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在家从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在家从父目录  下一页

在家从父 第七章 作者:郑妍

  童珍和童琛在楼府用过午膳后,两个人一起步行回府。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交谈而且还是一前一后,童珍走在前面,童探则走在后面。

  就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下,两人口到了童王府。

  童善看到他们两人回来,笑得合不拢嘴。

  “呵呵,你们从楼大人的府邸回来了。怎么样,楼大人的公子和千金都还好吗?”

  “阿玛,你怎么知道我们去了楼家?”童珍讶异地问。

  童王爷笑得很得意。“我当然知道,你们阿玛虽然不在朝廷当宜,不过对一些事还是清楚得很,现在京城里的人都在传我童善的两个儿女和楼大人的两个儿女好事近了,你们也真是的,这种好事怎么可以瞒着阿玛呢?你们应该早点说才对,呵呵……”

  他的儿女能和楼世彦的儿女相亲相爱,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了,因为这个楼世彦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能和他结成亲家对他们童琛家是绝对有利无弊的。

  而且他还听说楼世彦的女儿长得貌美如花,儿子也是人中之龙,他们姐弟和琛儿、珍儿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两对,这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姻缘!

  重珍默然不语,而童琛对童善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有童善自己在那边自得其乐,沉醉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

  “珍儿,你总算是做了件让阿玛开心的事。”

  童善笑嘻嘻地对童珍说:“像你这样不会三从也不懂四德的女人居然能找到一个优秀的乘龙快婿,你真是上辈子和上上辈子也许还要加上上上辈子一共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我看你以后不可能再遇到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住这次的机会,知道吗?要不然倘若错过这一次可能就没有下次机会了。我看应该是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才对,你就只有这一次机会,千万得好好把握。呵呵,这样我就能放心了,我终于不用一天到晚担心你会变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了,呵呵。”

  “阿玛,你怎么胳臂往外弯啊!你这样说好像是我巴着人家不放似的,你女儿是这么没志气的人吗?”童珍不满地抗议道。

  “你现在还要什么志气,有人肯要你,你就要偷笑了。”童王爷理所当然地说。

  “阿玛!”童珍气得跺脚。

  童王爷不理会气得哇哇叫的童珍,他转头看向童琛说:“琛儿,你真是好福气,竟然能认识楼家的小姐,阿玛虽然还没见过她,不过她的美貌可是出了名的,而且听说她的个性也很温柔,如果她真的能成为咱们童家的媳妇,那真是再好也不过了,呵呵。”

  童珍紧张地看向童琛,期望他能说—些反驳的话。

  但是她还是失望了,因为童琛居然说:“楼雪凝真的是个很好的姑娘,阿玛能喜欢她我也很高兴。”

  不会吧?童珍哭丧着脸看向童琛,但童琛只看了她一眼,就把视线转到童善身上。

  “这真是太好了。”童善开心地笑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那位楼小姐听说也已经二十了吧?我看你们还是赶快成亲,这样我也可以早点抱孙子……”

  童珍听不下去了,她快步往外冲去。

  她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掉下泪来。

  “珍儿,你要去哪里?”

  童琛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放开我!”她转过头怒瞪着他。“你还管我做什么?你去管你的楼雪凝啊!”

  童琛露出不解的神情。“你在气什么?我和楼雪凝在一起不正是你撮合的吗?”

  童珍瞪了他一眼,她甩开他的手往马厩的方向奔去。

  她挑了一匹脚程最快的骏马,跃上马背抓过缰绳策马往外面狂奔。

  她骑马跑出童王府,跑出北京城,一直跑到城外。

  她骑得很快,就像是要发泄什么似的骑着,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骑马骑得最疯狂的一次。

  她知道童琛在后面追他,因为他的声音时远时近,从头到尾都紧追着她不放。

  他还追来做什么?

  她是死是活他还会关心吗?

  现在他追她到是为了什么?

  “别追我,你回去!”她转过头去对他大声吼道。

  “危险,你快停下来,你骑太快了!”她这种不要命的骑法让他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

  “讨厌,你回去啦!”

  他对她的关心反而让她更加生气。

  就在这个时候,她不知道是缰绳没抓好还是没坐稳,她感觉到自己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珍儿——”童琛见状连忙飞身扑向她,一把抱起即将坠地的她。

  他抱着她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他紧紧地抱住她,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

  童珍也紧紧地依偎着他,她并不觉得害怕,因为有他在,他的身体、他的体温让她忘了自己身在险境。

  “珍儿,你没事吧?”

