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六章 作者:郑妍

  夜幕低垂,又是一个孤寂的夜,司徒倩倚着窗户望着外面的漆黑,看来她今晚又要独守空闺。

  她幽幽的叹一口气,脱掉外衣准备上床就寝。

  “开门。”一道她熟悉也让她感到害怕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萧雨……”她为他开门,可能是因为太思念他,所以她的身体抖个不停。

  萧雨当然看到了司徒清渴望的眼神,但他照例忽略它。

  “上床!”这是他今天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司徒倩眼睛湿润的看着他,“我对你而言,只是床上的玩伴吗?”

  十几天,他白天对她视若无睹,晚上把她一个人丢在新房不闻不问。今晚好不容易盼到他,他什么话都不说就要她上床,就算是铁打的心,也会伤痕累累。

  萧雨目光骤然变冷。“你不想上床?好,我走。”他掉头就走。

  “不要走。”她情急之下把他的袖袍抓住,她这个举动换来他的讥笑。

  “这么想要我啊!好,咱们就来快活吧!”说完,他一把抱起她就往床铺走。

  “不要,不要!”司徒倩在他怀中挣扎叫道:“我要的不是这个。萧雨,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谈的?”萧而坐在床上,将她抱在膝盖上。“我娶你不是为了要跟你说话,我要的是你的人。”

  “不要,住手!”司徒倩流着泪死命的挣扎。

  “怎么?你不是很想我碰你吗?”

  “好痛!”司徒倩受不了,她转过头去一口咬在萧雨的肩上。

  “你……”萧雨的肩膀一缩,抱着她的手也跟着松了。

  趁这个时候,司徒倩一跃而起,吓坏了的她一直跑到门口。

  萧雨摸着被咬的部位,她这一口咬得还真深,“你敢咬我?”他怒瞪着司徒倩,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

  “不要!”司徒倩怕得全身发抖。看萧雨愤怒的脸,她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因此她想都没想就夺门而出。

  “你给我站住。”萧雨想不到她说跑就跑,还在盛怒中的他立刻追了出去。

  “你要逃到哪里去,给我回来。”

  听到萧雨充满怒气的吼叫声,司徒倩跑得更快。

  司徒倩一直跑到花园。

  她的轻功一流,不过萧雨也不赖,他随即追到了花园,两人一前一后在花园里追逐。

  这时到花园巡视的傅青青正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这是怎么一回事?傅青青跑上前欲了解状况,正好和低头没命跑着的司徒倩撞在一块。

  司徒倩一见到傅青青,就瘫软在她身上。

  “司徒姑娘!”傅青青连忙抱住她,这个时候萧雨也赶到了。

  “傅姑娘,救我。”司徒倩害怕的把脸埋进傅青青怀中。

  “司徒姑娘,你……”

  “青青,把她交给我!”萧雨厉声的对傅青青说。

  “不行。”她抱着司徒倩往后一退。“你要伤害她,我不能见死不救!”

  “就算我要伤害她,也是我跟她的家务事。”萧雨再对傅青青一喝:“快把她交给我。”

  傅青青豁出去了。“不行就是不行,你用动手的话,我就叫大家都出来看,让大家知迫你要伤害你的妻子。”

  萧雨目光一冷。“你在威胁我?”

  “没错。”傅青青大声的说:“今晚司徒姑娘睡我那里,有话明天再说。司徒姑娘,我们走。”她扶着司徒倩大摇大摆的从萧雨面前离去。

  萧雨心中的怒气被傅青青这么一搅和也去了一大半,当他看到司徒倩宛如惊弓之鸟的躲在傅青青怀里,他的心居然莫名其妙的一痛。

  *********

  司徒倩脸色苍白的坐在博青青的房间。

  “司徒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萧雨要追你?”傅青青好奇的问。

  司徒倩看着傅青青,失去血色的唇闭得紧紧的。

  “他打你是不是?”傅青青再问。

  司徒倩用力地摇头。“他……他不是打我。”她总算开口说话:“我不让他碰我,惹得他大怒,所以……”她摇摇头,实在难以启齿再说下去。

  傅青青听了好不尴尬,原来萧雨所说的家务事是指闺房之事,那她不就多管闲事了。

  “嗯……这个,就算你不让他碰,他也不该凶神恶煞似的追着你呀!这件事怎么说都是萧雨的错。”

  司徒情摇头。“不,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出现,他就不会痛苦,那么我也不会痛苦,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

  “现在说这些都来不及了。”傅青青同情的看着她,“既然你们两个都痛苦,那你何不离开他?”

