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三章 作者:湛清

  集时雨在乔妈妈那边吃过晚餐才回家,看来乔妈妈的手艺获得了卫战的认同,那家伙吃得可饱了。

  想到刚刚的事情,踏进店门时她的嘴角还带着笑容。

  “小雨,你回来了,师父找你。”站在柜台后方的一个男人跟时雨打了招呼。

  “师兄,我爸在哪里?”时雨跟李信打招呼。

  李信是她爸收的徒弟,其实很早就已经学会她老爸的手艺了,这一、两年来也都在她家店里面帮忙。

  只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家里又没有哥哥或弟弟,她老爸就收了一个徒弟。她知道,在她老爸的心里面,独生女并不适合继承他的衣钵。

  有时候她会想——她想要继承老爸的店,到底是真的喜欢做这生意,还是想要获得父亲的认同?她不知道,只知道在这方面她跟老爸一直无法沟通。

  “师父在楼上。”李信回答她。

  “谢谢你,那我上去了。”时雨知道老爸比较想要一个儿子,所以有时候看到师兄,她都会有种想偷偷叹息的感觉。

  她转身往里面走去,上楼之后,她找了一下,终于在起居室找到正在泡茶的老爸。

  “爸,我回来了。”时雨走过来,接过他手里的茶壶帮他倒茶。

  集泗火是个固执的人,看他的长相就很清楚,横眉竖目,两个眼睛炯然有神,老是圆瞪着对方,嘴巴总是抿起来,颇有威严的样子。

  “你到底找了什么样的工作?”集泗火的老婆早死,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女儿是满孝顺,他也很安慰,但是他总觉得遗憾,没能有个儿子。

  不过幸好他收了个徒弟,这个遗憾还是可以被弥补的。

  “是科技公司的行政助理。薪水还不错,有三万多块。”时雨解释着,手里很习惯地泡着茶,这件事情她已经做过无数次了,对于老爸喝茶的口味她也抓得很准。

  集时雨在烹调方面是有点天分的。

  她对味道很敏感,她的舌头的记忆力非常强,只要吃过的东西她会记得那味道的细致处,然后推敲之下她会试出可能的做法。

  所以她每次吃到好吃的东西,回到家总是忍不住自己做一次看看,而经过几次实验,她通常可以做得很不错。

  可惜她老爸不懂得欣赏她的长才,就算她只是跟在他旁边看就学会了家传的猪脚卤制法,卤出来的味道几乎完全一样,但他还是吝于给她一点赞赏。

  对他来说,女儿只要乖乖地按照他的意思去做,然后嫁给他挑选的人,这样就够了。

  可是时雨是他的女儿,也遗传到他的固执,所以有些事情她就是无法妥协。

  “做什么助理,有用吗?”集泗火哼了一声。“谁让你放弃教职的?当初我辛辛苦苦要你去念师范院校,你念是念了,毕了业又不肯去教书,整天无业游民似的在家闲晃……”

  “爸,我不喜欢教书,我说过了。”时雨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她早就知道自己不想教书,但当初还是被老爸逼着去念师范院校,这四年只是更让她确定她不想走这一行罢了。

  幸好她不是公费生,不必一定得去教书,加上现在教职难求,所以她就索性不去找教职。不过这自然引起她老爸极端的不满。

  “你没教怎么知道不喜欢?女孩子教书很好啊,又安定又令人羡慕。你去做那什么科技公司,哪天要倒就倒,一点都不稳定。”现在经济不景气,科技业开开关关的那么快,集泗火怎么看都觉得不妥。

  “爸!”时雨抗议了。她虽然也觉得卫战浑身都是缺点,但他工作认真她是很清楚的,所以她一点都不认为公司会很容易倒掉。“我这个公司很稳定,老板很认真,我相信我可以做很久。”

  “好啦,随便你,反正你结了婚就待在家里,别去上班了。现在你要怎样我就睁只眼、闭只眼。”集泗火难得妥协。

  “结婚?”时雨错愕地问。“谁要结婚?”

