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七章 作者:郑妍

  当天晚上,司徒倩拖着尚未完全康复身体,来敲萧雨的房门。

  “萧雨,是我。”

  “进来吧!”

  司徒倩进了房内,只见萧雨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模样好像早料到她会来找他。

  “你的身体好了吗?”他看似真心的问。

  “好得差不多了,多谢关心!”司徒倩凝眉着萧雨。“我问你,你是不是对小佩说要她跟我共事一夫?”

  “她告诉你啦?”萧雨点点头。“没错,我是这么跟她说过。怎么,你不愿意?”

  “这不是我鹰不愿意的问题,你对小佩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你对我们父亲的仇恨。”司徒情激动的说:“你根本就不能接受我,怎么会接受
  我妹妹呢?你是故意让她喜欢上你的,对不对?”

  萧雨浓眉一扬。“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

  “你……”司徒倩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萧雨对司徒佩不安好心,故意想借着司徒佩来打击她。

  “我娶了你,就不能娶她吗?”萧雨潇洒的笑道:“你妹妹虽然没有你美丽,也算灵秀可爱,我是很喜欢她。我这几天总在想,你妹妹在床上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也像你一样欲拒还迎呢?”

  “住口!”司徒倩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她气愤难当的对他吼道:“你好龌龊,竟然欺骗一个纯洁少女的感情。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就跟你拼命。”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样跟我拼命。”萧雨挑衅她。

  司徒倩没想到萧雨会说出这种话,她整个人都呆掉了。

  她从萧雨的眼神看出他是认真的,他真的会把司徒佩牵扯进他们的恩怨中。

  怎么办?她对抗不了他,除了认输,她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她深深地看着他,低声下气的说:“萧雨,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要报仇,我一个人还不够吗?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小佩?”

  萧雨扬起嘴角轻笑。“很简单,只要你让我高兴,我就放过她。”

  “让你高兴!”

  “你知道怎么做的。”萧雨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过来。”他拍拍床铺。

  司徒倩明白了,她抛却羞耻心走向他。

  “帮我宽衣。”他下着命令。

  “是。”司徒倩不够熟练的手指在他身上游走,帮他脱衣。

  “吻我。”全身赤裸的萧雨再下命令。

  司徒倩愣了一下,她慢慢的靠近他,发热的脸碰到了他的脸。

  她的唇小心地贴上他的唇,轻轻地摩擦。

  就在此时,萧雨突然压下她的身子,两个人一起滚在床上。

  司徒倩发出惊呼,萧雨的舌头乘机探人,她的舌被缠住,而且被他卷着、吸着,他激烈的与她的舌头纠缠,直到她发痛。

  他不停的吻着她,吻得她舌头发麻,唇瓣也被吸得肿胀;她被迫吸进他的唾液,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身体这下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全被他吸干似的。

  她被他吻得头晕脑胀,连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脱掉了也浑然不知。

  萧雨的指尖在她光滑如缎的肌肤上游走,看着司徒情张口娇吟的模样,他压抑许久的炽热欲望瞬间在他体内爆发开来。

  “萧雨。”司徒情连声音都在发抖。

  明明该恨她的,却还是被她强烈的吸引。就是因为气自己意志不坚吧?所以愈是喜欢她,他就愈要让她难过,他想,他应该是在逼她离开自己。

  自从双亲去世后,他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幸福;宜到现在,他感受到了可能是幸福的感觉,在此刻,他的心中盛满的是爱,不是恨。

  是的,他爱这个女人,即使他对她有恨,他仍然是爱她的。

  温柔的抱住心爱的人,他一次又一次注人自己的热情和爱。

  ***********

  早上当司徒倩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换着肿胀的唇,还有下体异样的感觉,这些都告诉她昨夜发生的事是真的。

  昨夜的欢愉是真的,昨夜温柔的萧雨也是真的吗?

  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从来不知道萧雨也能这么温柔,温柔到让她无所适从。她不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既然恨她,就不该对她温柔,对她温柔,就不该是恨她的才对。 

  算了,一直想这些只会让自己更心烦而已。她到澡间把自己冲洗干净,换好衣服就去找司徒佩。

  “姐姐,这么早啊!”刚起床的司徒佩看到司徒情这么早就来找自己,有点意外。

  “嗯。”司徒倩的脸红通通的。

  昨晚和萧雨燕好,让她在司徒佩面前有罪恶感。

  “姐姐,你在发烧吗2你的脸好红哦!”司徒佩紧张的摸摸司徒倩的额头。

  “小佩,我没有发烧。”司徒倩抓住妹妹的手,急切的说:“我有话告诉你,我希望你听了不要太激动。”

  司徒佩点头。“姐姐,你说吧!”

