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二章 作者:郑妍

  计划的第一步顺利完成,司徒倩终于能松口气。

  “蓝大哥,谢谢你。萧大哥,我也谢谢你。”她终于能住进萧家堡了。

  “别急着谢我。”萧雨恢复冷漠的脸看着岳宏。“要在萧家堡生活不是件轻松的事,你要有吃苦的心理准备,知道吗?”

  “知道了。”

  萧雨点点头,然后对蓝志远说:“志远,你带他四处看看,了解一下这里的环境,他怎么吃、怎么住都交给你安排。”

  “交给我吧!”

  蓝志远拉着司徒倩就走。

  “你饿不饿?我们先吃饭去。”他亲切地问。

  “哦,好。”司徒倩不安的让蓝志远拉着走。

  她之所以不安,是刚才萧雨嘴边那抹很快就消失的笑容,她没有办法不去在意,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笑,是笑岳宏的她,还是笑司徒倩的她?他到底有没有看出她是个女儿身呢?

  照理说,如果他看出来了,应该会当场揭穿她才是,可是他又没有,所以他应该没有发觉才对。

  她现在只能退自己往好的方面想,希望真的是这样,要不然她就真的有危险了。

  ********

  翌日。

  天还没亮,司徒倩摸黑来到萧雨居住的房间附近。

  昨天蓝志远已经带她看过这里的环境,她今天特地选这个时候来,是想更进一步勘察萧雨住的房子周遭的情形。

  她想这个玉凤凰既然是萧家的传家玉佩,就应该在萧雨这里才对,如果萧雨没有把王凤凰戴在身上,那他经常停留的地方就有可能发现玉凤凰的踪影。

  萧雨的卧房,还有萧雨用来招待客人的厅堂,甚至是萧雨的书房都有可能,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得快点找出藏玉凤凰的地方,再计划要怎么把东西偷到手。

  这个时候连公鸡都还没有啼叫,让她可以很放心的观察萧雨住所的外面。

  就外观来说,萧雨住的房子和其他人住的没什么两样,以她的身手,应该可以潜进去而不被发现才对。

  不过这是对普通人而言,如果对手是萧雨,她可没有这个把握。

  不知道萧雨的听力如何,一般来说内力愈是深厚的人听力就愈好,所以她想萧雨的听力应该超过一般人很多;对付蓝志远和傅青青,她还有九成的把握,至于萧雨,她恐怕连五成的胜算都没有。

  “是岳宏吗?”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司徒情整个人惊跳起来。她连忙转身一看。

  老天,居然是萧雨,他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的?怎么她一点都没有听到声音?

  “萧大哥。”她努力用轻松的口吻说:“这么早你就起床啦?”

  “我都是在这个时候起床的,你也一样很早啊!”

  些许的曙光照在萧雨的脸上,他的表情依旧冷漠,让司徒情感到庆幸的是,她现在还看不出他有要发怒的迹象。

  “是啊!我也是习惯早起的。”司徒倩勉强的说。

  萧雨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沉声问道:“你这么早就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学功夫的,蓝大哥答应我今天就要开始教我基本的功夫,我兴奋得一夜没睡,等不到天亮就跑来了。可是这里实在太大,我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走到哪儿了。”

  萧雨缓缓的说,“我们所有的弟子都是在广场练武的,你的记性还真不是普通的差,广场和我住的地方,方向完全相反。”

  “是……是吗?”

  不善说谎的司徒倩笑得好尴尬,如果萧雨再这样看着她,她一定会露出马脚。

  “原来我弄错了。不好意思,打扰萧大哥了,我这就去广场那里。”她想逃了。

  “且慢。”萧雨叫住他。“大家还要半个时辰才会起床,反正还有时间,你就陪我聊聊吧!”

  啊?聊天?

  不敢违抗萧雨,司徒倩只能止步转身面对他,挤出笑容把害怕藏在心中。

  “不知道萧大哥想聊些什么?”

  在昏暗中,萧雨的眼神不减白天的锐利,直看着她。“我听志远说你练就一手好功夫,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开开眼界吧!”

  司徒情在心中暗暗叫苦。“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蓝大哥说得太夸张了!”

  “是不是夸张,我一试便知。”萧雨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指了指自己的腰带。

  “我转过身去,你把腰带取下来让我看看。”他说完便转身。

  真的要做吗?

  司徒情好犹豫,如果她说自己不会的话,萧雨一定不会相信吧!

  但如果她真的做了,有没有可能让他联想到“神偷世家”的司徒家呢?这真是让她为难。

  “怎么了?”萧雨冷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不想做?还是不敢做?”

  “我不敢做。”司徒情可怜兮兮的说:“萧大哥在我心中是个如神仙般的人物,冒犯不得的,我这三脚猫不人流的功夫,实在不敢在你面前施展。”

  萧雨回头对她大声吼道:“你是男人吗?是男人就干脆一点,来吧!”

