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九章 作者:湛清

  卫战陪着时雨跟老爸吃完了饭,就要去公司工作,但是时雨也想去。

  “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不是要你休息的吗?”卫战恼怒地看着时雨,觉得她干么不像其他人唯他命是从,那可就简单多了。

  “我很无聊耶,反正需要买什么晚上再去买就好了,我想到公司晃晃。”时雨不想一个人去逛街,脑袋瓜子会一直想着老爸的问题!心情一定好不起来的。

  “我也想去店里看看,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了。”卫水也插进来说话。

  “爸!”卫战捏了把冷汗,偷偷瞪了时雨一眼。“你刚回来就休息休息,过几天再来吧!”好歹也等他去公司部署部署,以免穿帮啊!

  “干么,我去店里头还要看日子啊?”卫水相当不以为然。

  “啊,卫伯伯,不然我陪你去逛逛街好了。”时雨赶紧出面解救,万一卫老爸跟她老爸一样固执,这下铁定会发生命案。

  卫战的狗腿恐怕会被卫伯伯给打断。

  “你们很怪喔,我想去店里怎么不行?有鬼、铁定有鬼。”卫老爸可不是省油的灯,儿子的细微动作瞒骗得过他吗?

  “可是……”时雨还试图解救。

  “算了算了。”卫战打断了她。“要来就来,我开车载你们一起去,不过我要忙一个新的工作,你们自己找乐子。”

  “那有什么问题?我卤猪脚给时雨吃。”衡水开心地说。

  “真的吗?那我可不可以在旁边看?”然后学一学阿水师的绝学,时雨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可以可以,反正这小子没慧根,以后这一门技术就传给你了。”卫水大方允诺。“我看你也别喊我卫伯伯,就叫我爸爸好了,反正你早晚是我们卫家的人。”

  “卫伯伯……”时雨倒是红了脸。

  “哈哈,小女生害羞了。”卫老爸哈哈大笑。

  卫战猛翻白眼。“要去就上车。”

  卫战将车子开得平稳,不过由于住家离店里并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

  “卫伯伯,你等一下等等我,我们一起去买材料,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不错的市场,可以去买到我们要的食材。”时雨一边帮衡水开门,一边说。

  “那当然好,我们快点去。”卫水跃跃欲试。

  “那你们慢玩,我先进去了。”卫战将车停妥,人就先上了楼。

  “啊……”时雨忽然想到卫战是上去做他的程式,但是卫老爸可是不知道他在楼上搞了间电脑公司啊!“卫伯伯,你先在店里头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时雨让卫水坐在店里,今天又是沈素姗值班。

  “沈姊,这是老板的父亲,这家店以前是他开的。你千万撑着点,我去问问老板怎么办。”时雨将沈素姗拖到旁边说。

  “什么怎么办?小雨,听说你生理痛喔,我这边有不错的药,你要不要吃一颗?”沈素姗比较关心时雨的身体状况。

  时雨脸蛋又红了起来,一半是不好意思,一半则是困窘。“我没事了,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我生理痛?”卫战不是只打电话给蜻蜓大哥吗?

  “因为蜻蜓问我的啊,说女孩子是不是会很痛,痛到无法上班,所以我就问他是在说谁,他才跟我讲……”

  “好了,我没事了,你别担心。”时两头痛了起来,像这样的话到底被多少人听见了?难道说整个公司都知道老板帮她请生理假?天哪,她真想去死。

  “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战哥比较粗心,你要教他,那个热敷也很有用……”沈素姗还继续唠叨着。

  “粗心?我……为什么要教他?”时两头皮发麻,有种不良的预感。

  “唉呀,你跟战哥不是一对吗?”沈素姗倒是心直口快。“你放心好了,战哥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我在他公司做那么久,还没见他跟哪个女孩子乱来过,既然他都敢对你乱来了,可见得是真心的啦!”

  “你、你、你怎么知道……”他对我乱来?时雨苍白了脸。

  “大家都嘛知道,有人看到战哥在办公室亲你啊,嘿嘿,我就说怎么你这小女生这么大胆,都不怕战哥那雷声般的吼声,原来你早就将他化作绕指柔了。”沈素姗似乎很满意老板从攻击性动物被驯化为草食性动物。

  “天哪!我还是不要听好了,我先上去了。”时雨赶紧告退,她怕再不走开她会脑溢血。

  冲上楼去,一跑进卫战的办公室,她就被拉了过去,随即办公室的门就被关了起来。

  “啊!”她惊呼,随即发现掩住她嘴巴的是卫战。

  他坚硬的身子压上她,将她钉在墙壁上,随即那粗暴的吻就落了下来,直接攻击得她头昏眼花。

  “唔,战……”她脑子乱成一团。“你吓死我了。”

  卫战圈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扣在身边。“死老头回来得真不是时候,我今天还没有抱你呢!”

