她岂不是要破财帮他修理车子?真是麻烦!

  一进了家门,发现小戚已经下班,她松了口气。

  “小戚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弄点稀饭,还有一些清淡的食物?”德女准备先去洗澡,卸掉一身的妆扮后,就杀到医院去。

  “好啊!”小戚很爽快地答应。“你最近怎么这么忙?我昨天晚上看你很晚才回来,你还好吧?”

  昨晚因为事发突然,德女忙透了,回来时间又太晚,所以小戚跟小米都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了。

  “别说了。”她现在正有满腹牢骚。“我那老板昨天在宴会里摔下楼梯,腿骨折了,我昨天陪着去医院,折腾到很晚才进门。”现在想想还真累,还好她中午偷跑进龙杰里面那间休息室,小睡片刻,多少补充了一点体力。

  “这么严重?”小戚倒抽口气。“那你一定很忙了,稀饭是要给你老板吃的吧?我马上就去煮。”

  “麻烦你了。”德女抱歉地说,她也不想麻烦小戚,但她自己做的菜实在不适合拿去茶毒病人。

  “客气什么,这对我来说是很简单的事。快去梳洗吧,等我煮好你刚好可以出门。”

  “那我去……”

  “德女!你换车啦!”游小米蹦蹦跳跳地冲进门,打断了德女的话。“那辆宾士好帅啊!没想到你喜欢宾士的汽车,像陆硕鸿那家伙只爱中看不中用的跑车。”她话语间还不忘损自己的男友一把。

  “那不是我的车,是我老板的。”德女解释着。

  “你的总裁先生啊!”小米兴致不减。“你跟他的奸情已经进展到交换车子开啦?”

  “游小米,你是活腻了吗?还是吃饱太撑?”德女斜眼瞪她。

  “哪有?!”她无辜地张着眼睛,躲到小戚后面去。“不然你怎么解释车子的事情?”虽然怕被德女瞪,但还是好奇得不得了。

  “你没看到我的车就停在旁边?”德女决定明天就把车停到公司车位上,省得还要帮他照顾车子。“龙杰摔下楼了,现在在医院,所以我必须照顾他的车。”

  “摔下楼?”游小米惊叫着。

  “对!德女咬牙说。偏偏那家伙是为了我才摔下楼,所以我无法把他丢着不管,现在只好任他差遣了。”

  “龙先生的家人呢?”小戚插嘴问。

  “都不在台湾,且他还不肯通知他们。”真教人扼腕啊!德女心里边想着。

  “说不定他是想说你可以帮他……”小戚的解释则让德女眼底的火花又起。

  “那他可不要这么会使唤人啊,还指定我要回家卸妆才可以去见他,鸡毛蒜皮的要求还真多!”想到就有气,她不该如他愿的。应该直接去医院看他一下,然后回家睡她的大头党去。

  “哈哈!”小戚跟小米的笑声在德女的肃杀眼神中消音。

  “反正你又不是没用真面目见过他,那就……”小喇又能明白龙杰的要求,到现在她还是很不能适应德女把自己美丽的脸庞弄成那副样子,更别说那身可怕的套装跟百年不乱一根的发髯了。

  “你不喜欢大可不要做啊!这一点都不像你,德女。”小米轻松地说。

  德女浑身僵硬。

  没想到游小米这没神经的女人这次直接点到她的死穴。

  “说不定龙杰喜欢你,所以才想借这机会多接近你,自然就不要家人来啦!”小米分析得头头是道。“不过重点是你怎么想吧?德女,依你的个性,谁能勉强你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不妨想想自己对他的感觉吧!”

  小成忧心地看着小米,怕她这不怕死的行为会惹毛德女。

  没想到德女整个人呆住了。

  小米的话提醒她去看到了一些东西。是啊!谁能勉强她呢?

  就算是因为愧疚而去照顾他,也没必要顺应他的要求,改变装扮再出现在他面前吧?难道她也想用真面目面对他?

  但究竟是为什么?

  是她做得伪装了?还是她对他心太软了?

  “让她慢慢想吧!”小米拉了拉小戚。“有没有吃的?我好饿啊!”

  小戚又看了德女一眼,这才转身理会喳呼的小米。“我马上做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