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玉手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手神偷目录  下一页

玉手神偷 第一章 作者:郑妍

  司徒倩定定的看着前方,清澈的大眼因为听了老爷爷的一番话充斥着淡淡的忧愁。

  老爷爷的名字是司徒耀,是司徒家中最有权威、最有名望的长辈;年届七十的他有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留着长长的白胡子,是个慈祥和气的老人。

  司徒家这个外人眼中的神偷世家,以司徒耀为首,下面的徒子徒孙约有百人。司徒家每一代都有个继承人,如果没有特殊状况的话,这个继承人是父传子,子传孙的,代代相传,司徒情这一代是最年轻的,也是目前最末的一代。

  所谓的特殊状况指的是一些突发的状况。举例来说像是这一代的掌门人死了,可是却没有一儿半女,这时就要在同辈中选出领导大家的掌门;还有就是现任的掌门没有领导的能力,或是犯了不容于世的过错,一样要被摘下掌门的头衔。

  现在司徒家就发生了特殊的状况。

  一个月前司徒倩的父亲司徒宏,也就是现任的掌门因病去世,按惯例继承人非司徒宏的儿子莫属,问题是司徒宏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十七岁的司徒倩,一个是十六岁的司徒佩,在历代的掌门人中,没有一个是女性,所以司徒家的长老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传位给司徒倩,那么这百年来父传子、子传孙的传统就要被打破。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司徒倩才十七岁,在这些长老们的眼中还是个小娃娃;不仅是女人,又是个孩子,难免有些人会怀疑她是否有这个能耐成为司徒家掌门人。

  这就是今天老爷爷找司徒情来的目的,他刚刚告诉司徒倩他们这些长老做的决定。

  “孩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并没有你想象中的迂腐古板,虽然你不是个男人,但我们不想因为这样就剥夺你成为我们司徒家继承人的资格,只是你得辛苦一点,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你必须展现你的实力,去偷一件我们指定的东西来证明自己可以做司徒家的继承人。”

  “老爷爷,这个我明白,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司徒倩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司徒家的传统。要成为继承人,一定要完成家族中的长辈所开出来的条件,才能得到这个资格。

  条件就是到某处偷某样东西,有可能是平民百姓的家,也有可能是在皇宫;没有一定的规则可循,完全由长辈们一致通过决定。

  老爷爷慈爱的看司徒情一眼,“我们这些老一辈的看着你长大,都知道你是个乖巧憧事的孩子,所以这一次才会不顾族里那些反对你的人,让身为女孩子的你做我们司徒家的继承人。可是问题就在这儿,为了让那些反对你的人服气,这次我们要你做的东西也比之前任何一次来得困难。”

  司徒倩听了不禁不安了起来,“老爷爷,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块传家玉佩,这块玉佩有个名字,叫‘玉凤凰’。”

  “玉凤凰?”

  “玉凤凰这块玉佩,价值连城,是许多爱好玉器的人都想收购的宝物,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拥有这块玉凤凰的主人,他是萧家堡的主人——萧雨。

  这就是让司徒情感到优心的原因,以前父亲曾提醒过,教她千万要小心萧家堡的人,不过父亲并没有说得很清楚,只说萧家的人对司徒家的人恨之人骨,要是两家的人遇上了,必有一番厮杀。

  “老爷爷,我爹告诉过我萧家堡的人跟我们有仇,为什么您们还要我去偷萧雨的东西呢?”

  老爷爷叹口气,“这主意不是我出的,不过却得到多数人的赞同,我知道这项任务对你来说既困难又危险,可是我没有办法阻止。唉,真是难为你了,孩子。”

  司徒情摇摇头。“老爷爷,我不是担心我自己,不管是多么危险的事,我都会尽力去达成。这是我答应我爹的,我不能丢他的脸。”

  司徒宏临死前最后的心愿,就是要长女司徒情继承他所有的一切。

  就因为父亲这样看重她,所以即使她本人对这个神偷掌门人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也要全力以赴,这是她报答天上的父母推一的办法。

  老爷爷含泪看着这个懂事的孩子,柔声的说:“宏儿要是知道你这么任事,我想他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司徒倩微笑着。“老爷爷,您这样说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我想我只能请教您了,到底萧家堡的人怎么跟我们司徒家结下思怨的?”

  老爷爷白眉一挑,“怎么,你爹没有跟你说吗?”

