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四章 作者:郑妍

  很快的,十天又过去了。

  司徒倩的伤虽然还没痊愈,但已无大碍,一些日常生活琐事也不用旁人代劳,可以自己来。

  她可以下床走动,只是,她走不出这个房间。

  萧雨将她软禁。他说只要她一天不说实话,就关她一天,还告诉她,他不介意把她关上一辈子。

  门上了锁,窗户也被木条重重钉上,外面还有人轮流看守,不要说此刻无法施展功力,就算她身体完全复元,她这只笼中鸟也飞不出这个笼子。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才好?

  难道她真的要把一切都说出来?不,不可以,她知道说出来事态会有多么严重。她的处境肯定会比此刻更糟。而且一旦让萧雨知道她就是司徒宏的女儿,他不敢想象司徒家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下场……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说出实情,现在苦的只是她一个人,她不能连累其他人跟着她一起受苦。

  萧雨要把她关一辈子就让他关一辈子,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要她陪他耗下去,她也别无选择,只有咬牙承受。

  *******

  司徒情是以静制动,但是有一个人已经沉不住气,忍耐不下去。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带司徒倩进萧家堡的蓝志远。

  他一直在忍耐着,开始看在岳宏受伤的份上,他听了萧雨的话,不跟他见面;现在十几天过去了,萧雨还是不让他见岳宏。

  见不到岳宏事小,让他不能忍受的是萧雨居然把窗子封了、门也锁了,他怎能忍受萧雨没有任何解释就把岳宏关起来呢?

  这天,他直奔萧雨的卧室,不管怎样他今天一定要见岳宏,最起码他要知道他是生是死。

  “蓝大哥,你请回吧!萧堡主不准任何人接近这里。”一名兄弟在门前拦住蓝志远。

  蓝志远没好气的喝道:“我就是要进去,谁敢拦我?滚开广

  这时在房里的司徒情听见蓝志远的声音,她急忙奔到门口拍打着门。“蓝大哥,是你吗?”

  “岳宏?”蓝志远一时难以分辨这是不是岳宏的声音。

  “是我,蓝大哥。”司徒倩心中的喜悦难以形容,蓝志远的出现让她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希望。

  “蓝大哥,你快救我出去!”她急切的呼喊。

  蓝志远呆住了。什么叫“救我出去”?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岳宏,你没事吧?”他焦急的往里面喊道。

  “我没事,你快救我。”

  “好,你等着。”蓝志远心想先救她出来要紧。

  他抬起脚,正想把门上的大锁踢掉,就在此时,有道白影倏地出现,挡在他的面前。

  “志远,你做什么?”

  “你来得正好。”蓝志远上前一步,揪住萧雨的衣服,大声吼道:“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关住岳宏?”

  萧而神色自若的说:“你说的岳宏是谁?!”

  “你说什么?”蓝志远更生气了,他紧抓着萧雨的前襟。“你问我岳宏是谁?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玩把戏的人不是我,是她。”萧丽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你……”一见到里面的人,蓝志远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岳宏人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蓝大哥!”司徒情没有想到蓝志远此刻的心情,她冲过去拉住蓝志远的手,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他了。

  “你快救我,我不要被关在这里。”

  蓝志远还是一脸呆相。“你……你是岳宏?”

  “我……”司徒情摸摸自己的脸,这才想到自己是以真面目示人。

  她抓着蓝志远的手,急急的说:“蓝大哥,我是岳宏没错。求求你先把我救出去,我再告诉你这整件事的始末。”

  “你真的会告诉他吗?”萧雨冷眼看她。

  司徒情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是啊,她怎么能告诉蓝志远?再怎么说蓝志远也是萧雨的朋友,他是不可能帮她保密的。

  蓝志远沉默的看着司徒情好一会儿,才对萧雨说:“让我先带她出去,有什么话我们到外面说。”

  “不行!”萧雨一口便拒绝。“我知道她不会说,要说也不会等到现在。你出去,她得继续留在这里。”

