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六章 作者:湛清

  星期六的早上,天气转暖,一大早太阳就很迫不及待地出来露脸。

  集时雨的脸还埋在棉被堆中,睡她的大头觉,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她抓过手机,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真想把窗帘拉紧继续睡觉。

  “集时雨,你还在睡?”卫战响亮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今天礼拜六,周休二日啊,你干么?”她该不会记错了,忘记去上班吧?她赶紧爬出棉被堆,找了一下手表。

  日期没错,再说现在才早上九点。

  “干么?是你自己说要约会的,我看你这么诚意的拜托,就答应今天跟你约会。”卫战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有精神。

  “我哪有说要约会?”瞧他说得好像施舍她似的,烂人。

  “有啊,你昨天说的。”他说得一口笃定。

  “我昨天哪有说要跟你约会?”难道是他作梦梦到的?

  “有,当我们昨天谈到嫁给你师兄那件事情,你向我抗议我们都没有约会,我看在你这么渴望的分上……”

  “等等。”她现在完全清醒了。“那是你说要来我家见我爸,我才说我们连约会都没有,怎么可以直接跳到结婚。还有,什么叫做我渴望跟你约会?”这男人颠倒是非的能力愈来愈强了。

  “你很爱计较耶,女人都那么爱计较吗?谁渴望约会又有什么关系,出来就是了,我在你家附近了,给你二十分钟,我去接你。”他近乎自言自语地念了一堆,然後迳自直接跳到结论。

  “什么?”她这下真的从床上跳下来了。“你别来,被我爸看到就糟了,我弄好了再打给你,你别来接我,我们约附近捷运站见好了。就这样,掰掰。”她已经听到他要抗议的冷哼声,赶紧先挂断电话。

  这男人,自己想约会就说一声,干么硬说是她渴望约会?真不诚实。

  “惨了,我动作得快点。”她拉开衣橱,赶紧进浴室梳洗。

  二十分钟过後,她才拉上包包的拉链,拿了件外套,她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又是他!

  “我快出门了,你在公司附近那个捷运站等,我马上到,十分钟吧!”她随手拿着东西就要下楼。

  “慢慢来,我在你家门口。”他的声音倒是没有平日的急,反而很悠哉似的。

  “什、么?!”她大叫,赶紧跑到窗口往下看,然後看到对街停了一辆黑色房车,正是他的车子。“你别乱动,躲好,别让我爸看到你。现在往前开十公尺,呃不,二十公尺好了,我马上到。”

  她把手机挂了,冲下楼,楼下是店面,看到老爸不在,她松了口气。

  “师兄,我爸回来你跟他说我和朋友出去玩,晚上才回来,不用等我吃饭了。”说完赶紧胡乱挥了挥手,然後奔出门去。

  她找了一下,发现卫战的车还大大方方地停在对街,她翻了翻白眼,赶紧冲过马路,摸上驾驶座旁边的位子。

  “我不是叫你往前开吗?这哪有移动二十公尺?快快,快点走。”她催促着。

  “我是不能见人吗?我还想顺便去拜访你老头。”卫战从刚刚挂掉电话就很不爽了,这女人还敢来烦他。

  “唉呀,你想跟我爸吃饭就说一声,你们两个男人去吃,我可要出去玩了。”

  她瞪着他生气的表情,然後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我爸一定会问东问西的,可是人家今天只想跟你单独在一起。”换一招不知道有没有效。

  果然,他一言不发地将车子往前开去。

  虽然他表情还是有点不悦,但是比起刚刚那臭脸实在好太多了。

  “好了啦,生气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耶,不兴奋吗?”看到天气很棒,时雨觉得整个心情都开朗了起来。

  他终于缓缓地笑了,决定以後再来和她算今天的帐。

  “你刚睡醒,先去吃点东西?”他转头看她,觉得怎么看都不厌,真想把她拉过来,来一个早安吻。

  “好啊,那吃完东西我们要干么?去阳明山好不好?花应该开了一些,我们去踏青。”她建议着,脑袋瓜子转得飞快。

  “踏青?”他讶异地说。“我以为你会想去看电影、吃饭。踏青?你没忘记我的腿还有你踹的伤痕,走路还会跛,去爬山你要背我喔?”

