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十章 作者:湛清

  卫战回到公司接近傍晚了,已经超过下班时间了。

  公司里面热闹得让他诧异,虽然平日也会有人留下来加班,但绝不会留得这么齐全。整公司的人几乎都在,且人群聚集在一楼的店面。

  “这个好好吃喔,谁要再来一份?”靖蜓举高一盘卤味问。

  “我要我要。”马上有人举手,呃不,是举筷子。

  “我也要,留一点给我。”抢食不落人后。

  “谁还要杯啤酒?”集时雨举高手里的玻璃瓶问。

  “我要我要。”啊,喝酒也不能落人后。

  整间店里面沸沸扬扬,好不热闹,根本就开起同乐会了。

  “这该死的是怎么回事?!”怒吼声起,所有的嘻笑戛然停止。

  有的人手里挟著鸡屁股,有的啤酒杯拿到嘴边硬生生停住,大家很有默契地看向门口的卫战。

  啊啊,老板回来了。

  “别急,我帮你留了饭。”时雨赶紧把他拖过去。“在厨房,跟我来。”这人真是会破坏气氛,大家被搞得都没了趣味了。

  “来来,吃猪脚、喝酒。”卫老爸的声音隐约传来。

  时雨将卫战拖到厨房,然后塞了一整盘食物给他。“你要在这边吃,还是要上楼?啊,你楼上的桌子我没空整理,一定没位子吃,那就在这儿吧!”她说著自动拉了把椅子,将他按进椅子中。

  “你们在搞什么,满屋子都是人,大家都不用工作了喔?”他才几个小时不在,公司就乱成这个样子。

  “你别生气嘛!”时雨说话速度又放慢了。“大夥儿是听你爸说我们计划要结婚了,开心得很,一直来跟我道贺。然后他们就说要开个小型的酒会帮忙庆祝,刚好下午我跟你爸卤了一堆猪脚,就请大家吃猪脚配啤酒啊!”

  “那就不能等我回来吗?”不知道他出去为谁忙去!他去吃那顿难吃的饭,面对凶巴巴的集老爹,他们可好,在这边享受。

  “大家兴致起来临时起意的,再说你不是回来了吗?我想每个人的工作各自会去解决,你挑人用人的智慧我还很相信的,难道你手下有没效率的员工吗?”时雨发现这男人也挺爱咆哮的,这喉咙肯定不好,改天要买个金桔来泡茶给他喝。

  “我想参加啊!”他说话已经没那么大声了,现下委屈的成分还多些“。

  时雨抿嘴偷笑。“那我们去外面吃吧,大家都在等你。”她把他手上的盘子拿起来,一看居然已经被吃掉大半了。这人功力深厚,跟她生气的同时也能吃掉大半的食物,算他狠!

  “好吧!”他搂著她出去,摆明了想昭告天下这女人是谁的。

  两个人一走出来,大家就开始鼓噪了。

  “战哥,想不到你手脚很快喔!”

  “战哥,小雨很贤慧啦,我们都喜欢她。”

  “战哥,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大家热络的招呼让卫战的别扭都消失了,很快地跟大家吃吃喝喝起来。

  时雨远了个空,帮自己倒了杯茶躲到旁边去喝,卫水朝她走了过来。

  “你对我那脾气差得不得了的死小子很有一套。”卫水佩服不已。

  他每次就只能跟儿子一来一往互相吼得脸红脖子粗,根本没办法治他那个儿子,想不到这女孩连说话声音都不用拉高,就可以轻易摆平他。

  “他只是性子急而已,又不是坏心,慢慢说,他就听得进去了。”时雨微笑著看著卫战高大的身影穿梭在员工之间,心里头有种奇妙的甜味在漾著。他的好要很用心才看得到,她想偷偷珍藏,把他收在心底深处好好的来爱。

