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八章 作者:湛清

  “你要睡客房吗?我帮你拿棉被。”卫战想到睡觉的问题就头痛。他是希望紧紧抱着她入睡,但又觉她今天已经受够了,不适合发展新的关系。

  “为什么要睡客房?你会打呼吗?!”她看得出他眼底的挣扎,故作讶异地问。

  “时雨。”他回头无奈地看着她。“你知道我很想抱着你睡觉,但今天对你来说不是轻松的一天,你需要休息。”

  “可我想躺在你旁边,我一个人会失眠。”她仰头看他的模样好清纯,宽大的T  恤在她身上像布袋似的,但她微露的肩膀却引起他一阵遐想。

  “天哪!”他暗自呻吟,这不是莫大的折磨吗?“好,来吧,你睡我旁边。”

  他咬咬牙掀开棉被,让她躺进去。

  看来今天要失眠的人是他了。

  时雨乖乖地躺进去,像个听话的孩子。她张着大眼看他,见到卫战连衣服也没换就上了床,她非常的讶异。

  “你不换睡衣吗?衬衫会绉掉吧?”哪有人穿着衬衫跟西装裤睡觉的?

  “我平常不穿睡衣的,所以我没有睡衣。”他僵硬地躺得像尸体。

  “那你就脱掉衬衫,换一条短裤啊,不然这样怎么睡?”她非常怀疑地看着他,不相信这样他睡得好。

  “不用了,皱掉就皱掉,没关系。”他可不敢放任自己裸着上身面对她,减少一层衣物的保护,他的自制力可能就要减少几分。

  “好吧。”她终于放弃了,没想到他一口气松得太早。“那你转过来,我想抱着你。”

  “我习惯仰躺。”他继续固执地闭上眼,不肯妥协。

  “可我习惯抱东西啊!”她只好从她那边蹭蹭蹭过来,黏在他身边,将他的手臂当作抱枕给抱在胸前。

  卫战暗暗咬牙。他的手臂也是有神经的,她胸前的柔软贴着他让他心猿意马,简直快要抓狂了。

  然后她调整了姿势,脸蛋几乎窝在他肩膀上,一让他每个深呼吸都闻得到她的馨香,它让他肩膀的肌肉整个绷紧了起来。

  “你可不可以睡过去一点?”他想要强硬一点,但紊乱的呼吸让他没了英雄气概。再说,她向来不把他的威吓放在眼底的。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然后抬头看他,发现他闭起的眼睛中间是皱得死紧的眉心,她伸手摸了摸他眉心,让他差点跳了起来。

  “快点睡觉!”他恼怒地睁开眼睛瞪她,发觉她笑嘻嘻地回视着他。“该死,臭女人,你这样动来动去的我怎么睡?你以为我很好受吗?我难得想当个体贴的男躺。然后顽皮的吻细细的洒落在他脸上,惹得他一阵脏话出口。

  “你难道不累吗?今天发生不少事情,我不想在这样的状况下跟你上床。”他无奈于她的不肯合作。

  “可我想跟你亲热,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想法呢?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她忙得很,整个人趴躺在他身上,由于他又高又壮,她也不怕压疼了他。手里忙着解他的衬衫扣子,贴住他的下半身早已感觉到他的亢奋了。

  “你没问我还不是在吻,有差吗?”他终于投降,偶尔的体贴不被领情,他只好变回那个粗鲁的男人。

  “唉呀,多少也是要问一下,算是交代。”她笑着脱掉他碍事的衬衫,像是攻占领地似地拿在手上挥了挥,然后随手甩了出去。

  卫战被动的躺着,但双手也没闲着,往上抚着她跨坐在他小腹上的大腿,那光裸的触感美好得让他马上眯起眼来。

  “该死,你让我慢不下来。”他一把扯去她下半身唯一的屏障,大手覆住她细致的小腹,打断了她在他身上的探险。

  他的手穿过她的小腹,粗糙的指尖撩拨着她敏感的柔软。

  “卫战……”她的手撑在他胸膛上,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让她根本躲不开他指间羞人的魅惑。