  童琛轻轻地摇着双眼紧闭的她,以为她晕过去了。

  童珍张开跟,呆呆地看着他。

  她该不会是吓傻了吧!童琛轻拍着她的脸,着急的问:“你怎么了?不认得我了吗?”

  童珍哇的一声哭出来,她投入他的怀中。

  “大哥,你不要不理我啊!”

  童琛抱住地颤抖的双肩。“我没有不理你,是你自己不要我理你的。”

  她抬起泪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我不应该伤你的心。”

  童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抬起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

  “大哥也跟你道歉,我是有点意气用事……”

  童珍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急急地道:“大哥,你不要离开我好吗?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童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珍儿,你的意思是……”

  “我不能没有你啊!”童珍激动地说:“我错了,我以为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们就可以做永远的兄妹,这样你也可以对我死心,可是我好痛苦,我真想死了算了,现在我才知道你对我而言是这么的重要,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不想失去你!”

  童琛的眼眶红了也湿了,他笑中有泪地凝视着她。

  “我不是在作梦吧?你不是因为同情我才这么说的吧?”

  童珍用力地摇着头,脸颊的泪水也顺势被她摇落,她吸吸鼻子,哽咽地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你抱持着什么样的感情,当你是我大哥的时候我喜欢你,你不是我大哥之后我也一样喜欢你,甚至更喜欢你,我不知道这是兄妹之间的感情还是恋人之间的感情,我只知道自己不能失去你,如果我真的失去你,不!我不敢想,那太可怕了……”

  ***

  他说的都是真的,在这十八年的岁月中,他一直都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就算是在他离家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一样在她的心上、在她的生命中。她本来还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对她产生恋人间的感情,不过她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了,因为她早在不知不觉中,就将他这个大哥看成是恋人了。

  童琛不需要再听下去,因为她说的这些已经足够,足够让他再次对他敞开心房。

  他张开双臂拥她人怀,这份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想流泪。

  “能听到你说这些话,我死不足惜。”他感慨万分地说。

  “你现在有我,可以不用去死了。”她露出调皮的笑容。

  他用力地捏了下她的俏鼻。

  “好痛哦!”

  “哼!你也知道痛吗?你知道你把我推给楼雪凝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你这个可恨的小鬼头。”他咬牙切齿地说着。

  “对不起!人家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我自己也受到报应了,这些日子我也很痛苦啊!”她委屈地说。

  “你以为装得可怜一点我就会原谅你吗?”

  重深瞪着她,似乎还在生她的气。

  “那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会肯原谅我?”童珍嘟着小嘴说。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吗?”

  “嗯。”


  “那……”童琛坏坏地笑着。“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里来,可以吗?”

  “咦?”童珍看着他的笑容,心里不禁直发毛,就算她再笨也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这样不好啦!”她脸红了。

  “好不好你自己决定,爱来不来也随你。”童琛神气地看了她一眼,便走开去牵自己的马。

  “哼!我一示弱他就神气起来了,男人真是坏东西。”

  她在他背后偷偷地骂着他,但脸上的红晕却更深了。

  想到今天上可能会发生的事,她的脉博就越跳越快。

  今天晚上……

  她该去吗?她可以去吗?

  在这个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在童王府的某个角落。

  那个看起来很心虚的人影在一扇门外,徘徊了许久,她走过来、又走过去地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突然,门被打开了。

  “你要在外面待到天亮吗?”童琛忍住笑意说。

  童珍赏了他一个白眼,她气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她可是紧张到只差没有晕过去。

  “你一直在等我吗?”她用不安的大眼看着他。“如果我今不来,你会一直等到天亮吗?”