  司徒情不想把萧雨威胁她的事让第三者知道,她怕萧雨会受到伤害。因此她只能告傅青青:“他不会让我走的而我也离不开他。”

  “离不开他?”傅青青眼睛睁得好大,提高声量道:“难道你爱上他了?”

  “我想是的。”司徒倩没有否认,她含泪看着傅青青,痛苦的说:“无论他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法恨他,我想除了爱,还有什么可以H我这样无怨无悔的承受他带给我的一切?”

  “天啊!”傅青青拍着头,无力的喊道:“居然爱上了他?这是不可以的,因为萧雨……他是不会爱上你的呀!”

  “这个我知道,可是……”司徒倩抬起下巴,微笑的说:“只要能让我爱他,我什么都不求;只要他能让我爱他,我就觉得自己好幸福。来日方长,我会努力让他不讨厌我,别忘了我可是个神愉,我可以偷走他的玉凤凰,同样我也可以偷走他的心。”

  “你真的这样想?”傅青青呆呆的问。

  “嗯。”司徒倩笑得好美。“我的老爷爷告诉我一句话,他说:’即使再大的仇恨,也可以用爱来化解’。我相信他,也相信这句话。”

  “是吗?”傅青青虽然不能认同,不过她不得不佩服的看着司徒倩。

  看到司徒倩湿润的脸上绽放美丽的光彩,傅青青看呆了,原来爱情可以让人变得更美,她到今天才知道。

  ********

  翌日,蓝志远很快就从傅青青那里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他无法再忍耐下去,直接找上萧雨。

  “你说,你为什么把司徒倩吓得要青青救她?”

  蓝志远是怒火中烧,萧雨却仍气定神闲;他看了蓝志远一眼,轻描淡写地说:“我没有必要回答你,我说过了,这是我的家务事。”

  “司徒倩的事就是我的事。”蓝志远气急败坏的挥舞着拳头。“萧雨,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真后悔有你这个朋友,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恨不得一拳把你打醒。”

  “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萧雨眼里寒光乍现。“司徒倩是我的妻子,你关心她的程度也太过了吧?我知道你对她有意思,你想把她抢走是吗?好,我人就在这里,你有本事抢走她的话就来啊!”

  语毕,萧雨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剑尖直指蓝志远的喉咙。

  “萧雨,你欺人太甚!”蓝志远不甘被冤枉,他赤手空拳的扑向萧雨。

  *******

  当司徒倩和傅青青闻讯赶到时,两人已经打得难分难解。

  “萧雨,志远,你们快住手啊!”傅青青对两人大叫。

  萧雨和蓝志远像是没听到似的,两人招势依旧凌厉,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不是在切磋武功,简直就是在拼命。

  “萧雨,蓝大哥!”司徒倩焦急的拉着傅青青。“傅姑娘,这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傅青青愈看愈心惊,可是她和其他人一样,都不敢贸然冲上前阻止他们。

  然而,她没想到却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司徒情不顾自己的安危,一面叫着一面冲过去。“不要打了!”

  “司徒姑娘!”傅青青眼看着司徒倩将自己置身在刀光剑影之下,却来不及阻止她。

  “小心!”萧雨惊叫着连忙撤剑。

  蓝志远反应慢了点,眼看着他挥出的剑笔直的朝两人中间的司徒情刺去。

  萧雨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司徒情抱在怀里,两个人惊险万分的躲过这一剑。

  在场的人看得一颗心差点停止跳动。

  蓝志远见司徒倩无恙,随即站在原地拼命喘气。

  “你这个笨蛋!”萧雨一落地就指着司徒倩大骂。“你存心找死吗?你差一点就做了冤死鬼,你知不知道?”

  “我……”司徒倩惊魂未定的看着萧雨,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志远,你没事吧?”傅青青跑到蓝志远身边着急的问他。

  “我没事。”蓝志远看向萧雨,一脸的不敢置信。“你居然会出手救她?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的妻子当然由我来救,这有什么好意外的。”萧雨淡淡的说。

  “你……”蓝志远未消的气又来了,“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说她是你的妻子,那你就该疼爱她、珍惜她,可是你……”

  “你说够了没有?”萧雨冷冷的截断蓝志远的话:“不要以为你是我的朋友就可以教训我,我的妻子由我来管,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蓝志远气得全身发抖。“好,我不管你了。”他转头就走。

  “志远,你要去哪里?”傅青青抓着蓝志远不放。

  “我不想再待在这里。”蓝志远瞪着萧雨,负气的说:“有人不念兄弟之情,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傅青青看着萧雨,眼中满是失望和愤怒。“好,你走,我跟你走。”

  蓝志远以为自己听错了。“青青,你……”

  “你休想摆脱我。”傅青青娇羞的看着他。“除非你不想让我跟着你,否则这辈子我是跟定你了。”

  蓝志远看着傅青青,傅青青也看着他他们在对方眼中看到对自己的深情。

  司徒倩则是笑中带泪的看着他们,她真的好羡慕他们啊!

