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七章 作者:湛清

  集家的餐厅内场面非常的僵硬。

  时雨家里的餐厅是很少使用的,主要是因为他们家人口少,只有她跟老爸两个。她的母亲在她还小时就去世了,老爸常常忙着店里头的事情,而时雨多半随便自己弄点东西吃。

  但是今天集泗火却挑自家餐厅请客,似乎大有鸿门宴的味道。

  “你是做什么的?”集泗火双手盘胸,瞪着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

  时雨紧张地盯着两个跟她关系密切的男人,既怕老爸吓坏卫战,又怕卫战让老爸不满意。

  “伯父,这是我的名片。”只见卫战从口袋掏出名片夹。

  时两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不知道他要拿哪个版本的出来。他那张印着大猪脚的名片对许多女人来说像瘟疫一样,但对她爸来说,那一张可能比科技公司执行长的头衔要好得多。

  集泗火没有伸手去接。

  卫战也没被他明显的敌意吓到,毕竟时雨打电话找他来时就警告过他了。他直接起身,把名片放到集泗火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又掏出另外一个版本的名片。“伯父,这是我另外一个工作。”

  闪亮亮的大猪脚跟执行长躺在一起,接受她老爸的瞪视。

  “阿水师猪脚?这家店在这附近吧?”集泗火终于被引起兴趣了。

  “爸,那家店在水杨街,阿水师是他父亲。”时雨赶紧说明,生怕卫战又称自己老爸做老头子,到时候她爸可能会先口吐白沫。

  “这么说你会卤猪脚了?你家做的是哪种猪脚?传统猪脚?万峦猪脚?”集泗火沉吟一下,研究起他的名片。

  “报告伯父,我不会卤猪脚,自从我爸把店给我管之后,我只好把我自己的公司搬到店里来,就近在楼上办公,卖猪脚是对我爸的一个交代。”卫战直接说,半点不隐瞒。

  时雨却在下面猛踢他的脚。

  这个笨蛋,就不能说得暧昧一点吗?反正她老爸也不知道猪脚是不是他卤的。

  果然,集泗火闻言整个眉头都拧在一起了。

  “现在的年轻人做事情都跟你一样不负责任吗?”集泗火毫不客气地这样问。

  “爸!”时雨抗议了,她没见过老爸说话这么无礼过。

  卫战跟她使使眼色,表示无所谓。

  “伯父,你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卫战也不怕集泗火,侃侃而谈起来。“这是我想到唯一能兼顾我老爸与我的理想的方式。我不会卤猪脚,也不会经营店面,但是我爸把店交给我,我总是要做下去,所以开着店门做生意,这是我仅能做的了。”

  “欺骗自己的父亲,难道这算得上负责任的表现?”集泗火也不是省油的灯。

  “要说欺骗还算不上,家父自从把店面丢给我之后,就云游四海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等他回来,问到店里的情形,我自然会跟他说。”当然,如果他爸没发现异状,他也不会傻得自己招认。

  集泗火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会说话。“你知道我替时雨找好对象了?”

  “爸,你不要又提这个,我跟你说过……”时雨快受不了了。

  “我知道,时雨也跟我说过她对师兄没有特别的男女感情。伯父,时雨喜欢的人是我,我也爱她,我想要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干脆直接讲比较快。

  “不可能!”集泗火拍桌而起。

  “爸,卫战,你们……”时雨简直快急死了,早就知道没结果,但好歹都一起吃饭了,为什么不能维持基本的礼貌?!

  “反正你不及格。”集泗火马上说。

  “伯父,要不要嫁给我是时雨决定的,你可以挑剔我的条件,为了时雨我会尽量做到让你满意,但我是不会放弃她的。”要耍强硬谁不会?

  “卫战。”时雨快昏倒了。

  “时雨,送客。”集泗火翻脸不认人。

  “爸!”时雨倒抽口气,没想到老爸居然当面赶人,桌上的饭菜根本都还没吃到。

  “时雨,别担心,我先离开好了。”卫战握了握她的手,起身面对集泗火。

  “很抱歉今天让伯父不愉快,我先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

  “你来一百次也一样,我不会答应把女儿嫁给你。”集泗火赶紧加上一句补充。

  卫战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嘴,只是朝集泗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下楼。

  “我送你下去。”时雨追了上去。

  两个人来到对街他的车子停放处,时雨皱着小脸抬头看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爸会这么没礼貌。”她简直不敢相信场面会弄得这么难看,她的心里总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老爸见到他之后能喜欢他,至少同意他们交往看看。

