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在家从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在家从父目录  下一页

在家从父 第五章 作者:郑妍

  童珍的运气相当不错,她只等了两天就等到童琛要外出的日子。这一天童善要带童琛出去拜访一些老朋友,就算童琛不想去也非去不可。

  童琛当然知道童珍会趁自己不在时溜出去,他也知道就算派人守着她也没用,因为没有人敢得罪童珍,在王府里只有他一个人制得了她。

  等童琛前脚一离开王府,童珍后脚就跟着踏出了王府,直奔楼府。

  她也是这两天才打听到楼家的位置和楼雨轩的身世背景。

  她的直觉是对的,因为楼雨轩真的不是个普通的人物。

  他的父亲叫楼世彦,是位大学士,也是军机大臣之一,还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虽然楼世彦并无爵位,不过比起童善这个有名无实的王爷,楼世彦在京城呼风唤雨的能力还远超过童善。

  有个出色的父亲,儿子当然也差不到哪里去,楼雨轩也颇受皇上重视,他之前当过皇子的伴谊,现在又听说皇上要他进宫当御前侍卫,是御前侍卫耶,难怪他可以三两下就把那四个恶人收拾掉,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嘛!

  楼府距离重王府并不远,她很快就抵达楼府这座不输给意王府的豪华府邸。

  “珍儿,见到你真高兴。”楼雨轩一接到通报就立刻出来接见她。“童琛知道你要来吗?”

  “他不在,所以我才能来的。”童珍立刻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来。“雨轩。其实我这趟来是来找你姐姐的,她在吗?”

  楼雨轩对她提出的要求仿佛一点也不会感到意外。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想见她,我想你一定有很多疑问想问她吧?”

  “嗯。”童珍用着不安的语气问:“她会见我吗?”

  “我想会吧。”楼雨轩叹了一口气。“事实上那天从你家回来之后,我就把我们的事告诉她了,当然还有我见到童琛的事,我本来以为她会很激动,没想到她表现得很平多,我想她应该是对童琛死心了,唉!这样也好,这几年她只为童琛而活,现在她总算可以为自己活了。”

  童珍默然不语,她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和楼雪凝见面。

  如果楼雨轩是对的,楼雪凝真的已经把大哥忘了,那她的出现会不会让她想起过去的伤心往事?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楼雪凝和大哥的过去,但如果她的出现会让她伤心的话,那她是不是不要见她比较好?

  “雨轩,我想我还是回去好了。”

  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出现比较好。

  “怎么,你不是很想见我姐姐吗?”楼雨轩从她的表情看出她的犹豫,他用安慰的口吻说:“你别想太多,我去问她,如果她真的不愿意见你,你再走也不迟,如果她肯见你,那你就见她一面吧!”

  “嗯。”童珍点点头,接受了他的建议。

  童珍待在大厅等楼雨轩回来。

  她的心里十分地忐忑不安,她对他带回来的答案是既害怕又期待。

  楼雨轩快便回来了,他带回来的是好消息。

  于是童珍跟着楼雨轩前往楼雪凝的房间。

  一路上童珍都在想像楼雪凝的面貌,二十岁的她美丽吗?楼雨轩长得这么好看,她是他的姐姐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才对!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像大哥长得很好看,可是她就长得还过得去而已,不过这和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应该也有关系。

  “就是这里。”楼雨轩停在一扇门前,他举起手敲了敲门。“姐,我带童珍来了。”

  “进来吧!”

  好好听的声音哦!童珍忍不住对楼雨轩说:“想不到你和你姐姐除了名字诗情画意之外,你们的声音也一样好听。”

  “多谢夸奖。”楼雨轩笑着说:“你一个人进去吧,我想我姐姐一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童珍点点头,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才踏入房里。

  这是……她愕地看着屋里的人——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人!

  她的头发乌黑亮丽、肤色雪白晶莹,弯弯细细的眉毛和她略微上扬的凤眼极为搭配;她的鼻子又俏又挺,不大不小的嘴红润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而且她的脸已经美得让人屏息了,但她的身材比起她美丽无理的脸更是毫不逊色,她的身材玲珑有致,就像是一件艺术品,美得让人惊艳,也让人移不开视线。

  她是女人都有这种感觉了,要是换成是男人,一定会为她着迷。

  “你就是童珍,童琛的妹妹?”楼雪凝对她微笑道。

  “我是童珍,你是楼雪凝吗?”童珍不禁怀疑起她的身份,因为不信这个美貌的女子居然会被大哥抛弃,大哥竟会舍得不要这么美丽女人这实在是让她难以想像。

  “是的。”楼雪凝优雅地笑着。“珍格格,坐下来聊。”

  “谢谢。”童珍的眼睛一直停在她脸上。

  楼雪凝摸摸自己的脸,不解地问:“珍格格一直看着我是我脸上沾到什么东西吗?”

