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在家从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在家从父目录  郑妍作品集

在家从父 第八章 作者:郑妍

  当童琛抵达约定的地点时,楼雨轩已经在那里了。

  “哼,你胆子不小嘛,明知道我要找你算帐,居然还敢赴约,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楼雨轩的语气十分凶恶。

  童琛虽然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但他还是说:“你先不要冲动,我想你一定是误会我了。”

  楼雨轩笑一声:“哼,你说我误会你?你骗我姐不够,居然还想要骗我,抱歉,我不象我姐姐那么善良,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接招吧!”

  他举剑刺向童琛,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慢着,你听我说。”童琛只是闪躲着他,因为他根本没有带武器出来。“你是瞧不起我嘛?快亮出你的武器。”楼雨轩的招式愈来愈凌厉,丝毫不留情面。

  “你太冲动了,你先听我说可以吗?”

  童琛只能防守,无法攻击,因此陷入十分危险的局面。他和楼雨轩两人的实力本来就在伯仲之间,现在楼雨轩使出全力来攻击他,他再这么闪躲下去是撑不了太久的。

  这时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马儿愈来愈接近,他们终于看清楚骑在马背上的人是谁。

  她们共乘一匹马,坐在前面的是童珍,而在后面的则是楼雪凝。

  “怎么会是她们?”楼雨轩愤怒地看向童琛。“是不是你搞的鬼,你这样还算是个男人吗?竟然要两个姑娘家来当你的救兵?”

  “大哥、雨轩,你们不要打了!”先跳下马的童珍很快也来到他们身边。“雨轩,我有话告诉你,你先听我说好吗?”

  “如果你是想替他求情就免了,因为我今天非要他给我姐姐一个交代不可。”楼雨轩激动地说。

  这时楼雪凝也加入他们,她站在楼雨轩身边拉着他的手,对他摇摇头说:“雨轩,别这样。我们先听珍格格说完。

  楼雨轩看楼雪凝一眼,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无奈也说道:“好吧!珍儿,你说。”

  童珍看向童琛,只见童琛对她点点头,她才放心地说出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包括她和重深已经互许终生的事。

  听完童珍的话,楼雪凝和楼雨轩两个人愕不已,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童珍不安地看着他们,她真的不能确定他们是否会保守童琛身世的秘密,万一他们不肯保守这个秘密,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童琛悄悄地握住她的手,轻声对她说:“不要紧,别担心。”

  其实童琛和童珍担心的是同样的事,但是除了把情告诉楼家姐弟之外,他实在想不出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取得他们的谅解,所以他不得不冒险一试。

  “原来你们两个……”先开口的是楼雨轩,他不敢相信地说:“你们居然是相爱的,我一直以为是我姐姐被骗了,没想到连我也被骗了!”

  童珍急忙说:“我没有骗你,我喜欢你,可是那是朋友之间的喜欢,你也是知道的不是吗?”

  “住口!”楼雨轩的眼中满是愤恨。“你居然利用我,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上你的当……”

  “雨轩,住口!”楼雪凝终于开口阻止楼雨轩。

  “姐姐,你不会是还想帮他们吧?”楼雨轩不平的说。

  “我们两个让他们兄妹耍得团团转,他们两个真的有病……”

  “雨轩不要说了。”楼雪凝走到童珍面前。

  童珍怯怯地看着她,小声地说:“楼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抱歉。”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楼雪凝柔声说道:“原来你就是至深深爱的人,难怪我夺不走他的心,我想不管我再怎么努力,童琛他的心也不可能会弃你就我,我输得心服口服。现在我终于可以释怀了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我根本就没有赢你的机会。”

  童珍和童琛互看一眼,两人的眼中皆是欣喜。

  “雪凝,你不怪我们两个?”童琛问。

  楼雪凝对着他们笑了笑。“我无法怪你们,相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怎么能责怪你们?”

  童珍一把抱住楼雪凝,开心地叫道:“楼姐姐,你真好,我好喜欢你喔!我真的对你很抱歉。”

  “不要再说了,我真的不怪你们。”楼雪凝摸摸童珍的头,然后她转头过去对楼雨轩说:“雨轩,你呢?你可以原谅他们吗?”