  唉,她早该知道的,固执的老爸根本说不通。

  “别为这个跟我道歉,我知道你处境为难。时雨,别难过,我们再找方法就是,了不起我们先生个外孙给他抱,看在孙子的分上,他说不定就会点头了。”他笑着对她眨眨眼。

  “你又胡说八道什么。”时雨笑了出来。

  “是吧?人生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不要担心,我再打电话给你。”他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时雨抿着嘴笑了。

  “那我先上去吧,掰。”她朝他挥了挥手,这才回到楼上。

  才上了楼,她就发现老爸还没离开,正端坐在饭厅外的沙发前面等她。

  “爸。”她唤了一声,却觉得这一声好沈重。

  “你过来。”集泗火依然板着一张脸。“你妈过世之后,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还听不听我的话?”

  “爸!”她皱眉。“如果妈还在,她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你今天居然这样说话,你一点都没有顾虑到他是我喜欢的人,难道你不能先认识认识卫战,再来决定他合不合格吗?”

  “我说他不合格就不合格,你马上跟他断绝来往,那个工作也辞掉,明天起不准去上班,乖乖在家里准备婚事,其他的我会安排。”

  “爸!”她瞪大眼珠子,不敢相信老爸竟然这样对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你为什么不听话了?我以前叫你去念师范院校,你不也去了吗?自从你认识这臭小子之后就学会忤逆我了,毕了业也不去教书,居然去上那什么班,上到变成人家的女朋友,这样像话吗?”

  “才不是这样。”时雨发现老爸颠倒是非的能力也满强的。“我从来就不喜欢教书,是你硬要我去念的,何况我试过了,我是真的不喜欢。爸,你不能帮我安排一切,我有我的人生。你不想要把店交给我管,我可以不管,但是你不能逼我嫁给师兄。”

  “说穿了你就是气我不把店交给你管,是吧?你嫁给阿信,店还不是给你管,我用心计较帮你安排这些,你感激过我吗?”

  “爸,店是你的,你要把店给谁管都可以,我没有任何意见。”虽然她父亲仅因为她是女孩而否定她的能力,但在这件事情上面她是不曾埋怨过的。“但是相同的,也请你尊重我的感情。”

  看着原本温顺的女儿一直替别的男人说话,集泗火觉得自己的女儿就要被抢走,态度就益发强硬了。

  “总之我不准你跟他在一起,如果你再跟他来往,我就把你赶出去,跟你脱离父女关系。”集泗火非常火大地对她吼。

  时雨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爸爸,眼眶中盈满了痛楚。

  集泗火根本不看她,直接下了楼去。

  走回餐厅,看到一桌子动都没动的食物,她不禁一阵难过。难道她不能同时拥有她最在乎的两个男人吗?

  忽然,她非常想念卫战那宽大的胸膛,跟他那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她想要他跟她说没事的、可以解决的……

  拿起手机拨了卫战的电话,几乎才一拨通他就接了起来。

  “时雨。”他的声音唤醒了她忍了整个晚上的泪水。

  “卫战,呜……”她眼眶底的泪水一颗又一颗滚了下来,让视线模糊成一片。

  “时雨,你别哭,发生什么事了?”卫战被她这一哭给搞得神经兮兮。“你爸骂你了吗?还是打你了?你怎么了?”

  “我没事。”她忽然觉得好笑,他真的以为她老爸会扁她吗?“我只是忽然很想你。”

  “唉!”他松了口气。“不会只是这样吧?我第一次看你这样哭,情况很不乐观,对吧?”

  “我爸完全不肯沟通。”她想到就觉得难过。“他说不要我去上班,要我留在家里,准备嫁人。”

  “那怎么可以!”他的声音吼得超大的,差点震破她耳膜。

  “你别激动,我不会答应的,可是……”她想起老爸的威胁。

  “可是什么?”还有可是吗?他一点“可是”都无法接受。

  “可是我可能会被扫地出门,你会不会收留我?”她已经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待着了,明天开始她恐怕踏不出家门,接着老爸就会认真地筹办起婚礼了。

