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八章 作者:郑妍

  激情过后,两个人盖着棉被相拥而眠。

  “怎么不睡?”萧雨在司徒倩耳边轻声的问。

  “我睡不着。”司徒倩低声的说。“我只要想到回到萧家堡之后的事,我就担心得睡不着。”

  “你是在担心小佩?”萧雨抬起她的下巴,微笑的对她说:“你不用担心,小佩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会好好跟她谈的。”

  “她一定会很难过的。”司徒倩叹了口气。“她是那么喜欢你,可是我们却……”司徒情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急急的对萧雨说:“不如这样,如果你不嫌弃她,我们姐妹不分大小和你在一起,你说这样好不好?”

  “当然不好!”萧雨脸上没了笑容,脸色无比凝重。“你怎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别人三妻四妾是他们的事,我的爱只想给最心爱的人,这个人就是你;我不要另一个女人来分享我的爱,就算是小佩,我也不允许。”

  “萧雨……”司徒倩的眼眶湿了,她抱紧萧雨,在他怀里高兴的嚷道:“你知道我多高兴听你这么说吗?能让你说出这些话,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傻瓜,说这种傻里傻气的话。”萧雨轻揉着她的头,心中充满了对她的爱怜。

  “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哦!”司徒倩感慨的说:“我是幸福的,可小佩她……”

  一想到司徒佩,脑海里就浮现她哀伤的脸,她不忍心的想;不行,我不能只顾着自己而丢下小佩不管啊!

  她郑重的看着萧雨,“萧雨,你刚才你对我说过,我是你的主人,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不是?”

  “是!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是如果你要我出卖我的感情,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恕难从命!”

  “萧雨……”司徒倩轻喊着。

  “倩,你不能逼我做这种事。”

  萧雨直视着她。“我绝对不是嫌弃小佩,我会爱她,把她当自己妹妹一样的爱。自从你出现在我生命中,我做了很多错事,可是这些错事加起来还抵不上这件事!如果我真的让你跟她共事一夫,才是害了她,我们都不想害她,我们都想让她得到幸福不是吗?”

  司徒倩忧伤的看着萧雨,“我觉得很对不起她,她是无辜的,如果我们可以早一点和好,就不会把她卷进来了。”

  “这都是我的错。”萧雨用力地把司徒情一抱,然后说:“倩,我会好好跟她解释的,只要能求得她的原谅,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她若要我一只手,我也会马上砍下来给她。”

  “不行!”司徒倩紧紧抓住他的手,叫着:“你的手怎么可以砍给小佩呢?小佩她可能不会原谅我们,但是她不可能这么残忍的。”

  萧雨心疼的说:“别急、别急,我是随口胡诌的,你不要当真。”他叹口气,又说:“我真的是自作自受,害了你也害了她。你真的不用担心,把一切都交给我。天塌下来,还有我给你撑着呢!小佩的事我们总有办法可以解决的,不要再担心了,嗯?”

  “嗯。”躺在萧雨温暖厚实的怀中,司徒倩所有的不安似乎都消失了。

  她暂时不再去想司徒佩的事,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抱着他,享受他怀中的温暖。

  ******

  即使再怎么不愿意面对事实,司徒倩和萧雨还是回到了萧家堡。

  “姐姐,你回来啦?”

  司徒佩一听到消息就跑出来迎接她们,看到司徒倩,她放声大哭。“呜,姐姐,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你知道我好担心你!”

  想到司徒倩好像是被自己逼走,司徒佩愧疚的眼泪就流个不停。

  司徒倩立刻抱住司徒佩,心疼不已的说:“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嗯?”

  “姐姐!”司徒佩紧紧的抱住她,“我对你发脾气是我不对,我应该站在你的立场为你想的。我知道你一定也不好受,可是我是你的妹妹啊!我爱你,也爱姐夫,我不是想介人你们之间,我……”

  “好了,外面风大,我们进屋里去吧!”司徒倩拉着司徒佩就走。

  因为她不想继续谈论这件事,也因为她为司徒佩对萧雨的一片深情感到愧疚。看司徒佩现在这样子,若她和萧雨把实情说出来,她一定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她不想谈,可司徒佩却不这么想。

  她挣脱司徒倩的手,眼中带着怒气的瞪着她,咄咄逼人的问:“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你就是不能接受我是不是?”

