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三章 作者:郑妍

  隔日。

  萧雨还没有对昨晚的事做全盘的了解,一大清早,萧家堡便出现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为什么说他是不请自来的客人呢?因为萧家堡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位客人,大家对他的来访都感到莫名其妙。

  当司徒倩被萧雨派的人叫到大厅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司徒健怎么会在萧家堡出现!

  “岳宏,你认识这个人吗?!”萧雨轮流看着司徒倩和司徒健。“这位刘公子一进门就说要找我们萧家堡新收的弟子,我只想到你,所以叫你来看看认不认识他。”

  刘公子?司徒倩眼中带着怒气瞪着司徒健。

  她知道他来做什么,他是为了不让她拿到玉凤凰成为继承人,才会到这里来捣乱的,她真小看她这个堂哥。

  司徒健见到化妆后的司徒情,居然认不出来。他当下觉得奇怪,司徒佩明明就说司徒情已经到萧家堡了,难道萧家堡新收的弟子只有眼前这个愣小子吗?

  他的如意算盘早就打好了,先到萧家堡来闹他一闹,或许可以让司徒情露出破绽,没想到他居然连司徒倩都见不到,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萧公子,我要找的不是这个人。”司徒健对萧雨说:“我妹子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是这个又干又瘦的臭小子。”

  司徒健话一说完,蓝志远就上前一站,粗声道:“喂,你怎么说我的兄弟是县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见蓝志远气势凌人,不想给自己找罪受的司徒健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担心我那妹子,所以有点出言不逊,小兄弟,对不起啦!”

  看司徒健跟自已道歉的诸媚样,司徒情要很努力才能让自己不笑出声。

  “刘公子,既然没有你要找的人,你可以回去了。”萧雨很干脆的下逐客令。这种连自己名字都不说、没有礼貌又莫名其妙的客人,萧家堡不欢迎。

  “萧公子,你不能帮我找找吗?”司徒健不死心,他认为司徒情一定在这里。“我妹子确实是进了你萧家堡,我很担心她,如果找不到她,我是不会回去的。”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怎能空手而回呢?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要不要我把萧家堡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让你刘大公子一个一个过目,这样子你才能死心?”

  萧而冷酷的瞪司徒健一眼,司徒健不禁浑身一颤。

  “既然萧公子这么说,那就算了。”司徒健觉得害怕起来,要是惹恼了这班人,恐怕他会走着进来,抬着出去。

  “那好,送客。”

  萧雨看了蓝志远一眼,蓝志远马上对司徒健做出“请”的姿势。

  “刘公子,请吧!”

  就这样,司徒健无可奈何的离开了萧家堡。

  司徒倩见他离去,这才松了口气。看样子司徒健已经知道萧雨的厉害,应该不敢再找上门来了吧!

  “岳宏,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萧雨说。

  “是。”司徒倩巴不得萧雨这么说,她很快的离开大厅。

  *********

  司徒倩来到花园,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一下。

  幸亏司徒健不知道她会易容术,要不然这下子铁定穿帮。

  “不错嘛,你还有这份闲情逸致赏花。”

  “傅姑娘。”看到突然在此现身的傅青青,司徒倩有点惊讶。

  傅青青走到她面前,对着她左看右看,一边看一边说:“怎么,你的脸色很差哦,是因为刚才那位刘公子吗?”

  司徒倩心中一惊,连忙说:“傅姑娘怎么这么说?刚才你也在场不是吗?那位刘公子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他。”

  “你真的不认得他吗?”傅青青紧迫逼人的看着她说:“我看你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如果对方只是个陌生人,你有必要这个样子吗?”

  “傅姑娘怕是看错了吧!我如果真如你说的坐立难安,那也是因为我这个乡下人没有见过大场面,心里难免会不安,我想这种事就不用再跟傅姑娘解释了。”

  “哼,好一张利嘴。”傅青青冷笑着说:“好,今天的事就暂且搁下,我问你,昨天深夜的事你又怎么说?”

