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湛清 > 专业老公 >
繁體中文    专业老公目录  下一页

专业老公 第一章 作者:湛清

  水杨街的转角有家著名的猪脚专卖店。

  整栋透天的大楼外面挂着大大的猪脚看板,用着张扬的字体写着——“阿水师猪脚专卖店”

  不过这家店之所以有名,不只是因为它卖的猪脚好吃,而是……

  “小姐,你看了那张征人启事那么久,诉要企应征那郭店员喔?”一个好心的欧巴桑靠在集时雨后面,忽然出声。

  集时雨吓得差点弹跳开来。

  “我……”我家就是卖猪脚的,干么来帮人家卖猪脚?!集时雨绑着两条长辫子,身穿简单的棉布上衣跟九分裤,脚上是一双平底的布面娃娃鞋。

  可能她看起来太单纯了,简直就像乡下上来找工作的姑娘,所以人家才好心来警告她。

  “听说这家店很神秘内……”欧巴桑刻意压低声音说。

  集时雨觉得欧巴桑的表情看起来比较神秘。她疑惑地问:“怎样个神秘法?不就是一家猪脚店吗?”难道他们有什么特出之处,所以业绩才能卖嬴她家的“阿火师猪脚”?

  其实她今天是假找工作之名出来闲晃的,从毕业到现在快半年了,老爸每天在她耳边碎碎念,念到她想抓狂,所以才逃出来的。

  为了经营家里的店面,她放弃了自己本科系的工作,留在家里帮忙。但是老爸并不领情,不管她每天在店里忙得要死,老说她是失业一族,简直快把她气疯了。

  “若是你以为这是家普通的猪脚店,那你就太给它单纯了啦!”不知何时又跑来一个欧吉桑,挺起胸膛分析起来:“你看你看,哪家正常的猪脚店,店里面看不到猪脚?只有一个柜台,要买的还要登记之后宅配,或者隔天再来领,这摆明了有鬼!”

  有鬼?

  集时雨将脑袋瓜子往前探了一探,嗯……店里面确实看不到任何猪脚,只有一个红木做成的柜台,里面端坐着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戴着黑色的……墨镜?

  这一点都不像猪脚店。

  她家的店一进去就看得到现煮好的猪脚,香喷喷的味道更是引得人食指大动,哪会像这样?难道这就是这家店生意比他们家好的秘诀?

  她仔细算过了,最近这一、两个月,她家的生意直直落,经过打听之后,她才知道生意都流往这家“阿水师猪脚专卖店”了。

  不如趁现在打听一下,说不定可以知道他们打败她家猪脚店的秘诀,到时候老爸就算再不甘心,也得承认她的实力。

  “这么跩喔?无法马上买马上吃吗?”集时雨轻皱起眉头。人家这样还能卖赢他们家,这下子可不是轻易就能打败的,如果她能潜进去深入调查就好了。

  “小姐,其实那家猪脚店只是个幌子。”后面面摊的老板娘也跑出来凑上一句。老板娘看起来很开朗,笑眯眯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姓乔,这家乔妈妈面摊的老板啦!”

  集时雨诧异地问老板娘:“乔妈妈,你说那家店卖猪脚只是幌子?”

  “对啦,我们早就研究出来了。”乔妈妈一开口,四周的人都用力地点了点头。

  看来这家猪脚店也是这一带八卦的重心。

  “那……可以说来听听吗?”集时雨虚心求教。

  “那里是喔……”三个中年人围住集时雨,神秘兮兮地用类似耳语的声音说:“黑社会的秘密总部。”

  “啊?黑社会秘密总部?!”集时雨嚷了出来。

  三个人六只手忙捣住她的大嘴巴,差点让她窒息。

  “对啦,你别说那么大声,万一被他们老大看到就惨了。”欧巴桑好心地警告她。

  “哇啊,还有老大喔?”老大卖猪脚?这……太过分了!这样也可以卖赢她家家传数十年的猪脚店?