  “不是,是你长得太美了,所以我才会忍不住盯着你。”童珍不好意思地说。

  楼雪凝突然叹了一口气。“唉!长得美有什么用?还不是得不到他的心,如果可以让我得到他的心,就算我比现在丑上十倍,我也心甘情愿。”

  童珍动容地看着她。“楼姐姐,你还是忘不了我大哥吗?”

  楼雪凝抬起眼眸,有些哀伤地说:“我不想自欺欺人,不错,我是忘不了他,但是这有什么用?童琛他心里根本有我,就算我现在还爱着他,他也不会回到我身边。”

  “你的意思是当年是我大哥移情别恋爱上别人,所以才会离开你?”

  楼雪凝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当年我们在一起的候,他总是一副不快乐的样子,那时我就曾怀疑他的心有别人,结果不出我所料,我们分手的时候他告诉我,无论如何就是忘不了那个人,所以他没办法和我在一起,那时我才明白我根本不曾得到他的心,他的心一直是于别人的。”

  童珍听得一愣一愣的,如果不是楼雪凝告诉她这些,那她可能永远不知道大哥的感情世界居然会是这样,这真的是她无法想像的。

  那个人究竟是谁?大哥竟然会为了那个人放弃楼雪凝的爱,而且这个人早在他认识楼雪凝前就存在了,会是谁呢?是她认识的人吗?

  “难道说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楼雪凝又摇了摇头。“我要是知道她是谁就好了,如果我知道她是谁,至少我还可以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可是我对她毫不知情,童操是有说过一些她的事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她是谁。”

  “哦,那我大哥他是怎么说的呢?”童珍的兴致来了。

  “他说他已经爱她很多、很多年了,但是那个人从来不知道他爱她,他还说他跟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原本以为和我在一起就可以把她给忘了,可是还是不行,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他一直跟我道歉,他说他对不起我,他说他在利用我,可是我……”

  她美丽的眼睛流下泪来“我宁可让他利用我,只要他能忘了那个人,我不在乎他利用,可是他还是忘不了她。我真的很难过,那段时间他虽然和我在一起,可是他的心却不在我这里,我觉得自己好没用,我竟然输给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童珍同情地看着泪流不止的楼雪凝,看她这个模样她知道她还是爱着大哥的。虽然她还没有深切地爱过一个人,可是不知为何现在的她居然有感同身受的感觉。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她真的很好奇,真的有那个人吗?那个让楼雪凝惨败,让大哥爱了许多年,到现在还忘不了的女人到底是谁?她真的好想知道!

  童珍一直到黄昏时分才回到童王府。

  不是她贪玩,而是楼家姐弟实在是太亲切了,她在那里吃了一顿极为豪华的午饭,而下午的时间她除了陪楼雪凝聊天还和楼雨轩下棋,和他们在一起真的很愉快,如果不是怕打扰人家太久,她还想留下来用晚饭呢。

  楼雪凝在她临走时依依不舍地说要她常来,一直到她点头答应,楼雪凝才肯放人。

  送她回童王府的是楼雨轩,两个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回了童王府门口。

  “你送我到这里就行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童珍觉得还是不要让楼雨轩进去比较妥当,免得被她阿玛和大哥看到,到时候又会没完没了。

  楼雨轩深深地看着她。“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再见?”

  “什么时候广童珍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她对他轻轻一笑,挥挥手道:“我进去了。”

  “那你早点歇息。”

  童珍一回到自己的寝室,小蝶就一睑紧张地对她说:“小姐,大少爷他刚来过,他要我转告你回来后立刻去他的书房,我看他好像很生气,小姐你快去吧!”

  童珍没好气地瞪着小蝶,而小蝶只能低下头,呐呐地说:“小姐,你瞪我也没有用啊!是大少爷惹你生气又不我。”

  “哼。”童珍的小嘴嘟得老高,她气呼呼地说:“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难怪那个人会不喜欢他,像他这种既顽固个性又阴晴不定的人谁会喜欢他!自作孽,不可活,他活该!”