  她颤抖着、喘息着,任他探索着她的身子。她的指间用力地掐住他胸膛的肌肉,指节变白,随着每一个推高,她的手指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直到她受不了地讨饶。“战,我……不行了。”小脸上满是汗水,眼底是情欲流洗过的痕迹。

  “这样就不行?那你还敢惹我?”他邪笑着,解开半敞的裤头,将自己的尖端对准她,一个挺身,延续那个教人痛苦又快乐的折磨,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撑了开来……

  “呜呜……”陌生的激情让她承受不住,细细的哭了起来。

  他温柔地抹去她的泪水,将她拉趴在他胸膛上。“嘘,别怕,是我,我在这里。”他吻住她,温柔地在她体内律动着。

  她在激情的当头,发现到他的温柔体贴。

  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对女人最细致的情感,于是,她又哭了。

  %%%

  时雨再次醒来都不知道几点了。

  她跟卫战两个人几乎天亮才睡,之前他们又是亲热又是聊天。卫战怕她不舒服,还一直帮她按摩、泡热水澡,不过这当然又很容易演变成另外一场亲热的开端。

  嘴角泛起笑容,她开心地发现这个男人有机会被调教成一个好男人。早上他爬起来打电话,帮她请了假,然后坚持她躺回去陪他继续睡。

  没想到她都睡醒了,他还睡着。

  “还敢说我没资格帮你敷脸,这下你死定了。”时雨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找到衬衫跟裤子随意套上,然后从她带来的简单行李中挖出化妆包。

  “嗯,睫毛这么长,帮你上睫毛膏好了。”她拿起睫毛膏,偷偷摸摸地接近他,小心翼翼地帮他擦了擦。“哇啊,蓝色的,炫!”

  完成了睫毛,她又回去翻化妆包,想了想,挖出眼影,顺便帮他画一画。最后,她退后一步审视着她的成果,开心地拿出口红。“乖,再搽上这个就完美了。”

  为了怕他醒来,她干脆先搽在自己嘴上,然后收起所有的化妆品,直接像王子吻醒睡美人一般,将他从睡梦中吻醒。

  “唔,时雨,再让我睡一下。”他吻了吻她,倒头继续睡。

  时雨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笑出声音来。

  她偷偷摸摸地去刷牙洗脸,然后走出房门,打算帮自己弄点吃的。

  还没走到厨房,她就被客厅的人给吓得尖叫了。

  “啊,你是谁?”时雨往后靠回墙边,警戒地瞪着客厅里多出来的中年男人。

  “我警告你喔,我老公在里面,你不想被他揍最好快点……快点闪喔!”她的威胁结结巴巴的,不知道奏效了没有。

  中年人也是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我才要问你是谁呢!卫战那小子勒?趁我不在把女人都带回家了。”

  “啊?”时雨缩了缩。“你是……”该不会是卫战那个云游四海的老爸吧?

  “卫战那小子还在睡?都几点了还没去店里,死小子。”卫水开始数落卫战。

  “伯父,对不起,我去叫他。”时雨赶紧溜回房里去,正巧撞上闻声而至的卫战。“那个……客厅有个人,应该是你爸。”

  “我爸?”卫战刚睡醒,满头雾水。

  时雨将他推出房门,赶紧躲进浴室换上正式一点的衣服。

  她才进去没多久,再回到客厅时却听到卫水那狂放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我说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怪癖了?”卫水对着卫战狂笑着,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指着他。

  卫战皱起眉头。

  “啊,惨了。”时雨赶紧要缩回去,不料被卫战一把逮住。

  “你对我做了什么?!”卫战一把拖住她,将她拎着往浴室去。

  “不关我的事啦!”她想否认也来不及,像只小鸡似的被拎进去,还一边试图辩解:“我怎么知道你爸会忽然回来,我只是画来自己欣赏的……”