  他微笑地点点头。“这还用问吗?不管多晚我都会好下去,也只有你才能让我心甘情愿地等你。”

  童珍笑了,她所有的不安在这瞬间消失无踪。

  他将手伸向她,而她也毫不犹豫地把手交给他。

  她顺从地让他带她进屋,而他则在关上门后立刻转身拥住她。

  “珍儿,你让我等得好苦!”童琛把脸埋进童珍的长发里。

  “大哥……”他温柔的声音缓缓地飘进她的耳里,也温暖了她的心。

  “你这个小坏蛋可真是会折磨人。”他一面吻着她柔嫩的耳垂一面轻声地说:“现在你总算是落在我手里了,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我这不是乖乖地等着你的惩罚吗?”她的小嘴嘟得好高。

  “这才乖。”他用力地亲一下她的嘴,然后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接下来的过程对童珍来说,是从未经历过的奇妙体验。

  她赤裸着身体依偎在同样是赤裸的童琛怀中,他们紧紧靠在一起,她身上的热度传到他身上,而他身上的热度也一样传到她身上。

  他的唇好热,他的手也好热……

  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滑动,她的身体就莫名其妙地发热。

  “嗯……不要……”她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可是呻吟声还是不断地从她的口中逸出。
  她的脑中已是一片混乱,她早已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她难耐地扭动着身躯,想要逃避他强烈的需索。

  “别遮,我要看你。”他拉开她挡在胸前的手,让她雪白的双峰傲然挺立在他面前。

  “不要看啦!”感觉到他停驻在她胸前的视线,她害羞地低嚷着。

  “我非看不可,因为我的珍儿是如此的美丽。”他的手掌复上她的雪乳,并用掌心去感受她柔软。

  他用手指夹住雪峰上的红莓,轻轻地拉扯揉捏。

  “啊……”她感觉到体内不断涌出的热泉,迷乱的她咬住手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童琛拿开她的手,用自己的唇堵住她微张的小嘴。

  他温柔地吻着她的唇,里里外外不放过。

  “大哥……”她张开迷蒙的美目,低低地唤了声。

  “叫我琛……”他的嘴移到她的胸前,将一颗红莓含人口中。

  童珍忘情地呻吟出声,她的身体也掠过一阵强烈的痉挛。

  “琛……琛……”她不停地唤着他的名。

  “珍儿,我的珍儿……”他的手和嘴恣意地在她美好的身上游移,在他一遍又一遍的爱抚下,她的身体就像绵花—样的软,还有她双腿间的入口一样。

  “你这里……”他伸进一根手指,感受着她紧窒的包裹“好像已经准备了。”

  “我……”她娇喘不已,清秀的五官透过滴滴汗水看起来有种妖艳的感觉。

  “你终于是我的了。”他将自己的硕大推人她的体内。

  她深吸一口气,小脸尽是痛苦的神色。

  “好痛!”她眨着泪眼看他。

  “我也……”他皱着眉,忍耐这种紧紧包裹住的感觉。

  “忍耐一下,我……”他要她忍耐,自己忍耐不了,他冲破那层象征处子的障碍,一鼓作气地进到她的最深处。

  “啊——”童珍叫出声来,她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好像就快要撕裂了。

  童琛开始摆动着他的腰,每一次的进出都带给他莫大的快感。

  “深……”童珍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在他激烈的摇晃下,她流着泪承受着他带给她的痛楚。

  当他看到她的眼泪,他立刻停下动作。

  “很痛吗?”他心疼地看着她痛苦的脸。

  她摇摇头。

  “现在比较不痛了。”和一开始比起来,现在的痛楚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甚至还有一点舒服的感觉。

  童琛知道她已经感受到些许的快感,他更加用力地许撞着她的身体。

  “琛,我……”她的眼神迷醉、双颊嫣红,仿佛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我好像……啊——我不行了……”

  “一起来吧!”

  他抱住她,与她的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他们的身体紧紧地纠缠着,而他们的心也一样紧紧地纠缠着。

  ***

  翌日午后,童琛的身影出现在楼府。

  他是特地来找楼雪凝的,因为他和她之间的事是该做个了断了。

  见到楼雪凝,他面色凝重地开口道:“雪凝,我要跟你谈一件事,是有关我们之间的……”

  “我知道。”楼雪凝的笑容里隐藏着悲哀。“你今天是来告诉我,你要离开我了对不对?”