  “不行,我要带她出去,立刻。”蓝志远态度十分强硬。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要带她走,除非把我撂倒,否则休想。”

  “你”

  蓝志远瞪着萧雨,萧雨也瞪着他,浓浓的火药味充斥在两人之间。

  眼看两个男人的战争一触即发,突然,有道声音远远传了进来。

  “蓝大哥,我听说你到这里来了。咦,萧雨也在这儿。”

  原来是傅青青来了。

  她会到这里来,是萧家堡的兄弟觉得事情不妙,去请她过来。

  “你是……”傅青青没想到里面除了萧雨和蓝志远,居然还有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女孩。一时之间,她被此人的美貌给吸引住。

  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漂亮?这样的美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雨,她是谁?”

  萧雨哼了哼。“我要是知道她是谁就好了。”

  傅青青皱着眉,这是什么答案啊?

  萧雨看向蓝志远厉声道:“志远,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跟我出去,另一个是我让你留下来跟她谈谈。记住,只是谈谈而已,要是你还想把她带走,我们之间的情谊到此为止。如何,你做个选择。”

  蓝志远看着司徒情,再看看萧雨,他想了想,心里很快就有了答案。

  “让我先跟她谈谈。”

  他不是不救她,只是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他不想破坏他和萧雨的友谊。

  等他把一切弄清楚,到时再来决定怎么做也不迟。

  ‘好,你留下来。”萧雨转头对傅青青说:“我们先出去,这里留给他们。”

  “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傅青青在一头雾水下被萧而拉了出去。

  ********

  蓝志远静静的看着“岳宏”,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环绕着他。

  她是岳宏?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小子岳宏。但如果她真的是岳宏的话,那他不禁要佩服她,因为,她男生的扮相实在是太成功了,让他从不曾怀疑她的性别。

  “蓝大哥。”司徒情幽幽的看着他。“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可是对不起,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告诉你。”

  “岳宏……”蓝志远摇起头来,“不对,你应该不叫岳宏,我该叫你什么呢?”

  “你还是叫我岳宏吧,蓝大哥。”

  “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吗?”蓝志远困惑的看着她。

  司徒情点点头。“是的,请原谅我有说不得的苦衷,有关我的一切,我什么都不想说。”

  “这也就是萧雨坚持要囚禁你的原因吧?”蓝志远不解的问:“你这样什么都不说,要我怎么帮你!”

  “连你也帮不了我?”司徒情好失望。

  “没错。”蓝志远叹气道:“一个是和我出生人死的好友,一个同样是我的朋友,但我却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要是换成你,你会帮哪一个?”

  “你说的没错。”司徒情眼睛闪闪发亮,对蓝志远露出一个好美的笑容。“你没做错,是我太异想天开了。虽然你帮不了我,但我还是感激你,你一直对我很好,谢谢你。”

  蓝志远无言的看着她,这个时候她居然还笑得出来,他在同情她之余,还有着深深的佩服。

  *******

  萧雨和傅青青在屋外等蓝志远出来。

  蓝志远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萧雨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她没有说,是不是?”

  “嗯。”蓝志远的表情凝重。

  “她连你也不说?”傅青青惊讶的道:“她心里面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什么都不说,她是存心想赖在萧家堡不成?”

  “不,她想离开这里,这点我可以肯定。”蓝志远看着萧雨,“萧雨,我看再这样下去她也不会多说一句的,不如把她放了吧!反正……”

  “反正你就是要为她求情。”萧雨不客气的打断蓝志远的话。“她把我们全部的人都摸透了,我们却对她一无所知,你说这样可以让她走吗?”

  “萧雨说得对,就是因为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我们才不能放她走。谁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你这样做是放虎归山,使不得的。”不是私心作祟,基于萧家堡的安全,傅青青也反对放岳宏走。

  蓝志远点点头。“我知道你们说得对,也都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们太小题大作了,她只是一个姑娘,你们以为她是什么江洋大盗吗?”