  “不能接受你的人是我。”

  “萧雨。”司徒倩责难的眼光射向萧雨,他怎么现在就说出来了呢?

  “姐夫,你说什么?”司徒佩满脸的惊讶和不解,她摇摇晃晃的走向萧雨。

  “小佩。”司徒倩心都要碎了,她伸出手握住司徒佩冰凉的手。

  没想到司徒佩却甩开她的手,一直走到萧雨面前。

  此刻的萧雨一脸真挚的看着司徒佩,柔声的说:“小佩,这整件事都是我的错,你姐姐没有骗你,我是为了让她难过才把你找来的,我欺骗了你的感情,我现在很后悔。你可以恨我、怨我,就是不要怪你姐姐,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可恶的人是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来补偿你,你永远是我们最心爱的妹妹。”

  “谁要做你们的妹妹啊,”司徒佩怒气爆发,边哭边吼道:“我最讨厌你们了!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走。”说完,司徒佩就哭哭啼啼转身跑走。

  “小佩!”

  司徒倩追到一半就被萧雨拉住。

  “倩,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萧雨说。

  “不行啊!”她焦急的对他喊着:“让我去追她,我怕她会做傻事。”

  萧雨感受到司徒倩的紧张,他拉着她用最快的速度追着司徒佩。

  *******

  司徒佩前脚刚踏进房间,司徒倩和萧雨后脚就跟了进来。

  “你们走开。”司徒佩气疯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一把抓起拦在桌上的剪刀,在他们面前挥舞着。

  “别过来,谁过来我就刺谁。”她没有要伤人的意思,但她也不想让他们同情她,她更不需要他们的怜悯。

  “小佩,你快把剪刀放下。”司徒倩急坏了,生怕有任何闪失,司徒佩就会伤了自己。

  “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不要伤害自己。”要不是萧雨拉着她,她早就扑过去抢下剪刀。

  “倩,你不要昏了头就胡乱答应一通。”萧而摇着司徒倩,用责备的语气对她说:“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你不能胡乱承诺啊!你不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

  司徒倩流着泪,哀求的看着萧雨。“对不起,我管不了那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的见她伤害自己,她是我最重要的妹妹。”

  “可是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萧雨一把搂住她,心痛的说:“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你知道吗?”

  “萧雨…”

  被萧雨强烈的感情所震撼的司徒倩一时忘了司徒佩,她依在萧雨的怀里,让他紧紧的抱住自己。

  沉溺在这份深情的两人没有看到司徒佩充满愤怒的眼光。

  她生自己的气,也气他们把她利用完后就一脚踢开。

  她愈想愈气,理智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她一定要找个出口发泄这强烈的愤怒,她看着自己手上拿的剪刀,没有半分犹豫的往自己身上刺去。

  “小佩!”

  尖叫着扑过去抢她剪刀的是司徒倩,她一看到司徒佩要伤害自己,就没命的扑了过去。

  “走开,我不要你管。”

  司徒佩在和司徒倩纠缠之余,仍拼命的要伤害自己。

  “倩,危险!”萧雨也冲了过来。

  他推开司徒倩,开始和司徒佩抢那把剪刀。

  “你们走开!”愤怒带给司徒佩前所未有的力量,她抓到空档就将剪刀用力刺下。

  听到司徒倩凄苦的惨叫声,司徒佩以为自己就要一命鸣呼了。

  红色的血迹在司徒佩眼中不断扩大,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的她终于看到剪刀刺中的部位。

  那是靠近左胸的地方,但不是她的胸口,是萧雨的。

  “啊!”她开始尖叫,开始哭泣。

  “萧雨!”司徒倩扶着萧雨摇晃的身躯,也是满脸的泪。“怎么办?你流了好多血。”她六神无主的看着萧雨惨白的脸。

  “没事,没有刺到心。”萧雨忍着痛,“你扶我回房去,然后叫人去请治外伤的杨大夫来。”

  “我去请杨大夫。”司徒佩撑着快要全过去的身体跑出去找人。

  司徒倩撑着萧雨,吃力的回到房间,让他躺在床上。

  “萧雨,你撑着,不要睡着了。”她已经点了伤口周边的穴道,可是萧雨的血还是流个不停。

  萧雨觉得好抱歉,他用力地睁着视线已变得模糊的双眼,无力的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司徒倩摇头,脸上的泪也跟着落下。“你要撑住,大夫就快来了。”

  “我会撑住的。”萧雨想抬手摸她的脸,可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救了小佩,这样算不算是将功折罪!”