  “你怎么会知道?”童琛吃惊地问。

  楼雪凝深深地看着他。“因为你这个表情我曾见过一次,第一次不知道是应该的,第二次我要是再不知道的话,那我也未免太迟钝了。”

  童琛闻言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你看透我了,我已经在你面前无所遁形。”

  楼雪凝轻轻笑道:“不,一开始我以为你是真的回到我身边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己,我看得出来你还是不快乐,即使你在我面前强颜欢笑,我还是能感受到你内心的悲哀,我假装不知道只是想要有多一点的时间和你在一起,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你根本不用自责。”

  “你这么说真是教我无地自容。”童琛惭愧至极,和她的宽容比起来,他显得好自私。“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有想和你成亲的念头,虽然我无法像你爱我一样地爱你,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力回报你对我的爱,可是我、我毕竟还……”

  “你毕竟还是忘不了那个人,是不是?”楼雪凝感激地对他笑道:“虽然我们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可是至少你有过和我成亲的念头,这样就够了,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好,虽然我知道你是因为同情我才会对我这么温柔……”

  “这不是同情,真的!”童琛的眼中盛满对她的感激。

  “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是我没有福气,请你相信我,配不上你的是我,绝对不是你配不上我。”

  “谢谢你。”楼雪凝感动地看着他。“我祝福你和那个幸运的姑娘,你可以替我转告她吗?就说我很羡慕她,她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童琛点点头,眼中闪着泪光。

  他觉得自己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居然能被这两个可爱的女人爱着。对童珍,他会用一生一世来回报她的爱;至于和他无缘的楼雪凝,他欠她的恩情在能期待来世再还她了。

  ***

  童琛去见楼雪凝的这段时间,童珍都在童琛的房里等他回来。

  她好紧张,因为她有很深、很深的罪恶感,她一直觉得是自己伤害了无辜的楼雪凝。

  她虽然不希望楼雪凝伤心,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她们深爱着同一个人她得到了幸福,而楼雪凝得到的却是……

  “对不起,楼姐姐,希望你能原谅我。”她在心中祈求楼雪凝的原谅。

  “你在做什么?”童琛一回来就看到童珍跪在地上,双手台十,眼睛闭着,就像在膜拜什么似的。

  “我在求老天爷要让楼姐姐原谅我。”她紧张地看着他。“楼姐姐她怎么说?她一定很伤心对不对?”

  童琛难过地点点头。“她是很伤心,不过她并不怪我,也不怪你,她还要我转告你,她说她很羡慕你,她还说你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楼姐姐真的这么说?” 童珍好感动。“她真的好善良喔,对不对?”

  “嗯!”

  “不过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会喜欢我而不喜欢她呢?”童珍老是想不通这个问题,她摇头晃脑地哺哺自语道:“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会选她,因为我什么都比不上楼姐姐人长得没有她美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到别人的怀里……”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童琛捏捏她的脸颊笑道:“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你?唉!可能是我上辈子是个杀人放火的大恶人,老天爷才会这么惩罚我吧!”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童珍鼓着腮帮子说。

  童琛温柔地凝视着她。“我不会后悔的,你呢?”

  “当然不会。”童珍肯定的说。

  “真的吗?别忘了还有楼雨轩,还有阿玛和我额娘他们,我们还有好多难关要闯。”

  “闯就闯,我才不怕!”童珍仰起脸,她的眼神很坚决。

  “只要我们在一起,再多的困难我们都不怕,对不对?”

  “对,说的对极了厂他笑着拥她人怀,两个人的唇重叠在在一起。

  *       *      *

  翌日,重深和童珍的第一个难关就来了。

  这个难关就是楼雨轩。他派人送信给童琛,约他一个时辰后在京城西郊十里处见面。

  他虽然在信上没有多写什么,不过童琛心有数,楼雨轩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约他见面,大概是他知道了他和楼雪凝的事。

  楼雨轩不是要找他喝茶聊天,他一定是为了楼雪凝的事要找他算帐。

  这个童珍也猜到了,她紧张地问着童琛:“怎么办?

  雨轩他—定很不谅解你,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还是不要去吧!”

  “今天不去,以后还是要去,躲不了的。”童琛知道自己非去不可,这件事一定要解决才行。

  “珍儿,我一定得去赴约。”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童琛说:“你现在就去找楼雪凝,带她到那个地方,我们四个人好好地谈一谈,我想这样应该可以化解这个误会。”

  “我知道了。”童珍很赞成童琛的方法,她也觉得有必要和楼家姐弟把话说清楚。

  “那你自己要小心,好好的跟他说,千万不要动手。”

  她不是对童琛的武功没信心,而是怕他们一言不合打起来,要是两败俱伤怎么办?

  “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童琛摸摸她的睑。“快去吧在你们到达之前我会尽力安抚楼雨轩的情绪。”

  “好。”童珍立刻出发前往楼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