  “你厉害,你就知道她不是江洋大盗?”傅青青愈说愈气,她冲着蓝志远吼道:“对,只有你是好人,我和萧雨都是坏人,你要放人就去放啊!反正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你负全责就是了。”

  “你说到哪里去了?你不想放人就不要放,别乱发脾气。”蓝志远有气无处发,他只有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两个。

  “是啊,我就是爱乱发脾气,怎么样?”傅青青心有不甘的瞪了蓝志远一眼,气冲冲的跑掉。

  “青青!”蓝志远叫不回傅青青,他无可奈何的看着萧雨。“没想到我们会为了一个外人弄成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萧雨凝视着他。“你要我告诉你吗?好,我坦白跟你说,我怀疑她是司徒家的人。”

  “为什么?”蓝志远吃了一惊,他知道萧雨和司徒家的恩怨。

  “因为她会偷,而且技巧极好。”

  “你凭这点就断定她是司徒家的人?”蓝志远摇摇头。“你不觉得证据太少?而且依我的想法,如果她真是司徒家的人,她何苦要自投罗网呢?”

  “这就是我想知道的。”萧雨俊美的脸上隐约有杀气出现。

  ******

  翌日中午,看守大门的兄弟来向萧雨禀告:“堡主,我们在门外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兄弟们想,不知道要不要让她见堡主。”

  “有这种事?好吧,带他进来。”

  过了一会儿!两名兄弟一左一右领着一位年轻女子进了大厅。

  这就是那个形迹可疑的人?萧雨、蓝志远,还有傅青青看了都为之一愣。

  司徒佩这辈子从没有被这么多人同时注视的经验,她忍不住发着抖。

  她之所以会到萧家堡是司徒健带她来的,司徒健送她到这里就走了,所以她才会在附近徘徊。

  司徒健因为上次到萧家堡无功而返,心有不甘,他相信司徒情一定还在萧家堡,所以他就骗司徒佩说司徒情可能有危险,司徒佩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于是随着他到萧家堡。

  谁知道一到萧家堡,司徒健却说有事转身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她还没有想到怎么救司徒倩之前,她就被带进了萧家堡。

  看着司徒佩,萧雨他们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的眉宇之间和岳宏有五分相似,她的五官虽然没有岳宏来得明艳动人,却也是秀丽端正,可以称得上是个小美人儿。

  他们三人看了心里都有谱,此人一定和岳宏脱离不了关系。

  萧而马上吩咐下去:“去把岳宏带来。”

  岳宏是谁啊!不知情的司徒佩很紧张的看着萧雨。

  她心想:这个人长得还真好看,如果他能笑一笑,一定会更加好看。

  萧雨直视着司徒佩。“你是来找人的吧?”

  “我……不是的。”司徒佩不敢承认,她怕会害了姐姐。

  萧雨冷笑,“是不是待会儿就知道。”

  司徒倩进人大厅,一眼就看到站在萧而身边的司徒佩。

  “小佩!”她大叫一声奔向她,抓着妹妹的手,心情复杂的叫道:“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来了?”

  司徒佩紧紧握着姐姐的手,声音带着哭泣:“我以为你有危险,我担心你才来的。”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司徒倩把妹妹拉到自己身后,一个人面对萧雨等三人。

  “这不关我妹妹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让她走吧!”