  “对啊,那个老大一看就知道是老大。”乔妈妈补充。

  “对耶,高大成那样子,我上次还看到他抡起拳头扁一个手下,唉呀,好惨哪!”欧吉桑继续说明。

  “穿衬衫还好几颗扣子没扣,戴着黑不溜丢的墨镜,那男人一看就很不好惹的样子!”欧巴桑赶紧用力地形容。

  “小姐,偶看你千万不要胡乱接近那个店啦!”三个中年人好心地叮咛。

  “喔,好,谢谢你们。”集时雨偷偷擦了擦汗,告别了三位好心的“欧”字辈人物。

  结果她在附近吃了顿饭,才吃饱,晃着晃着又晃回到水杨街了。

  “黑社会秘密总部卖猪脚?真够有创意。”她边自言自语,眼角发现一个人从店的后方绕过去,显然摸进后门去了。

  她忍不住跟了过去。

  这实在有点危险,毕竟那个人穿着黑色衬衫、黑长裤,还打着黑色领带呢!搞不好是那个传说中很凶恶的老大的手下。

  不过,她的脚虽然微微抖着,还是继续往前走,来到猪脚店的后门,她登时傻眼。

  有几个男人,全都穿着黑衬衫、黑长裤,正在搬一箱又一箱的东西,那些东西看来颇重,外面印着电脑的图样——集时雨心底发毛,猜想那些搞不好是……枪?!

  忽然她发现自己跑过来似乎是一件不智的事情。

  “喂,那边那个,你新来的啊?还不来帮忙!”一个男人朝她吆喝着。

  “我?”集时雨指了指自己,根本来不及逃。

  “怀疑啊?快点来啊,再不弄好,被战哥看到大家都会被扁。”那男人推了推她,举起一箱东西放到她手上。

  “我……我不是……”她正想解释自己不是什么新来的,但那男人根本不听她说,还忽然诚惶诚恐地喊了一句——“战哥,我们马上就好了。”

  呃……这真的是刚刚那吆喝着她的男人吗?怎么忽然变得那么没胆了?

  集时雨伸长了脖子,好奇地想看看这个让人发抖的“战哥”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哇!那个“战哥”恐怕有一百八十七公分高,又高又魁梧,虽然不是穿着黑色衬衫!但衬衫开头两颗扣子没扣,然后鼻梁上确实戴着一副墨镜。

  他……他是老大?!

  集时雨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毁了、完了!她不该跟老爸赌气就跑出来的,万一她葬身黑社会总部,这下她老爸怎样都找不到她了,呜呜……

  “这些货怎么现在才在弄,我记得好几天前就交代了吧?”低低的声音听起来很有威吓感,开口的正是那个被叫做“战哥”的人。

  “战哥,我这几天忙着跟上海那边接头,所以……”

  货?上海?

  难道现在是跨国际的黑社会联盟吗?

  集时雨犹豫着要不要丢下手上的重物逃命。

  “我要你找的人找到了吗?我桌子已经乱成一团了。”卫战低沉地质问。

  “呃,找……找到了。”那像老鼠遇到猫的男人转过来一把抓住时雨,将她纤细的身子往前推。“就她,我刚刚录用她了。”

  “我、我、我……”怎么会是我?集时雨舌头都打结了。她没有说要加入黑社会啊!

  “她?”卫战一脸怀疑。“又瘦又弱的样子,不要做没两天又跑了。”

  集时雨可以感觉到“战哥”打量的目光在她身上绕过一圈。

  “我很没用的……”不要叫她加入黑社会啊!虽然她很有力气,但黑社会光有力气也没用吧?

  结果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一把捣住她的嘴。“老大,你看她很强壮啦,连这一箱这么重都抱得动。”说着还往她举着的箱子上一拍。

  “呜呜……”集时雨发出微弱的抗议声,不过手里举着箱子,嘴巴被捣住,她无法表达出强烈的不愿意。

  “好吧,做看看吧,出问题我开除她之后再扁你。”卫战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然后走了出去。

  “呼,好险、好险!”男人这才放开手,没发现时雨差点没气。“你好,我是你的上司,叫做费玉蜻,费是费玉清的费,玉是费玉清的玉,但蜻是蜻蜓的蜻喔!

