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在家从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在家从父目录  下一页

在家从父 第二章 作者:郑妍

  两天后。

  才刚用过早膳,童珍就童琛给叫进他的书房。

  她真不想踏进这里一步,因为她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

  阿玛不是要大哥好好地管教她吗?长兄如父,要她面对阿玛还好,但要她面对大哥,她就有种仿佛要下地狱的感觉。

  “怎么脸色发白,你没有吃早饭吗?”

  “吃了。”听到童琛严厉的关切之语,童珍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更加不安。

  如果是离家前的那个大哥,就算不用阿玛下命令她也会主动黏在他身边,可是现在的这个大哥……

  他看起来好严肃啊,以前他才不会这样。她记得他以前最疼她了,他会陪她玩、陪她做任何事,他也会念书给她听,哪像现在一张脸像是被冰封住似的,不但看不到一丝笑容还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童琛锐利的双眸紧盯着漫不经心的童珍。“你常常这样吗?一个人发呆?”

  “偶尔啦广童珍懒洋洋地看他一眼,他这是在关心她吗?应该不是吧,如果他真关心她的话,他就不会等到她十八岁才回来,不会对她不闻不问长达三年多的时间。

  童琛闻言皱起眉头说:“那你最好改掉这个坏习惯,因为我不会允许你这样下去。你告诉我,这几年你都学了些什么?读了些什么书?”

  “这个……”童珍眯起眼睛心虚地说:“四书五经是都有读啦,可是我现在也差不多都忘光了,所以有读跟没读是一样的。”

  “是吗?”童琛心想阿玛说的果然没错,这几年他不在她就不再碰书本,整天只爱往外跑,姑娘家应该学会的东西她一样也役学会,只学会如何在外面鬼混打架。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微微泛疼,嘴里苛责的话语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怎么能苛责她呢?童珍今天会变成这样他要负完全的责任不是吗?如果当年不是他先弃她而去,她又怎么会自暴自弃呢?说起来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啊!
  “大哥,是不是阿玛在你面前说了些什么?”童珍看童琛的脸色不对,连忙担心地问道。

  “嗯,是说了一些。”童琛投射在童珍脸上的目光依然严厉,不过语气却是柔和的。“珍儿,既然阿玛把你交给我,我这个做大哥的就有责任把你教好,从明天起,不,是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要到我这里来,我要把你这几年荒废的学业都补回来。你已经十八岁了,不能再这么胡里胡涂地过日子,知道吗?”

  “咦?”童珍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惊恐地看着他。“你要我每天都读书写字?这怎么行呢?我不可能每天都关在家里的,外面…”

  外面没有你可以学的东西。”童琛严厉地打断她的话,“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已经决定这么做了!你坐下,先写几个字让我看看。”

  童珍努力地压下心中不满的情绪,她坐下来拿起笔一一随便地挥了几下。

  童琛一看到她写出来的字,两道凌厉的目光立刻射向她。“我看你是愈活愈回去了,你这几个字比四年前的你写得还槽,简直是糟透了!”

  “哪里糟,我觉得还可以啊!”童珍装傻地说。他可以假装不知道她写的“大混蛋”是在拐弯骂他,那她也可以把自己难看到极点的字看成是稀世珍品。

  “当然可以,如果你今年只有十岁的话。”童琛瞪了她一眼,然后从书柜拿出一本书给她。

  “先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给我抄一遍,等你全部抄完后,写出来的字应该就可以回到你十四岁时的水准了。”

  “从头抄一遍?不会吧,这么厚的书,全部抄完会死人的。”童珍哇哇大叫。

  “你不喜欢抄一遍,那就抄两遍。”童琛冷着脸说。

  抄两遍?童珍尖叫道:“我才不要抄两遍,我最喜欢写字,抄一遍刚刚好,不少也不多,我要抄一遍,我现在就抄。”

  她马上把书翻开,从第一页第一行第一个字开始抄起。

  “写慢一点,好好写否则要你重写。”

  “是。童珍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脸上却不敢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只能全神贯注地写着字。

  唉!她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用,跟前的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让她撒娇的大哥了,现在的他在她眼中像个十足的魔鬼,因为不想让他有机会整她,所以她只好委屈自己照他说的话去做。

  不过这只是暂时容忍他罢了,如果他真的太过分,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反击。她可是尊重他才让他的,并不是她怕他喔!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到了第五天,童珍终于受不了,她将所有的怨气一口气爆发出来。

  我不要写了,写这个是什么鬼东西,不写了、不写了!她丢开笔,撕了纸,还把桌上的砚台往童琛丢去。

  “你干什么?”童琛当然没被她丢中,他身形一闪躲过砚台,凝着一张脸看着她。

  “你问我干什么?我还问你干什么呢!每天不是读书就是写字,不是写字就是读书,我又不考女状元,我不干了!”童珍像个疯婆子似的大吼大叫。

  童琛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看到童珍生气的表情,他的脑中浮现她小时候生气的模样,她还是没变,只要生气小脸就会涨得通红,横眉竖目的样子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我不是要你考状元,我是希望你能把最基本的学好,这几天不让你出去也是希望你可以修身养性,静下心来想想要怎么样才能把过去的恶习改掉,让自己成为一个温文有礼的名门闺秀,这是阿玛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他心平气和的说。

  “去你的名门闺秀,我就是不想当什么闺秀,怎样?”

