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五章 作者:湛清

  集时雨站在卫战的办公桌前,整理再次被他弄乱的档案柜,她把几个弄乱掉的档案都抽出来放他桌上,然后再依照分类重新归档。

  卫战早上有事情外出了,所以她得以在这边好好的、悠哉地整理他的东西。由于昨天最后的一团混乱,他再也不许她卤猪脚了,不过他“好心”地特许她继续使用大厨房,只要她每天帮他弄顿像样的午餐。

  这根本就是幼稚的行为。

  那家伙怕人家跟他抢食,宁可不赚卖猪脚的钱,也要她只做他一人的厨师。不知道她的职称到底是御用厨师,还是行政助理?

  “我们这样会不会很暧昧?”

  她想起昨天那个吻,让她光回忆都会颤抖的吻。她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比想像中还多,但是那样火热的一个吻却是她从没有预想到的。

  她对他是有影响力的吧?!想起他那恼怒又禁不住诱惑的脸,她就觉得好笑,一种甜蜜蜜的滋味缓缓在心头漫开。

  或许是因为这样,她今天才改了妆扮。

  原本扎成两条辫子的长发梳得又黑又亮,直直地垂在身后,贴身的棉质上衣展现出她细致的锁骨,还有纤细的腰,及膝的裙子包里着她可爱的臀型,露出线条完美的小腿,配上有点跟的鞋子,她整个人变得斯文秀雅,跟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同。

  今天早上同事们的反应足以让她建立信心了。

  可是他又是怎么想她的呢?昨天看他对待她一如往常,只除了偶尔会被她逮到眼神里面高于一般的热度,其余的看来都很正常。

  他吻她时看来那么的意外,可见得那也不在他的预期之内。其实她从那天跟他去喝酒后,就已明白自己内心对他的喜欢是与日俱增,所以她并不排斥跟他试着恋爱。问题是,他又是怎么打算的呢?他会不会只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有多想?

  有人说女人总是想太多,而男人总是想太少,或许这话是对的。

  “你是谁?谁准你进我办公室的?!”一个带着怒意的男性声音打断她的冥想。

  时雨猛然转过身去,看到卫战高大的身子矗立在办公室门口。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她错愕地问。

  卫战原本不高兴的脸色开始产生怪异的变化。

  “集时雨?”他非常不确定地开口。在确定她没有否认的迹象时,他开始咆哮了。“你那什么打扮?害我认不出你来!”

  她未免也太漂亮了一点,可恶,那小巧的锁骨真是迷人,还有那娇翘的臀部可爱得不得了。毁了、毁了,经过了昨天,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镇定下来呀!

  “是你一直说我以前的打扮像村姑的,干么吼我啊?”这男人有病!干么这样怒气冲冲地质问她,好歹也该赞美她一下呗。

  “谁教你让我认不出来!”他还回答得理直气壮。

  她不敢置信地张大嘴巴,这男人自己眼拙还怪她。

  “你够了没啊你?”她瞪他一眼,低下头去继续整理资料,其实是在生闷气。

  大家明明都说这样很漂亮、很可爱、很迷人啊!为何他是这种反应?没有赞美也就算了,根本是在嫌弃她。

  一直到手里的资料夹都快被她扭断了,她才发现有个炽热的身子贴着她,她才来得及倒抽口气,一只强健的大手就一把箍住她的腰。

  “你别埋怨我,我昨天明明已经跟自己发誓再也不吻你的,该死的、该死的!”他连骂了好几句脏话,然后用力地吻住她。

  时雨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飘了飘,这是什么诡异的感受啊?她感觉得到圈住她的那团火热,究竟那是来自于他身体的热度,还是源自于她自身血液的奔腾,她不知道。

  只知道他圈着她的手非常的有力,而她只能闭上眼,任那感觉冲激着她、拍打着她。

  “小雨、小雨,我早上寄给你的东西有没有收……”

  由远而近的呼唤声让她从迷雾中回到现实,她用力地推开他,迅速放开攀着他的手,当蜻蜓冲进来时,她刚好来得及退开一步。

  “我……那个,战哥,你回……”蜻蜓僵在办公室门口,觉得卫战的表情好像要把他宰了。

  “什么事情这样大呼小叫?公司是你大呼小叫的地方吗?”卫战又开始咆哮了,那眼底的火焰把蜻蜓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只差没黏到墙壁上去。