  为了证明自己是“男人”,司徒情没有退路,只能冒险一试。

  她轻声的走到他身后,右手如灵蛇般的往他腰间摸去。

  无声无息的,她成功的解下他的腰带,并且没让他发现。

  一切看似很完美,可是偏偏在她缩手时出了错。

  萧雨的动作出乎她意料的快,当他抓住她尚未收回的手时,她竟然完全来不及反应。

  他用力握住她的手,厚实粗糙的感觉传到她的手。

  “啊!”她惊叫一声,慌张的把手从他的手中抽出。

  怎么办?他摸到她的手了!

  她不安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的脸可以化妆,身材可以借由服装来掩饰,可是她的手,是真真实实的一双女人的手啊!

  ********

  她是玉手神偷,不是她自夸,她的手细嫩的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这是司徒家每个人都知道的事。

  司徒倩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萧雨脸上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多大的改变,“好功夫,现在我可以确定志远并没有夸大其辞。”他说。

  “萧大哥过奖了。”

  司徒倩实在不敢看他,脸垂得低低的。

  萧雨像是没有察觉她的异样,继续说:“我想,你现在一定很紧张吧?这也难怪,我们昨天才见面,认识还不深,你一定不习惯跟我这个陌生人讲话。”

  司徒情奇怪的看着他。“我……没有啊!我没有不习惯啊!”不知道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萧雨轻轻一笑,这个微笑让他脸上太过刚硬的线条变柔和,也让司徒情心中的不安奇迹似的减少许多。

  “好了,你可以走了。准备一下,待会儿开始练功。”

  可以走了?司徒情喜出望外的看着萧雨,她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

  看样子萧雨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这也难怪,只摸了一下,会忽略也是正常的。

  看样子是她自己吓自己,根本就没事嘛!

  司徒倩心一宽,脸上的笑容就出现了。

  她笑着对萧雨说:“萧大哥,待会儿见。”心情很好的她三步并作两步,蹦蹦跳跳的离开。

  看着她实在不像男人的纤瘦背影,萧雨的脸上现出一抹诡橘的笑容。

  ********

  傅青青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正在场中练武的蓝志远和岳宏。

  与蓝志远认识也有三年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朋友,想不到他也有她不了解的一面。

  这个叫岳宏的小子,不是她爱挑剔,她真的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好的。相貌乏善可陈,身材弱不禁风,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不会武功,不会做粗活,这样一无是处的人,蓝志远为什么要对他好呢?

  真是让人想不透。

  “青青,好端端的为什么叹气?”来到傅青青身边的萧雨关心的问。

  “唉,我就是不懂。”傅青青把自己想的一古脑儿地全说出来。“志远他的同情心也太泛滥了吧!如果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我就没话说,可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穷小于,他干嘛对他那么好?又教他武功,又拿新衣服给他穿!我都快看不过去了。”

  听完傅青青的话,萧雨不禁美尔一笑。

  敢情傅青青没有发现这个岳宏其实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身?

  其实早在他看到岳宏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她有问题了。

  男人长得瘦弱不是问题,但是岳宏的瘦是纤细,那种纤细可能一百个男人也找不出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能只凭自己的直觉就认定岳宏是女人,于是他设下陷队让她跳进去。

  当他摸到她柔细的小手,他就百分之百确定了她的性别。

  如果这样的小手是一个男人所拥有的,他想这种可能一万个也找不到一个吧?

  岳宏是女人,百分之百的女人。

  其他他的人分辨不出来是应该的,他相信她绝对在脸上动过手脚,把自己弄得平凡无奇,用宽大的衣服遮住自己原来的体型,刻意压低声音说话。

  她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像女人般瘦弱的男人,没什么男子气概的男人。

  可是,她女扮男装混进萧家堡,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雨,你怎么不说话?”傅青青顺着萧雨的视线看去,看到了岳宏他们。

  她叫了出来:“不会吧,难道你也对岳宏感兴趣?”

  “你知道我一向对陌生人都很感兴趣的。”萧雨不疾不徐的说。

  “可是……”傅青青烦躁的说:“一个志远就够了,现在再加上你,难道说他的魅力真的这么大?”

  “他的魅力再大,也大不过身为女人的你。”萧雨拍拍傅青青的肩膀,用安慰的口吻对她说:“别担心,我看志远他是同情岳宏的遭遇才会对他特别好,你不用太敏感,志远他还是喜欢你的,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男人改变对你的情。”

  傅青青摇着头说:“我才不在乎志远喜欢的人是谁,我、我喜欢的人是……”她欲言又止的看着萧雨。

  萧雨也看着她,俊美的脸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

  “你帮我看着他们,我还有事要办!”