  “你啊!”集泗火双手环胸,很不满意女儿这么不聪明,到现在还在问这种问题。“你以为我干么收阿信当徒弟,现在阿信可以独立了,我打算把店交给他经营……”

  “把店给师兄经营?”时雨很想问他说到底谁才是他女儿。“师兄可以自己开店,为何要继承你的店?你要人继承,我觉得我可以……”

  “胡说八道。”集泗火瞪大了虎眼。“你一个女孩子跟人家经营什么店面,这像话吗?等你嫁给了阿信,他继承不就等于你继承吗?最好你们第一个孩子要姓集,以后可以把店传给他。”

  “爸,你要我嫁给师兄?”她甚至都不该叫他师兄,因为论拜师时间,她学的可比李信要早。但是老爸从一开始就要她喊他师兄,她只能在心中暗自不服。“我根本不爱他,怎么可能嫁给他。”

  “什么爱不爱的,你说那什么话?我让你嫁你就嫁,哪那么多问题。”集泗火恼怒地看着女儿,这个小时候可爱得不得了的女儿,什么时候学会叛逆了?!

  “开什么玩笑!”时雨站了起来。“不可能的。爸,如果你不肯让我经营你的店,那也无妨,这家店是你的毕生心血,你要给谁继承就给谁继承,我无法有意见。但是婚姻是我的,我要嫁谁就嫁谁,而师兄……我一点都不打算嫁给他。”

  “你、你、你说那什么浑话?”集泗火怒瞪着自己的女儿,不敢相信这个勇敢回视着他的是他的女儿。

  她的眼底有着熟悉的倔强,跟他一样的固执神色。

  “爸,这是我的想法,我自己会找到我喜欢的人嫁,请你不要勉强我。”她放慢了说话的速度,但是态度依然坚定。

  她说完,也不管她老爸是不是吹胡子瞪眼,转身回去房间里。

  %%%

  集时雨的工作内容还包括要当个跟班。

  因为现在卫战的资料几乎都是她经手建档,所以她就像个活动的资料搜寻器,遇到重要的生意场合,他干脆就把她带在身边。

  今天就是这样,傍晚的时候他要求她加班,陪他去五星级饭店跟客户吃饭、谈生意。照理说她该开、心的,反正只是跟去吃饭!万一卫战要她拿什么资料,她再找出来给他即可。可是她整个晚上都非常沈默,一等到合约签好了,客户走了,卫战喝着咖啡,一边盯着她瞧。

  “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卫战眯起眼问,他现在想抽烟,可是这餐厅禁烟。

  “什么?”原本在发呆的时雨惊醒过来。“你真的问了那个问题吗?老板,你说话真是太没气质了。”

  “跟你说话要什么气质?”卫战冷哼。“再说我就是这样。不然你干么心情不好?”

  “我哪有、心情不好?”只是不想回家而已。她说话时眉宇间还有着抑郁神色。

  “还说没有。”他拍了她额头一下。今天叫她加班,她一点都没有抗议,这就够奇怪了。一起工作也一段时间了,她老早就过了那种谦卑地面对老板的时期,要是她不高兴,一定会马上抗议的。“我想去喝杯酒、抽个烟,你是要我送你回去,还是要去喝一杯?”

  “我不会喝酒。”时雨闷闷地说。

  “那就看我喝。”他一把将她拎起来,再也看不下去她那要死不活的模样了。

  半小时后,两个人已经端坐在酒吧的吧台边,一人面前一杯调酒。

  “可以喝酒吗?回家会不会被骂?”卫战难得说话这么温柔,酒吧里播放着轻柔慵懒的爵士乐,说起话来自然不好太粗鲁。

  “我已经成年了。”她拿起酒杯啜了一口。“这很淡,有水果味道。”还满好喝的,她又喝了一大口。

  “毕竟是酒,别喝太快。”或许是因为下了班了,他说话也比平常放慢许多。

  手指间夹着的烟缓缓飘散出烟雾,让他整个人陷在一种朦胧的感觉中。

  她几乎觉得他是温柔的。

  时雨抹了抹脸。错觉吧?她怎会觉得这男人挺有魅力的呢?