  “那我就说了。”司徒倩深深的看着妹妹。“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萧雨他会娶我是因为他要报复爹;你也是一样,他对你好只是要利用你来报复我,他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你。”

  “我不相信。”司徒佩挥开司徒倩的手,大声的说:“姐夫他人这么好,怎么可能要报复我们呢?他告诉我他早就原谅爹了,他才不是因为要报复才喜欢我。”

  司徒倩深感抱歉的对司徒佩说:“小佩,我知道这让你很难接受,可是我说的都是真话。”

  “不是、不是,骗我的人是你,不是他!”司徒佩完全不能接受。她向后退去,眼中满是对司徒情的不信任和责难。“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不让我留在姐夫身边,为了要赶我走,所以才编出这些谎话,对不对?”

  “小佩!”司徒倩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悲痛的说:“你怎么可以这样看待我?你是我推一的妹妹,你以为我不希望你幸福吗?你以为我会让你受到伤害吗?”

  司徒倩没想到司徒佩会误会她,她好伤心、好难过。

  司徒佩恨恨的瞪着司徒倩,被爱冲昏头的她根本忘了眼前的人是最疼爱自己的姐姐,

  现在她眼中看到的是她的情敌,是破坏她和萧雨的恶人。

  “你就是这样,你就是不要我抢走姐夫。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你是个坏女人,我恨你!”司徒佩生气的把话说完后就跑走了。

  “小佩——”司徒倩无力的跪坐在地上,脸上淌满了伤心的泪水。

  *********

  一个时辰之后,司徒倩骑着马离开了萧家堡。

  她要离开萧家堡,把萧雨让给司徒佩。趁着萧雨不在,她很快下定决心离开。

  她相信自己做的决定对他们三个人来说是最好的。她不在,萧雨应该无所谓吧?至于司徒佩,她相信萧雨对她们姐妹俩的态度一定有所不同,司徒佩天真可爱,一定比她更能得到萧雨的宠爱。

  只要萧雨肯对司徒佩好,司徒家就应该不会有危险。

  所以她离开是对的,她不在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只要小佩快乐,她这个做姐姐的也就别无所求了。

  她很快的下山,离开了红叶镇。

  没有休息的骑着马奔驰一天一夜,隔日中午,司徒情来到一个名叫“绿景”的小镇。

  她找了家客栈,让马儿好好休息,自己也吃点东西,等休息够了再赶路。

  没有特定的目的地,她只求离萧家堡愈远愈好,只求不要被萧而找到。

  她不知道萧雨会不会来找她,说不定他现在正和司徒佩亲热的坐在一起说说笑笑;也说不定萧雨不想放过她,在后面穷追不舍,要捉她回去继续赎罪。

  总而言之,她只要拼命的走就是了。

  离萧家堡和萧雨愈远,她心里的痛苦就会减少一些,这样她才能逼自己对萧而死心。

  这是一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客栈。本来只能坐五桌的客人,现在却因为她的出现,客栈的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

  早知道应该扮男装的。司徒倩好不后悔,不过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这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就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囫图吞枣地把面吃下肚,拿着店家帮她准备的食物和水,付完帐,她便准备离开。

  司徒倩好不容易走出人群,一出客栈她就傻了眼。

  天啊!他怎么也来了?

  “堂妹,咱们好久不见了。”司徒健笑得好神气,并挡住她的去路。

  “堂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居然在这里遇到这个难缠的人,司徒倩可是一点都不高兴。

  “只能说我俩有缘吧!”司徒健厚着脸皮说:“我找你好久,先前打听到你去了萧家堡,这是真的吗?”

  连这个他也能打听的出来?司徒倩不想让他知道太多,她匆匆的说:“我还有事,不陪你了。”她从他身边走过。

  “你上哪儿去?”司徒健身子一晃又挡在她的前面,他嘿嘿笑道:“你肯陪萧雨那小子,就不肯陪你的堂哥吗!”

  司徒情瞪他一眼,轻斥道:“让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好哇!”司徒健抓着她的手不放。“我们从未好好较量,今天咱们就来比个高下。”他一面说,一面伸手往她脸上摸去。

  “放肆。”司徒倩迅速拔出剑,几个剑花挥到他面前。

  “来真的?好!”司徒健也取出长剑,两把剑纠缠在一起。

  在附近看热闹的人纷纷走避,生怕运气不好会遭池鱼之殃,挨上一剑。

  两个人你来我往战得激烈,转眼间已经拆了五十余招。

  司徒倩渐渐感到吃力,这两天她几乎没有休息,再加上她病体初愈,对付一个像司徒健这样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对她来说真的是太勉强了。

  也因为体力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她那一套保命的步法也无法施展,她心里有数,硬碰硬的结果注定要吃败仗。

  她愈打愈吃力,但司徒健却愈打愈顺手。

  两人又拆了二十多招,全身乏力的司徒倩终于手软握不住剑,被司徒健抓住。

  “放开我!”她一边喘气一边挣扎。

  “好不容易才逮到你,你想我会放手吗?我的好堂妹,你就认命吧!”司徒健伸出舌头舔她的脸。

  “放开我啊!”司徒倩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一司祛健民然敢做出位种事.她气急攻心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哈哈——”司徒健抱起晕倒的司徒倩,大摇大摆的回到客栈。

  他跟掌柜的要一间最好的客房,想好好的在司徒倩身上享受享受……

  ********

  “不要!放开我!”司徒倩张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挣脱身边的人。

  她想逃开,一双手却被抓着不放。

  “倩,你看清楚,是我啊!”