  他说完就走了。

  “萧雨。”傅青青重重跺着脚,目送萧而离开的眼光是又爱又恨。

  每次都这样,他总是自以为是的把他推给蓝志远,从不让她有机会表达她对他的爱。

  他们三人相识是在三年前,那年她才十六岁,当她第一眼见到萧雨,她就爱上他了。 

  命运总是捉弄人,她喜欢萧雨,可是喜欢她的人却是蓝志远,三个人的感情一直以来都很复杂。

  可女人的青春有限,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只是萧雨对她总是冷冰冰的,他对萧家堡的兴趣显然大过她,这三年来他给的感情是有限的,除了友情,他什么都不给她。

  和萧雨相反,蓝志远对她是百般呵护,照顾得无微不至。她相信如果她说她要天上的星星,蓝志远一定也会想办法为她摘下。

  她觉得爱人和被爱都是痛苦的,她想要两情相悦的爱情,可是上天给她的就是这样的命运。

  每一次想到这里,她就心烦,她靠在墙上,频频叹气。

  “怎么了?谁把我们萧家堡之花给得罪了?”蓝志远擦着脸上的汗走了过来。

  “你来做什么?还不去陪你的好兄弟?”傅青青有气无处发,刚好发在蓝志远身上。

  “什么好兄弟啊?”蓝志远一脸呆样。

  傅青青更气了。“就是你的宏弟弟呀!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快去陪他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蓝志远终于明白了,他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是在跟岳宏吃醋啊?大小姐,你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吧!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男人……真是的,你要笑死我了。”

  “你……”傅青青快晕了,蓝志远想到哪里去了?

  她吃醋,她为了谁吃醋啊?

  “你少臭美了。”傅青青骂了蓝志远后就跑掉了。

  蓝志远被骂得莫名其妙,他搔着头吃哺自语:“怎么了?我有说错吗!人家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说得可真对呀!”

  ********

  司徒倩小心地捧着烛台,一个人来到这个供大家洗澡的浴室。

  大家都在睡觉前洗过澡了,她没有办法和大家一起洗,所以只好趁大家都睡着后,一个人溜出来洗澡。

  走进黑漆漆的浴室,她把里面所有的烛火都点上,让里面亮一些,这样她也比较不会感到害怕。

  浴室里头还有没用完的温水,虽然不够热,不过对她来说已经是太幸运了。;

  她脱掉衣裤,事先也取下绑胸的布条留在房间,赤裸的她慢慢的把身子浸到装满水的木桶中。

  哇,好舒服啊,流了一天的汗,现在终于可以洗澡,这是一天下来让她觉得最快乐的事。

  司徒倩闭上眼睛,这种舒服的感觉让她昏昏欲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某种声音给惊醒。

  那是有人推门而人的声音。

  她赶紧转身面对墙壁,一颗心紧张得像要从胸口蹦出。

  完了,她已经把脸上的伪装洗掉,万一被人认出她是女人的话……

  “谁?”

  萧雨一进来,眼睛就无法离开他看到的景象。

  皮肤这么的白皙,线条这么的优美,这是他所见过最美丽的颈子和肩膀了。

  “萧大哥?”司徒倩颤抖的开口。

  “原来是你。”萧雨见司徒情没有转过身,他心里有数。

  虽然他真的很想一睹她的庐山真面目,但现在时机不对,所以他没有走到她的面前。

  在还没有弄清楚她真正的目的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

  “刚才你怎么没和大家一起洗澡,这么晚了才来?”他明知故问。

  “我……”司徒情边想边说:“我不习惯和那么多人一起洗,我以为现在不会有人,所以才这个时候来。”

  “那你听到我发出的声音一定吓了一大跳吧?”萧雨说:“现在我知道你有这个习惯,放心,我以后会提前洗,把这段时间留给你。”

  “真的吗?”司徒倩对他的体贴简直是喜出望外,她有点不能相信的说:“我在外面都听人家说萧大哥冷酷无情,看来那些传言真是不能相信。”

  “你最好还是相信,因为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啊?”

  司徒情不能回头,所以她无法看到他说这两句话时是什么样的表情,是生气呢?还是冷酷的他早已没有感觉了?

  接着她听到舀水的声音。

  她看看自己浴桶里的水,不好意思的说:“萧大哥,我把所有的温水都用光了,害你洗冷水,真是不好意思。”

  现在时节快要秋天了,晚上和白天的天气一冷一热非常明显,要是让她洗冷水,身子肯定会吃不消的。

  “没关系,我身子壮,倒是你,身子就像女孩子一样瘦弱,洗冷水肯定会受凉生病的。”

  “对啊!”

  司徒倩实在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是怜惜自己还是嘲笑自己,若是嘲笑就算了,她怕的是他另有所指啊!