  “背你就背你,不然我帮你找根拐杖好了。”这男人很爱计较耶,被她踢一下记恨到现在。

  他的反应是转头瞪她。

  接着,他将车子往路边停,找了个停车格停好车,选了一家早餐店就带着她进去。

  简单替两人点了早餐,他们坐下来。早餐店没有什么客人,只剩他们两个。

  “你的脚真的很严重吗?”她看他走路还有点怪。

  “你才知道,瘀青好大一片,你这个残暴的女人。”他故意夸张地说。

  结果她居然离开座位,在他旁边蹲了下来,然後一把拉开他牛仔裤的裤脚。

  “是这一脚吗?”

  “你做什么?”他想阻止她已然不及。

  她推高他的裤脚,检视他小腿上的那一大块瘀青。

  “嗯,确实有点惨。”她手指尖轻轻地滑过他的陉骨,居然引起他一阵颤栗。

  他感觉到自己的细胞完全苏醒了过来。

  该死的,他居然因为她这么一个无心的动作而被撩拨,尤其是她蹲在他前面的姿势,让他脑袋瓜子又幻想出一堆不该有的景象。

  “知道还不快点忏悔。”他粗鲁地一把将她拉起来,按回她的座位坐好,生怕再不把她拖离到安全范围,他就会成为第一个吃早餐吃到流鼻血的人。“快说你下次再也不会对我使用暴力。”

  “嗯,我下次要踢的时候会记得换一双鞋。”她很认真地承诺着。

  “不是这样吧?”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该说的是再也不对我使用暴力。”像他如此高大魁梧的男人居然被一个小女人踢伤,说来还真没面子。

  “这对我来说不是暴力啊,当时就是一个反射动作。”她非常认真地说,边说着还抬起腿做一个踢的动作。

  他反射性地跳开,惹得她哈哈大笑。

  “放心啦,我会克制自己,在你走下山之前绝不会踢你。”她伸出三根手指头保证。

  他瞪她,把三明治塞到她手里。“快吃啦!”

  %%%

  两个人虽然打打闹闹,但一整天下来,玩得非常的开心。

  他们拖拖拉拉地爬着山,嘴巴运动的比脚还多。晚上回到市区吃过饭,两个人现在坐在上次那家Pub  里喝酒。

  “我记得我发过誓不给你喝酒了。”卫战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威士忌。

  “我也是会进步的啊,你怕什么?今天我不会让你背着回去了。”想到那天他背着她回家,虽然当时她大部分时间都是昏迷的,但想来还是挺甜蜜的。

  这男人远比他愿意承认的还要温柔体贴得多。

  “可我觉得我喝多了,怎么办?换你背我吗?”他故意眯起眼,装出一副醉眼迷蒙的模样,想看她究竟想怎么处理。

  “我就说你喝太多了,不信,这酒很烈的。”她刚刚偷喝过一口,辣死她了。

  “你别开车了,我可以送你回家。”

  “真的吗?”他懒洋洋地半趴在吧台上,对着她缓缓地拉开嘴边的弧度,笑了。

  她的心脏差点漏了一拍。

  这男人喝醉的模样好性感,以後千万别让他在别的女人身边喝醉,否则罪孽深重。

  “我跟你说,你以後除了跟我在一起以外,只能喝一杯喔!”她马上就警告他。

  “为什么?”他捉住她的手指,装作无力地倒向她。

  “因为……因为只有我扛得动你。”幸好他醉了,应该不会记得她一脸的口是心非。“我们走了啦!”她掏出钱来结帐。

  他眯起眼偷看她,发现她的脸酡红得非常美丽,让他差点忘记要装醉,想一把将她抱回家。

  “来,我们走了。”她结完帐背起包包,然後往他身前微微一蹲,将他一扯,在他能够反应过来之前,把他背上身。

  “啊……”他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这女人真的背他?!