  童珍眼眶一红,暗哑地说:“我知道你看我现在的模样不顺眼,所以想要改变我,但你不觉得这是没有用的吗?当年如果你心里有我这个妹妹,你就不会现在才想到要回来,你以为你这么做是在赎罪吗?

  她抬眼看他,眼中闪着泪光。”我告诉你,我不领你的情,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看你这次要去哪里都随你便你,我不会再为你伤心了,不会了!”

  他好过分,她并不是气他把她关在书房里要她读书写字,她是气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疼惜她这个妹妹。

  他只会叫她读书写字,却什么话都不对她说;他只当她是个学生,根本就不当她是妹妹。

  她好想知道他当年为何会离家?她也好想知道这几年他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事?她是这么渴望地想知道他的一切,可是他呢?这五天来他一个字都没提,她完全无法在他身上感受到当年两人的手足之情,她感受到的只有他的严肃和冷漠。

  他不再是她最爱的大哥了,他现在只是个陌生人,连朋友都谈不上的陌生人,她好伤心、好失望,她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买。

  童珍的泪水依然无法移动童琛那颗比钢铁还硬的心,他无视她的眼泪,面无表情的说:“我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你领不领我这个情,我再重新告诉你一遍,我就是要把你调教成一个大家闺秀,一个名副其实的格格,在你的表现让我满意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

  童珍愤怒地瞪着童琛,而童琛也看着她,两人谁也不让谁。

  童珍是恨死童琛了,那么童琛呢?他是否真的像童珍想的那般无情?

  “你再瞪着我也没用,坐下来继续写字。”童琛终于开口说道。

  “我偏不。”她决定不再任由他摆怖,反正他又不当她是他的手足,那她又何必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我现在就要离开,谁也别想拦住我。”她说完立刻朝门口走去。

  “不许走。”童琛知道对她好言相劝已经没有用,他伸手就往她的肩头捉去。

  “哼!”童珍轻哼一声就躲开了他的手,灵巧的身形出乎童琛的意料。

  “你是上哪学功夫的?”阿玛是告诉过他说她会武功,但他本来并不相信,不过现在一试果然试出她有两下子。

  “这不关你的事。”童珍懒得理他,朝门外急奔而去。

  童琛立刻追上去,一个闪身挡在她前面。

  童珍怒瞪着他。“好狗不挡路,让开!”

  童琛皱着眉头说:“听你说的是什么话?这像一个格格该说的话吗?”

  ”让开啦!”童珍怒气冲冲地朝童琛挥出一拳,而童琛也抬手隔开她的手,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转眼间过了十余招。

  “停手吧,你是打不过我的。”童琛跟童珍过了几招之后就晓得她有多少斤两。她这身手对付完全不会武功的人是还可以,但是如果对方不仅只有一人,或是是个稍微懂武功的人,要撂倒她绝非难事。她这三脚猫的功夫只能唬唬外行人,就连拿来防身都不够格。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童珍原本打不过他就已经有些心浮气躁,现在更是愈打愈气,出招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地利落。

  童琛原本是不想让她输得太难看,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不分出胜负的话,就算打到天黑她也不会停手。

  “啊——”突然,童珍惨叫一声.双手已经被童琛抓到背后,她不服气地用脚踢向他.没想到人没踢到反而被他绊了一下,“好疼,你放开我,男人欺负女人.不要脸!”被迫半跪的童珍转过头对他大骂道。

  可恶,她虽然看不到站在她身后的他不过她想他现在一定笑得很得意才是。

  “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你得乖乖地听我的话才行。”童琛在她身后说。

  “不听、不听。”童珍拼命地摇头。“土可杀不可辱,你干脆杀了我。”他这样欺负她,她真的想一头撞死算了。

  “你宁可被我杀死,也不愿意听我的话?”童琛一边说一边松开手。

  “你就只会欺负我,我何必听你的话?”真的是好痛啊!童珍揉着已经瘀青的手腕,睁大的双眼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童琛见她这副受足了委屈的可怜模样,心中顿时涌上无限的爱怜。