  “小姐,谁是那个人?”小蝶有听没有懂。

  “对了,我现在就去问那个人是谁。”童珍想到这里便急忙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        *      *

  “珍格格回来啦!怎么样,玩得愉快吗?”童琛冷冷地看着童珍。

  童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大哥,你告诉我,你真正爱的人是谁?”

  童琛的身体似乎震动了一下,他看着童珍,表情相当凝重。“是楼雪凝告诉你的?”

  “嗯。”童珍不解地看着他说道:“我真不明白,楼雪凝长得美脾气又好,我实在无法想像你会为了别人而不要她,她说你在认识她之前心中就有别的女人了,她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童琛黑亮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童珍摇了摇头。“楼雪凝都不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童琛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童珍等了半晌还不见他回答,她不耐烦地开口道:“大哥,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快说,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

  “你真的这么想知道?”他慢条斯理地说。

  “嗯。”童珍用力地点头。“楼雪凝说你喜欢那个人很久了,你现在才二十二岁,难不成你在十多岁就喜欢那个人了?”

  “也许更久一点吧!”童琛的声音像是在叹息。

  不会吧?他居然在此十多岁还年轻的时候就喜欢那个人了,而且还是在她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等一下,难道是……

  “大哥,你喜欢的那个人该不会是我们王府里的人?”

  她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如果我说是呢?”童琛的眼中似乎藏着千言万语,不过童珍并没有注意到,因为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全都是童琛,既然大哥喜欢那个人很多年,而且那个人还是王府里的人,这王府里面有谁是待上这么久而且又和大哥年年龄相若的。因为她无法想象大哥会喜欢那些上了年纪的女仆,想来想去就只想到一个人最有可能。

  答案就是小蝶,小蝶虽然没有在王府待了十几年那么久,不过至少也有六年的时间,因此应该只有小蝶最符合大哥的条件了。

  “大哥,那个人我也认识对不对?”她小心冀翼地又问。

  童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个傻丫头,她到底在猜谁是他的心上人啊!难道她就不会猜是她自己吗?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绝对不会想到答案就是她自吧,因为对她来说他只能是她的大哥,绝不可能会成为她的恋人。

  “你当然认识她。”童琛很有耐心地陪她玩这个游戏,只希望她能猜到正确答案。

  “真的是她?”童珍—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敢情是真人不露相,人家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我终于可以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等等,你说的是谁?我怎么听不出来?”童琛连忙问。

  “你还跟我装傻,我已经猜到了,是小蝶是不是?”

  “小蝶?”

  童珍佩服地看着他。“你真的很不简单耶,居然会为了平凡无奇的小蝶弃楼雪凝那样的美女,我现在才明白大哥不是个只会看外表的人,真是了不起。可是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不是我不帮自己人,而是我真的看不出来小蝶有什么地方比得过楼雪凝的,我还是觉得……”

  “哈哈哈——”童琛突然爆出一连串的笑声,他笑得连眼泪都流下来了。

  “天啊!你居然会想到小蝶,算我服了你!”他边笑边说。

  “不是小蝶吗?”童珍见他笑成这样,脸上顿觉无光,她不满地对童琛叫道:“讨厌,害人家猜这么久还猜错,大哥,你就饶了我行吗?快告诉人家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谁啦!”
  “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这样你还想知道吗?”童琛意味深长地说道。

  “当然。”童珍双手抱胸,一副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离开的模样。“我今天非知道不可,快说,要不然我会一直缠着你哦!”

  重琛的心狂跳起来,童珍嘟着小嘴说要缠着他的表情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可爱到让他无法再压抑自己对她的感情。

  他走到她面前,用他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小脸。

  童珍不解地看着他。“大哥,你摸我的脸干嘛?”他的手虽然感觉有点粗粗的,可是好温暖哦。

  童琛不说话,只是以行动表示。

  他低下头迅速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亲了一下。

  而童珍只觉得全身僵硬,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童琛凝视着她无辜的大眼,情不自禁地又把唇贴上她的唇。

  这一次他的嘴整个复盖住她的嘴,他软软的舌轻轻地舔着她的唇瓣,再深入她的口中找到她的小舌,便卷着她的舌头轻柔地吸吮着。

  童珍真的吓到了,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缠绵又温柔的一吻就在童珍的惊愕中结束了。

  童琛看她的目光是温柔的,和他刚才吻她的感觉一样温柔。

  他的大手轻轻地摸着她的脸。

  但她依旧一动也不动,只能静静地看着他,怎样也无法开口。

  童琛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他放下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他只给了她这么一句话,就转身走出书房。

  *        *         *

  接下来的三天,童琛都没有在童珍的跟前出现。

  虽然他没来找她让她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他。

  那一天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虽然童珍一直很想找童琛问个清楚,可是她没勇气……

  他吻她,老天!他居然了她。她好希望那是一场梦,可是那并不是梦,那是事实啊!

