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在家从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在家从父目录  下一页

在家从父 第四章 作者:郑妍

  “珍儿、珍儿,你快醒醒,天都亮了……”

  “嗯。”童珍迷迷糊糊地张开睡眼惺松的双眼,小嘴微张地吐出两个字:“大哥……”

  “我不是你大哥,我是雨轩,楼雨轩你记得吗?”

  楼雨轩?童珍立刻吓醒了,她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没错,这个人是楼雨轩,可是为什么她会以为是大哥在叫她呢?对了,可能是她梦到大哥,所以才会把楼雨轩的声音误认为是他的声音。

  “雨轩,是你呀!”她揉揉眼睛,愕然发现自己的眼眶微湿,这是怎么回事?

  楼雨轩仔细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你好像做了恶梦,你不停的呻吟,偶尔还会发出哭声,你做的恶梦一定很可怕吧!”

  “嗯。”童珍木然地点点头。她是做了恶梦没有错,这个恶梦她已经做了三年多的时间。

  她到现在还是会常常梦见大哥说要离开她的那一天,有时候她会梦到大哥走得很快让她追不上他。有时候她会梦到自己从秋千上摔下来,大哥却不在她身边,而有时候则是她在梦里拼命的哭,周遭全是一片黑暗,不管她变成怎么样大哥就是不会出现,但她还是在梦里一直哭、一直哭,不只在梦中哭,每次她醒来时脸上还会有泪。

  “对了,雨轩,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环顾四周,发现除了她和楼雨轩,便再无他人。

  “再一个时辰天就亮了。”楼雨轩说。

  “什么?天快亮了?”她放声大叫。怎么会弄得这么,该死,她居然喝着、喝着就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像死猪似的一点知觉都没有。还好在她身边的是楼雨轩,要是换成别人,说不定被欺负了她都不知道。

  “惨了,我得赶快回去。”她得在天亮前赶回到王府,要不然就惨了。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童珍说完便对楼雨轩挥挥手。“再见,后会有期。”
  童珍用最快的速度奔下楼,逃命似的离开明升客栈。

  “我们会后会有期的,珍格格。”楼雨轩喃喃说道,嘴角还浮现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       *      *

  童珍终于赶在天亮前回到童王府。

  她小心地避开守卫;顺利的翻墙进人府里。

  “唉!总算是平安回来了。”她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说。

  但看到屋里的景象,她全身的血液瞬间冻结。

  因为她不但看到了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小蝶,还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夜游归来的珍格格,欢迎回来。”童琛的目光冷冷地停留在她的脸上。

  “早啊,大哥、……”她僵硬地说道。

  童琛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这么早你去哪里?”

  “我只是出去走走,无聊嘛!”她小心翼翼地答道。

  “到哪里去走走?”童琛紧迫盯人地又问道。

  “这……”童珍支支吾吾地说:“我又没有去哪里,只是去一家客栈吃东西罢了……”

  “只是吃东西?我看还喝了酒吧?”童琛闻到她身上有酒的味道,他不禁皱起眉头不悦地说:“一个姑娘家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出去喝酒,说,你和谁去喝酒?”

  “我……”童珍怎么敢告诉他,她把小嘴闭得紧紧的。

  “还不说?童琛愤怒的眸光狠狠地射向她。“为什么不说?你想护谁?那个人究竟是谁?”

  童珍被他看得全身发冷,她受不了地大喊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爱什么时候出去关你什么事?我爱跟谁喝酒就和谁喝酒,爱跟谁说话就跟谁说话,你凭什么管我?我就偏不跟你说,怎么样?”

  真奇怪,她为什么非告诉他不可?他又不是她的丈夫,她也不是他的妻子,他凭什么像管自己的妻子一样管教她这个妹?莫名其妙!

  童琛铁青着脸走到她面前,她虽然害怕可是还是鼓起勇气面对他。

  童琛忍无可忍地出手甩了她一巴掌。

  “啊——”童珍的左颊立刻出现五个清楚的手指印,旦又麻又痛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她万万没想到他会真的打她,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打过她呀。

  “你……”她又惊又痛,眼泪拼命地在眼里打转。

  童琛神情痛苦地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哇……”童珍见他离开随即放声大哭,她哭不是因为她痛,她是哭他竟然真的对她动手。他怎么舍得打她,离家前的他是那么地疼她。不要说打她,他就连一句重话也不曾对她说过,可是他现在居然动手打她,难道他对她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了吗?