  “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就不会觉得我欺负你了。”他轻叹一声后说道。

  童珍没好气地瞪着他,又不是在说绕口令,说来说去反正他就是要管她就对了。

  当年是他自己不想管她,将她“遗弃”这么多年后突然又要管她了,他还以为她是当年那个十四岁的黄毛丫头吗?如果他真的这么想那他可是大错特错,因为她已经不是那个对他百依百顺,奉他为神的小女孩,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她会思考,也懂什么是自尊了。

  她定定地看着他一会儿,随后才表情凝重地对他说:“你不要用大哥的口吻来教训我,从你弃我而去的那一刻开始,我心中那个最爱我的大哥就已经死了,你不配当我的大哥,你听清楚了吗?”

  “我听清楚了。”童琛点点头。“不过也请你给我听清楚,你不当我是你的大哥没关系,我还是会把你看成是我的妹妹,所以你是逃不掉的,只要我不放弃你,你一辈子是我的妹妹,明白吗?”

  闻言,童珍的脸上掠过一抹苦涩。

  如果在四年前听到这些话,她一定会高兴得哭出来,

  可是现在她觉得痛苦,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他说这些话并不是因为他爱她,他不过是想控制她,在他心中她永远都是那个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哭泣不止的小女孩,在他眼中她永远只有十四岁。

  “去你的.谁希罕做你的妹妹。”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跑。

  但她这次并没有跑给他追,因为她逃到树上去了!

  童琛被她的举动给弄得哭笑不得,他仰起头看着爬到树顶的地喊道:“你预备在树上过夜吗?”

  “你不要过来!”童珍怕他也爬上来,连忙抱着树于大喊,“你要是爬上来的话,我就往下跳,我是说真的,我真的会跳下去喔!”

  “哦,是吗?”童琛双手抱在胸前,用一副好整以暇的的表情看着她。“好,我就陪你玩这个无聊的游戏,我在这儿等着,等你在上面玩够了,我们再回书房读书。”

  “我才不要回那个鬼书房,要读你自己去读,本小姐说不读就不读。”童珍也不管自己能在树上撑到什么时候,反正要她读书她就不干,其他的要她做什么行。

  童琛听完她的话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再看她一眼,接下来便席地而坐。

  这个人真是可恶到极点。童珍敢怒不敢言,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这棵树,她一定要熬得比他久才行,她更加死命地抱紧树身.双脚也小心翼翼地踩着树枝,眼睛则看着天空打发时间。

  仿佛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正当她的手开始发酸,脚也开始发抖,心想自己可能撑不了多久时,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候,不知道是应该说是她的灾星、还是救星出现了。

  “琛儿,你坐在地上做什么?难道地下有黄金吗?”路过的童善讶异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童琛。

  “阿玛,不是黄金,是千金。”童琛指着树上。“咱们王府的千金大小姐正在上面赏美景呢!”

  “珍儿!”童善看到树上的童珍,他大惊失色地叫道:“你在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太危险了,快下来!”

  “不要。”童珍说什么也不肯下去。“倘若我下去的话大哥会找我算帐,我才不要下去送死。”

  “什么死不死的,我看你再待下去迟早会摔死。”童善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可是现在不是叹气的时候,于是他对童琛说:“快去把你妹带下来,读书读到树上去了,唉!咱们家的这位格格还真是与众不同。”

  “是啊!”童琛望向树上的眼神是宠溺的,他当然知道她有多么与众不同,如果不是她这么与众不同,他怎么可能会离开她三年多还忘不了她?

  如果童珍有看到童深现在的眼神就好了,可惜她距离他太远,错失了这个能了解他内心的感情的大好机会。

  “阿玛,你不要害我,我不要下去,你快叫他走开。”童珍在树上大吼大叫。

  “你要琛儿走到哪里去,他好不容易才回来的耶!琛儿,快上去。”他得趁着自己还没有被她气昏之前看到她平安落地才行。

  “是。”童琛说完即向上跃去,没两下子就爬到童珍的下方。

  “珍儿,快把手给我。”他朝她伸出手。

  童珍用哀怨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竟然乖乖地把手交给他。

  童琛的薄唇不自觉地添了抹笑意,他小心地把她往下拉,手也很自然地环住她的纤腰。因为童珍的位置比较高,两个人几乎是面对面的站着。

  她的鼻中闻到那让她觉得熟悉的气息,凝视着他一如从前的漂亮黑眸,她有些许的迷惑。

  他们终于又能靠得这么近了,她好想像以前那样抱着他,往他的怀中钻,可是她做不到,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他是否还是以前的那个他。