  “该死的,你这臭女人。”他一看到镜子里面那个人不像人的大花脸,马上火冒三丈,这下真的掐住她脖子用力晃了。

  “哎呀,卫战你别掐我,卫爸爸,救命哪,救命哪!”时雨哀嚎着,彷佛正在忍受什么惨无人道的虐待。

  “够了,你别叫了,吵死了!”他受不了她夸张的呼喊,索性放开她。

  “我去做饭。”时雨赶紧溜了出去。

  “等等,我有准你走了吗?”他沉声问。

  “难道你要我陪你上厕所喔?”她眨着无辜的双眼问。

  “说,为什么把我画成这样?你该不会拍照了吧?”他眯起眼间。昨天显然太体贴这女人,让她累得不够,今天才有精力这样整他。

  “对喔,我都忘记拍照了,真惨。”她惋惜。

  他瞪她,彷佛她敢再说一次就要掐死她。

  “谁叫你笑我没办法帮你敷脸,我这下连化妆都帮你画好了。”她得意地拍着双手,宛若完成了一件大事。

  “那还得要谢谢你了。”他咬牙说。

  “好说,不用太感激我啦!”她边说边往外溜,再不跑难道要留下来被杀吗?

  时雨走出房间,对上卫水打量的目光,这才觉得忐忑起来。

  毕竟这真是一个尴尬的见面哪!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这边。

  虽然她只住进来第一天,但就被人家老爸逮个正着,怎么说都很尴尬的。

  “卫伯伯,你好,我叫做集时雨,集合的集,时间的时,下雨的雨。我是……”惨,该怎么介绍自己啊?该说是跟他儿子私奔的人吗?

  “我想我也猜得到你是谁,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了,该不好意思的是那家伙。”

  卫老爸倒是挺开明的。

  时雨也不好置评,只好干笑两声。“卫伯伯用过午饭了吗?我煮点简单的东西,很快就好的。”

  “我刚下飞机,什么都还没吃。”卫水也不跟她客气。

  “那我去做点简单的午餐,你先看看电视。”她赶紧躲进厨房里。

  没多久,卫战已经洗去满脸的彩妆,换上衬衫跟西裤了。

  “老爸,你要回来也不打个电话,刚刚时雨一定被你吓死了,你没被她揍吧?”想起集时雨那恐怖的手劲,他不禁替老爸捏了把冷汗。

  “她揍人?”卫水非常怀疑地问。

  “喝,你别看她瘦瘦小小的,她一个人可以背得动我,你说她有没有能力揍你?”卫战有点坏心眼的想,刚刚要是老爸被K  一拳就知道了。

  “背你?”卫水对这女娃开始感到兴趣了,看来儿子交了一个很有趣的女孩子。“你是认真的吗?我以为你趁我不在,带女人回家上床。”

  “爸,你再晚一点回来就赶不上我们的婚礼了。”卫战马上表明,他不想时雨被认为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婚礼?”卫水差点跳起来。“你说真的假的?”

  “爸,昨天发生很多事情,所以小雨才来这边住的,我希望你别误会她,小雨是个好女孩……”

  “我知道人家是个好女孩,现在还肯为老头子煮饭的人不多了。”卫水瞄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只是我不确定你是个好男人。”

  “言下之意是你儿子我可能带坏人家吗?”卫战为之气结。

  “可能啊,你无法否认。”卫水耸了耸肩。

  卫战瞪了他一眼。“我看你跟集时雨可以很合,她居然说我满身缺点。”简直是一鼻孔出气。

  “嗯,说得很中肯,这女孩我喜欢。”卫水对集时雨的评价马上变高。

  “你够了没啊!喜欢也没用,被我捷足先登了。”卫战白他老爸一眼。

  “你刚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不等我回来就要结婚。怎么,我这老头不要紧了是吧?虽然我没有伟大到要你等我同意你的婚事,但好歹你也等我回来。”卫水回到正事。

  “你自己说,你让人联络得上吗?”说到这个卫战也有气。“出去像丢掉,有打过电话回来交代一下吗?我等你回来才结婚,说不定老婆早被抢走了。”想到时雨老爸的问题,他的头又痛起来了。

  “你怎么这么没用,连老婆都会被抢走,虽然你满身缺点,但好歹也有蛮力啊!”