  “不可能。”楼雨轩简单明了地说。

  “雨轩……”童珍叫道。

  “不要叫我。”楼雨轩愤怒地看着重珍和童琛。“我没我姐姐那么伟大,她要原谅你们是她自个儿的事,与我关!”

  童珍失望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你是不可能会原谅我们的。”

  “哼!”楼雨轩冷哼一声后掉头就走。

  “雨轩。”

  “算了,不要理他,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去。”楼雪凝阻止要上前追去的童珍。

  童珍无助地看向童琛,她难过地说:“大哥,怎么办,轩他好像是恨我们了?”

  童琛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雪凝说的对,他对我们的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的,看看以后的情形再说吧!”

  童珍又看向楼雪凝,楼雪凝也对她点点头。

  “就听你大哥的话。”

  童珍难掩失望地低下头,看来她对楼雨轩的歉意只暂时搁下了。

  ***

  福晋可以感觉到有一个天大的危机正在朝她逼近。

  自从她知道童琛爱着童珍之后,她就没有一天不做梦。

  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就已经瘦了一大圈。

  她很害怕童琛身世的秘密会被童善知道,因为一旦他知道,不只童琛完了,她和龙武也一样死定了。

  所以这件事绝不能让童善知道,她深信童琛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她也相信他一定会断了对童珍的感情。

  可是她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她发现本来在冷战之中的童琛和童珍这几天突然变得有说有笑的,最糟的是他们看对方的眼神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他们的眼中都带着浓浓的情意,她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寻常。

  难道……他真的打算和童珍在一起,可是这不可能的啊!童珍怎么会和自己的哥哥谈恋爱呢?

  除非……她知道了他的身世?

  天啊!

  她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如果她的猜测没错,这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们之间的情意迟早会童善发现,到那时不是一切都完了吗?

  不可以?

  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她一定要阻止他们,他们绝对不能相爱,绝对不可以!

  等了好久,福晋终于等到机会了。

  这一天,童善要在外面过夜,她正好可以乘机除掉自己的眼中钉。

  本来她是想等童善和童琛两个人都不在时再进行这个计画,不过时间紧迫,眼看重深和童珍两个人的感情愈

  此处缺2页

  虽然童珍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但童琛探到她还有气息,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他抱起她往外冲,可是这时火已经烧得更烈。

  他小心地保护着童珍不让她被火烧到,至于他自己身上乱窜的火苗,他一点都没有发觉到。

  终于他看到了出口,但就在此时,一根冒火的梁柱突然从后面压了上来。

  来不及了!

  他使劲地把童珍远远地抛了出去,下一刻,他的双脚已经被倒下来的柱子压住。

  他听到喀的一声,知道自己的右脚可能已经断了。

  “琛儿,额娘来救你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穿过重重火焰来到他身边,他定睛一看发现竟是福晋和他那个不能曝光的亲爹。

  福晋和龙武合力把童琛从柱子下拖出来,龙武把童琛背在身上,三个人努力地走向门口。

  此时屋内到处都是火,再加上浓烟密怖,福晋就这么和他们走散了。

  “额娘不见了!”童琛看不到福晋,他焦急地对龙武说:“你放我下来,你快去找额娘啊。”

  “不行,我先救你出去!”龙武终于将他背出火场,他把他交给下人,自己又回到火场中。

  童琛意识模糊地看着龙武冲向火场的背影。

  他想大声叫他小心,可是他叫不出口。

  爹,小心啊!他在心中这么对他说。

  童琛完全清醒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当他张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他最想见的人。

  “大哥、大哥!”童珍见到他清醒过来,兴奋地叫着:“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害人家担心死了啦!”

  他愣愣地看着童珍,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景象。“珍儿,是你吗?你没事吧?”

  童珍含泪说道:“你不顾自己可能会被烧死的危险把我救出来,我要是有事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珍儿。”他撑起上半身想要抱她。

  童珍见状连按住他的身体。“你现在还不可以动,大夫你伤得不轻,得好好休息才行。”

  “看到你没事,我的伤就已经好一大半了。”他还是不放心地又问:“你真的没事吗?一点伤都没有?”