  “好,我们走!”蓝志远用力握住傅青青的手,两人一起来到司徒倩面前。“我们走了,你自己要保重。”因为不能再帮司徒倩,蓝志远觉得很难过。

  “你们真要走?”司徒倩边问蓝志远,边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萧雨,萧而却别过头去不看他们。

  蓝志远在心中叹一口气,他知道萧雨是不会留他的。

  “你自己要保重。”他轻声的对司徒倩说。

  “好好保重。”傅青青握握司徒倩的手,眼角闪着泪光。

  “我会的。”司徒倩不想让他们看到她哭,所以努力挤出微笑。“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面,咱们后会有期。”

  就这样,在司徒情依依不舍的目光下,蓝志远和傅青青手牵着手离开了萧家堡。

  *****

  当天晚上。

  司徒倩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下雨了!”听到雨滴打在窗榻的声音,这下子她更睡不着了。

  不知道萧雨他怎么样了?她心里挂念着萧雨,一下子失去两位好朋友,不管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她下床披上斗篷,撑着伞走出房间。

  司徒倩来到萧雨目前住的房间,房里还有烛火闪烁,她想他应该还没有睡。

  她轻轻的敲门,轻声的说:“萧雨,我可以进去吗?”

  里面没有回应,她再敲门,还是没有回应,她试着推门,门没有上锁。

  她轻轻推门而人,看到趴在桌上睡着的萧雨,并闻到满室的酒气,房里也散置不少空酒瓶。

  谁都看得出来萧雨他在偌酒浇愁。

  她轻声的走到他身边,看到他蹩紧的浓眉,她忍不住用手指抚平。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会走,你一定很伤心才喝这么多酒。”她轻声说。

  想起萧雨奋不顾身地救她,她的心中漾满了柔情和甜蜜。

  也许是她自作多情,但如果萧雨不在乎她,怎么会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她?

  如果他对她只有恨,怎么可能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这有违常理,不是吗?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这么想,萧雨对她除了恨,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情悻?

  滂沦的大雨带来了凉风。她怕他着凉,就把自己身上的斗篷技在他身上。

  萧雨因为她这个动作张开眼睛。

  “萧雨。”她轻声喊他。

  没说话,看看身旁的司徒情,再看看肩上的斗篷,然后他抓下斗篷扔在地上。

  “萧雨。”司徒情心都碎了。

  “我有叫你来吗?”萧雨站起身。“你来做什么,来安慰我吗?”

  “我,不是……”

  “不是什么?”萧雨一步步逼近司徒清,充血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我似乎小看你了。”他咬着牙说。“你才来几天,就让我和好友失和,你不用说一句话就把他们从我身边赶走。好一个神偷,你什么都可以偷不是吗?就连他们的心也可以偷。”

  “是的,是的!”司徒清忍不住落泪,她哭着说:“我什么都偷,什么都可以偷到手,可是只有你的心我偷不走。”

  她激动的扑在他身上哭嚷着:“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你的心偷走?你告诉我啊!”

  “你在做梦。”萧雨冷酷无情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谁都可以偷走我的心,惟独你不行。要偷我的心,等下辈子吧!”他用力地推开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司徒倩泪眼蒙脱的看着外面不断落下的雨,然后她摇摇晃晃的走到外面。

  仰起头,她让无情的雨落在自己的身上,大雨冲走她脸上的泪,却无法冲去她的心痛。

  *********

  司徒倩在那一夜就病倒了,她不是个容易生病的人,然而这场病却来势汹汹。

  她一直昏迷着,并发着高烧。

  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到有人握着自己的手,呼喊她的名字,那是男人的声音。

  “倩,倩。”

  她不知道他是谁,在她的记忆里,从没有人叫她“倩”。

  除了那个男人,她好像还听到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一直叫“姐姐”,好像是在叫她。

  她的头好痛,想不起来那个女人是谁。

  姐姐?对了,她想起来了,除了小佩,还有谁会叫她姐姐呢?

  “小佩!”她大叫一声,然后张开眼睛。

  “姐姐!”司徒佩一把抱住她,又哭又叫的:“你总算醒了,我好担心你呀!”