  “蛮力有用吗?”卫战觉得这死老头真是爱说白话。“有用我早摆平她老爸了,还用这样迂回?”

  “人家老爸不肯把女儿嫁给你啊?那你干脆把人家给抢来,不让她回家了?儿子啊,这样也不行啊!”

  “够了,你真是愈说愈夸张了。”卫战打断他。“你去梳洗一下,我去看看她。”说着起身往厨房去。

  卫水只好乖乖回自己卧房梳洗,毕竟搭了长途飞机也是满累的。

  卫战走进厨房,发现集时雨在做寿司。

  “你别忙,不然我出去买现成的。”他看她在桌上摊了一堆食材,有点不好意思。似乎她总是忙着喂饱他,在公司他是她老板当然没话说,但在这边,他不能老是让她在付出。

  “不用了,我用昨天的饭简单做寿司,然后煮了味噌汤,很快就可以吃了。”

  她一边说,一边还俐落地切着寿司卷。“怎么样?你爸有没有对我印象很差?”好担心喔,真怕他唯一的亲人不喜欢她。

  “没事,他最好别太喜欢你,我怕他跟我抢人。”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只放她手去做事。

  “神经哪!”她拿起一块切好的寿司塞进他嘴里。“你怎么跟他说的?”

  “嗯,好吃,你放了什么?”他忙着咀嚼嘴里的食物,随即又自己动手拿了一个塞进嘴里。

  “你怎么一直吃啦,等一下大家一起吃嘛,汤都还没好。”她皱着眉头斥责他,觉得这男人跟个大孩子似的。

  “反正那么多,我先试吃一下。”他边说还边帮忙消耗她刚切好的寿司。“我刚跟老爸说要跟你结婚,他马上就觉得是我强抢民女。”

  “你跟他说了我爸的事了吗?”时雨迟疑了一下,切寿司的动作顿了一顿。

  “还没说。”他搂了她一下。“你别担心,你爸早晚会谅解的。我们晚上再来规划一下结婚的事情,下午你别去上班了,休息一下,看是要去买买东西还是找朋友喝喝茶。”

  “那你呢?你要去公司吗?我忽然请假,蜻蜓大哥有没有觉得很奇怪?”公司的同事们都不知道她跟老板谈恋爱,忽然宣布要结婚,会不会把大家吓死?

  “我跟他说你生理痛。”卫战理所当然地说。

  “生理痛?”时雨大叫。“你怎么这么说啦?!”

  谁会知道她生理痛?他这样不是把两人的关系更暖昧化吗?

  “不然怎么说?大姨妈来不舒服吗?还是要说小红?你们是这样称呼的吧?”

  卫战问得理所当然。

  “重点不是大姨妈、小红还是生理痛,而是你这样说不是很怪吗?请问老板大人怎么知道我生理痛?”这男人是笨蛋吗?

  “怎么不知道?你住在我家,要是你生理痛我当然会知道,我会帮你买止痛药……”

  “停。”她伸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解释我为什么住你家?”

  “干么解释,他也没问我。”卫战不以为这是什么大问题,毕竟老板都准假了,蜻蜓没道理不准。

  “你恶名昭彰,人家当然不敢问你,可他们会来问我。天哪,我明天不要去上班了,以后都不要去了上想到现在可能已经成为八卦的中心,她的头就痛了起来。

  “那怎么行?我所有档案都是你在管,你不来我找谁要资料。还有,我的肚子也是你在管,你不来我怎么活?”他抗议得理直气壮。

  “不理你了,蠢蛋。”她用力推他一把,将他推靠在墙壁上。

  卫战还要狡辩,时雨已经端起排列得很美丽的寿司出去了。“炉子上面的汤可以了,帮我熄了火端出来。”

