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五章 作者:郑妍

  在一个月的期限内,司徒倩把玉凤凰带到老爷爷和众位长辈面前。

  就算再有对司徒情不赏识的人,这下子也无话可说。

  就这样,司徒倩成了司徒家的继承人,长辈们决定等到她二十岁,就把掌理司徒家的任务交给她。

  这件事算是尘埃落定了,司徒倩这么想着。

  就在她预备把玉凤凰物归原主时,萧雨居然找上门来。

  “萧大侠。”萧雨的出现让司徒情好紧张,她不是怕他来要回玉凤凰,她是怕他要对司徒家的人不利。

  萧雨看她神色如此紧张,他从容的笑道:“不要再叫我萧大侠,你是司徒家未来的掌门人,我是萧家堡的堡主,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所以叫我萧雨吧!”

  司徒倩见他笑容可亲,身上与生俱来的冷冽气息在此时也消失不见,实在看不出他有任何的不友善,她也就不那么紧张。

  “萧雨,你来得正好,我正打算把玉凤凰还给你。”说着,她把玉凤凰递到萧雨面前。

  萧雨看看玉凤凰,却不伸手接过去。“这玉凤凰已经不是我的东西了,你拿回去吧!”

  “可是……这是你的传家宝物啊!”

  “它是我萧家的传家宝没错,不过它还有另外一个涵义。”说完,萧雨对司徒倩神秘的一笑。

  司徒倩立刻呆住,萧雨的笑容让她心中顿时产生强烈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什么……什么涵义?”她怯声的问。

  萧雨朝她微笑道:“玉凤凰被我们萧家当作定情之物,本来我爹将王凤凰给我娘,我娘死后就到我手上,现在则在你手上,我这么说你住吗?”

  司徒倩站不住地向后退了两步,她屏息看着萧雨。“你是说,我拿了玉凤凰,就是……”

  “让我来帮你把话说完。”萧雨现在的笑容是司徒情从未看过的温柔笑容,不过这么温柔的笑容却让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拿了玉凤凰,就是我萧雨的妻子,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

  司徒倩脸色一白,“你真的要我成为你的妻子?”

  “这是当然,玉凤凰在谁那里,谁就是我的妻子。”萧雨理所当然的说。

  司徒倩口齿不清的说:“如果……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绝对会愿意的。”萧雨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走到她身边,他低下头来在她耳边说:“我把话说得明白点,我萧家堡的势力已不能同日而语,对付你们司徒家,我有九成的胜算,如果你想我们两家和平共处的话,做我的妻子是最简单的方法,不是吗?”

  司徒倩从头凉到脚,她看着萧雨俊美又邪恶的脸,脑中一片空白,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

  为了司徒家所有人的性命安全,司徒倩只有一个选择。

  当天,她就跟着萧雨回到萧家堡,除了司徒佩,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她要司徒佩替她告诉老爷爷,说她想要让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层楼,所以拜师学艺去了,可能要一年半载才会回来。

  这是她目前所能想得到最好的方法,先暂时瞒大家一阵子,至于以后该怎么办,她自己也不知道。

  萧雨和司徒倩各骑一匹马,三天后他们回到了萧家堡。

  回到萧家堡时,已经过了午夜。

  萧雨带着她回到他的房间,看到这个熟悉的环境,司徒情心里百味杂陈。

  她以后会变成如何!她现在一点也不敢去想。

  “去把自己洗干净。”萧雨拿了套新的衣裳给她。“你尽可放心的洗,我不会去偷袭你的。”

  司徒倩把衣裤抱在怀中,踩着沉重的步伐到了澡间。

  她就像个被人操纵的傀儡,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把身体洗干净。

  回到房间后,就换萧雨去澡间,而她则坐在床上等萧雨回来。

  她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不安和恐惧充斥着她的全身。

  她不安、恐惧是应该的,只是,还有一种她不知道的感觉也在她心上蔓延。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她只知道当她再次看到萧雨时,除了害怕,还有莫名的高兴。

  因为她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他,所以当他登门拜访时,她真的很高兴。

  也因为萧雨的出现,她才发觉原来这些日子自己常常想到他地常常想到蓝志远。

  让她想不透的是,她想起萧雨的次数,竟然要比蓝志远来得多。

  这真的很奇怪,不是吗?蓝志远对她好,她会想他是正常的;可是萧雨不但囚禁她,还脱过她的衣服威胁她,她非但一点都不恨他,而且还思念着他,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她对他已经有了感情?