  萧雨把身子浸到木桶里,“你为什么要背对着我,我的脸这么可怕,让你不愿面对我吗!”

  “我……”司徒倩急得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转过去啊?她现在的脸是司徒倩的脸,不是岳宏的脸,只要一转身就穿帮。

  看到司徒倩脖子以下的水波动不已,萧雨想她一定是在发抖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头一次同情起自己的敌人。在还没有弄清楚她的身份来历之前,他只能当她是敌人。

  不忍心再见她继续发抖下去,他草草往身上泼几次水,然后站起来跨出木桶。

  他起来了?司徒倩的紧张到达最高点,她怕他会往自己这里走来。

  “我洗完了,你慢慢洗,我回房去了。”

  听着萧雨离去的脚步声,司徒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没事了。

  看来她的运气实在不错,今天两次的危机都让她逢凶化古平安度过。

  ********

  如果不是为了偷玉凤凰,司徒倩心想自己一定会爱上萧家堡这个地方。

  在萧家堡的日子不但没有她想象的难过,甚至可以说是她从来没有过过的温馨生活。在这里,有许多人和她一起生活,大家互相照顾、互相鼓励、互相帮忙,这种感觉是她不曾有过的。

  她喜欢这里,如果要她在这里住上几年,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她有重要的任务在身,父亲留给她的每一个责任,她一样都推拒不了,所以玉凤凰她是势在必得。

  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一连好几天她都不敢趁着黑夜出去找寻玉凤凰的下落。可是她的时间不多了,纵使十分冒险,她也要再试一次。

  穿着夜行衣,司徒倩先来到萧雨的书房。

  书房没有人看守,她只花了半个时辰就把书房里里外外给翻遍。

  她可以确定玉凤凰没有在书房里。

  虽然她不知道玉凤凰长什么样子,不过依她与生俱来的本能,若是让她看到玉凤凰,她一定会认出这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书房没有,接下来她往危险性仅次于萧雨卧房的大厅找去。

  灯火通明的大厅,是值班弟子来往最频繁的地点。

  司徒情早就打听清楚了,这里一个时辰之内会有三次巡逻,她只要等到巡逻的人走出大厅,她就有充分的时间在他们下一次巡逻之前肥大厅从屋檐到地板搜过一遍。

  很快的,她爬上爬下的看过一遍。

  每个地方她都没有错过,花瓶里,挂在墙上的字画后面,所有能找的地方她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她要的东西。

  她想,玉凤凰不是在萧雨的卧房,就是在他自己身上识剩下这两处有可能。

  先不要想这么多了,此处危险,赶快离开要紧。

  她跃上屋顶,正打算离开时,她的好运似乎用完了,因为今夜也参与巡逻的傅青青恰巧在这个时候路过。

  “什么人?”眼尖的傅青青看到上面有道黑影一闪,她大叫一声,立刻跃上屋顶。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屋顶上追逐起来。

  司徒倩的轻功在司徒家绝对可以排进前三名,因为司徒宏怕她某些功夫会受到限制,力气也不可能赢过男人,所以他在轻功方面对她要求特别严格,以退为进,希望在必要的时候能保住一条命。

  在几个跳跃之后,司徒情就摆脱掉傅青8。

  “不见了!”追不到人的傅青青呆立在原地。

  这怎么可能呢?她刚刚明明还看到人的,怎么一眨眼就追丢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这时有些人听到声音,从屋里奔出来,萧雨和蓝志远也在其中。

  当大家看到傅青青站在高高的屋顶上发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青青,你在上面赏月吗?小心不要掉下来了。”蓝志远笑着说。

  底下传出一阵哄笑,傅青青涨红了小脸,一跃而下。

  “去你的!我这么辛苦的追刺客,你没有帮忙就算了,还说风凉话。”她气不过踢了蓝志远一脚。

  “刺客?”蓝志远忘了被踢的疼痛,他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有刺客?这是怎么一回事?”

  “青青,你看到了什么?”萧雨也问。

  傅青青摇摇头。“我只看到他穿着黑衣,站在大厅的屋顶,我马上追上去,可惜我没有追上他,他的轻功很好,一下子就逃掉了。”

  萧雨沉默不语,他想他大概知道那个刺客是谁了。

  “居然有这么大胆的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人是不是不要命了?”蓝志远觉得不可思议。

  他在萧家堡少说也有三年从来就役有什么刺客敢闯入萧家堡,他想这个刺客不是不怕死,就是不知道萧家堡的威名,简直就是不想活了嘛!

  “萧雨,你说该怎么办?”傅青青问不说话的萧雨。

  萧雨沉吟着:“人已经不见,我想我们还是以静制动。今晚他应该不敢再来了,大家都回去睡觉,明天再商量对策。”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