  “我以前觉得你真是一个满身缺点的人,你看你说话又粗鲁,脾气又不好,老是摆一副臭脸……”

  “喂喂,你数落够了没?”他一把捏住她额头,警告地低瞄她。这女人忒大胆喔!

  “你听我说完,我是要赞美你。”她的说法引来他怀疑的瞪视。“你知道,我昨天跟我爸吵了一架,我很少这样直接顶撞他的。”

  “跟老头吵架?”卫战看她一眼。“这没什么稀奇,相信我,一回生两回熟。”他成天都跟自己的老爸吼来吼去的,要不是老爸退了休四处云游去,恐怕父子俩还有得斗嘴。

  不过显然她并不习惯跟自己老爸吵架。

  “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说啦?”她侧过头去怒瞪他。

  “好好,你说。”他举起双手投降。

  时雨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小口。“我觉得我们两个真是该交换老爸。你爸想让你继承店面,你却只想开你的电脑公司,而我呢,我想继承我爸的店面,他却不肯把店交给我。”

  “你老头也开店?”他倒是不知道。

  “跟你们家一样的,都卖猪脚。还有,最近你店里头卖的赔本猪脚,都是从我家的店里头订的。早跟我说,我请我爸给你打折。”她翻白眼,还是不敢相信他居然这样搞,赔本生意耶!

  “真的假的?”他讶异地眯起眼。“你就是为了这个在心情不好?你喜欢的话,我的店给你管。”他乐得有人接手猪脚店。

  “那不一样。”她皱皱眉头。“我爸觉得女孩子不能继承他的事业,他以前就要我去念师范院校,现在我不去教书,他对我很生气。”

  “教书?你?你脾气也没多好,恐怕会把小孩掐死吧?”他哈哈大笑。

  她白他一眼,不过心里却很讶异他这么了解她。她的外表看来柔顺,平常话也不多,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她脾气好,其实她的倔强都是隐藏在心里,骨子里拗得很。

  “然后我爸还收了个徒弟,希望我嫁给他,以后让师兄继承那家店。”她继续把话说完。很讶异自己居然跟他聊起她的事情,似乎跟他说出口一点都不困难。

  某方面来说,他们两个也算是背景相同——老爸都同样是开猪脚店的,同样都是独生儿女,只是两个老爸两种样子,他们两人的性格也很不相同。

  “神经哪!你赶快找个你喜欢的人嫁了,先下手为强,这不就得了。这样你老爸就必须考虑是要把店交给你,还是你那个师兄了。”他内心隐隐有着不悦,想到她可能要嫁给那个什么师兄的,他就觉得不大舒服。一定是因为他怕她结了婚不能帮他工作,到时候就吃不到她那个好吃的面线了。

  “先下手为强?我倒是没想到这个。我只是生着闷气,然后抵死不肯同意。”

  她叹了口气,随即笑了出来。“你看我们两个的处理方式真不同。你这人看来很不正经,但是能屈又能伸,你爸要你接掌店面,你不想还是接了,只不过偷偷把猪脚店变成科技公司。”

  “我的公司是早就存在的,在商业区有一整层的办公室,要不是为了那臭老头,我也不需要窝在这边上班,硬是把公司的总部迁到这里来。”

  “总之你很能变通,而我却只会跟我爸硬碰硬,结果惹得他不高兴,我自己也很累。”她这两天想起这件事情,才慢慢发觉到眼前这男人有他自己的优点,没有经过相处是无法了解的。

  说穿了,她才是那个满身缺点的人吧!