  这可能吗?这可以吗?萧雨可是把她当成仇人啊,对一个不可能对自己好的人,她应该对他有男女之情吗?

  她想得太投入了,以至于萧雨回来了她也不知道。

  “你在想什么?”

  萧而冷得像冰块的声音让她吓了一大跳,她急忙站起来。

  “没……我没有想什么。”她结巴的说。

  “是吗?”萧雨慢慢的走向床铺,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近。

  “让我来猜你在想什么。”萧雨紧紧看着她。“你在想,为什么我要设下圈套让你跳进来,是不是?”

  “圈套?”司徒情恍然大悟,她低嚷:“原来你是故意让我赢的,就算我没有使出那套步法,你也会想办法让我赢的,是吗?’‘

  “正是如此。”萧雨悠然笑道:“当我知道你是司徒宏的女儿,我就立刻决定这么做了。你要我的玉凤凰,我就用玉凤凰来威胁你,这叫各取所需,谁也没有吃亏。”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司徒倩清澈的双眼盛满了哀伤。“你根本就不想娶我,你是为了报复我爹才这么做的吗?”

  萧雨脸上的笑容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愤怒。“我还没有找他报仇,他居然死了。他怎么可以死呢?我和他的这笔帐非算不可,他死了,我当然该找你算这笔帐。”

  萧雨果然遗恨着父亲。

  司徒倩难过的说:“你父亲的死因我也知道一些。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父亲对这件事一直很内疚,他不是故意要害死你父亲的。”

  “什么叫不是故意的?”萧雨的视线如利剑一样的射向司徒情,他咬紧牙关说:“他的无心,就可以让我爹蒙受不白之冤而死,可以害得我家破人亡?”

  “什么……什么家破人亡?”司徒情慌乱的问。

  萧雨悲痛的说:“我娘因为受不了失去我爹的打击,在我爹死后一个月,她也跟着去了,留下我一个人,你说这不是家破人亡吗!”

  “天啊!”司徒倩身子一晃,她不知道是两条人命,她还以为只有累及萧雨的父亲一个人。

  萧雨看着上面,不让眼中的泪落下。“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当时我才十岁。十岁的孩子能做什么?我只能默默承受。”他看着司徒情,一字一句用力的说:“十岁的我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手刀杀害我父母的仇人。这十五年来我拼命的练功,为的就是要亲手报仇,可借,我永远等不到那一天。”

  司徒情喉咙像埂着东西似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用怜借和同情的眼光看着萧雨。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萧雨忽然生起气来。

  他冲过去抓住她就是一阵摇晃。

  “我不需要你同情我,你该同情的是你自己,因为我会把你父亲欠我的从你身上讨回来,你不怕吗?你不开口求饶吗?”

  司徒倩被他摇得头晕不已,她挣扎着说:“我是怕,可是我不会跟你求饶的,你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就让我代替我父亲还你这笔债。”

  萧雨倏地放手,司徒倩一个重心不稳往地上跌去。

  萧雨大笑。“好一个孝顺的女儿啊!好,我成全你。”

  萧雨抓起还在晕眩的她,二话不说就往床上丢去。

  “啊!”司徒倩又被摔得七荤人素。

  萧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紧跟着压上她。

  “你……”司徒倩看着萧雨疯狂的撕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惊吓之余忘了要阻止他。

  司徒情被脱个精光后,萧雨动作迅速的也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看到萧雨结实强壮的身体,司徒倩很快的脸红了起来;然而脸红归脸红,她心中的害怕还是迅速的把她给淹没。

  “不要!”当她的两腿被萧雨用力分开时,她害怕得大叫。

  “说什么不要?你不是要为你该死的爹还债吗?”萧雨的脸上有着残忍的笑。

  “不!”司徒倩害怕得想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啊!”