  “嘿,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萧雨比剑还要锐利的目光直射在司徒倩脸上。“把该说的话说清楚,我会考虑放她,甚至连你也一起放了。”

  只有考虑是不够的,司徒情摇头。“你要对我怎样都没关系,我只求你放过我妹妹,不论我说了些什么,这是我推一的要求。”

  她知道萧雨若知道她们姐妹俩是司徒宏的女儿,绝对不可能放过她们,所以她要萧雨同意放过司徒佩,这样她才会答应他的条件。

  蓝志远、傅青青也在场,她相信身为萧家堡领导者的萧雨应该不会食言才对。

  “跟我谈条件?”萧雨对自己的猜测又多了几分肯定,司徒倩愈是难搞,他就愈有理由怀疑她和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司徒家有关系。

  “好,我答应你。”他退一步,换她所有的秘密。

  司徒倩点点头,心中再无疑虑。

  “姐姐。”司徒佩不安的在后面拉拉司徒情的衣服。

  司徒情回头匆匆给她一个微笑。“不要紧,相信姐姐,好吗?”

  她再回头面对萧雨,把心一横,开口说道:“萧大哥……不,萧大侠,我复姓司徒,单名一个倩字,她是我妹妹,单名一个佩字。”

  蓝志远和傅青青都瞪大了眼,张大了嘴。

  萧雨的表情远比两人来得镇定,这大概是因为答案和他所猜测的相去不远的关系吧!

  “司徒宏是你们的什么人?”他问。

  司徒情深吸一口气,“是我们的父亲。”

  萧雨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瞪着这对姐妹花,眼中顿时闪现一股杀气。

  “你们父亲人呢?”他再问。

  “他在两个月前过世了。”司徒情老实回答。

  “那你到萧家堡来做什么?”萧雨厉声问。

  “我是来偷一样东西的。”为了让司徒佩能.平安离开这里,司徒情顾不了自己的安危,全部说出来。“我要成为司徒家的继承人,就必须借你的玉凤凰一用。我这次来没有要伤害谁的意思,我真的只是为了偷玉凤凰而来,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原来你是为了玉凤凰而来?”萧雨从脖子上拉出一条金链,金链上面有一块只有巴掌大的玉佩。

  这块玉佩是碧绿色的,明明没有阳光照在上面,却亮得耀眼。

  司徒倩看到玉佩上面刻有花纹,她猜那应该是凤凰的形状吧!

  这块玉凤凰果然藏在萧雨身上,因为被衣阻遮住,所以不曾被她发现。

  “这就是玉凤凰?”司徒佩看得目不转睛。好美的王佩冈!难怪司徒家的长辈会指定要这块玉佩,因为它实在有值得冒险的价值啊!

  这时蓝志远忍不住开口:“司徒情,你可知道这块玉佩对萧雨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我知道,是萧家的传家宝物。”

  蓝志远摇头,“不只是这样,这玉凤凰还是……”

  “志远,这是我的家务事,请你不要插嘴好吗?”萧雨及时阻止蓝志远说出更重要的秘密。

  蓝志远无奈的看了司徒倩一眼,他帮不了她了!

  ******

  “我早该猜到你是司徒宏的女儿才对。”萧雨眯着眼睛看着司徒倩,“现在玉凤凰就在你面前,动手吧,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司徒倩不舍的看着玉凤凰,然后摇头。“不,我现在只求能和我妹妹平安的从萧家堡出去,这玉凤凰,我不想要了!”

  她很清楚自己打不过萧雨,如果不能让她用偷的,她只有放弃,她是神偷,不是武功高手。

  “你不要了?”司徒情这么轻易就放弃,让萧雨意外极了。“你为了它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现在居然不要了?怎么,你害怕了,怕我会杀了你吗?”

  “要是害怕,我就不会来了。”司徒倩昂起头说。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萧雨把玉凤凰放在一张茶几上,然后再把这张茶几拉到自己身后。

  “不要说我萧雨欺负女流之辈,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在十招之内,从我身后拿走玉凤凰,玉凤凰就是你的,而且还让你和你妹妹平安走出我萧家堡。怎样,要不要试一试?”

  司徒情美丽的眼睛闪现出光芒,本以为已走到绝路的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她现在的心情激动不已。

  “姐姐。”司徒佩不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真的要跟他打吗?我看还是不要了啦!”