  萧雨?司徒倩停止挣扎,她痴痴的看着这个抓着自己的人。

  “萧雨!”她投进他的怀中,忘情的抱住他。

  “倩。”萧雨的热息吹在她头上,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做梦。

  “你觉得怎样,你晕了一个时辰你知道吗?”萧雨说。

  司徒倩抬头看他,再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这里是……”

  萧雨摸着她滑顺的长发。“当我发现你和自称是你堂哥的人的时候,他正要抱你进客栈,我在他进这间房前拦住他,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你应该想象得到。”

  “你把他打跑了?”

  萧雨咬牙切齿。“如果他不是你堂哥,我一定把他接个半死。我打了他十拳总有吧,打得他眼泪鼻涕直流,我一停手他就溜了。”

  司徒倩松了一口气,还好萧而手下留情,司徒健虽然要占她便宜,但他总是她的堂哥,要是萧雨真把他打死了,她就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司徒健的家人了。

  “还好我及时赶到。”萧雨抱住她的肩膀。“要是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要。”司徒倩突然推开他,然后下了床。

  “怎么了?”萧雨迫在她身后。“你还在怪我是吗?我……”

  “不是的。”司徒倩眨着泪眼说:“你不该来追我的,回去吧,小佩在等你呢!”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萧雨冷冷的说:“你要把我让给你妹妹吗?你是真心的吗?”

  “是不是真心的都无所谓了。”司徒倩泪如雨下,“对你来说没关系吧!反正你爱的不是我,晤——”

  萧雨的唇突然紧贴在司徒倩张开的小嘴上,他时而轻柔、时而炽烈的吸着她的唇瓣,挑逗她全部的感官神经。

  他浓烈的吻让她神魂颠倒,要说什么全忘了。

  长长的一吻过后,两人抱着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

  “倩,我爱你。”萧雨的声音好温柔,脸上的神情更是柔情万千。

  司徒倩的眼睛立刻被热泪盈满,她转过脸,哽声的说:“我不相信,你一定是要骗我回萧家堡才这么说的。”

  “不,我说的是真的!”萧雨捧起她的脸,深进的黑眸直看进她眼底深处。“如果不是爱你,我就不用这样折磨我们彼此了。因为爱你,我才想逃避,因为不敢爱你,我才一直告诉自己要恨你、不能爱你。也因为这样,我把两个好友给气走,还伤了你的妹妹,如果不是爱你的话,这些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司徒倩眼中闪着泪光,她摇摇头,“我还是不能相信,我怕相信了你,以后你还会再拿我爹来伤害我,我怕……”

  “不会,不会的。”萧雨揽她人怀,让她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我保证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我已经让你离开了我一次,我绝不允许有第二次、第三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我可以相信你吗?”司徒倩高兴的流泪,用她美丽的水眸深深的看着他。

  “你对我爹的恨没有了吗?你不恨他了?”

  萧雨摇摇头,沉重的说!“不,我想我对他的恨永远不会消失,我只能告诉自己我爱的是你,不是司徒宏的女儿。我之前真是错得离谱,怎么能把对你父亲的恨算在你头上?”

  他的手轻轻滑过她的脸,眼中只有对她的爱,不再有恨。

  “你放心,我真的想通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也不想再伤害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主人,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司徒家的继承人是你,萧家堡也是你的,好不好?”

  司徒情摇着头说:“不好。”

  萧雨一呆。“不好?”

  “当然不好,我才没有那么贪心呢!”司徒情胡乱扯着自己的衣服,别扭的说:“对我来说,司徒家的继承人不重要,萧家堡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呀!只要能得到你的心,神偷也好,不是神偷也罢,我只要你,只要你一个人。”

  司徒倩的这番告白愈说愈小声,说到后来声音简直细如蚊纳,而且还满脸通红,害羞的把脸垂得低低的。

  萧雨太感动了,他一把抱住她,激动的喊道:“倩,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之前那样对你,你非但不记恨还对我这么好,我真是太惭愧。”

  用手托住司徒倩害羞的小脸,萧雨热情的吻着她。

  司徒倩两手圈着他的脖子,同样热情回应他的吻。

  两人不停的需索对方的吻,一直吻到床上,他们用手摸索对方的一切,褪尽对方的衣服。

  除了亲吻,他们还需要更直接的方式来证明对彼此的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