  童珍不说话,童琛也不说话,他的心中藏着千言万语,那些他无法说出口的千言万语……

  “珍儿。”他轻声地唤她的名。

  童珍忽然对他一笑,接着迅速地低下头去。

  “你……”童琛惊讶地看着她的小嘴吻上他的手。

  她的牙齿用力地咬了他一口。

  “珍儿,你怎么咬人?怎么会这样?”在树下看到这一幕的童善气得又叫又跳。

  童琛静静地看着她的嘴从他的手上离开,既不动也不说话。

  而童珍则是看着他手上的伤口,伤口四周已经泛紫,留有她的牙印的地方也正微微地渗出血来。

  看着他,她又是一笑。“欢迎回来,大哥。”

  说完,她迅速地往下爬,很快地到达地面。

  “珍儿,你到底在做什么?”迎上前去的童善劈头就问。

  “他知道。”童珍轻描淡写地说完话后便拔腿就跑,完全不管童善的呼唤。

  “他知道?谁知道啊?”童善一脸迷惑地对着还待在树上的童琛喊道:“琛儿,你被咬傻啦?还不下来。”

  他说的没错,童琛是傻了,还留在树上的他用一对迷蒙的眼睛凝视着童珍离去的背影。

  *     *       *

  翌日。

  童琛在书房等了一个时辰还是等不到童珍出现,于是他便前往童珍的寝室找她。

  “大、大少爷……奴婢给大少爷……请安……”出来迎接他的人是小蝶,小蝶一见到童琛显得格外慌张,就连说出来的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小姐呢?”童琛问。

  “小姐她…… ”小蝶咽了咽口水,才道:“小姐要我来跟大少爷说她不舒服,今天想要休息一天。”

  童琛光是看小蝶那副作贼心虚的模样,就知道她说的是谎话,童珍身体不舒服服只是借口,她不想看到他才是真的。

  “小姐什么时候觉得身体不舒服的?”他问。

  “嗯……是刚才,不对,是昨天晚上才对,是昨天晚上…… ”小蝶慌乱地急忙回道。

  “那找大夫来看过小姐了没?”

  小蝶立刻回答:“小姐说不用了。”她歪着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于是连忙再补充道:“大少爷你别误会,小姐地不是病得不重,她是病得很重,咦?也不是,小姐说她是不舒服,不过还不到需要看大夫的地步。

  “小姐说她只要休息几天就可以不药而愈了,对!是这样没错。”她点点头,很庆幸自己终于想起童珍交代的说辞。

  “原来是这样。”童琛差点笑出声来,他清清喉咙,想用严肃的的面容来掩饰他想大笑的冲动。“那好.就让小姐休息一天,你回去告诉小姐.明天我在书房等她,叫她不要忘了,知道吗?”

  “才休息一天而已?”小蝶脸上顿时充斥着不安。小姐要她好好地跟大少爷拗个几天,没想到大少爷只准了一天,这样她回去铁定会被小姐骂的。

  “大少爷,一天太少了啦,可不可以让小姐多休息几天?”她乞求地说道。

  “什么?”

  被童琛那深不可测的眼眸一瞪,小蝶吓得连忙把嘴巴闭上。

  “那么你是希望小姐这场病生很久吗?你是不希望小姐恢复健康是不是?”童琛语带威胁地质问她。

  小蝶急忙道:“奴婢不敢,大少爷.你冤枉奴婢了,奴婢当然希望小姐赶快好起来。”

  “是这样子吗?”

  “是、是的。”小蝶忙不迭地点着头。

  “那你就给我好好伺候着。”童琛厉声说道:“要是小姐的病情加重,我就唯你是问.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奴婢遵命。”小蝶害怕地说。


  *     *    *

  童琛离开后,一直躲在门后偷听的童珍跳出来指责小蝶。“你这个笨蛋! 你是怎么办事的?休息一天有什么用,我这么辛苦装病只换来一天的休息,这样太不划算了."

  小蝶委屈地看着童珍.“小姐.你自个儿也听到了大少爷精明得很,他一定是不相信小姐真的病了,才会不肯让小姐多休息几天。这真的不是奴婢的错啊。”的确不是她的错,是小姐平日太爱说谎,导致风评太差,所以才骗不过大少爷。

  童珍给了小蝶一个白眼,嘟着小嘴叨念道:“可恶,真是没良心,人家身体不舒服还硬要人家读书,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大哥呢?我真的是太不幸了!”

  “小姐,你别生气,我看你明天还是乖乖地到大少爷那里去吧!”小蝶拼命地劝着童珍不要意气用事。

  “哼!我才不去,你忘了我在生病吗?”童珍气呼呼的说。

  “小姐你还要装病啊?”小蝶瞪大眼睛。

  童珍抬起下巴说道:“没错,我明天还要继续装病,我就不信他真的敢动我这个病人,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