  司徒倩全身一震,心里面喊了声糟的同时,她故作镇定的反问傅青青:“昨天深夜的事?傅姑娘,我不懂你的意思。”

  “真的不懂吗?”傅青青尖锐的眼盯着她看。“好,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怀疑昨夜的刺客就是你。”

  司徒倩立刻大声的说:“什么刺客?昨夜有刺客出现?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刺客就是你不是吗?”傅青青有九成的把握,刺客就是岳宏。

  从昨晚到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件事,她愈想就愈觉得岳宏的嫌疑最重。

  有两条重要的线索,第一是刺客的体型。她记得刺客的体型似乎比自己还要瘦,而且个头不高,所有萧家堡的人,就只有岳宏的体型最接近她所见到的刺客。

  另一个原因是时间上的巧合,岳宏才来筑家堡没有多久,萧家堡就有刺客出现,这也未免太凑巧了。

  两个原因加起来,让她深倩岳宏就是昨晚的刺客,不会有错的。

  “傅姑娘。”司徒倩用严肃的口吻说:“你怎么会怀疑我是刺客呢?我只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是你口中的刺客?”

  “你说你不会武功是不是?”傅青青脸上有不怀好意的笑容。

  “是的。”司徒倩觉得怪怪的,她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可是来不及了。傅青青突然出招,举掌迎面朝她袭去。

  司徒倩本能的反应就是举起手来,但是在这危险的一刻让她想到若是自己还手,那岂不是告诉傅青青她会武功吗?

  不能还手,连挡都不可以啊!

  她身子赶紧一闪,危险地避过这一掌。

  “傅姑娘要杀人了!”她一面叫喊,一面转身逃走。

  “别走,吃我一掌再说。”

  傅青青就是要逼司徒倩出手,她毫不留情的第二掌又挥出。这一掌,司徒倩完全没有办法抵抗。

  傅青青用尽十成力的一掌打在她的背上,她先是觉得背后一阵剧痛,接着体内的气血往上涌,哇的一声,一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嘴巴吐出。

  她连吐了两口血,脚软的跪倒在地。

  就在此时,听到声音的萧雨和蓝志远率先赶到。

  “天啊!”蓝志远看到倒在地上的司徒倩,一个箭步就冲过来抱起她。

  看她气若游丝,上衣全是血,激动的对傅青青叫道:“你把他怎么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萧雨脸色铁青的看着傅青青。“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傅青青自知理亏,声音变小。“我不是故意的,我怀疑他是昨晚的刺客,但他抵死不承认,我想试试他到底有没有武功,结果就变成这样。”

  蓝志远大吼大叫:“你疯了!他怎么会有武功?还说不是故意的。你平日就看他不顺眼,这次就是要借题发挥欺负他对不对?”

  蓝志远对傅青青好失望。这是第一次,他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你……”傅青青看两人都是一脸的不谅解,她咬紧下唇,身子一扭就跑走了。

  蓝志远忙道:“萧雨,快来帮忙,我们一起用内力帮她疗伤。”

  “不用了。”萧雨看着蓝志远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他迅速的把司徒倩强抱在手上。

  “萧雨,你发什么神经啊?”蓝志远莫名其妙的追着萧雨疾奔的身影。

  *******

  萧雨把司徒倩抱到自己的卧房。

  他把门锁上,将蓝志远关在外头。

  “不要进来,要是让我走火人魔,一切后果自负。”他警告蓝志远。

  这下连蓝志远也没辙了,虽然他还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为什么萧雨不要他帮忙。

  当萧雨把司徒倩轻轻地放在床上,司徒倩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

  “你做什么?”她醒了,而且意识清楚。

  因为意识清楚,所以当她伸手要推开萧雨放在她身上的手时,伤处的疼痛突然如潮水般向她袭来,狠狠地侵袭她全身。

  “啊!”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萧雨冷静的说:“你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我得脱掉你的衣服才能帮你治疗。”

  “要脱衣服?”虽然司徒情痛得牙齿直打颤,但是她仍很清醒,知道自己的衣服被脱了会有多么严重的结果。

  “不可以,你别碰我。”她开始挣扎。

  萧雨冷眼看她,“死到临头你还想瞒下去吗?小姑娘。”