  旁边的时雨忽然噗哧笑出声,这公司最爱大呼小叫的人好像就是他自己耶,还好意思教训人。

  “你笑什么笑?牙齿白呀!”卫战恼怒地转头骂她。

  时雨敛起笑容,一副云淡风轻的舒爽表情。

  他喃喃自语地诅咒着,蜻蜓则被弄得进退不得。

  “蜻蜓哥,你找我?”时雨好心地跨向前一步,打算将蜻蜓带走,解救他于水深火热中。

  “可是,战哥……你们……”蜻蜓迟疑地看着卫战,他似乎是打断了什么才惹得他不高兴的。

  “我们的事情弄好了,没事了吧,老板?!”她说着还回头去象徵性地问问卫战。

  卫战的回答是坐回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理也不理人。

  蜻蜓脸色僵硬,时雨一把将他拖走。

  才出了卫战的办公室,回到集时雨的座位上,时雨拉了张椅子让蜻蜓坐,蜻蜓还在忐忑地回头观望卫战办公室的方向。

  “蜻蜓大哥,你干么那么怕老板?”那家伙根本是只只会叫的老虎,一点伤害性也没有啊!

  “我又不像你那么大胆,小雨,你知道吗,你已经变成我们公司的女英雄了。”蜻蜓崇拜地看着她。

  “女英雄?怎么说?”时雨不解地问。

  “首先,你是第一个做满一个月的助理,在你之前助理的折损率平均每周一个。至今为止换过……我算算看……”蜻蜓真的认真的数了起来,当她发现他十根手指头根本不够用时,就阻止他了。

  “他的丰功伟业我算是知道了,然后呢?”她居然已经做满一个月了,真是太难得了。

  “然后你是唯一一个敢跟战哥顶嘴的人。你知道战哥的脾气,他在气头上是不容许人家顶嘴的,要解释得事后再找机会,不过小雨你很勇敢,现在大家有委屈都能够直接找你,你就会跟战哥说……”

  “等等,你是说最近陆续有人找我聊天诉苦,是有目的性的?”

  难怪,她还在想说她的人缘怎么愈来愈好了,就连在另外一楝大楼的公司员工也说要来认识她,难不成她的声名已经远播了?

  “呃,应该是吧。”蜻蜓尴尬地笑了笑。

  时雨猛翻白眼。

  “啊,我已经做满一个月了?那是不是有薪水领了?”真好,她总算要领到生平第一份薪水了。

  “是啊,月初已经入帐了,你去查查,户头里应该有钱了。”蜻蜓替她开心也替自己开心,好歹他不用为了帮战哥找助理而焦头烂额了。

  “对了,你上次借给我那个绘图软体好有趣,我自己拿了一堆相片练习,现在功力不错了,我还做了不少桌布,等一下转寄给你欣赏欣赏。”

  时雨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伺候老爷子卫战大人。偶尔他忙的时候,她也没事做,所以闲暇的时间还挺多的。

  最近她除了每天看同事跟朋友转寄给她的笑话跟文章之外,就是练习用一些软体。在科技公司上班就有这种好处,凡是数位科技产品都不缺乏,根本无须自己买。她还借用了公司的数位相机,拍了不少有趣的照片,当然其中不乏卫战的各种怪表情。

  “真的啊?你可以放到公司内部网路,大家都能够欣赏。”蜻蜓建议着。他也很怕时雨太无聊就不做了,现在他只希望时雨能够长长久久的做下去,这就是他的福气啦!

  “内部网路?那要是被老板看到,不就被骂死?”再说那些练习用的照片很多都是用他的耶,他看到还得了。

  “啊,那不成、不成。”

  “还是我们设个密码,老板没密码哪能进得去?”时雨现在也被训练得很会使用网路资源,她马上就想到方法。

  “你忘了战哥是个优秀的工程师呀?有他破不了的密码吗?再说内部网路的权限要开到哪里,也是战哥在决定的。”蜻蜓垮着脸说。

  “对喔,那我寄给你好了。你前天转寄那个男人敷面膜的图片好好笑喔,你看,就这个……”时雨打开电脑信件匣中的信,其中一篇标题写着——裘博士新研发男性抗皱面膜,新发售!

  “就说不能得罪女人,居然有人趁男人睡觉时帮他敷面膜,还拍照流传到网路上呢!”蜻蜓看着那个图片也觉得一阵好笑。这是最近颇红的一张网路照片,大家传来传去的。

  “我跟你说,我还做了”

  “你们两个是很闲吗?来公司闲嗑牙吗?”卫战的声音从两人身后杀来,蜻蜓马上僵直身子,而时雨只是偷偷对蜻蜓吐了吐舌头。

  “我还有事忙,小雨,就这样。”蜻蜓赶紧脚底抹油闪人。

  霎时间只剩下她跟卫战两个人对望。

  “你一定要这样凶巴巴的吗?蜻蜓哥也是好心啊!”真不懂他干么老摆副臭脸,弄得大家都怕他很好玩吗?

  “轮得到你来批评吗?”他眯起眼瞪她,目光扫到她开着小视窗的电脑。“那是什么?”