  司徒倩用她的小手包住他的大手,哭泣着说:“你要平安无事,这样才算是将功折罪。”

  萧雨虚弱的笑了。

  “遵命,娘子。”他说完就闭上眼睛,他觉得好累,先让他睡一觉吧!

  *******

  不久之后,杨大夫来到萧家堡。

  司徒倩把房间让给杨大夫,守在门外的她心急如焚的走过来、走过去。

  “姐姐…”

  “嗯?”她这才注意到司徒佩也在这里。

  看到司徒佩发白的小脸,她一句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

  “姐夫他……他会没事吧?”司徒佩小声的说。

  司徒倩无力的摇头。“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萧雨流的血实在太多了,就算没有伤到要害,她也担心他会因失血过多,救都没法救。

  司徒佩缓缓走到她面前跪了下来。

  “小佩,你这是做什么?”她赶紧拉她起来。

  “姐姐,我对不起你。”司徒佩就是不肯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想我是太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刺伤姐夫,我想刺的是我自己啊!”

  司徒倩摇摇头。“还好刺中的是萧雨,如果现在躺在床上的是你,我就真的要失去你了。”

  “姐姐!”司徒佩大叫一声抱住她,靠在她肩上痛哭。“我这么坏,你还惦记着我的安危,我真是好惭愧。”

  司徒倩笑看着她。“我当然会惦记你,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

  司徒佩吸吸鼻子,用力地点头。“我终于明白姐夫为什么只要你一个了,他真有眼光,选了世上心地最好、最美丽的女人。”

  “你不怪萧雨了吗?”

  “不怪了。”司徒佩又哭又笑的。“他挨了这一刀,算是我给他的惩罚吧!只是……”她不安的看着司徒倩。“这个惩罚是不是太重了些,万一姐夫他……”

  “他不会有事的。”司徒倩肯定的说:“他欠你的已经还给你了,他欠我的还没还我呢!所以他不能死,我不会让他死的。”

  *******

  萧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周遭是一片黑暗,他想走出这片黑暗,他一直走一直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听到他渴望听见的声音。

  “萧雨,你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他想开口说话,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开口。

  好不容易他终于能开口了,眼前出现的不再是黑暗,而是他最爱的容颜。

  “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沙哑。

  “萧雨!”司徒倩眼中满是激动的泪水。

  她不敢抱他,怕会触痛他的伤口,只能握着他的手,哭着说:“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会一睡不起。”

  “我昏了多久?”

  “十天,还是十一天……”司徒倩深情的注视着他。“我一直守着你,眼中只看得到你,脑中想的也只有你,时间的流逝对我来说只是早上和晚上的分别。”

  “你瘦了。”萧雨心疼的亲吻她白嫩的小手。“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

  司徒倩微笑的说:“你觉得怎么样,伤口疼不疼?”

  萧雨深吸一口气,胸口的剧痛马上传遍他的全身。

  “说不痛是骗人的。”他强颜欢笑。“不过比起我的伤口,我还是比较在意我是不是变成妖怪了。”

  他以为自己十天来没剃胡子,下颚一定已杂草丛生。没想到他一摸之下居然是光滑的,不要说胡子了,连一点胡渣也没有。

  “倩,你好细心,还会帮我剔胡子。”

  司徒倩神秘的一笑。“不是我帮你剔的,是一位客人帮你剔的。”

  “客人?什么客人?”

  “他们是一对夫妻。”司徒倩笑着说:“他们不但帮你剔胡子,还轮流以内力帮你疗伤呢!”

  “哦?”萧雨听得有些胡涂。“我认识这对夫妻吗?是你的亲人吗?”

  “我待会儿就去带他们来。”司徒倩扶他坐起来,让他靠着枕头,还倒了杯水给他。

  司徒倩喂他喝完水后,问道:“还是你要先吃饭,这十天来你几乎什么东西都没吃,一定饿坏了吧!”