  她红了脸。“几个小时前才抱完,现在干么这么猴急?”

  “当然猴急,我再不看好一点,你所有注意力都被我老爸牵走了。”他说着还有点不爽,她不知道他才是她的男人吗?

  “你真无聊耶!”她推他一把。“你看你随随便便把我抓进来吻,那个沈姊,不,我看是大家都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你那天在这边吻我被看见了啦!”都忘记自己己是上来找他算帐的。

  “看见就看见,有意见的叫他们来找我。”他说得像个流氓头子,完全不在乎。

  “你以为你这种土匪样子谁敢问你?”时雨苦着一张脸。

  “那不就结了。”还需要困扰什么?

  “你怎么处理你爸的事情?你不去招呼他,他很快就会发现你在这边弄了间公司。”

  “弄间公司又不违法,他叫我继承猪脚店,我就继承啦,又没有把店门关起来;再说,我开电脑公司他又没说不可以。”卫战耸耸肩。原本这可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眼时雨的事比起来,他反倒觉得被老头发现他乱搞的事情并不重要。

  “你这死小子,就是这样想的吗?!”卫水用力地拉开办公室的门,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他办公室门口。

  “卫伯伯。”时雨惊呼。惨了,东窗事发。

  “爸。”卫战倒是挺看得开,事情早晚会被发现的。

  “你这死小子,居然在里面给我开起什么电脑公司,我都快被你气死了。你是这样对待我交给你的店的?你知道这块招牌有多少年了吗?”他怎样都想不到儿子居然这样胡搞。

  “爸,我本来就不会弄那什么猪脚,你明知道的,还把店丢给我,那你早该有砸了招牌的准备了。”卫战抗议着,他明明就是念资讯工程的,干么要被抓来卖猪脚啊!

  好歹他在这一行也算是闪亮亮的创业高手,他的科技公司年营收数十亿,是这一行中指标性的成功典范,他老头知不知道要他去卖猪脚是多么大材小用啊?

  “你就是这样报复我的吗?居然叫公司员工去轮值,随便找个人接电话就算了事,还去买别人家的猪脚来卖,你行,你真行!”卫水抡起老拳就要往他身上招呼去。

  “卫伯伯。”时雨赶紧冲过去拦住卫水。“别冲动,他皮粗肉厚的,打他是浪费力气。”

  她真是受够了,大家动不动就拳来脚往,就不能用说的吗?

  “哼!”卫水气呼呼地放下拳头,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卫战仅是抿紧嘴,一言不发地任他老头发脾气。

  “卫伯伯,我们出去喝喝茶,别理他了。”时雨赶紧出来带开卫水,否则两父子吵起来还得了。“这附近有一家茶馆的茶很好喝,我请你喝茶吧!”她身上没带钱包,她往后朝卫战摆了摆空空的手掌。

  卫战虽然凝着脸,却也掏出皮夹拿出两张千元钞塞给她。

  时雨跟他交换了个眼神,表示她会处理。

  卫战吐了口气,双眉依然拧在一起。

  %%%

  “卫伯伯,来,喝杯乌龙茶。”时雨将泡好的茶放到卫水的面前。“这里的乌龙很棒喔,尤其吃过猪脚以后搭配真合适,我本来还想跟老板谈合作,摆一些茶在我家店里卖的,可惜我老爸不想我管店里的事情,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唉!”卫水大叹了口气。“要是你是我女儿就好了,我把店交给你,你一定可以经营得很好。”

  “卫伯伯,我不觉得你有卫战这儿子是不好的事情。”她说。

  她的说法引起卫水的讶异。

  “怎么说?”卫水问。

  “其实我刚开始认识卫战时,觉得他真是满身缺点的男人,粗鲁、坏脾气、挑剔,总之非常难伺候。”她皱起眉头用力的数落。“当然他这些缺点也都一直存在着,可是我慢慢看到了他的优点。”

  “这臭小子有什么优点?”卫水倒是好奇这女孩怎样看他儿子。

  “我发现他对于生命中的状况都很能适应。你给他一家店,对有些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卫战来说却是一件为难的事情。我这样说你可能不会舒服,但伯伯,你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他知道怎么搞定难搞的程式,也知道怎么为公司赚进大把的钞票,但是光卤猪脚他就被打败了。”