  “也亏得你这样的女孩才能看得穿他,所以他那样死心塌地地爱你,也是有道理的。”卫水感叹地说。

  “何以见得他死心塌地爱我?”时雨很喜欢卫战的爸爸,他是一个能谈、能交流的爸爸,给她的感觉非常好。

  真希望有一天她也能跟她老爸这样聊天。

  可惜她老爸现在恐怕只想宰了她。

  “我老归老,但眼睛还很锐利的,他看你的眼神很不同,好像那种不属于他的温柔会忽然出现,我每次看到都有一种不可置信的感觉,我还以为我这儿子是粗鲁到底了。”

  “哈哈,他没那么惨啦!”时雨笑著。

  卫水做了个鬼脸,惹得时雨继续哈哈大笑。

  “什么笑话逗得你这么开心,我也要听。”卫战不知何时走过来,从她身后搂住她。

  时雨很自然地往后靠在他身上。“你爸爸很幽默耶,我今天好开心喔!”

  “才一天你就变心?你这女人也未免太没品了。”卫战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今天聊了很多,我从卫伯伯那边学到好几个秘诀喔,改天我卤别的东西给你吃。”时雨依然笑得灿烂。

  “对啊,小雨真是一个美食导览家,我今天被带著吃了好多好吃的,从来不知道光这一条水杨街有这么多美食。”卫水还帮忙补充说明,存心要气死儿子。

  “霸占我老婆一整个下午,还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卫战瞪著他老爸。“晚上我们要去约会,老头,你自己去把你的马子,别来抢我的。”

  “你怎么这样跟你爸说话啊!”时雨受不了,卫战那张嘴真没遮拦。

  “去吧去吧,你老爸我还很有魅力的,我要去寻找我的老伴了。”卫水笑著走开。

  “我们也该走了。”卫战看了看手表说。

  “去哪里?”时雨疑惑地问。

  “约会啊!”他答得理所当然。“虽然我是比较想回家上床,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我们就直接进行到那步骤。”

  “你……”时雨被他弄得困窘。“说话真是难听。”

  “又要嫌我嘴臭了吗?我吻看看就知道臭不臭。”他说著又要凑过去。

  “啊!”时雨尖叫著跑开。

  %%%

  卫战跟时雨第一次出来看电影口说来他们约会的机会也很有限,之前大多是在公司的相处。可人真的很奇怪,没有那些冗长的交往过程,在一旦看准了对方是自己想要的人,那种踏实与笃定又让两人少了很多猜测与挣扎。

  尤其这阵子发生的这些事情,只是让彼此靠得更近,更看清楚对方的个性,也更为珍惜彼此能相守的机会。

  “为什么想跟我来看电影?”时雨摇晃著他的手,抿著嘴儿笑。

  “因为我想要在黑暗中跟你在一起,既然现在上床似乎太早了,只好屈就于电影喽!”卫战半开玩笑地说。

  “你真的很不正经耶。”她糗他,看著他买了票,两人才一起走进电影院。

  “为什么选恐怖片?”时雨忍不住又问。

  “恐怖片有难言奇妙的氛围,你不知道男人带女人来看恐怖片,唯一的目的就是被女人抱得死紧吗?”

  “哦?”她转身一把用力地抱住他。“这样你得逞了,要掉头回家吗?”她笑嘻嘻地问。

  “现在到底谁没情趣了?”卫战敲了她头壳一下。

  “是是,卫大人。”时雨赶紧认错。“那看完电影我们要去喝酒吗?我还是可以背你回家喔!”

  “你想要我被我老爸嘲笑到死吗?”一个大男人被小女人扛回家,能看吗?

  “这么说我要是跟卫伯伯说你之前被我背回家的事,那你就会被嘲笑到死吗?

  好想知道那会是什么样子喔!“

  “你这女人。”他索性将她圈在怀中,直接夹著她进电影院。

  电影没多久就开演了,卫战将她搂在身边,一刻也不肯放开她。

  时雨没被恐怖电影吓到,倒是挺悠哉地躺在他肩膀上看电影,黑暗中,悠闲的时光流逝,等到电影散场,她才发现卫战老早睡著了。

  她依然坐著,专注地看著他睡去的容颜,觉得光这样看他,都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她知道他不想要她胡思乱想,才想带她出来走走。他根本对这部电影没半点兴趣,才会看到睡著,可是他还是来了,就为了让她别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

  唉,老爸要是能懂他对她的好,怎么还会反对他呢?