  “别怕,我很有力的。”她温言安慰着,就这样把他背出酒吧。

  卫战发现她真的背得动他,讶异得一路上只能瞪大眼珠子。

  好在她看不到,否则马上就穿帮了。

  半小时後,她已经把他送回到他家了。

  “你自己住吗?我帮你泡杯茶。”她将他甩在沙发上,直接往厨房去。

  时雨忙着泡茶,连打量他的家都还没空,没多久就弄了一大杯浓茶出来。“喝了这个会比较好吧,你有没有想吐的感觉?”她把茶杯放到沙发前面的桌子上,翻动他的身子。

  他的眼睛倏地张开,吓了她好大一跳,人差点跌到地上去。

  “你没醉?!”集时雨大喊着。“你骗我?!”她真想举起脚再踹他一次,可惜鞋子已经脱下来了,杀伤力肯定不够。

  “时雨。”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拖进怀中,翻了个身压进沙发里面。

  “我不知道你会真的背我,我原本只是要闹你而已。”

  “你很坏耶!”她躺着还用力捶他一下。

  “我也很讶异你居然背得动我。”他发觉这个姿势不大妙,他完全可以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一点也不想放开她。而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攻击一个无辜的女人。

  “我力气很大,你不知道吗?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卤猪脚,那个大锅大鼎拿久了,力气不知不觉就很大。要不是一这样,那天怎会阴错阳差被蜻蜓大哥叫去搬货,我以为你早知道了。”她很认真地解释着。

  但他听得不大认真。

  他发现她的身子贴着他的感觉很好,现在他只想低头吻她,顺从他一整天的渴望。

  “卫战,你怎么不说话?”她终于发觉他怪怪的了,往上看进他炽热的眼中,她只能倒抽口气。

  可惜要逃也来不及了。

  他低头深深地吻住了她。那个吻非常的放肆,直接蜿蜒至她胸口的衬衫上,随即一颗又一颗的扣子被咬了开来。

  他可以说是手嘴并用,手忙着摸她的大腿,嘴巴忙着吻她穿着蕾丝胸罩半裸着的胸脯。

  “卫战……”她用力地喘息,双腿忍不住夹了夹,引来他的痛苦呻吟。

  “该死的。”他又想骂脏话了,他想直接埋进她的身体中,他想要她那可爱的腿圈住他……

  她感觉得到他的亢奋直接抵住她,他的躁动她完全体会到了。

  “今天晚上别回去了。”他捧起她的胸,推开一边的胸罩,直接舔吻起来。

  “不……不行。”她扭动着身子迎向他,但理智还没完全崩溃。

  他忽然静止不动,埋在她胸口像是死去了一般。

  “卫战。”她小声地唤,推了推他坚硬的肩膀。

  他叹息。

  “我不想让你走,我想要你在我身边,我想要醒来马上看到你。”在刚刚那一刹那间,他忽然体悟到他内心深处最温柔的渴望,他对这女人的感情恐怕不只是喜欢而已。

  他想要她一直在他身边,不只是出来约会而已。

  不只是为了眼前的温存,而是一种细致的感情需求。

  他无法解释,却很清楚地意识到了。

  “你知道你可以要我,我也想要你。”她回视着他眼底的温柔,轻声地说。

  “我可以晚一点再回去。”她很清楚他抵着她的亢奋会一让他痛楚。

  “不是只为了这个。”他低声诅咒。“你最好快点带我去见你老头,我不想再过这种送你回家的日子。”最好他整夜都能抱着她,这样他才不会如此失落。

  她愣住,在意会过来之後缓缓地笑了。

  “好,我去跟他说。”她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

  “那你该死的最好起来,给我一点时间,我送你回家。”他赶紧跳离开她的身体,生怕会管不住自己。

  她笑着扣上凌乱的衣物,感觉到这是属于他的温柔。

  这男人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她觉得他非常的温柔。

  “你车子放在酒吧附近,用什么送我?我可以自己回去。”她说。

  “没车不会搭计程车吗?这么晚了女孩子怎么可以单独搭车?”他又吼人了。

  “喔。”她乖乖地应。

  “走了。”他忍住不甘愿的感觉,送她出去。

  一直到当天他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才想到——“她背得动我?!她那么有力,那天还让我扛一堆猪脚?!这女人真是……”以下又是儿童不宜的脏话,咱们就略过吧!

  %%%

  由于礼拜六晚上玩得太晚,礼拜天集时雨又昏睡到九点。

  懒懒地起床刷牙洗脸,才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就在店门口碰上李信。

  “师兄,你今天没有休假啊?”李信通常假日是排休的,所以以往假日她都会比较忙,因为要帮老爸管店里。

  “今天没有。”李信的脸色有点凝重,他难得用这么严肃的表情看着她。“小雨,我可不可以跟你谈谈?”