  “哪个?”她顺着他的目光扫到电脑上。“这个喔,你没收过吗?最近很热门的一张照片,裘博士……”

  “我说的是你的桌面。”他怀疑地盯着电脑,不让她有做手脚的机会。“关掉Outlook  ,我要看你的桌面。”

  “你管我桌面放什么?那是个人设定,个人者就是我的设定,所以不关你的事。”她试图撇清,不让他看。

  但是卫战有那么好打发吗?

  “叫你做你就做,屁话一堆。”他目光犀利地回视她故作轻松的脸。

  “你这人嘴巴真不干净,粗鲁又没气质。”她边说边念。

  “我嘴巴再不干净你都尝过了,有必要这样评论吗?”他冷冷地回她一句。

  她的脸瞬间胀得通红,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小嘴用力地吐着气。

  “这是什么?”他的脸色一变,瞪着她桌面上那张图片。

  那是他的脸部特写,睡着的样子,似乎是趴在桌上侧睡时拍的,而他的脸上“那是桌布啊,自制桌布。”她吞了口口水。

  “我的脸上怎么有这怪东西?!你哪里弄来这张照片?”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就敷脸啊,这个是化妆棉,这样可以敷脸,我看那电子邮件,比照着帮你做了一张。”集时雨干笑。

  桌面上的照片是卫战睡着的模样,而他眉心中间贴着一块化妆棉,像在敷脸的模样。

  “集、时、雨!”他不知道该摇她还是掐死她。

  “我练习用照片软体做的,很不错吧?”她还讨好地问,好似他脸上没有那想杀人的表情。

  他原本手都伸出来要放到她纤细的脖子上了,却忽然转念,脸色变得轻松了起来。“基本上你也只能用软体玩一玩,想真的帮我敷脸,你还很有得拚。”

  他恶意的眼神从她胸口往下滑到她的腰,然后轻蔑地转了一圈又回来,最后还不忘重重地叹了口气,似乎真的唏嘘不已似的。

  “你这什么意思?”她被他那眼神看得火大了起来,这男人竟敢暗示她不够格爬上他的床?

  “你应该清楚我在说什么,你这颗青涩的果子我还吞不下嘴呢!”他故意说得很大声,让后面那几个偷听、偷看的人都能清楚地听到。

  “你这烂人。”她生气地站了起来,刚刚是谁那么用力吻她的?她提起穿着低跟鞋的脚,用力地朝他小腿陉骨一踢。

  “啊……”卫战闷哼着抱着脚跳开。“你这女人……”他的脸上写满了痛楚,额头都冒出了汗水。

  “哼,敢小觑女人,不知道得罪女人是很惨的吗?”她马上把他那张敷面膜的桌布给上传到内部网路,供大家下载回去射飞镖。她决定今天就印一张出来,直接用脚印帮他的脸“敷面膜”!

  %%%

  隔天卫战跛着脚来上班。

  一早上他都在外面忙,走路时脚还隐隐作痛,让他时不时满嘴脏话。忙到了中午,好不容易处理完事情,回到公司都下午一点了。

  他的桌面乱成一团,上面不仅有堆成山的纸张,甚至他烟灰缸里的烟屁股都没有倒掉。

  “集、时、雨。”他习惯性地吼人。

  等了半晌,她居然还没出现在门口。

  “这女人跑哪去了?!”他气急败坏地按了内线给蜻蜓。

  “我是蜻蜓。”蜻蜓的声音听来还满愉快的。

  “集时雨在哪里?”他劈口就问。这女人是故意的吧?踢伤他还不够?

  “战……战哥,小雨在她位子上啊!”蜻蜓无辜地说。

  在位子上?那怎么可能听不到他吼人?“你叫她马上给我滚进来!”

  “呃。”蜻蜓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跟身边的人说话,然后为难的回答说:“我请她马上进去。”他说不出要人家“滚”进去那种话。

  卫战喀啦一声挂掉电话,肚子饿到想扁人。

  没多久,高跟鞋敲着地面的声音从远而近,然后停在他办公室门口。

  “叩叩”集时雨在门上象徵性地敲了一敲。“听说你要我滚进来,不过我今天的打扮不大方便用滚的,为难了很久只好用走的了。”

  “你搞什么——”他的话消失在抬起来的视线中。“你该死的穿这什么衣服?!”

  紧身的黑色上衣不仅勾勒出她纤细的身子,更将她胸部的美好弧度通通展现出来,那胸口的蕾丝看起来暖昧得很,黑色的布料更是衬得白哲的胸脯娇美异常。

  目光往下,短短的裙子包裹住她美好的臀部曲线,露出一大截白嫩修长的腿,而她脚上的及膝马靴更让她看来时髦而高挑。

  他狠很地倒抽口气,感觉到血液往下半身冲去。

  “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吗?”她转了一圈,还故意弯下身检查自己的靴子。那角度刚好让他轻易的看到更多胸前的春光,他狠狠地又吸了口气,赶紧换了下姿势以纾解裤子的紧绷。

  “可恶的你,我……”他被弄得不知要说什么了。这女人肯定是故意的,就因为他昨天说她青涩得入不了口?“都一点多了,我的午餐呢?”