  “唔,怎么灯这么亮?”卫战转头看了看,发现人群几乎散光了。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吻醒睡美男呢!”她笑著起身要拉起他。

  但他一个使力,又将她扯了回去。“睡美男答应让你吻。”说著用力地吻住她。

  两个人吻得太用心了,一直到管理清洁人员来赶,这才很丢脸地走出去。

  “你看啦,好丢脸喔!”时雨戳了戳他。

  “会吗?”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当然啊,我第一次看电影看到被赶耶!”

  “好吧,为了庆祝你第一次看电影看到被赶,我看我们去看婚纱好了。”他伸了伸懒腰说。

  “这个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啊?”真爱牵拖。

  “当然有关系,我说有就有。”他握住她的手,直接将她拖走。

  时雨只能无奈地笑著。

  %%%

  阿火师猪脚店里今天来了个不速之客。

  “老板,你就是阿火师本人吗?”这个不速之客正好是卫水。

  当然,他会来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的。

  “我是,有何指教?二”集泗火习惯性地双手盘胸问。

  “你们的猪脚可以试吃吗?”卫水又问。

  集泗火愣了一下。“本来是没有这样的,但你想试吃也是可以,我们的口味经得起比较。”

  集泗火转身切了一份猪脚出来,还将肉切成了状,放了又子上去,然后才端出来给卫水。

  卫水很慎重地叉起肉块来,吃了一口。“嗯,果然火候捏得很准,这调理的中药料也非常甘醇。”

  集泗火眼睛一亮,想不到来了个行家。

  “你对猪脚料理也有研究冯?”

  “是有那么点研究,我以前也开店,但现在不开了,忙著到处玩乐。”卫水闲聊起来。

  “为什么?”他怎么放得开?

  “老兄弟,你知道在德国他们把猪脚用慢火烤,烤到皮酥肉脆的,这才淋上酱汁来佐餐……”

  “那是德国猪脚,根本不好吃。外皮太硬了,这么大一块,客人根本吃不完,台湾人没人光吃肉就当一餐的。”集泗火打断了他。

  “我本来也这样以为,可我上次在德国吃过一次,那真是人间美味,后来我去厨房跟他们师父请教,才知道原来他们用……”卫水分享起他的美食之旅,说得口沫横飞。

  “真的吗?然后呢?你后来有学到怎么弄那个酱料吗?”集泗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两把椅子,两个人就这样吃起那些猪脚,一边聊著食物的趣闻。

  不知不觉居然聊上了大半个钟头。

  “我不知道国外有这么多有趣的地方,改天真该去瞧瞧。”集泗火被卫水说得心动不已,这些见闻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他这一生几乎都守著这店过日子,专心地经营店里的生意,从来也没机会多去看看。

  “是啊,我以前也是一直工作,我现在发现到处玩太有趣了,反正去哪里都可以打打工,跟那些年轻人一起,真是有趣。我看你哪天跟我去吧!我过阵子还要出国,这次要去法国,听说他们那边有很多西餐做得很好,我已经找好……”

  “真的吗?哎呀,我就走不开,不然我真想去。”集泗火惋惜地说。

  “哪有什么好走不开的,像我,把店扔给儿子就跑了,现在想叫我回去守著那店面,我死都不肯。”卫水说得高兴。

  “你不怕孩子没办法弄好店吗?”集泗火问。

  “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辛苦了大半辈子,孩子也长大了,现在也不用靠店里的营收养孩子,若是把店经营不好,那是他的问题。你知道我那免崽子,居然明著开店,暗地里根本在搞他的电脑公司,刚开始我也被气死了。后来我就想,反正我该做的都做完了,店要不要开也就不重要了。”

  “真的吗?”这故事怎么有点耳熟?集泗火开始有警觉了。“对了,我都还没问你名字……”