  “小姐,你不要伤心。”小蝶一面拍着童珍的背一面说“大少爷他也是因为关心小姐才会对小姐动手,我相信大少爷他心里一定也很难受的。”

  “他会难受才怪!”童珍哭着说:“你怎么帮他说话,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人啊!”

  “小姐,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知道,你昨晚走了没多久大少爷就来看你了,他手里还端着要给你吃的药呢,虽然他没有说,不过我猜那碗药应该是他自己亲手煎的。

  他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我叫他去睡他也不肯,只是坐在那像隔木头人似的不动也不说话。不过虽然他不说话,可是他的表情既凝重又悲伤,大少爷他真的很担心小姐的安危,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童珍听完小蝶的话,眼泪也停了,而她对童琛的不满也消失了。说起来她自己也不相信,可是她现在真的有点受到感动。

  “他如果真的关心我,怎么还会打我?”童珍的语气明显地柔和许多。

  “小姐,难道你没有听过爱之深、责之切吗?”小蝶努力地开导着童珍。“大少爷就是太关心小姐,所以才会狠心地打小姐,其实我相信大少爷他也一定很舍不得让小姐挨这一巴掌。”

  童珍虽然完全相信了小蝶的话,可是她就是不服气,不管怎样挨打的人是她,她有权生他的气不是吗?

  “哼,瞧你说得跟真的一样,你到底收了他多少好处啦?”

  小蝶闻言连忙摇着头说:“奴婢不敢!奴婢当然是站在小姐这一边的,要不是奴婢亲眼看到大少爷担心小姐的模样,奴婢也不会相信大少爷是真心为小姐好,更不会替大少爷说话。”

  “好啦,我相信你就是。”童珍现在是真的一点都不生气了。虽然脸上麻痛的感觉还在,不过她的心情却愉悦得很,因为能够知道大哥对自己的关心,她觉得这一掌挨得还挺值得的。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既然大哥是关心我的,为什么他不像以前那样疼我、爱我呢?他一定要对我这么冷淡才算是爱我吗?真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困惑的说。

  “小姐说得是,奴婢也觉得大少爷这次回来变得怪怪的。”小蝶摇头晃脑地说着。“我觉得大少爷虽然是真心想对小姐好,可是他表现出来的不像他心中所想的那样,就好像他不希望让小姐知道他是关心小姐的一样,难道说大少爷离开这些年,在外面受过什么刺激,所以才会变成这副德行,做出这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

  “可能是吧!”童珍摸着头,突然觉得有点累。“累死我了,小蝶,我睡一下,早饭就不吃了。”

  她爬到床上躺好,沉重的睡意让她的意识一下子就变得模糊。

  “小姐,你到底是跟什么人喝酒啊?”小蝶好奇地问。

  童珍蠕动着双唇,模糊不清地说:“嗯,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个英俊又神勇的大侠……呼呼……”她睡着了。

  “英俊又神勇的大虾?”小蝶摸摸后脑勺,喃喃自语着:“什么是大虾呀?大虾也会喝酒吗?”

  *        *          *

  童珍这一觉睡到中午过后才醒来。

  清醒后的她恢复了体力和精力,她先是洗了个澡,让自己变得清清爽爽,心情不错的她午饭也吃了不少。

  “小姐,看你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是不是和昨夜一起喝酒的大虾有关?”小蝶好奇的问。

  “大虾?”童珍睨了小蝶一眼。“你在说什么?人家可是一表人才、武功高强的大侠,你居然说人家是什么大虾,真是没礼貌。”

  “是小姐自己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个英俊神勇的大虾啊!”小蝶不服气地反驳道。

  “哦,我说的是大侠啦!你听错了。”童珍笑着对她说。

  “哦。”唉!明明就是小姐说话不清楚,居然还说我听错了,真是死要面子。

  “昨天晚上真是痛快,我好久没有这么快乐了。”童珍开心地说道:“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哦,而且人又风趣,改天如果再遇到他我就带他来给你瞧瞧,那么你就会知道我没有夸大其辞。”

  “那位英俊又神勇的大侠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叫楼雨轩,很诗情画意的名字吧!”