  “你这是在赞美我吗?”他皱起眉头看着她闷闷的模样。

  “对啦,你还不快感动一下。”她笑了,看着他皱眉头的模样,笑了。

  “真是谢谢你了。”他僵着一张死人脸说。

  她继续笑着,觉得自己心情好了许多。

  “喂,你别喝那么多,毕竟还是酒。”卫战才转头就发现她的杯子又空了。

  “我今天才知道,喝酒不错,有种轻飘飘的感觉,很……舒服。”她说话的速度变得很慢,嘴角还挂着一丝傻笑。

  “要命,你八成醉了。你以前该不会没喝过酒吧?”早知道不该让她喝,只是来酒吧点果汁实在太怪了。

  “有喝过啊,米酒、料理米酒、稻香米酒……”她很努力地要数清楚自己喝过的种类。

  “那不叫做喝酒吧?我看你是做菜时偷尝的是吧?”他看到她上半身已经趴靠在吧台上,知道这女人已经挂掉了。

  “卫战,你好好喔,还给我喝酒。”她趴着还会偏过头对他傻笑。

  “错,好男人不该让你喝成这样,以后不准你跟男人去喝酒,知道吗?”奇怪,他的语气怎么像是她老头似的。可是这女人未免太没警戒心了吧?

  掏出钱来结了帐,卫战按熄手里的烟,一把将她拉起来。“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住在……”她说话的声音变成一团呢喃。

  他凑过头去想听清楚,没想到她的答案是——“家里。”她转身又继续昏迷去。

  卫战猛翻白眼,一把将她扛起来,甩到背上去,还好她挺轻的,就这样他把她背到马路上,一边招着计程车。

  “卫战,我们要去哪里……喝酒?”她趴在他背上还在吵着。

  “喝你的头啦!”他浓眉紧紧皱在一起,他没服侍过喝醉的人,不知道这么吵。还有,她平日虽然穿得像个村姑,但现在贴在他背上,他一点也不觉得她是乡下姑娘。

  他努力地要想起她那恐怖的装扮,但坚硬的身子感受到的都是她柔软的触感。

  “集时雨,你家到底在哪里?你今天要是不回家,明天会被你老头赶出来吧?”听她说就知道她老爸很固执又保守,让她去睡他家,隔天回去搞不好被扫地出门,这样他就罪过了。

  不过集时雨还是睡得很安心,整个人挂在他背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算我欠你的,你给我记住。”他招了辆计程车,顺手将她皮夹翻出来查看她身分证上的地址,然后要司机开往那边。“你家住得离公司挺近的嘛!”

  “唔……”她蠕动一下靠在他肩膀上继续睡。

  “下次我再让你喝酒,我就不是人。”不过只是一点调酒居然能把她撂倒,实在是太神奇了。

  还好计程车开得很顺,没多久就抵达目的地。

  不过卫战没有傻得直接把呼呼大睡的她送回家,他提前在一个街口下车,然后拖着她进便利超商买了瓶冰凉的乌龙茶。

  “喝了它。”他把开了瓶口的乌龙茶塞到她嘴边。

  时雨张开爱困的眼睛看他,然后嘴里马上被灌进一大口冰冷的茶,害她差点被呛到。

  “你做什么啦,真粗鲁。”她抹去嘴角残留的茶,在这种冷天里,他居然灌她喝冰茶?

  “醒了吧?”他斜眼看她。

  “你送我回来的啊?”她像是刚睡醒似的,看了看四周。“我家还没到耶,还差一个路口。”

  “你刚刚那副死样子可以直接回家吗?我是不想你被老头轰出来,到时候我还得收留你。”他又开始对她吼叫了。

  她皱了皱眉。“你小声一点,我头会痛。”

  他听了眉头打结成一团,不过没有继续对她吼叫。

  时雨偷笑了下,这男人明明有他温柔的一面,明明就是关心她,却要表现得像个坏蛋。

  她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上这家伙了。

  “喝完了快滚啦,我要回家了。”他又推了她一下。

  “喔。”她乖乖的喝完大半罐茶,然后拍了拍衣服站起来。“那我回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还有,谢谢你陪我喝酒,下次换我请你喝酒。”

  他闻言愀然变色。“我会再让你喝酒才有鬼。”

  她哈哈大笑,转身往街尾走去。“回家喽,掰。”她没回头地挥了挥手。

  他没再出声,但她知道他跟在她后面好一段路,直到看着她进了家门,这才招了车离去。

  她站在家里二楼的窗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头有种甜甜的味道悄然涌现。

  这个男人有意思。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