  卫水被这么一说,倒是无话反驳。

  “他确实是很没慧根。不过我也没办法,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我想退休,不把店交给他,还能交给谁?”卫水当时也很无奈,但因为想去环游世界,计划太过于匆促,让他仅能随便把店交出去。

  “对啊,你也知道他根本不是那块料。不知道卫伯伯吃过他煮的东西没有,他那天煮了一碗面给我吃,真的难吃死了。”时雨痛苦地皱起眉头,彷佛还能感觉到那碗面在她胃里。

  “我是没吃过,但我相信很难吃,他连颗荷包蛋都煎不漂亮。”卫水咕哝着。

  “所以说啊,每个人有他专长的地方,卫战的专才很显然不在这边。”时雨继续说。“你应该知道我家里的事情,我老爸很固执,我也是,所以我们父女俩总是无法有效沟通。但是卫战不像我这样处理事情,他即便不愿意,也把你的店接了,虽然他自己乱搞了一套方法,但好歹他也勉强算是对你交代。”

  “这小子脑子是挺灵活的,从小就这样。”说起这个,卫水真不知道该称赞自己儿子,还是骂他。

  “我觉得这是他的优点!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去走绝路,不会让自己看不到出口。我很喜欢他这一点,卫伯伯你觉得呢?”时雨很诚恳地说。

  “你若是要为这死小子开脱,算是成功了。”卫水叹了口气。

  时雨看了卫水一眼,开心地笑了。“我不希望你们父子俩不开心,卫战嘴巴不说,但我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这老爸的。”

  “那死小子能娶到你真是福气,你这女孩真是蕙质兰心,婉转地陪我这老头说这一堆,就为了替他解释。你这样用心对待他,他要敢对你不好,我一定宰了他。”卫水非常开心地说。

  “谢谢卫伯伯。”时雨轻柔地笑了,好歹是化解了一场父子变脸的危机了。

  她跟自己的父亲弄成这样,她很难过,所以她不希望卫战也跟老爸弄得不愉快。

  “你们结婚的事情我会安排,你爸那边就交给我,我去同他说。”卫水好歹也是长辈,做事情是比年轻人稳重一点。

  “谢谢你,但我爸真的很固执,我怕他……”会直接把人轰出来。

  “这你别操心,我们等一下去买猪脚,回去煮来吃。我做给你吃,你也做给我吃,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手艺。”

  “我怎好在大师面前耍菜刀?”时雨笑着说。

  “那有什么关系,大师?有多大,现在连招牌都快被那死小子给拆了,还谈什么大师。”

  “哈哈哈,卫伯伯,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喔,卫战他印了一种名片……”

  时雨开始分享起一些卫战的笑话,卫水也贡献了很多他闹过的糗事,一时间这一老一小聊得可开心了。

  %%%

  阿火师猪脚远近驰名,但这两天生意却不是很好。

  这跟老板整天摆张生人勿进的脸有关,客人识相地闪避,所以上门的人就愈来愈少了。

  集泗火双手盘胸坐在店门口,他昨天几乎没睡觉。

  自从时雨走了,他先是气得不得了,然后是一直想到这些年来带着她的种种,他心里头翻腾又翻腾,怎样也没办法好好睡。

  所以当对街又停了那辆眼熟的黑色房车,他马上就跳了起来。

  “阿信,拿根棍子给我。”集泗火往店里头喊。

  “师父,没有棍子,你要棍子做什么?”李信讶异地问。

  只见集泗火往店里看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件像样的武器,这就气急败坏地往对街走去。

  对街的卫战才停好车,根本来不及熄火,就看见杀气腾腾的集泗火朝他来了。

  “伯父,正好我要找你。”他把驾驶副座的门打开,对着一脸凶恶的集泗火说。

  集泗火愣了一下。

  这小子居然敢打开车门,是找死还是有阴谋?

  “伯父,上来吧,还是伯父不敢?”卫战看出他的迟疑,故意这样说。

  “有什么不敢的,谅你这小子也不敢把我老头怎么样。”他一把坐了进去,用力的关上车门。

  卫战转头一父代:“伯父,系上安全带吧!”边说着,他把车开上路。

  集泗火不甘不愿地系上安全带,想问他要带他去哪儿,又不想主动开口说话。

  车子往前开了约二十分钟,卫战将车子停在一家卖简餐的店门口,然后帮集泗火开了车门。

  “你带我来这边做什么?”集泗火沈下脸,好奇又想摆架子,一时间脸色变得有点扭曲。

  卫战没有笑,他只是摆摆手。“我请伯父吃个饭。”

  “吃什么饭?我才不想跟你……”集泗火发现卫战已经走进店里面,只好停止牢骚,犹豫了一下,人也跟着进去。

  两人在靠窗的位子坐定,卫战自作主张地点了两客猪脚饭!引来集泗火一阵不满。

  “猪脚饭?小子,你是脑袋有问题吗?不知道我卖什么的吗?”可怜的时雨,居然爱上一个蠢小子。呜呜,居然为了这个蠢小子抛弃老爸爸,简直是老天无眼哪!