  司徒倩几乎忘了要呼吸,她瞪大双眼看着萧雨。“你你……”

  萧雨给她她想要的答案:“当我摸到你的手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你是女儿身。”

  司徒倩没有办法再听萧雨说下去,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眼前一黑,昏倒在萧雨的怀中。

  见司徒倩晕了过去,萧雨立刻动手为她脱去上衣。

  看到她胸前缠着一层层的白布条,他觉得好笑。

  “可真是委屈你了。”他很快地把这些布条从她身上卸下。

  等他把布条全部解下后,一对雪白的玉乳弹跳而出,他有一瞬间的错愕。

  真是美丽得不可方物啊,可惜他无暇欣赏。

  他转过司徒倩的身体,开始检查她背后受伤的地方。

  依他看来,她的内脏没有受创的迹象,应该还完好才对,不过伤势却十分严重。

  这证明她是修练过内力,要是换成真不会武功的人,傅青青这一掌一定会要了她的命。

  他盘起她的腿,自己也盘腿坐在她身后。

  萧雨缓缓运功,待两掌发热,便将自己的双掌抵着司徒情光滑的背,用自己深厚的内力来为她疗伤。

  就这样,两个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过了一个时辰。

  待大功告成,额头上布满汗珠的萧雨缓缓吐息收功。

  这一次他耗损大半的真力,可能要调养好几天才能恢复。

  他再替昏迷不醒的司徒倩穿好衣服,然后抱她上床,帮她盖好被子,他坐在床边看她。

  可能是流了太多汗,她的脸竟然像只小花猫,这里白一块,那里黑一块。

  “好,我就看看你的真面目。”他拿来一条湿毛巾,帮她把脸仔细擦干净。

  还她本来面目之后,他屏住气息看着眼前这张白皙无暇的脸。

  他忍不住惊叹,这可能是他这二十五年来见过最美的一张脸。

  细致分明的五官加上雪白光滑的肌肤,构成一张艳光四射的美丽脸蛋;难怪她要把自己弄丑,因为她若以真面目示人,任谁都不相信一个男人会美到这种地步。

  现在,他知道她原来的面貌,接下来就要调查她的身份和到萧家堡的目的。

  司徒情在萧雨房里一待就是三天。

  这三天来,蓝志远只能待在外面,不得其门而人,因为萧雨说什么都不让他进去看岳宏。

  蓝志远又急又气,却又莫可奈何。

  萧雨这个人说什么是什么,他一天不让他进去,他就一天看不到岳宏。

  “萧雨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蓝志远恨恨的把脚边的石头踢得老远。

  石头滚到了一条青绿色的裙子旁边,蓝志远抬头一看,看见被他冷落了三天的傅青青。

  “志远。”傅青青没有往日的盛气凌人,她的声音小得可怜。

  “嗯。”蓝志远还在生她的气,他把脸别开。

  “还是不跟我说话?”傅青青觉得好难过,萧雨不理她是常有的事,可是蓝志远是从来不会不理她的!

  这让她发现一个事实,她以为自己对萧雨的在意远超过蓝志远,可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因为这件事,让她发现蓝志远对自己也是很重要的,重要的程度并不输给萧雨。

  “你要我说什么?”蓝志远愤怒的双眼狠狠地瞪着她。“就算你要试岳宏会不会武功,下手也不需要这么重吧?如果你真的把他给打死了,你想我会原谅你吗?”

  “我……”傅青青红着眼眶,委屈的说:“我没有打死他不是吗?我……我承认自己出手是太重了,可是我真的没有要他死的意思啊!我现在也很后悔,我知道你怪我、恨我,可是你要一直恨下去吗?你打算永远都不跟我说话吗?”

  她含泪看着蓝志远,蓝志远只是面无表情的瞄她一眼,没有说话。

  “好,那我们绝交算了。”她转身就跑。

  “你给我过来。”蓝志远追上去拉住她的胳臂,将她搂在怀中。

  “我不可以生你的气吗?才跟你呕气几天,你就要跟我绝交?你说谁比较过分?”