  卫战倒是挺乖的,乖乖的去端汤,然后还拿出碗筷来摆。

  刚好这时候卫老爸也梳洗好,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来了。

  “卫伯伯,吃饭了,简单做了寿司,希望还合你胃口。”时雨很有礼貌地招呼。

  “好好好,你真贤慧,配我家这臭小子是太浪费了点。”卫水开开心心地在餐桌上坐下来,开始吃起东西来。“嗯,真好吃,这个很够味。”

  “卫伯伯,喝点汤。”时雨帮卫水添了碗汤。

  “谢谢。”卫水接过汤,喝了一口。“很道地,不输人家店里卖的。”

  “那当然,小雨还会很多,她弄的面线才好吃勒,不过你吃不到。”卫战忍不住示威,这老爸真是的,一直跟他抢吃的。

  “真的吗?改天我一定要尝尝。”卫水说到美食眼睛就一亮。

  “你自己不是会弄,别跟我抢。”卫战马上拒绝。

  “那也没什么,我只是用卤猪脚的卤汁去拌一拌,面线只要入了味都好吃。”

  时雨解释着,她想卫老爸做的面线肯定比她道地。“有机会我倒想尝尝卫伯伯亲手卤的阿水师猪脚呢!”

  “那有什么问题?今天吃你一顿,改天一定回请你。”卫水也很阿沙力的答应了。“你们的婚事到底为何这样匆忙,现在可以说给我这老头子听了吧?”好歹也是人家家长,总要关心一下儿女的婚姻大事。

  时雨这女孩他是挺欣赏,但他也怕儿子鲁莽行事惹得亲家不快。

  “爸,简单的说呢,她爸想把她嫁给别人,可是她爱的人是我,她老爸说她要是坚持跟我在一起,就要把她赶出来。”卫战很简单地交代一下。

  “真的吗?”卫水转头问时雨。

  时雨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爸是比较固执,我怎么跟他说都没用,我对师兄明明没有男女的感情,偏偏我老爸一厢情愿要我嫁给他。”

  “师兄?什么师兄?!”卫水又问。

  “她老爸也是卖猪脚的啦,离我们家店没多远,有一家阿火师猪脚,老爸听过吧?”卫战帮忙回答,嘴里还不忘继续攻击桌上食物。

  “阿火师猪脚?你是那一家的女儿喔?这么说你也会卤猪脚吗?”卫水眼睛一一儿,他终于找到一个比儿子更争气的传人了。

  “老头你先别忙这个,我们现在谈的可是我们的婚姻耶!”卫战瞪了自己老爸一眼,很清楚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唉呀,我职业病嘛!”卫水干笑。“不对啊,既然你会卤猪脚,你老爸为什么坚持要你嫁给师兄?他可以把店交给你经营就好了,又不是找不到传人。”他光吃这女孩煮的东西就知道她是块料,她老爸不会不识货吧?

  时雨苦涩地笑笑。“我爸虽然只有我一个女儿,但他觉得女孩子没办法继承他的店,所以虽然我想在店里头帮忙,但他一直希望我去工作,后来我才会去卫战的公司上班。”

  “他的什么公司?他不就我那间猪脚店而已吗?”卫水反应倒很快。

  时雨呆了一呆,脚下被卫战偷偷踢了两下。

  “呃!就是那家店啊,在水杨街那家,我在那边……当柜台。”她赶紧应变,差点结巴起来。

  唉,他老爸回来了,卫战不想想办法,恐怕很快会被发现他挂猪脚卖电脑的事情。

  “柜台?”卫水大叫。“你这笨蛋,小雨这等人才应该去掌厨才对,柜台?大材小用!”

  “是是是,老爸要不要把店收回去自己继续做,我这没用的儿子没有经营能力啊!”卫战赶紧顺势把话题带到这边,最好是能顺便摆脱那家店。

  “死小子,你真没志气。”卫水骂了一句。

  卫战倒是无所谓,继续喝他的汤。

  旁边的时雨替他捏了把冷汗,真相差点曝光哪!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