  刚刚他明明肚子饿得很,现在却觉得饿的是其他地方。

  “我都准备好了,马上为你拿上来。”她巧笑倩兮,翩翩然转身下楼。

  他还愣在当场。

  她比他想像的更诱人,看来他完全错估了她对他的吸引力,早知道就不该说那话,她显然气得不轻哪!

  没多久她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盛满了麻油鸡、臭豆腐加上无敌多的辣椒酱,还有一碗药炖排骨。

  “老板,你的午餐来了。”她在他惊讶的目光下,将托盘放到他桌上,随便将他紊乱的桌子挖出一块空地来。

  “你这个爱记仇的女人,想让我流鼻血啊?”这么多燥热的东西吃下去,不用看她穿迷你裙也可能喷鼻血吧?

  “会吗?”她无辜地眨了眨眼。“你的定力不是很强的吗?不是不受诱惑的吗?”

  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大手一伸,将她勾进怀里面紧紧箝住。

  “你想要气到什么时候啊?我的脚都被你踢伤了还不够?我到现在走路都还跛着。”

  她的心霎时一软,低头看了看他的脚。“我哪有气什么?”睁眼说瞎话她也会。

  “唉!”他无奈地吻了吻她耳垂下的肌肤。“算我失言好吗?其实你不是什么青涩的果子,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把你吞了。”

  “唉呀!”她红着脸挣开他的怀抱,赶紧看了看四周是不是又有人看见。“你这人怎么这样?!吃你的饭啦!”

  卫战只好苦笑着开始吃,这下不敢嫌弃东嫌弃西了,孔子果然有先见之明,女人确实是不能得罪哪!

  看他吃得辛苦,她索性拉了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好不好吃?这个辣椒酱是我帮你找来的,够不够辣?”

  “很辣。”但他不吃辣。他苦着脸吞下了臭豆腐,尽量别去沾到辣椒酱。然后配了口麻油鸡,嗯,真诡异的配法。

  “其实你这人也是有优点,不过优点很少就是了。要不然我就把你带回家见我老爸,好歹帮我挡一挡。”想到昨天晚上老爸旧事重提,她不禁头痛起来。

  她跟卫战才开始谈恋爱,两个人这样闹来闹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怎样的结果。她忙着探索爱情,她老爸却忙着要她嫁给师兄,固执的老爸怎样说都说不通,快把她气死了。

  他拿汤匙的手一僵。“你爸又要你嫁给那个什么师兄的?”他的眉头锁得死紧,整张脸阴沉了下来。

  “对啊,很固执呢!我怎样说都说不通,我怕我再说下去就会跟他打起来了,然后我就会被他扫地出门。”时雨做了个鬼脸。

  “扫地出门就扫地出门,我收留你。”一直叫她嫁别人,这死老头真是够了。

  “真令人感动哪,哪天我若是要嫁,一定第一个考虑你。”她玩笑地说。

  “你要是对我好一点,我就跟你回去见你爸,等你爸见到我这个堪称专业级的老公人选,一定会放弃叫你嫁给那什么师兄的。”他挺了挺胸膛,“副骄傲的模样。

  不料时雨并不捧场。

  “专业老公?”她瞄了他一圈。“在我爸眼里你恐怕并不及格。”

  “为什么?”他不平。“我无不良嗜好,家大业大,人品好相貌佳,人见人爱,哪里不及格了?”

  时雨听到傻眼。“无不良嗜好?”她捏起他丢在桌上的香烟盒,抽烟不叫做无不良嗜好?“还人见人爱呢?!你连猪脚都不会卤,光这一点就被我老爸嫌弃到死了。”亏他还自我赞美成那样。

  “但是我有猪脚店啊。”他马上替自己把分数加回去。

  “我老爸也有,他恐怕并不稀罕。”她不想戳破他的幻想,但是要说专业老公,他这样在她老爸面前是绝对不够格的。

  “他是想怎样?!”卫战不爽了。“随随便便就要把你嫁人,好歹先见过我再说,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什么时候带你回家?”他们有进展到那么快了吗?她怎么觉得连正式的约会都没有呢?“我们连约会都没有,你会不会跳太快了?”

  “约会?简单,今天下班就去。”他说得好像只要排个行程,把这件事情办好就可以跳到下个步骤。

  她无力地吐了口气,懒得跟他辩。

  “所以我说你要对我好一点,我就拯救你脱离你爸的魔掌……”

  她任他去说,懒得回答他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