  傅青青听到这么温柔的声音,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对不起嘛,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真的不喜欢他,我嫉妒你和萧丽都对他那么好,我想我一定是恨死他了,所以才会出手这么重。”

  “好了,别哭,事情都过去了。”蓝志远抚着她的头说:“你这个醋吃得莫名其妙,我们对他好有什么关系?这并不会改变我和萧雨对你的态度啊!”

  “萧雨也是这么说。”傅青青吸吸鼻子,“等他好了,我会去跟他说对不起。”

  “这样才对。”蓝志远笑着用手指拭去她脸上的泪。“看在你有悔悟之心的份上,我原谅你,不怪你了。”

  “真的?”

  傅青青兴奋得把蓝志远抱住,蓝志远笑着将她更加搂紧了些。

  闻到蓝志远身上的男人气息,傅青青害羞的推开他。

  我怎么会主动抱他呢?真是不害躁。

  “青青,怎么啦?”被推开的蓝志远心里直呼可惜。好不容易盼到她主动投怀送抱,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他还想抱久一点呢!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岳宏啊?”为了消除这份尴尬,傅青青没话找话说。

  “谁知道?”蓝志远兴奋的情绪一下子冷却下来。“萧雨他说什么都不让我见他,我觉得萧雨很反常,我实在有些担心。”

  傅青青点点头说:“我同意你的说法。”

  萧雨这次的表现是很反常没错,不只她和蓝志远,萧家堡的每一个人都这么觉得。

  “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透他为什么不让我看岳宏,如果说他是关心岳宏,未免也太过火了,只是探望一下会让岳宏的伤势加重吗?真是搞不懂他。”

  “就是啊!”傅青青很高兴蓝志远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如果说只有她一个人这样想的话,可能又要被人家说她太小家子气。

  “萧雨对任何人向来都是冷冰冰、不假辞色,怎么这次对一个刚进门的兄弟这样关切?不只是我跟你,其他兄弟都觉得奇怪呢!”傅青青说。

  “唉,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蓝志远忧心忡忡的说。

  ********

  “你是谁,来萧家堡到底有什么目的?”

  在黑暗中,司徒情看不到逼问自己的人是谁,只听到此人的声音。

  这是她熟悉的声音,她用力地想,想得头好痛。

  这一想不得了,头痛,身体更痛,她觉得身体像要爆开一样。

  “不要,不要……”她难过得发出声音。

  她觉得喉咙好痛,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说话。

  她的嘴能动,眼睛还不能看,不过她有感觉,感觉有人扶起她,然后喂她喝了什么东西。

  是水,司徒倩贪婪的喝着,一口接一口。

  没多久,她把一杯水喝个精光,很快的扶着她的人又倒来第二杯,她又有水可以喝了。

  一连喝了三杯水,她才觉得舒服了些。

  感觉到自己的头枕着枕头,她好不容易恢复的感觉又渐渐消失。

  她的眼睛更睁不开了,她不想醒过来,她想睡,因为这样她的身体就不会那么痛了。

  于是她又进人梦乡,回到之前那个梦境。

  “你是谁?你是谁?”那道熟悉的声音一直在逼问着司徒情。

  “你是谁?”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这道声音给逼疯了,她开始逃跑。

  “你逃不掉的。”

  她一逃,那道声音也追了上来,她将被追得走投无路。

  “不要,你是谁?你不要捉我啊!”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声音的主人骤然出现,司徒情看到之后哇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怎么了?做恶梦?”

  “你……”梦中人和现实的人声音重叠,脸也重叠。

  司徒情瞪着惶恐的眼睛看着正凝视着自己的萧雨,她频频喘气,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她心想:天啊,我是在做梦,还是这是真的?萧雨怎么会在我身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还要喝水?”萧雨扶起她,让她靠着墙,然后走到桌边为她倒了杯水。

  司徒倩愣愣的看着这杯送到自己眼前的水。对了,不久前她喝的水,原来不是在梦中喝的,而是有人喂她喝水,是萧雨喂她喝水的吗?