  她带着哭音的哀叫声随着他用力的进出不断的响起。

  怎么会这么痛?她痛得快要死掉了。

  “不要,求求你……”快承受不住这痛苦的司徒倩泪眼婆婆的看着他,哀声求他。

  萧雨一双深逐的黑眸静静的看着她,动作没有丝毫的减缓。

  “晤……”司徒倩痛得快晕过去了,不,是已经晕过去了。

  轻轻碰触她的脸,他的眼中有着他自己看不到的怜爱。

  ********

  司徒倩睁开沉重的眼皮,她醒来的第一个感觉是痛。

  好痛!她的下体好痛,她全身都痛。

  下体不但痛,而且还有令她不舒服的湿动感。

  她不敢去看,她怕看到自己的血。

  一阵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际,她偏过头看到了躺在身旁的萧雨。

  他居然就睡在她的旁边?

  她静静的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他;近看之下的他更显得俊美,使得她出神的看着。

  她想他一定梦到了什么,因为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想必不是什么愉快的梦,也许他正梦到死去的爹娘吧,

  司徒倩觉得好难受,她不是为自己的失身难过,她是为萧雨难过。

  她真的想补偿他,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父亲无意犯下的错。如果说他把气出在她身上会让他好过些,那他就尽量找她出气吧!

  只要能让他不再对父亲有恨,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究竟是抱着赎罪的心态,还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感情,总之,她不怪他,也不恨他。

  如果可以让他心里觉得好过一些,就算赔上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她也心甘情愿。

  *********

  萧雨一醒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同于往常他睡醒的情况,今天有道温柔的目光凝视着他,一道非常温柔的目光。

  他转过脸,慢慢的与那道目光相对,心中立刻后悔自己怎么会办完了事就在她身旁睡着呢?他居然让自己陷入如此危险的情况,毫无防备的就在仇人之女身边睡着。

  “早。”司徒倩给萧雨一个比朝阳还要耀眼的笑容。

  昨天他那样待她,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在惊讶之余,萧雨感觉到一股气血直往脑袋冲。

  他生司徒情的气,不过他最气的还是轻易就被她的美色所迷惑的自己。

  他跳下床,迅速地穿上衣服。

  司徒倩眼睁睁的看着他往门口走,忍不住喊住他:“萧雨……”

  “什么事?”萧雨转过身,投射在她脸上的目光冰冰冷冷的。

  “你……”她迟疑地说:“你没有话想对我说吗?”

  不管怎样,她和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呀!夫妻之间,总会有话要说的吧。

  萧雨撇撇嘴角,似笑非笑的说:“你想要我说什么?我们之间除了仇、除了恨,你以为我还能对你说什么?”

  司徒倩露出受伤的表情,脸色发白不说话。

  萧雨冷冷的瞥她一眼,然后掉头就走。

  司徒倩忽然觉得好冷,她用棉被把自己包起来。

  她似乎可以预见自己往后的日子是怎么样的。

  没有任何仪式、没有嫁妆、没有聘礼,司徒倩就这样寒酸的成了萧家的人。

  不用说,萧家堡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更感到不可思议。

  大家都知道司徒情的父亲就是萧雨的杀父仇人,萧雨没有找司徒倩报仇就算了,居然还亲自到司徒家把司徒情带走。大家都不知道萧雨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说让司徒情成了自己的女人,这就算报了仇吗?

  事情演变成目前这种情况,蓝志远是萧家堡最不愿见到这种情形的人了。

  他和萧雨是生死之交,他比谁都还要清楚萧雨对司徒宏的恨有多深,萧雨怎么可能会娶司徒倩呢?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萧雨要折磨司徒倩,他娶她不是因为他爱她,而是因为他要在司徒倩身上报那血海深仇。

  如果说今天萧雨找上的人是司徒宏,那他无话可说;但是司徒情不行,她是他的“哥儿们”,这段友谊不为因为司徒倩是女人而有所变化。

  他想找萧雨好好谈谈,可是萧雨这阵子就像浑身是刺的刺螺,见人就刺,他和萧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冷战,两人几乎不交谈。

  萧雨这一关行不通,他只能在司徒倩身上下手。可是他又想司徒倩未必肯把心事对他一个大男人说,所以他只好去拜托傅青青。

  傅青青当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蓝志远拼命的求她,她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所以她只好去找司徒倩谈。