  “谈谈?”时雨讶异地问。在她开始上班之前,他们几乎每天都会一起在店里面,平日也说不上几句话,现在怎么会要跟她谈谈。

  李信点了点头。“有空吗?”

  “有啊。”时雨很干脆地将刚买的早餐放下。

  “我们出去走走,散散步吧!”李信率先往外走去。

  时雨愣了一下,有点不舍地看了眼无缘的早餐,这才追了上去。

  李信一路上几乎都没说什么话,直到走到附近的公园,他才开口。

  “我昨天看到了。”他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么一句。

  “看到什么?”她是真的一头雾水。

  “那个男人是你男友吗?你喜欢他?”李信的表情看起来颇凝重。

  他忽然这样问,时雨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你说卫战啊,嗯。”反正迟早也是要带回来的,就跟师兄说了吧!

  “你怎么可以?”他突如其来的激动让她呆了一呆。“我对你的感情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对我的……感情?”时雨觉得自己头顶一定冒出诸多问号了。“我……等等,你刚刚是那个意思吗?”

  “不然你以为我出师这么久了,为什么不离开店里?”若不是为了她,他根本可以自己去开家店,无须领这死薪水。

  “我、我……”时雨真的非常讶异,她平日跟师兄并不熟络,只是把他当成师兄在尊敬罢了。“对不起,我不曾察觉。”

  她一直以为老爸要她嫁给师兄,只是老爸自己的打算。

  “你爸希望我们能结婚,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他继续问。

  “我拒绝了啊,不管我爸答应你什么,我并不打算为了让我老爸有个传人而结婚。我这样说可能太直接了,但是,师兄,我从来没打算过嫁给我爸帮我挑的人。”更别说是为了这种荒谬的理由了。

  “你不觉得嫁给我一切都很完美吗?你喜欢这家店,我知道,但是师父不放心把店交给你继承,你应该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但那不表示我为了要这家店就会嫁给你。”时雨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说喜欢她,这种找她痛处踩的人是真心喜欢她吗?“店是我爸的,他想让谁继承我没有资格管,但我的婚姻是我自己的,我不可能为了其他原因结婚。”

  “这么说你是爱那个男人喽?”李信气愤地问。

  爱?

  时雨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是的,我爱卫战,如果要结婚,我想嫁给他。”

  卫战虽然有一大笼的缺点,但他对她一直都是真心的。有几分想法说几分话,他面对她时一直都是最坦荡的。

  她看到了许多他粗鲁行为下的温柔,知道这个男人正是这样夺了她的心。

  “你这么做会後悔的,那个男人哪里好?”李信不敢置信自己居然就这样出局。

  “这不是谁好谁不好的问题,师兄。总之,我谢谢你的厚爱,但我不打算嫁给你,至于店里的事情,你直接跟我爸商量。”说完时雨甚至弯腰跟他鞠了个躬,然後转身往回走。

  时雨愈走愈快,几分钟的路程她走到冒汗。

  事情似乎愈演愈烈了,她不知道老爸是怎么跟师兄讲的,让师兄有错误的期待,但她不打算妥协。“路上她想着这些事情,脑门都开始发热了。

  “你去哪里了?一起床就不见人影。”集泗火在店门口拦到刚进门的集时雨。

  “阿信跑哪去了?”

  “爸,我有事情跟你说。”集时雨一把拉住老爸的袖子,将他半推半拉地带进贮放东西的杂物间。

  “什么事?”集泗火皱紧眉头,没想到女儿居然敢对他动手动脚的。

  “爸,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可能会嫁给他。”昨天卫战虽然没把话说得很明白,但她就是知道这男人已经开始想到婚姻了。

  “你……你说什么?!”集泗火不敢相信女儿居然敢这样对他说,他顿时觉得一股火气直往上升。

  “爸,我上次就说过我对师兄没有特别的感情。不管你承诺他什么,我都不打算帮你履行承诺。不过因为你是我老爸,我希望你能认识我喜欢的男人,所以看你哪天方便,我带他回来吃饭。”

  时雨一口气说完,然後喘息着看她父亲。

  集泗火双手盘胸,眼底冒火死瞪着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