  “真的耶!难怪小姐会和那位楼少爷喝酒喝到忘了要回家,由此可见他一定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嗯。”童珍幽幽地说:“只是这北京城这么大,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他。”

  “小姐,你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奇怪,我为什么要知道他住在哪里?”童珍觉得小蝶的问题很奇怪。

  小蝶一脸惋惜地说道:“这样好可惜哦!难得有个条件这么好的人出现在小姐跟前,小姐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才是,这样说不定他就有可能成为小姐未来的夫婿。”

  童珍闻言只觉好笑。“你扯到哪儿去了?我跟他才刚认识,充其量也只能当朋友,什么把握机会,我看你比阿玛还急着想要把我嫁出去。”

  “本来就是嘛,小姐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吗?奴婢是替小姐着想。”小蝶嘟着嘴。

  “那你和我同年也十八岁了,你怎么不嫁呢?”童珍笑着反问她。

  小蝶正要开口,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家丁走进来。

  “小姐,门外有位姓楼的公子求见,小姐要见这个人吗?”

  “他说他姓楼?”童珍和小蝶互看一眼,童珍又惊又喜的说:“他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

  “一定是他今早偷偷地跟在小姐后面,只是小姐不知道罢了!”小蝶笑着说。

  童珍点点头。“应该是这样没错。好吧,你去把他带到右偏厅,听好,这件事先不要让王爷和福晋知道,还有大少爷那里也不准说,知道吗?”她认为在弄清楚他的来意之前,还是不要动家里其他人比较好。

  “是。”

  “小蝶,我们也去见他吧!”

  “是!”

  童珍和小蝶先来到偏厅,她们等了一会儿家丁才把楼雨轩带到。

  “真的是你?”童珍微笑着迎上前去。“你真的很神通广大耶,你怎么会知道我是童琛王府的人?”

  楼雨轩笑容满面地说:“是这样的,因为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口来,所以偷偷跟在你后面保护你,这才知道你是童王府的人。珍格格,昨晚在下失礼了,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格格见谅。”

  “你太客气了,别忘了,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童珍完就拉着小蝶介绍给楼雨轩。“雨轩,她叫小蝶,是我的丫环,她听完你的英勇事迹后,就很想见你一面。”

  “哦,是吗?”楼雨轩用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看着小蝶。

  “小姐,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奴婢还有事,先下去了。”

  小蝶害羞的挣脱童珍的手一溜烟的跑走。

  “啧,她害羞了耶!”童珍觉得很好玩,她从来没有看过小蝶害羞的样子。

  “雨轩,坐啊!”她请楼雨轩坐下来,并要下人端茶过来。

  楼雨轩喝了口热茶后说道:“格格,谢谢你的茶。真好喝。”

  “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就好。”童珍摇了摇头。“对了,你专程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看看你是否安然无恙,毕竟昨晚你喝了不少酒怎么样,你还好吗?”

  “我精神好得很呢广童珍对他的关心颇为感动。“你人真好,不但救了我还这么担心我,我真高兴能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

  “我也一样,珍儿。”楼雨轩把茶全部喝完,然后突然对童珍说:“珍儿,我听说你大哥童琛已经回到京城,这件事是真的吗?”

  童珍面露惊色。“咦,你认识我大哥吗?”

  “应该认识吧!”楼雨轩笑得很诡异。

  “什么叫应该认识?”童珍听不懂他的意思。“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哪有应该不应该的。”

  楼雨轩微笑的看着她,不疾不徐的说:“如果他现在在这里,我可不可以见他一面呢?”

  “什么?你要见他?”童珍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见他做什么?难道你要跟他说昨晚我跟你在一起的事吗?你这么做会害死我,你知道吗?”

  “我不是要跟他说昨晚的事,不过我的确有事要告诉他,你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吗?”楼雨轩一脸真诚地看着童珍。

  “这……”她真的不想大哥和楼雨轩见面,可是另一方面她也很好奇他和大哥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她又怕昨晚的事会被大哥知道,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她瞄向楼雨轩,他那请求的眼神实在教她难以拒绝。

  唉,她是拒绝不了他的,谁教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来人,去讲大少爷到这里来。”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谢谢你,珍儿。”楼雨轩露出感激的一笑。

  童珍只能点点头,因为现在的她紧张的无法开口。

  她的紧张不安一直持续到童琛出现。

  童琛一进来就看到楼雨轩了,他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惊讶又像是困惑,好像认识他又好像不认识他。

  “童琛大少爷。”楼雨轩对童琛深深一揖。

  但童琛没有理会他,只是表情凝重地问:“珍儿,他是什么人?”