  “没有、没有。”童珍把头靠在他胸前。“我连一根头发也没有被火烧到,这都是你的功劳,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童琛摸着她的头,心中满是甜蜜的感觉。

  “对了,我额娘和龙武呢?他们受伤了吗?”他想起拼命救他的亲生父母。

  “大哥……”童珍眼眶湿润地看着他。“大娘和龙武没有逃出来,他们、他们烧死在里面……”

  童琛呆住了。

  “他们没有逃出来?怎么会呢?我明明还看到他们的……”

  童珍对他摇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地纷纷落下。

  童琛终于相信这是真的了,他看着地上,眼中蒙上一层泪光。

  “他们救了我……”他语带哽咽地说:“自从我知道我是他们的儿子之后,我就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过,我恨他们,我鄙视他们,可是他们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来救我,我对不起他们……”

  童珍抱着他,让他把泪水流在她身上。

  “我是个不孝的儿子……”他痛哭失声。

  童珍用她的小手擦掉他脸上的泪水。

  “这不是你的错,我相信他们泉下有知也绝对不会怪你,就因为你是他们的孩子子,他们才会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救你,而你所能回报他们的,就是要好好活下去,不是吗?”

  童琛闻言破涕为笑。“想不到你也会安慰人了,这几句话说得还挺有道理的,有进步喔!”

  “还不是你教导有方。”童珍吐吐舌头。

  “那你会怪他们吗?童琛忧虑地看着她。“你应该知道火是他们放的,他们为了我想要你的命……”

  “事情过去就算了。”童珍不甚在意地说:“他们虽然做了坏事,但是他们已经付出代价了,而且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为什么还要怪他们?”

  “谢谢你。”童琛感激地在她唇上轻吻一下。

  童珍噘着小嘴,表情是不满意的。

  “人家还要嘛!”

  她的话才刚说完,居然就有个不速之客没有破门就进来了。

  童珍和童琛都吓了一跳,她连忙离开他的怀抱,可是在慌张之中她又差点跌倒。

  童善平静地看着他们,他的表情就好像没有看到刚才他们两人靠在一起的那一幕。

  “你的气色不错啊!”看到爱子无恙,童善不由自主地露出三日不曾出现的笑容。

  “孩儿没事,多谢阿玛关心。”

  “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童善收起笑容,换上一副悲伤的表情。“你知道你额娘的事了吧?”

  重深难过地点点头。“珍儿都告诉我了。”

  “真是家门不幸。”童善闭上眼睛,他痛苦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么多年了,她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但是现在她竟然先我一步走了,我本来以为我跟她还有几年的好日子可以过……”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童珍。“珍儿,你知道阿玛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童珍困惑地摇摇头。

  “我怎么会知道呢?”

  童善看着他们两人。“等办好他们两个的后事,我想举家迁离北京城,上哪儿都行,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这样你们才能够光明正大地结为夫妻。”

  “阿玛?”

  他们两人发出惊叫,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对他们说出这种话。

  而童善则是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大哥,阿玛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是你告诉他的吗?童珍疑惑地问。

  “我没有告诉他,也许……”童琛沉吟半晌后说道:“也许我们太小看阿玛了,说不定他早就知道我额娘和龙武的事,也早就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

  “是这样子吗?”童珍满脸不解。“那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呢?我不明白耶。”

  “也许是他不想失去我额娘,或者是他不想失去我这个儿子,所以才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阿玛他真的好伟大,他居然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也可以接纳你这个假儿子,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不是吗?”童珍对父亲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是真心爱一个人的话,也许就能做到吧!”童琛看着她。“如果是你的话,我应该就做得到。”

  “是吗?”童珍故意用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他。“你会这么大方把我送给别人?我看不可能。像你这种心胸狭窄的人应该会去把那个情敌杀了才对,你是不可能会容忍这种事的。”

  “你说的也对。”童琛笑着摸摸她的头。“你真是太了解我了,不过言归正传,我这个心胸狭窄的人救了你一命,你说你该怎么回报我这个救命恩人呢?”

  “那当然是……”

  童珍把脸凑近他,巧笑情兮地说:“长兄如父,我只好乖乖待在家从你这个心胸狭窄的父亲罗!”说完,她笑着送上了自己的唇。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