  “饿过头就不饿了。”萧雨看着她说:“快去帮我把客人请来吧,我等不及要见他们了。”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

  司徒倩对萧雨笑了笑,然后走出房间。

  司徒倩没让萧雨久等,她很快就带着客人回来。

  走在前面的司徒倩巧笑嫣然的说:“久等了,让我来为你介绍萧家堡的两位贵客,蓝志远和傅青青夫妇。”

  司徒倩话一说完,两个人随即从她身后走出来,正是蓝志远和傅青青。

  “志远,青青!”萧雨大意外也太惊喜了,他不敢相信的说:“真的是你们?你们成亲了?”

  “我们在半个月前成的亲。”蓝志远关切的看着萧雨,“你怎么样了?还好吧?”

  “死不了。”

  萧雨看看蓝志远,又看看傅青青,心情无比的激动。

  “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他说:“我以为你们不可能原谅我,永远都不会回来这里,没想到……”

  “没想到我们还是回来了。”蓝志远心中有气的说:“你把我跟青青看成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吗?没错,我们的气是到现在还没消,可是没消气并不表示我们不要你这个朋友。我们这次会回来,就是心里还惦记着你这个朋友,你知道吗?”

  萧雨面有愧色,心里却是欢喜的。

  他对昔日的两位好友伸出他的手。

  “你们还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吗?”

  蓝志远和傅青青互看一眼,傅青青走过来握住他的手。

  “青青……”萧雨已是热泪盈眶。

  傅青青柔声的道:“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她转过头去看蓝志远,“你还不过来?!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小家子气。”

  司徒倩听了忍不住笑了。

  蓝志远不好意思的搔搔头,然后把手放在他们的手上。

  “老婆大人一声令下,我只能遵从妻命了。”他说得好无奈。

  “哈哈——”

  四个人都笑了,欢乐的气氛围绕着他们。

  “真是太好了。”司徒倩过来抱住傅青青。“你们不要走了好不好?萧家堡需要你们。”

  “倩说得对,不只是萧家堡,我也需要你们,你们愿意回来吗!”萧雨真心的说。

  蓝志远和傅青青互看着对方,傅青青对蓝志远点点头。

  蓝志远想了一下,终于对萧雨说:“要我和青青回来是没问题,不过我把丑话先说在前头。”他拉着司徒倩的手,放在萧雨的手里。“要是你敢再欺负她,我和青青就离开萧家堡,而且再也不回来。”

  萧雨看着司徒情,摇头笑道:“你的靠山这么多,我怎么敢欺负你呢?”他再笑看蓝志远夫妇,“你们尽管放心,可别小看我,我和倩的感情绝对不输给你们,不相信你们就等着看好了。”

  “哇,说大话了,老公,你都听到了吧?”傅青青笑着撞蓝志远一下。

  “当然,而且是一字不漏。”

  蓝志远笑着对萧雨伸出他的手。“老兄,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萧雨用力地握住这只友谊的手。

  “好啦,我们也该出去了,不要打扰人家小俩口亲热。”傅青青拉着蓝志远离开房间。

  司徒倩坐在萧而身旁,把头倚在他的肩膀上。“真是个好消息,是不是?”

  “是啊!”萧雨摸着她的头发,这时他想起一个人。

  “倩,小佩她人呢?”

  “她应该还在睡吧!”司徒倩轻声的说:“你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她也是尽心尽力的在照顾你。她好怕你真的会死,她说她会哭一辈子。”

  萧雨面有愧色的看着司徒倩。“小佩她不恨我了吗?她……她对我……”

  “她不恨你了。”司徒倩点点他的鼻子,笑着说:“你呀,别自作多情,她对你的感情来得快、去得更快,现在你对她而言只是她的姐夫,最多只是个长得好看的姐夫,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是了。”

  萧雨释怀的笑了。

  “虽然被你损了一顿,不过有这样的结果还是让我很开心。太好了,这样以后我面对她就不会觉得别扭了。”

  “是啊!”司徒倩柔情万千的瞅着他,娇嗅道:“你这次可把我吓坏了,要是以后你再因为这种风流帐受伤,看我还理不理你。”

  “不会了、不会了。”萧雨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开心的笑道:“我的心都被你这个玉手神偷偷走了,你还怕我再惹出什么风流帐吗?”

  司徒倩笑瞪他一眼。“只有心而已吗?”

  “当然不是。”萧雨眷恋的吻着她的樱唇,边吻边说:“我的心,我的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了,我的玉手神偷老婆大人。”

  一本书完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