  “小佩,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司徒倩给司徒佩一个足以让她安心的微笑。

  “萧大侠,若我失败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司徒倩大声的问萧雨。

  “这还用得着我说吗?”萧雨轻笑数声。“你当然就是留在萧家堡,至于你妹妹,看她的意愿,我绝不勉强。”

  司徒倩放心了。“好,我答应你。”

  “司徒倩。”蓝志远来到她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道:“你真要和萧雨打?你是打不过他的。”

  司徒倩感激的对他说:“蓝大哥,谢谢你的关心。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

  这个时候,傅青青也担心的对萧雨说道:“萧雨,这样好吗?”

  她不是怕萧雨会输,她是怕萧雨一气之下把司徒情给杀了。

  “你放心,我自有主张。”萧而神色自若的说。

  “萧大侠,请。”司徒情来到萧雨面前。

  看司徒情不畏不惧,如果她不是司徒宏的女儿,他一定会打从心底佩服她;可惜她偏偏就是司徒宏的女儿,他跟她这辈子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出招吧!”萧雨让她一招。

  “好!”司徒倩双手背在身后,双脚开始在地上游移。

  只见她左晃右晃,像是在跳舞,也像是在舞拳,在场的人都感受到她的灵活巧妙。

  她迟迟没有出招,只是在萧雨前面胡乱走一通。

  司徒佩这种对武功一窍不通的人,可能会以为司徒情在乱走一通;但是对萧雨他们这些算得上是高手的人,一看就知道司徒倩的步法已自成一家,且相当有威力。

  “看招!”在大家看得眼花缘乱之际,司徒情突然出招。

  她一掌朝萧雨疾攻而去。

  司徒倩这一掌夹带着强劲的掌风,萧雨不敢小看,他伸出一手格开她这一掌。

  萧雨挡去她这一掌,可是他没有想到她是声东击西,司徒情竟然趁着萧雨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她的右手时,灵活的一转,绕过他直往茶几而去。

  当萧雨发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司徒情已经拿到玉凤凰,并且向后退去。

  因为司徒倩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在座包括萧雨,在场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将玉凤凰拿到手的。

  “承让了。”司徒倩对萧雨抱拳,绝美的容颜似乎闪耀着光芒。

  只用一招,司徒倩就赢了萧雨。

  “好步法。”萧雨虽然惊讶,但他还是输得心服口服。“我可以知道这套步法怎么称呼吗?”

  司徒倩语带歉意的说:“抱歉,不是我不告诉你,这套步法本来就没有名字。除了我父亲和我,没有人看过这套步法。”

  原来这套步法是司徒宏花了五年的时间自己钻研出来的,他在三年前将这套步法传给司徒倩。

  司徒宏没有使过这种步法,司徒倩也没有用过,因为这套步法乍看之下复杂难懂,实际上却很简单,有心人士只要多看几遍,便能看穿这套步法的虚实。

  所以说这套步法是用来保命的,非到生死关头不能使用,司徒倩是走投无路才会使出这套步法。她知道依萧雨的功力,这步法只能用一次,第二次肯定会失灵,还好第一次成功了,不用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再用第二次。

  萧雨从她的表情看出她没有说谎。他点点头说:“我认输,你带着玉凤凰和你妹妹走吧!”

  司徒倩和司徒佩互看一眼,两人都不敢相信她们这么容易就能脱身。

  司徒倩对萧雨深深一揖,“萧大侠一言九鼎,司徒倩在此谢过。”

  司徒倩再看向蓝志远,她对他的感激完全溢于言表:“蓝大哥,大思不言谢,你自己好好保重。”

  蓝志远微笑的道:“你也一样。”

  再看蓝志远一眼,司徒倩带着司徒佩很快地离开。

  “萧雨,你就这样放她们走?”傅青青不解的问萧雨:“放她们走就算了,玉凤凰呢?那是你爹留给你的,不是吗?”

  “你放心。”萧雨的唇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他不疾不徐的说:“我在哪里失去,我就要从哪里要回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