  卫水整了整脸色。“我姓卫,叫卫水,是那个你很不欣赏的未来女婿的老子。”

  气氛僵持了几秒钟。

  集泗火叹了口气。“我也后悔把时雨赶出去,但我又能如何?难道真的让她这样嫁了?我只有这一个孩子,我也舍不得。”

  “阿火兄,我能体会你的感觉,小雨真的是个好女孩,你舍不得她也是应该的。不过你放心,我那兔崽子绝对不敢欺负她,因为我会先扁他,你放心把女儿嫁到我家,我保证她不会受到委屈。”

  “我也知道时雨会挑他自然有她的道理,我这两天也一直想这事情,今天你那儿子带了时雨做的猪脚给我吃,我才发现我忽略了时雨很多年了。”

  她从以前就说她不想念师范院校,他听不进去;她想继承他的事业,他也听不进去。说穿了,女儿到现在还能在他身边,也算他好运了。

  “阿火兄,其实我们两家的背景还满像的,我只有一个儿子,你也只有一个女儿,还同样都是做猪脚生意起家的。现在这一对小孩是真的彼此相爱,我们何不开开心心的办喜事呢?我也多了你一个老朋友,然后又多了个好媳妇,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真的啊?或许是吧……”集泗火似乎也不想再坚持什么了。今天下午卫战把他带出去吃饭,其实已经让他有了些觉悟。

  至少这男人是真心对待他的女儿,否则小雨都跟他去了,他又何必回头花功夫在他这老头子身上。

  那男人想要小雨快乐,光这一点,就让他增加了不少好感。

  “什么或许是?根本就是!”卫水一拍手掌。“来来,我们来规划一下婚礼,然后再来讨论一下旅程。”

  “什么旅程?”集泗火困惑地问。

  “你不是也想出去走走?我们一起出发,彼此有照应啊!我跟你说,机票我可以买,然后这时节去欧洲……对了,地点你没意见吗?”

  两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居然这样兴致勃勃地规划起他们的旅程来,那两个窝在电影院的年轻人还不知道一件大事情解决了呢!

  %%%

  经过了两位老爸的协商,卫战跟时雨的婚礼订在一个月后举行。很快地一个月过去了,婚礼隆重而简单,光是卫战整个公司的人就有上百人。

  “卫战,为什么公司来了这么多人?不是只有五、六个人吗?”时雨一直到婚宴结束了,还是很不明白。

  “五、六个是在店里头上班的人而已,我原本公司在信义商圈,有一整层的办公室,要不是我老爸把店丢给我,我也不用将几个重要干部调过来水杨街上班。”

  卫战解释著。

  今天忙了一天,好不容易中午宴客完,两个新人终于有休息时间了。

  “真的假的?你是说你的公司原本就有一百多个员工吗?”她还以为卫战开的是小规模的公司呢!

  “不止一百多,不过我原本只放帖子给一些高阶主管,没想到来了一百多人,好在你老爸坚持多办几桌,否则我们就糗大了。”两位老爸真是老姜,安排起婚礼的细节比他们两个有用太多了。

  没想到自从她爸点头让他俩结婚之后,配合度这样的高。

  一方面也是因为卫水的关系,这两个年纪相当的老爸真的变成好朋友了,尤其这阵子集泗火开始不管店里的事情之后,跟著卫水到处张罗婚礼的事情,给他玩出心得跟乐趣来了。

  “等等,那么你该不会很有钱吧?”时雨终于联想到这一点了。她从来没问过他有多少钱,反正婚礼也都是两位长辈在筹划,钱的事情她根本没过问。

  “是有一点钱。”卫战忙着帮她解开礼服的绊扣,想要在大白天行洞房花烛夜。“公司一年大约赚个十几亿,普普通通啦!”