  这时,背部的伤突然痛了起来,这一痛让她想起许多事。

  对了,她受了伤。她记得傅青青打了她一掌,她吐血后萧雨就抱她进到这个房间,然后……

  萧雨要脱她的衣眼,她一惊之下就……

  “哇!”恢复记忆的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自己藏起来,她抓着身上的被子把自己下巴以下的部位全部盖住。

  “现在才把自己藏起来已经来不及了。”萧雨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五天来我为你换药、擦身,你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看过?!”

  说完,他拉住她死抓着不放的被子,刷的一声从她身上抽走。

  “哇,你要做什么?”司徒情把脸紧紧抢住。

  她的手一碰到脸,又看着自己的手,摇着头喘气道:“这……不会的。”

  萧雨知道她发觉自己的脸上已经没有伪装,他冷笑着说:“奇怪吗?我倒觉得这样不锗。这么漂亮的一张股,你舍得藏起来,我可舍不得。”

  司徒情顿时万念俱灰,她不再挣扎,苍白如纸的脸上是一片黯然。

  萧雨故意忽略心中涌起莫名的怜惜,用冰冷的声音继续说:“你不为自己解释一下吗?”

  司徒情全身一震,僵硬的摇了摇头。

  下一刻,她的下颚被紧紧的捏住,萧雨锐利的眼神和他充满敌意的气息全面的压制她。

  “我要知道你真正的名字,还有为什么女扮男装来到我萧家堡?我不喜欢勉强人,你最好自己说出来,要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对你做出些什么?”

  司徒倩闪亮的星眸掩不住害怕,但她仍用最坚定的语气告诉他:“我只能说我不是存心骗你,也不是故意耍你,我实在有说不出的苦衷,请你原谅我。”

  虽然她的倔强在他的预料中,不过他还是有点吃惊。换作是别的女孩子,让他这样抓着、瞪着,一定会被吓哭的。她够勇敢,也够缤定,这让他对她真实的身份更感兴趣。

  “如果我一定要你说呢?”他压低声音,带给她更大的压迫感。

  司徒情把脸别开,用沉默代替回答。

  “你不怕我对你用刑吗?”

  司徒情惊愕的转头看他,倒抽一口气。“你不会这么做的,我……我认为你是君子,我不相信自己看错人。”

  好聪明!反过来威胁我。萧雨邪肆的一笑,然后他伸手抓住她胸前的衣服,下一瞬间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撕成片片。

  “不用刑,我还有其他对付你的方法。”他把她胸前残破的布条也撕了,司徒倩雪白的胴体赤裸的呈现在他眼前。

  司徒情完全抵抗不了,她尖声叫道:“你怎么可以?你这趁人之危的小人。”

  天啊,她真是错看了他。他对她的行为哪是君子所为,他根本是卑鄙小人。

  “我为什么不可以!”萧而冷笑。“别忘了,是你不仁在先,怎能怪我不义在后?”

  他不顾她的身子还很虚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强壮的胸膛抵着她柔软的胸脯。

  司徒倩从没这么丢人过,自己不但上半身赤裸,还被压着不放。

  她悲痛的喊道:“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干脆杀了我算了!”与其被他羞辱,她宁可一死,以维持自己的尊严。

  “你宁愿死也不愿告诉我你是谁?”萧雨讶异极了,他不相信的问。

  “我……”司徒情哑然。

  刚才她太冲动了,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她不能死,并非她怕死,而是她还有妹妹要照顾。如果她死了,掌门人当不成就算了,只怪她不孝,对不起死去的父亲;可是小佩怎么办?她只剩下她一个亲人,她怎能忍心留她一个人孤伶伶的在这世上呢?

  司徒情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萧雨了然于胸的笑道:“看来这个世界还有值得你留恋的东西。”说完,他离开她赤裸的上半身。

  司徒倩没想到萧雨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他一离开她,她马上抓过被子把自己包得紧紧的。

  萧雨轻笑着看着她美丽惶恐的脸。“不要以为我放弃了,虽然我萧雨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也不想趁人之危,等你身体好了,就算用刑我也要逼你说出一切。在这之前,你就好好养伤吧!”

  萧雨迈开步伐,在她的注视下走出房间。

  “怎么办?”萧雨走了之后,司徒情觉得身子突然冷了起来,她躲在棉被里不停的发着抖。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