  “伯父,等你吃完我再跟你谈。”卫战坚持等饭上来,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瞪到猪脚饭上来。

  卫战才吃了两口就停下来,集泗火更是气愤地放下筷子。

  “这是什么做法,跟我家的一点都不能比。小子,你带我来吃这东西是干么用的?”他不相信卫战有蠢到这种地步。

  “很难吃对不对?”卫战也不打算继续吃,仿佛老早就料到这结果。“不知道你吃过时雨卤的猪脚没有?”

  “她是我女儿,我当然吃过。”其实根本没有,但他却拉不下脸说没有。他以为卫战是来跟他炫耀的。

  “那我家做的猪脚,你吃过没有?”卫战说着拿出一个便当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整份的猪脚,他将它推到集泗火面前,挑衅地看着他。

  集泗火瞪他一眼,伸出筷子挟了一块,他细细的吃了几口,眼睛一亮。

  这味道、这火候……可说是拿捏得恰如其分,外皮香Q  ,里面的肉质滑嫩,咬下去还能吸到肉的甜美汤汁。极品,当真是极品。

  “好吃对不对?”卫战老早就知道答案地问。“其实这是小雨做的。”

  “小雨?”集泗火震了一震,他从不知道时雨可以做出这么满分的作品。以前时雨要他吃,他总不肯,宁愿花心思培养他的徒弟,谁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这等才能。

  “讶异吧?你不知道小雨不只会做这个,她做的料理都很迷人;她记忆味道、分析味道的能力也很强,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集泗火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第一次正眼看待这男人。

  在这之前,卫战在他眼里是没有形象的,他只是一个来抢他女儿、拐骗他女儿的坏胚,但是此时此刻,却不能不同意女儿的眼光确实并不差。

  “伯父,小雨昨天被你赶出来之后哭了整晚,她本来想留在你店门前等你开门,但我觉得太危险了,才勉强她去我家过夜。可她哭了一整晚,一直说爸爸不爱她了、不要她了,我怎么安慰都没用。”卫战一脸苦恼的模样,看来还很像一回事。

  “她哭了?”果然,集泗火的心马上软了。“她很少哭的,她妈妈死得早,我一手带大她,她很乖很温顺,也不哭不闹的……”说到女儿,他的眼前就浮起那个小小胖胖的手,伸长了要他抱的模样。

  呜呜,他的心爱小女儿啊!

  眼看着方法奏效,卫战继续说:“小雨很在乎你的,她以前告诉我,她想要跟爸爸一样棒,所以从小就一直学着怎么卤猪脚,希望有一天能亲自卤给爸爸吃。谁想到爸爸不吃她卤的猪脚,连她喜欢的人也不喜欢。”

  “她喜欢你比喜欢我多太多了,不然怎么会跟你走?!”说到这个,集泗火就气愤,这个抢走他女儿的男人就是罪魁祸首。

  卫战僵了僵,忍住骂脏话的冲动。

  “伯父,是你先说要跟小雨断绝关系的吧?小雨也是没办法才走的啊!”当然啦,还有他的推波助澜。

  “我叫她走她就走啊!她乖乖跟你分开不就好了吗?”集泗火火大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卫战忍住骂脏话的冲动。“伯父,我跟小雨是真的相爱。我很尊重她的兴趣,将来她要做什么工作我都会支持她。我虽然不是什么完美的人,小雨也说我满身缺点,但是她还是选择我,那是因为她知道我爱她,我愿意用她会快乐的方式爱她。”

  这死老头怎么这么固执哪!相较之下他家那个臭老头就好多了。卫战打算等一下回去要对自己老爸好一点。

  “你现在当然可以说得很好听,我怎么知道你会好好对待她?”集泗火虽然已经对他改观,但也不想这么快点头答应。

  姓卫的臭小子怎么说都是夺走他女儿的敌人啊!

  “我怎样保证伯父都会有疑虑的,但是伯父,请相信小雨的眼光吧!”卫战意味深长地说。

  集泗火僵在那边,紧抿着嘴不说话。

  卫战知道,今天能到这种进度已经算不错了,改天再继续努力吧!固执的人要持之以恒才有办法改变他们的想法哪!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