  情人之间的吻是正常的、是美好的,但是发生在一对兄妹身上,就未免太奇怪了点。

  奇怪、荒谬、可耻、有违伦理……她真的快要被这些想法压得喘不过气来。

  大哥为什么要吻她?这是不可以的,这种乱伦的事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她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她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她甚至有想死的念头,她想她就要疯了!

  不行,在她发疯以前,她一定要他把话说清楚。

  深夜,童珍来到童琛的卧房。

  她敲了三下门,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敲门声显得格外响亮。

  门很快地就被打开来,因为童琛知道她一定会来找他,所以他一直在等着她的出现。

  看到童琛明显憔悴的睑,童珍差点就说不出话来,不过她还是勉强自己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童琛心痛地看了她一眼。“进来吧!”

  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谁都没有勇气打破这个僵局。

  对童琛来说,这三天来他一直都在自我嫌恶的心情下度过,他气自己为什么会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如此一来那个秘密就将不再是秘密了。他、珍儿、额娘、阿玛,还有龙武,他们五个人的命运会因他而改变,他居然犯下这样的错,他真的不能原谅他自己。

  所以他必须躲她、逃开她,因为他不想再让她痛苦,他不要让她承受这—切。

  可是她还是来了,他该怎么办?告诉她实情吗?她会接受他吗?

  但童珍的耐性可没有童琛好,尤其是当她毙了一肚子的问题时。

  “喂,那天的事你不解释吗?”她凶巴巴地开口问。

  “抱歉,都是我的错。”童琛用着充满歉意的声音说。

  “就这样?”童珍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她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兴师问罪地道:“你那天是吃错药了吗?你竟然吻……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你以为一句抱歉就够了吗?”

  “我只能说抱歉。”他的眼神是乞怜的、是痛苦的。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是情不自禁啊!”

  “情不自禁?”童珍退了一步,不敢相信地说:“你真的有病,我是你妹啊!”

  这个时候重深双手紧握,在他的心中突然出现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要说出来,他要爱她,光明正大的爱她。

  因为要是他再不说的话,他实在不能保证自己还会做出什么事来,他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

  他站起来,高大的身躯挺立在她面前。“珍儿,我跟你不是兄妹,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啊?”

  童珍瞪大眼睛,一睑愕的模样。“你说什么?我们不是兄妹,你生病了吗?”

  “我没有病,我说的全是真话。”童琛深深地凝视着她。“如果你答应和我一起保守这个秘密,我就全部说出来,你可以答应我吗?”

  “好,我答应你。”童珍被动地点点头。

  童琛听到她的保证,于是便将自己真正的身世一字不露地告诉她。

  童珍听完之后脸上惊愕的表情依然,她看着他,不敢置信地说:“居然会有这种事,你额娘和龙武,这是真的吗?不是你故意要骗我的吧?”

  因为她不能去问大娘,所以她只能相信他,可是要她相信大娘会背着阿玛做出这种事,她实在是做不到。虽然大娘没有善待过她,不过她也没有待她不好过,所以她觉得大娘基本上还算是个好人,要她相信她会偷人实在很难。

  “不要说你不愿意相信,我自己也不想信自己的额娘是这种人。”童琛的神情很是悲痛。“可是这的的确确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毒誓。”他信誓旦旦地说。

  “不用了,我相信你就是!”她会相信他的,因为他是她的大哥啊!