  想起师兄今天的表白,她甚至觉得师兄说不定会跟着搅和下去。

  “来我身边吧!”他毫不迟疑地说。

  “呜呜,卫战……”他的话又勾引出她本已平息的泪水。

  “时雨,你收一收东西,重要的带一带就好,其他的可以再买,我马上去接你。”开玩笑,动作慢一点的话,说不定老婆就变成别人的了。

  “你真的要来?我爸搞不好会揍你。”她爸是失去理智了。

  “我皮粗肉厚,可以挨几下,不过你动作得快点,我怕我不小心还手。”卫战还不忘说笑。

  她哭着哭着又笑了出来。

  “我快到你家了,车子就停在你家对面等你。”卫战交代着。

  “好,我马上收东西,你自己小心点。”她挂掉电话,抓起一个袋子,胡乱把贴身衣物跟几样重要东西往里面丢。

  才没几分钟,她听到喇叭的声音,人趴到窗边去看,正好看到老爸朝他的车子走过去。

  “天哪!”她抓起包包就往下跑。

  才冲出店门,她就看到卫战被她老爸拖出车子。

  “你这臭小子,离我家远一点。”集泗火抡起老拳就往卫战下巴揍去。

  “爸!”时雨尖叫着跑过马路,整个人冲进他们两个大男人中间。“爸,你做什么打人?”

  “你给我进去。”集泗火气死了,这男人怎么那么难摆平,女儿也变得很不听话。

  “我不进去。”时雨的固执也跟着跳出来了。

  “你再不进去我就跟你脱离关系,当没你这女儿。”集泗火指着她大骂。

  时雨难过地掉下眼泪。

  卫战才看到她的眼泪就失控了。

  “你这老头怎么这样说话?你知道时雨为了你是多么认真吗?她这么棒,你看不见吗?!你吃过她做的菜没有?她根本是天生的厨师。你不要她也好,我要她。你不要后悔,今天她就跟我走了,以后你想看我们的孩子还得来拜托我呢!”

  “你……你……”集泗火指了指卫战,又指了指自己的女儿。“你们居然……”天哪,他纯洁的女儿难道已经怀了这坏胚的孩子吗?

  “爸……”时雨哀求地望着父亲,倒不急着澄清这个误会。

  “你走,你给我滚得远远的,我集泗火没你这女儿!”集泗火愤怒地挥了挥手,转身走回店里。

  “可恶。”时雨气愤地朝着老爸的背影跺脚。“我们走!”说完拖着他上车。

  这场父女间的大战到此告一段落。

  %%%

  一进了卫战家门,他就拿了件宽大的T  恤给她,催促她去洗个澡。

  “你看起来好惨,去洗个澡。”他揉了下她的头发。

  时雨惨笑,接过他手里的衣服,往洗手间去。

  没多久,洗过澡的她精神好多了。天色暗了,她连晚餐都还没吃,今天的晚餐可以说是一场恶梦。

  才走出卧室,就听到他的诅咒声从厨房传来,她不禁一笑。

  哪天要是听不到他骂脏话,她恐怕还会不习惯呢!

  “你在干么?”她走到厨房门口,看见他手忙脚乱地捧着一碗热腾腾的面。

  “给你弄点吃的,你晚餐都没吃是吧?”他微红着脸,将大碗端到饭厅去。

  时雨讶异地跟过去。

  “你煮的吗?我不知道你会煮东西。”看得出来他的困窘,但她很高兴他为她煮面的心意。

  “不准说难吃,要吃光光。”他凶恶地命令着。

  时雨接过他递来的筷子,吃了一口,嗯……确实不怎么好吃。

  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彷佛她要敢说一句难吃就要掐死她。

  “好好吃喔,谢谢你。”她用油腻腻的嘴亲了他嘴唇一下。“你也吃一些,你也没吃晚餐不是吗?”开玩笑,这碗面要她吃完恐怕会把她撑死吧!

  “你先吃,吃不完的再给我。”他倒是大方,很快地展现出男人照顾自己女人该有的样子。

  时雨终于放下心,这下可以不用一个人吃掉这一大碗不怎么好吃的面了。

  几分钟后,她抬起头来宣布——“我吃饱了。”

  “这么快?还很多耶!”他看着还有七分满的面说。

  “可是我饱了啊,这给你。”她把碗推到他面前。“我去泡杯茶,你要不要?”见他点头,她转身进厨房去。

  没多久,她听到他咒骂一声,低呼——“他妈的,怎么这么难吃?!”

  她抿着嘴偷笑,继续泡茶。

  几分钟后,两个人终于坐到客厅沙发去,喝着热茶了。

  “我们这样算不算私奔啊?”时雨将脚缩上沙发,偏着头问他。经过了热水澡跟食物之后,她原本低落的情绪好了许多,一切看来似乎也没那么糟。

  反正最惨的大约都发生了吧?