  所以大家都叫我蜻蜓,我是这边的总管啦,有问题都可以问我。“

  “费玉蜻?”时雨听得耳朵差点打结。“蜻蜓……大哥?”叫人家蜻蜓大哥,让大哥两个字的威风像是被戳了洞的气球,一下子全消光光。

  “你叫什么名字?”蜻蜓边说还边推着她住楼上爬。

  好在时雨的臂力在练习煮猪脚的时候就练成铁臂了,所以现在扛着整箱东西爬楼梯都不觉得喘。简而言之,她那条细瘦的手臂有着神奇的力量。

  “我叫做……集时雨。可是我不会打架,我不敢拿枪也不敢杀人,所以我可能不适合在这边工作。”她上了楼把东西一放,人就咚咚咚往后退至楼梯口,准备落跑。

  “打架?”蜻蜓一脸困惑地说:“行政助理不需要会打架。”

  “行政助理?”黑社会也有这种职称?难道他们是漂白后的组织?问题是漂得够白了吗?说不定箱子里面是白粉或是枪枝呢!

  “对啊,你的工作说穿了就是打杂的,不过工作的重点全在战哥身上,举凡战哥要你整理的资料,到他交代的大小事情,还有照顾他的需求,这些都是你的工作内容。当然啦,我们战哥脾气有点……不好,所以你要忍忍,他嗓门很大,你乖乖让他骂一骂就好了,我会尽量解救你的。”

  脾气很不好?嗓门很大?!

  看来拳头也很大,不然这位总管先生怎么那么怕他?

  “那他他他会不会……扁人?”其实她想问的是老大会不会杀人,但她没种问出口。

  “男人他会扁,但你是女的,他可能会手下留情。我特别挑女的就是希望他可以收敛、克制,不然我又要继续帮他找助理。如果他没助理,惨的就是我了,因为我要去服侍他,然后动不动我就被扁、被踹、被骂……”费玉蜻彷佛终于逮到机会,居然碎碎念起来。

  “呃,蜻蜓哥,我可不可以不要……”天哪,她现在逃走会不会太晚了?

  “你别紧张,这样吧,你先把战哥的桌子整理整理,东西帮他归位,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休息,看要做什么都可以。战哥去见客户了,两个小时内不会回来。”蜻蜓生怕她不做,赶紧留人。“然后薪水,你看你需要多少,我尽量帮你争取。”

  “还有薪水?”果然是漂白的、企业化经营之黑社会组织哪!

  “废话。”蜻蜓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吧,你的位子就坐在……战哥旁边的那几张桌子都空着,你自己挑一张吧!我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忙。对了,你晚一点要去柜台找那位大姊填资料喔上”蜻……“时雨还没喊出口,那人就这样跑了。

  唉,怎么办?她这样算不算找到工作了?如果老爸知道了,恐怕会把她逐出家门吧?

  %%%

  因为实在没机会逃跑,集时两只好去整理老大的桌子。

  这老大的桌子还真不是普通的乱!脏倒是不至于,但乱得十分彻底,显然老大没有耐性把拿出来用的东西归位,所以桌上散布着一堆杂物跟文件,甚至最底下还埋了一台笔记型电脑。

  “这乱七八糟的办公桌,跟这现代感十足的办公室真是很不搭调。”她边整理边评论着。

  其实她发现这里似乎不若她想像的黑社会总部。这里太先进了、太科技化,太光鲜亮丽,跟她想像中的黑社会总部完全不同。

  “怎么有人能把办公桌弄成这副德行?”她匪夷所思地拿起一块看似主机板的东西,瞪了它两眼决定放入杂物类。拿着抹布用力地擦着桌子,她开始思索着是否要继续这份工作。

  这里好像没有她想像的恐怖,大家看起来都很忙的样子,整间办公室里大约有四、五个人,但是空间大得惊人,似乎可以容纳二、三十人。

  还是这里只是一个堂口,而不是总部?

  “你在发什么呆?女人。”一个粗鲁的低沉男音打断她。

  “啊!”她被吓了一跳,猛然转身的结果是手里的抹布差点挥到来人脸上。

  “他妈的,你搞什么鬼?!”强而有力的骂声出口了。

  “老……老大。”这下毁了。集时雨颤抖地收回抹布,觉得头皮一麻。

  “手脚挺快的,整理得还不错。吃饭没?我们去吃饭吧!”卫战看着久未见光的桌面,满意地说。

  “我吃饱了。”都下午三点了,谁还没吃饭啊?