  “十几亿?”时雨差点被口水哽到。“你是说十几亿?那是很多很多个零耶。”也就是说很多很多的钱。

  他不在乎地耸耸肩,顺利解下她的大礼服。

  “哇啊……不可思议。”她还是无法确切地感受到自己嫁了一个很有钱的老公,脑袋瓜子还无法真的接受事实。

  卫战忙着一边解她头发,一边吻着她肩颈,那偷香的意图是很明显了。

  “不行,我想先洗澡,头发上面都是胶,要洗干净。”她推开他,顺便将那双覆住她胸口的魔掌给拍掉。

  “哎呀!”他叹息。“我帮你。”

  “才不要,你只会帮倒忙。”她说着赶紧抓起衣服往浴室冲,顺便落了锁。

  接着,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诅咒声,她笑着当作没听到,这是很常听见的“背景音乐”。

  弄了快半小时,她终于洗了个令自己满意的澡。

  “我现在可以抱我亲爱的老婆了吧?”卫战直接扑过来,没想到得到她一条修长的腿挡住他。

  “你还没洗啊,我等你喔!”她顺脚将他踢进浴室。“洗干净一点。”

  然后不管他的咒骂声,拿起吹风机吹头发,完全将那“背景音乐”消音。

  不过这次她没能争取到很多时间,因为卫战洗了个战斗澡,没几分钟就出来了。

  “我好了,老婆。要不要检查一下?”卫战只穿着一条运动裤,上半身还裸露着。

  “等一等,我们先去看爸留下来的锦盒。”时雨拿出一支小钥匙。

  “他什么时候给你的?”卫战瞪着她手里的小钥匙,自从上次他们从保险箱开了锦盒,里面那个小盒子一直引起她高度好奇心,她相信那卤猪脚的经典秘方一定在里面。

  “刚刚啊,爸说他跟我爸下午要出发了,要我们不必去送他,然后给了我这个。”她扬扬手里的钥匙。

  两位老爸约好了要去法国旅行,之前就规划好了,只见他俩每天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要去吃什么、玩什么,害她都想跟了。

  要不是卫战说什么都不肯也去法国度蜜月,她可能就跟着规划起法国浪漫美食之旅了。

  “好吧,那你答应我看完马上回来,绝对不要跟我说你马上要进厨房实验那个秘方。”卫战把话先说在前头,以免等一下有人要讨价还价。

  集泗火后来把自己的店顶给了徒弟李信,等于算是把毕生心血给了他。他后来终于也看开了,反正阿火师的技术已经传给了他的徒弟跟女儿,其他的他就不那么固执的要死守住了。

  卫战打算把阿水师猪脚店的主导权交给时雨,还跟老爸说好要改名为水火师猪脚专卖店,算是水火融合成一团了。

  虽然名字怪了点,不过猪脚要是好吃,大家还是会捧场的。

  所以也难怪时雨现在这么热中那个秘方,说不定她就要做出融合了阿火师与阿水师的终极美味猪脚了。

  “好啦,我答应你就是,快点快点。”时雨不管头发还湿湿的,忙着要去看。

  卫战拉着她走进书房,开了保险柜,然后把锦盒拿出来。

  “你来开。”卫战把小盒子交到她手中。

  “不,你开,毕竟你是爸唯一的儿子。”她将钥匙递给他。

  卫战也不跟她争辩,直接拿起小钥匙打开小盒子。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下终于出现一张泛黄的字条。

  紧接着几秒钟的沉默之后,是卫战那雷一般的咆哮声。

  “这个死老头,我要宰了他,我们去机场,去机场,我要亲手掐、死、他!”

  时雨一边用力地拉住老公,一边还要忍住笑声。

  那张锦盒内的终极秘方签飘落在书房的地板上,你若仔细看会发现那是用毛笔字写的字体,只是字很丑很丑,歪歪扭扭地写着——如果要用可乐卤猪脚,记得用可口可乐,不要用其他牌子喔!

  “那死老头,我要去宰了他啊……”

  卫战的气愤咆哮声还回荡在空气中,时雨为了阻止老公去杀父,只好牺牲自己,用她柔软的唇堵住他的嘴。

  几秒钟过去,她终于成功地阻止了一场父子相残的悲剧,因为卫战有别的事情要忙哪!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