  找呀找的,她终于在广场上找到司徒倩。

  司徒倩一个人站在那里,双眼紧盯着场中正在教人武功的萧雨。

  看她专注的模样,傅青青不好打扰她,只好先在一旁站着。

  过了一会儿,萧雨往司徒倩的方向走去。

  司徒倩拿着冰镇过的湿手绢走向萧雨,在他面前站定后把手绢递给他。

  好一个贤慧的好妻子啊,傅青青心酸地看着,她以为接下来会看到两人卿卿我我的画面,没想到全然不是这样。

  萧雨的视线完全不落在司徒倩身上,就像司徒倩不存在似的,他经过她的身旁,一直走出了广场。

  司徒倩就僵在那儿,美丽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哀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傅青青简直看傻了眼。

  萧雨娶司徒倩是让大家不能接受,可是她一直以为萧雨一定是对司徒倩也有意思,难道真是如蓝志远所说,萧雨娶司徒倩只是为了报仇?

  她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是亲眼所见,却由不得她不信。

  她走到司徒倩面前,叫了声:“司徒姑娘。”

  司徒倩听到她的声音才回神过来,她虚弱的笑道:“傅姑娘,有事吗?”

  “我是代志远来问你一个问题的。”

  “蓝大哥?他要问我什么?”

  “他想知道萧雨对你好不好。”

  司徒倩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她慌乱的看了傅青青一眼,又微笑着说:“蓝大哥怎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呢?萧雨他对我……他对我当然好啦,这有什么好问的。”

  傅青青目光锐利的看着司徒倩脸上强装出来可怜兮兮的笑容,她失声的说:“是吗?可是我刚才看他根本就不理你,他对你好就是这种方式?”

  “那是……那是他心情不好,所以心不在焉,没有看到我……”司徒倩苦笑的看着傅青青。“傅姑娘,你就不要小题大做了,嗯?”

  “我小题大做?”傅青青火大了,她想对司徒倩发脾气,但是一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竟然无法把气出在她身上。

  她不得不承认,司徒倩不只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同是女人,她嫉妒她是一回事,要她对司徒倩凶,她还真做不到。

  唉,这样一个会让人忍不住要去疼爱的女人,怎么萧雨却可以视若无睹呢?真搞不懂他。傅青青在心中叹道。

  “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你的关心。”司徒倩感激的对傅青青说。

  “没什么啦!是志远要我来的,你要谢就去谢他吧!”傅青青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司徒倩幽幽的道:“我想你一定很恨我吧?”

  “恨你?”傅青青恍然大悟。“哦,你是指萧雨娶你这件事,是不是?”

  司徒倩点点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喜欢萧雨的……”

  傅青青马上打断她的话:“我是喜欢他,不过我又不是非嫁给他不可。”

  “啊?”司徒倩奇怪的看着傅青青,她以为傅青青是想嫁给萧雨的,她应该没有看错才对。

  傅青青当然知道司徒倩在想什么,她不好意思的笑道:“我知道你觉得奇怪,不只是你,萧家堡全部的人也都觉得奇怪,他们好像非看到我如丧考批、痛不欲生的样子才觉得正常。老实说,我是很难过,心里确实也怪过你,我本来以为自己会熬不过去,结果还好,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看司徒倩一脸的关切,傅青青不自觉的就想把心里的话通通告诉她:“其实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一直以为我对萧雨的感情比对志远深,萧雨娶你却让我对他们两个的感情有更深一层的领悟。我想,如果今天娶你的人是志远,也许我才会恨死你,才会痛不欲生吧?”

  “真的?”司徒倩听了真的很高兴,她看得出来蓝志远比任何人都在乎傅青青。

  “你把这些话告诉蓝大哥了吗?他要是知道,会高兴死的。”

  “我才不好意思说呢!”傅青青红了脸。“我以前老是骂他,和他赌气,我从来不知道这是因为我在乎他。说真的,我才要感谢你呢!”

  “感谢我?”

  “是啊!”傅青青笑盈盈的说:“要不是你让我吃醋,我怎么会知道我是这么的在乎志远呢?”

  “这么说来我也有功劳了。”

  “当然,你是大功臣哪!”

  两个人都笑了。这一笑,也让两人心中的芥蒂随风而散。

  “真的是太好了。”司徒倩用羡慕的口吻说:“你和蓝大哥感情这么好,一定会是一对让人称羡的神仙伴侣。”

  傅青青听出司徒倩话中的羡慕之意,这更让她感觉到司徒倩心中的悲苦。

  她想好好的安慰她,却不知道该从何安慰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