  不过显然她的回答不重要,卫战继续往门口走去。

  集时雨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他不耐地转过身来。“还发什么呆?蜻蜓这次弄了个迟钝的家伙给我,真他……”后面不大好听的话被模糊带过。

  被这一骂她赶紧跟上前去,但嘴里还在说着:“可是我吃饱了啊……”

  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因为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自大的家伙根本没在听她讲话。

  集时雨其实算不上娇小,她有一百六十五公分,但是身材属于细瘦型的她站在魁梧的他身边,怎么看都很娇小。

  卫战的步伐坚定,走起路来没什么声息,不过走得挺快的,让集时雨跟得辛苦。他领着她从猪脚店的后门出来,回到水杨街上。

  “那边那家便当的排骨我不吃,前面那家鱿鱼羹的花枝羹面我不吃,左边那家披萨店甜的口味我都不爱……”卫战边走边说,也没停下来看她有没有跟上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集时雨脑子里还充满着排骨饭跟花枝羹,对他忽然出现的问题反应不过来。

  “果然是个笨蛋。”他很快地帮她下结论。“我也不强求你今天所有事情都要记下来,但是至少先买对食物吧!我这人很好养的,除了几样东西不吃之外,什么都吃。”

  好养?

  时雨终于搞懂他刚刚念那一堆是什么用意,原来是在告诉她他的口味。可是他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还说好养?

  这男人性格很不好啊!挑食、暴力、粗鲁。如果不当老大,恐怕真的没地方收容他。

  “你那什么表情?”卫战很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同情。

  “没、没啦!我叫做集时雨,集合的集,时间的时,下雨的雨。”她赶紧谦卑地低头。

  “我叫做卫战,保卫的卫,战争的战,不用叫我老大,随便你爱叫什么。”他插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挥了挥。“走,吃那个好了。”他拖住她的手肘,带着她穿过马路。

  那是一家简餐店,一进了门卫战就往窗边的位子坐下去。

  “我看吃什么好,铁板牛柳好了。你呢?”卫战手里拿着菜单问她。

  “我……吃饱了。”早就说过了啊,这人真是很那个耶!

  “那咖啡、果汁、红茶?”他把菜单贴到她眼前。

  时雨很反射性地往后弹了一下。“我不用了,我喝水。”

  “随便你。”他自己点了套餐。

  集时雨盯着眼前的男人看,发现他摘下墨镜后脸上的表情柔和多了,他甚至有两排长又卷翘的睫毛,简直比女人的还好看。

  他的鼻梁挺直,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味道,但整体来说,他是个不错看的男人。

  唉,可惜这男人性格很差。

  “你又露出那种表情了。”他眯起眼说话,身子连动也没动。

  “什么表情?”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同情的表情。”他逼近她,在她能够反应之前捏住她的下巴。“我讨厌这种表情,以后不准再出现。”

  集时雨被眼前放大的脸给吓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他看来很凶恶,但是捏住她的手劲倒是刚刚好,不至于掐痛她,却也让她无处逃。

  “喔。”她赶紧应一声。

  他很快地放开她。

  集时雨喝了口水,紧张的感觉消失了许多。或许,她已经慢慢接受自己加入黑社会的事实了。

  “老板,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跟他大眼瞪小眼实在太怪了,既然他没有想像中可怕,不如来聊天吧!

  说不定他有什么独家秘方,才能让猪脚店的猪脚热卖,只要探听出来,她就可以找机会逃之夭夭了。虽然她家的店离这边不远,但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会被逮到……吧?