  “咦,你不认识他呀?”童珍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人。

  “你不认识我,不过你应该认识我姐姐。”楼雨轩的目光忽地变得锐利,他一个字一个字重重地说:“她叫楼雪凝,如果你的记性还可以的话,你应该记得四年前和你来往的那个姑娘就叫这个名字,童琛大少爷,你想起来了吗?”

  “大哥?”童珍听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

  重琛深深地看着楼雨轩,但他依旧冷酷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起伏。“是雪凝叫你来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你回来的事。”楼雨轩冷笑着。“还是你要我转告她?你真的要我这么做吗?你不怕她又会缠着你不放?”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童珍不想再保持沉默,她抓着重的手追问道。

  童琛轻轻地推开她的手,他的视线还是停留在楼雨轩身上。“雪凝她现在怎么样?”

  楼雨轩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如果你要问的是她嫁人了没有,很抱歉,她到现在还是小姑独处。四年前是你不要她,可不是她不要你,我那个笨姐姐嘴上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一直在等你回来,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童琛听完这些话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童珍却和他不一样,她露出焦急的神情说:“大哥,你怎么不回答我?你和他们……”

  “你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吧?”童琛还是不理童珍,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楼雨轩。“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你就请回吧!”

  “我自然会走,不用你请。”楼雨轩把脸转向童珍,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珍儿,我家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我走了,改天见。”

  “再、再见。”童珍莫名其妙地看着楼雨轩离开,但当她把脸转回来面对童琛时,看到的是一张充满愤怒的脸。

  “他叫你珍儿?你们的感情已经好到可以让他直呼你的小名?”

  “才不是这样,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天……”

  “那他就是那个陪你喝酒的人?”童琛一把抓住童珍的手。“说,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童珍痛苦地扭曲着脸。“我的手好痛!”

  “快说!”童琛放松力道,不过还是抓着她不放。

  童珍眨眨快要流泪的眼睛,她知道她若是不说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她。

  “说就说。”她很快地把昨晚遇见楼雨轩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童琛放开她的手,一张俊脸罩着一层寒气。“我不许你再和他见面,听到了没有?”

  “为什么?”她生气地反问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你看他不顺眼人家……”

  “是他看我不顺眼才对。”童琛打断她的话,神情严肃地看着她。“我怀疑这一切都是他布局的,那些人和他在你面前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目的就是为了要接近你。”

  “这怎么可能呢?他才不是那种会用心机的小人!

  你当时又不在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诬赖人家?你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童珍死都不相信楼雨轩会是童琛口中的那种人。

  “你认为我说谎骗你?”童琛摇着头,叹了口气后说:“珍儿,如果你知道他有多恨我,你就能体会我的心情了,相信我,他接近你绝对是要利用你向我报复,因为我……”

  “因为你负了楼雪凝,对不对?”童珍抢着说。

  “是的。”童琛居然没有否认,他的目光变得迷离。

  “我在四年前认识了她,并和她来往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可是最后我还是无法娶她,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我负了她。”

  “原来你真的和她来往过。”童珍幽幽地注视着他,心里面沉甸甸的,仿佛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她想她会感到不悦应该是因为大哥对她隐瞒了这件事,为什么大哥曾经有过已经论及婚嫁的恋人,她这个做妹妹的会毫不知情呢?她为自己不能分享他的喜怒哀乐而感到不快。

  “莫非你离家是为了楼雪凝?”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因为你无法面对她,所以才会离开京城逃避这一切?”

  童琛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因为她,是……”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别过头不再说话。

  他非但不说话还转身举步离开。

  “大哥,你别走啊!”童珍跑上前去拉住他的衣袖,大声抗议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嘛?连这个也不肯对我说,你这个做哥哥的未免太不够意思了!你以为逃走就可以不用说了吗?你给我回来——”

  “没什么好说的。”童琛的脚步没有因为被她拉着衣袖不放而慢了下来,他愈走愈快,终于把她抛在后头。

  “不准你再去见他,否则我要你好看,听到了没有?”

  已经不见人影的童琛用内力把话清楚地传进童珍耳里。

  童珍气得重重地跺了下脚,她怨声骂道:“可恶,气死我了!这算什么大哥,什么都不告诉我,只会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你除了一天到晚限制我你还会做什么?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你不告诉我,行!你不准我去找搂雨轩是不是,我就偏偏要去找他,我不但要找他我还要找他的姐姐楼雪凝,你以为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吗?哼,等着瞧,楼雪凝她一定会把所有的事全都告诉我的。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