  “小佩?”司徒情摸到司徒佩的头发,才相信这是真的。“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司徒佩擦擦眼泪,哑声的说:“是姐夫带我来的,他说你病了,我急得不得了,就跟他说我要来照顾你。”她笑着再抱住司徒情,“太好了!你一直发高烧,昏迷不醒,姐夫说你明天再不醒的话,他就要背你到山下的城里找大夫呢!”

  “萧雨他……”司徒倩的头还很晕,她吃力的说:“他真的这么说?”

  “是啊,姐夫他对你好好,这几天都是我跟他轮流照顾你,不,应该说是姐夫照顾你的时间比较多,他怕我太累,老是要我去休息,我睡得饱饱的,他就惨了。”

  司徒倩心想:小佩说的都是真的吗?萧雨会照顾她?这么说,她不是在做梦,喊她“情”的人是他哄?

  “姐姐。”司徒佩高兴的对她说道:“你肚子会不会饿!要不要我去拿些饭莱过来?”

  “没关系,我等一下再吃。”司徒倩摸着妹妹的脸,柔声的说:“看到你真的好高兴,我好想你。”

  “我也是啊,姐姐。”司徒佩依偎在姐姐的怀中,两人紧紧相拥。

  *********

  这场病让司徒倩在床上躺了将近半个月。

  她整个人瘦了一瞬,脸蛋美丽依旧,只是变得更小的脸蛋更增添惹人怜爱、楚楚可怜的感觉。

  不过她清醒之后,萧雨就不曾出现在她床前。

  这让她很失望,她不再相信他曾叫过她“倩”,她宁可相信那是她在做梦。

  这天,司徒佩陪她到花园走走。

  “小佩,你不用扶我,我自己会走。”司徒倩不希望司徒佩还拿她当病人般照顾。

  “你可以吗?”司徒佩怀疑的看司徒倩走了几步,看她走得稳稳的,这才不去扶她。

  “姐姐,你的病好了耶!”司徒佩高兴的说。

  司徒倩笑道:“本来就好了,是你一直把我当病人看。”

  “我一定要这样用,因为姐夫要我好好照顾你嘛!”司徒佩嘟着小嘴说。

  司徒倩不吭声,她现在已经不再相信司徒佩说的任何有关萧雨的好话。

  她清醒的这几天,司徒佩都在她耳边姐夫这样、姐夫那样的,简直就像中了萧雨的毒。

  “姐姐,我真的觉得姐夫对你好好哦!”司徒佩用很兴奋的语气说:“他让我来看你,又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也对我很好,我在这里要什么有什么,昨天他还买了好多新衣裳给我呢!那些衣服都好漂亮啊,我明天就穿一件给你看看。”

  “小佩?”司徒倩觉得不对劲,她从妹妹脸上看到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那是愉悦的、幸福的,是坠人爱河的神情。

  她严肃的看着司徒佩,厉声问她:“小佩,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萧雨?”

  司徒佩吓了一跳,脸上很快浮现红晕。“姐姐,你怎么知道?”

  天啊!司徒倩头一晕,身体晃了晃。

  司徒佩大惊。“姐姐,你又不舒服了,是不是?”

  “我没事。”司徒倩忧虑的看着妹妹。“告诉我,你怎么会……”

  “姐姐,对不起嘛!”司徒佩哭丧着脸说:“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你,可是我把持不了自己,深深被姐夫吸引。”

  “等等。”司徒倩抓着司徒佩的肩膀,紧张的问她:“他对你做了什么?他碰了你还是对你……”

  “姐姐,你想到哪里去了嘛!”司徒佩很快地说:“姐夫他才没有对我怎么样呢!他只是说他喜欢我,希望我留下来,他还说……”

  “他还说什么?”司徒倩有不好的预感。

  司徒佩咽下口水,一边说一边看司徒倩的反应。“他说他要征求你的同意,让我们……让我们姐妹共事一夫。”

  “他竟然这么说!”司徒倩真的快晕倒了。

  她想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司徒佩扶住她,嘴里还乱七八糟的嚷着:“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要生我的气,我……”

  司徒倩摇摇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不要多心。”

  “可是你的脸色好难看。”

  “这不关你的事。”司徒倩语气坚定的说:“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去找萧雨谈的。”

  “啊?”

  司徒佩满脸的愁容,心想,姐姐果然还是不喜欢她和姐夫在一起。怎么办?如果姐夫被姐姐说服了,那她是不是就不能和姐夫在一起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