  不对,他不再是她的大哥了!想到这儿,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原来……那个人就是我。”童珍恍然大悟地看着童琛。

  “是的。”

  童琛握住她的手,她心中一惊原本想要挣脱他,可是当她看到他温柔的目光,她只觉浑身一震,小手也不再挣扎。

  “在我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兄妹之情,而是恋人间的感情,这让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痛苦中。”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不能害我额娘和我亲生父亲,我也不能让阿玛痛苦,所以我必须保守这个秘密,但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很残忍,因为这样我无法爱你,只能永远当你的大哥。后来我认识了楼雪凝,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我一开始是真心想和她在一起的,我从来没有欺骗她的意思,可是我错了,我做不到,因为她的温柔还是无法让我忘了你,如果我再继续和她在一起只会对她造成伤害,我真的不愿意伤害无辜的她,所以我离开了她,也离开了这个家,我想到一个没有你的地方去生活,我是真的想忘了你。”

  听到这里,童珍的眼眶已经红了,她现在才知道他对自己的一片深情,他爱得这么无奈、这么痛苦,可是她居然误会他,以为他是不要她了;谁知道事实真好相反,他不是不要她,他就是因为太想要她才会离开她的。

  童琛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他深情的黑眸直直地看进她的眼底。“但我还是失败了,我忘不了你,虽然我人不在你身边,可是我的心却从没离开过你。我好痛苦、好矛盾,我想尽办法要忘了你,结果反而让自己更思念你,我想你不知长成什么模样,想你是否还记得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和自己交战,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处在说与不说之间挣扎,最后我的理智输给了感情,我回来了,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想见你一面,谁知道一见到你,我的心又再次沦陷了,根本就走不了。我想你一定觉得我对你若即若离、忽冷忽热,但那是因为我怕我会克制不住自己,所以才会故意这样对你,你能原谅我吗?”

  童珍一眨眼泪水就流了下来,她泪中带笑地点点头。

  “我原谅你,大哥。也请你原谅我的不懂事,我以为你心中已经没有我了,我会变得这么任性,都是因为我生你的气,我气你不疼我、不要我。大哥,对不起啊。”

  “珍儿!”童琛紧紧地抱着她。“我好高兴,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多久了吗?”

  “大哥,别这样……”童珍在他的怀里挣扎着。“我不习惯这样……”

  “珍儿,你不是相信我不是你的兄长了吗?”重深讶异的问。

  “我相信你不是,但是……”童珍无助地看着他。“我已经当了你十八年的妹妹,现在你要我一下子从你的妹妹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我做不到啊!”

  “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情?”童琛的失望从他的语气和表情透露出来。

  “不是……”童珍摇着头,她的心好慌好乱。“大哥,你不要误会,我已经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我真的很感动,可是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对你还没有你对我的那种感觉……”

  “我知道了。”童琛给她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我知道要你现在接受我是太强人所难了,没关系,来日方长,我可以等你,我可以等到你对我有感觉的那一天,这样好吗?”

  “我……”童珍低着头拉扯着衣角,为难地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大哥,对不起,我现在无法给你任何答案。”

  她不想敷衍他,更不想欺骗他,现在的她真的是不能给他任何的承诺。

  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她爱他,这是无庸置疑的,可是她对他的爱一直都是以一个妹妹的身分去爱自己的哥哥,他无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把他当恋人看待,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她不认为自己能做得到。

  童珍的为难和犹豫都看在童琛的眼里,刚才还那么幸福的他,现在已经跌落到绝望的谷底。

  这不是她的错,是他自己太一厢情愿,他以为只要让她知道他的身世就能和她在一起,是他太天真,也太高估自己。

  他自嘲地笑道:“看来是我自不量力,刚才那些话就当我没说过,你可以走了。”

  说完,他转过身背对着她。

  “大哥……”童珍知道自己伤了他,她连绕到他前面,充满歉意地对他说:“大哥,你不要不理我,我没有讨厌你,只是我现在不能……就让我们回到以前那样,让我做你的妹妹好不好?”

  童琛并没有看向她,只是冷淡地说了一句:“我不需要同情。”

  “这不是同情。”童珍焦急地喊道:“难道我不当你的恋人你就不理我?我做你的妹妹还是一样能爱你呀!”

  他终于肯用正眼看她,可是他看起来好冷静,他的冷静让她得难过,她宁可他骂她,也不要看到他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冷静。

  “恋人和妹是不一样的,有些事是妹妹不能做恋人才能做的。”童琛淡淡地说。

  “我不信。”她大声地说:“我说我一定可以做,你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依你。”

  “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童琛的薄唇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那你现在可以依我一件事吗?”

  “依你,你要做什么都依你。”童珍不假思索地说。

  “那你不要后悔喔!”

  “绝不后悔!”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