  “什么问题?”他手指头轻敲着桌面,眉头因为饥饿感而微微蹙在一起。

  “老板不喜欢吃猪脚吗?”她开始试图导入正题。

  “猪脚?没特别喜欢或讨厌,老头子离开后我就没吃过了。”他耸耸肩。

  “老头子?”她怀疑地问。

  “就那个叫做卫水的家伙啊,我爸。那家店以前就是他开的。”他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阿水师是你爸啊?听说他的猪脚很有名。”跟她老爸差不多有名,只是她老爸不会承认有哪个同行跟他一样有名。

  “对,他搞的。结果那死老头说退休就退休,把店丢给我,还不准我收掉。”

  想到这个就气,他家那个爱闹别扭的死老头,说他要是不肯接下这家店,就要离家出走。

  事实上老头真的离家出走过。

  卫战虽然从小吃老爸做的猪脚长大,但他连猪毛都不会拔,更别说煮什么猪脚蹄膀的;再说他所学跟这个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当时他是很自然、很当然的回绝了老头。

  没想到那老头居然真的给他离家出走,害他放下忙得要死的工作在外面找了整夜。

  后来他只好妥协,反正老头退休出去玩,他开着店门里面卖什么老头也不知,所以他就把店接下来了。

  “这家店很好啊,你爸应该用了很多心思经营。”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能抢嬴她家的生意。

  “我的兴趣不在此。”卫战耸耸肩。

  “那你的兴趣在哪里?”她才问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人家是黑社会老大,难道要他说他的兴趣是卖白粉?

  “就你看到的,我弄了个公司发展我的兴趣啊!”卫战看到他点的餐点送上来了,拿起筷子大口地吃起饭来。

  公司?是弄了个帮派吧!

  “我们公司到底是卖什么的?我是说除了猪脚之外?”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没想到他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还能卖什么?电脑啊,软硬体都卖。”他大口扒饭,吃得迅速又确实。

  “电脑?!”她这下是拍桌而起了。

  “我卖电脑碍着你了吗?怎么,有意见哪?”他真想把这笨女人的脑袋剖开来看看是装了什么。

  所以说不能怪他爱发脾气,因为他身边老是围绕着一堆笨蛋。

  “你、你、你不是黑社会老大吗?那公司不是黑社会秘密总部吗?”她弄错了吗?怎么可能?那个欧巴桑跟欧吉桑不都这样说吗?

  “黑社会秘密总部?”他说着差点喷饭,紧接着他朗声哈哈大笑。“这是我今年听过最有创意的笑话了,哈哈哈,赏你一颗花生。”说着挟了颗花生丢入她嘴里。

  她差点被一颗花生米噎着。

  “可是……咳咳咳!”她接过他递过来的开水,用力地喝下一口,这才止了咳。“那今天蜻蜓哥要我搬的那些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电脑啊,还能是什么?”他好笑地看着她苍白的脸。“难不成是白粉?枪枝?还是大麻?”

  “我我我……”她被笑得非常没有尊严。“那你干么要一让大家穿着黑衬衫、黑领带、黑裤子上班?”她观察过,进出公司的大伙儿都是清一色黑衣黑裤打扮。

  “这个啊……”他顿了一下。“我把我公司的总部弄来这边,挂猪脚卖电脑,总不能让我老头知道,所以……”

  “所以?”原来那里真的是秘密总部,只是不是黑社会的,而是一家电脑公司的秘密总部。

  “那里来来往往的员工太多,虽然都是从后门,但要是分公司的人都跑过来开会,那就会很引人注目,所以我叫他们要穿得隐晦一点。”卫战说起这个还真的有点困窘,不过当他发现时,大家已经把黑色当成制服来穿了。

  当时蜻蜓是这样跟他说的:“战哥,听说舞台剧工作者都穿黑的,就是要跟布幕融成一色,所以我们也穿黑的,保证最不引人注目。”

  当时他是懒得说什么,虽然觉得这样一点都不隐晦,但又懒得再想办法。一家猪脚店的后门每天有这么多员工来来去去,怎么看都不可能正常的。

  “隐晦?我看是张扬吧!”集时雨忽然觉得口超渴的,拿起水杯就大大喝了一口。“你知道你附近的邻居都在说这家店是黑社会秘密总部吗?”

  “我……真的?!”他揉了揉额角。

  “对。”结果害她怕了好久,差点没演出逃生记来。

  “嗯,听起来挺酷的。”他抚了抚下巴说。

  她很想回他说“酷你的头勒”,但她没种。

  就算不是黑社会老大,他依然看来很“惊”人,再说这男人脾气很不好啊!

  那等他吃饱了再跟他说好了,说这是一场误会,所以她不算他们公司员工。

  那她等一下就可以回家了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