  “是我去抢亲。”他一把搂过她。“后悔跟我出来吗?”

  时雨整个人窝在他怀里,安静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就开始准备结婚的事情,你会不会想要我当众跟你求婚?”很多女人喜欢那一套吧?卫战想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但若是她想要,他也可以忍耐着去做啦!

  “不用求了啦!”她抬头看他。“你昨天在这边说的话就够了,以后我会在你身边醒来,每天陪着你,直到你烦死为止。”

  若没有认定他,怎可能这样跟着他走?

  她的心其实相当的笃定,所以无论老爸态度多么强硬,她都要坚持自己的选择。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陪这个男人过日子,像他说的,看着他醒来。

  “真的?”他怀疑地低头看她。

  她张开手环抱住他的腰,整个人偎进他怀里,长发披散在身后,覆盖住他。

  “真的啦,你不会是后悔不想娶我了吧?”

  “谁说的!”他急切地一把握住她的手臂。“你不知道今天光听你在电话里面哭,我就快抓狂了,要不是他是你老爸,我可能一拳把他揍飞出去了。”竟然弄哭了他心爱的女人,真是欠扁。

  看着他急切的模样,她笑了。“我相信你,不过这样我们结婚可能没长辈主婚耶。你爸呢?能不能联络得到?”

  “恐怕有困难,不过我不想等。”他搂紧她,想到她今天晚上不用回家,他就开心得很。“我怕不快点把你娶过来,哪天你被你老爸逮到了,逼着嫁给你那什么师兄的,我会吐血。”

  “没那么扯啦,我不肯答应的话,婚是不可能结成的。”她笑他的过于戒备。

  “你爸出去周游列国啦?怎么没听你提过你妈?”

  “我妈跟老爸离婚好几年了,后来又嫁了,我们平常比较少联络,不过婚礼可以邀她来。”卫战解释着。

  “是喔,你爸真好,就这样去玩耍了耶!”

  “说到我老头,我想到他留了样东西给我,我一直没去打开,或许你会有兴趣。”他说着起身翻找着钥匙。

  “什么东西?”她好奇起来了。

  “说是跟店里有关的秘密,他神经兮兮地锁在一个盒子里面,我把它丢到保险箱了,我们去开看看。”他找了很久才找到盒子的钥匙。

  “会不会是阿火师猪脚的秘方?我好想看喔!”她根本没机会吃到正宗阿火师的猪脚,现在有机会一窥大师傅的秘方,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

  “应该就是那一类的东西吧!走。”他拉着她往书房去。

  进了书房后他挪开一面书柜,按下开关,在她面前打开保险箱,果然里面有一个红色的锦盒。

  “哇啊—!看起来果然很神秘。”她盯着他拿出来的锦盒说。

  那个锦盒是红底的锦缎包裹而成的,上面是秀丽的花纹,看起来很像古董。

  “我看我老爸要是得到你这种女儿,恐怕会乐翻天。”他拿出钥匙打开锦盒,下一刻两个人都傻眼了。

  锦盒里只有几张纸条,用着毛笔字歪七扭八地写着步骤“、二、三……

  时雨把纸条拿出来看。

  “步骤一,把猪脚去毛。步骤二,将猪脚放到水里烫过。步骤三……”她一张一张排出来。“这……只是寻常卤猪脚的步骤啊!”

  不用她说,卫战也看得出来这有多普通。

  甚至随便一本食谱都写得比这个详细。

  “我以为会记录着更重要的东西,例如家传的药方包子放哪些东西之类的。”

  时雨怀疑地看着盒子。既然这样干么这么神秘兮兮地锁了起来?放着也没人要偷吧?

  “这臭老头,字这么丑还要写毛笔字。”卫战还在旁边碎碎念。

  “真的没别的东西吗?”时雨还是不敢置信。

  “这里有个暗格。”他说着拨开一块盖着底座的布料,底下有个更小的盒子,盒子也上了锁,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有写字,你快看。”时雨催促着。

  卫战把字条拿起来。“臭小子,你终于打开这盒子了,哈哈哈!想知道这小盒子有什么秘密吗?帮我娶个媳妇我就给你看。”

  “啊?”时雨看到傻眼,看来卫家老爸也是个老顽童。

  “死老头,给我玩这招!”他将盒子关了回去,连锁都懒得锁,随便塞进保险箱中。“浪费我们的时间,走,上床睡觉去。”

  时雨忍着笑,被他拖着走。

  这卫老爸搞笑的能力恐怕也很一等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