  “没有,我爹说得很含糊,我觉得如果我能把这件事弄清楚些,会比较好办事。”

  老爷爷点点头。“你爹可能是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有详细的告诉你。好吧,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你听。事实上是宏儿和萧雨的父亲萧圣,他们在十五年前有过这么一段往事。”

  “那时你爹要成为继承人,必须从皇宫偷取一件宝物——白玉如意,那时候白玉如意不知为什么竟然在萧家堡,可能是萧圣和皇上有点交情,因皇上要来借放一阵子。总之宏儿就到萧家里把白玉如意偷了出来,顺利的成为掌门人。”

  “没想到皇上因为白玉如意失窃,而迁怒保管白玉如意的萧圣,一怒之下竟然赐死了萧圣,等到你父亲归还白玉如意时已经来不及,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这件事让你父亲承受巨大的打击,他一直都很自责,为什么没有马上将白玉如意归还,我们也同样自责不已;虽然说我们没有要害人的意思,不过萧圣的确是因我们司徒家而死的,我们是永远欠他们的。”

  “萧家后来并没有对我们司徒家展开任何报复,十五年过去了,你爹一直很担心。至于萧圣的独子萧雨,我们当中谁也没有见过他,这几年只听说他把萧家堡管理得很好;萧家堡的弟子多达上百人,个个武功一流,我们都猜测他等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充实自己的实力,待时机成熟,就可以为他父亲报仇。”

  司徒倩听得心惊胆战,她现在终于了解老爷爷说这项任务既困难又危险不是快她的,而是真实无误。

  老爷爷岂会不知司徒情心中所想。他拍拍她的肩膀,鼓励她:“孩子,这项任务真的是困难重重,也很危险,所以你只能智取,不能力敌,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不让萧家堡的人知道你就是司徒宏的女儿,我想你应该会很安全才对。”

  司徒情沉重的点点头。“您说的是,我会见机行事的。”

  老爷爷微笑的说:“我对你有信心,放手去做吧!最后,我有一句话想送给你。”

  “您要送我什么话,老爷爷?”

  “即使再大的仇恨,也可以用爱来化解。”老爷爷高深莫测的说。

  “可以用爱来化解……”司徒倩呐喻念着。

  从老爷爷那里回到房里之后,司徒倩立刻将老爷爷告诉自己的话告诉妹妹司徒佩。

  司徒佩听了大惊,不平的嚷道:“他们太过分了!竟然派了这么危险的任务给你。姐姐,不要去,太危险了!”

  “你知道我非去不可。”司徒倩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她冷静的说:“这是爹最后的遗言,不管有多危险,我都必须一试。”

  “可是……”司徒佩吸着嘴一副想哭的样子。“真的是好危险嘛!如果你真的出了事,那你要我怎么办?”她已经失去了双亲,不能连推一的姐姐也失去。

  “我不会有事的。”司徒情抱住妹妹,用轻松的口吻让她安心。“不过是去偷个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的身份不暴露,就不会有危险,你要相信我,好吗?”

  司徒佩哭丧着脸看着她。“我好恨自己什么都不会,帮不了你。”

  司徒宏把司徒倩当成男孩子教育,从小,他就将司徒情当成自己的继承者般训练;至于另一个女儿司徒佩,他让她念书,让她学习各种女子该会的技能,所以司徒佩一点武功都不会,更别提司徒家傲人的绝技——偷,她对这个也是一窍不通。

  司徒倩拍拍司徒佩的脸,笑着对她说:“你可以用别的方式帮我啊!你在家里为我打气,做我精神上的支柱,这样一样可以帮我的,不是吗!”

  司徒佩点点头,笑中带泪的说:“姐姐,你千万要小心,好吗?你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回来,好不好!”

  “好。”司徒倩满脸笑容的说。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么的不安,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不想让司徒佩为她担心,这么重的担子,她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当天晚上,司徒倩的堂哥司徒健突然来访。

  司徒健大司徒倩五岁,对掌门人的位置向来有浓厚的兴趣。这一次他以为家族中的长辈会反对身为女子的司徒倩成为继承人,没想到他的希望落空了;司徒情现在距离掌门人之位只差一步,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说服她,要她放弃这项任务。

  “小倩,你真的要去吗?你不觉得很危险吗?”

  司徒倩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说:“堂哥,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已经决定了,现在任何人都阻挠不了我。”

  她对这位堂哥了解得很,她知道他觊觎掌门的位置很久了,如果她主动放弃的话,他一定是长辈心中第一个人选。

  “你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司徒健仍旧不死心,口沫横飞的继续说:“女孩子家要跟男人争是争不过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应该让男人来疼爱你,待在家中享福。我看,倒不如这样吧!”他靠近司徒倩,大手悄悄的搭在她的纤腰上。

  “我俩感情一向不错,又是郎才女貌,干脆你跟了我,做我的人。如果我当上掌门,那你就是掌门夫人,这样不是很好吗?”说完,他用力在她腰上捏一把。

  “你做什么?”司徒倩又惊又怒,她用力推开他,怒声谴责他:“不要以为你是男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是你的堂妹,不是供你玩乐的那种女人!”

  “唉,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呢?”司徒健厚颜无耻的道:“自古女人就是供男人玩乐的,我又没有看轻你的意思,我只是让你知道这个方法可行,你听不进去就算了,何必发脾气呢?”

  除非必要,司徒健是不愿意和司徒情发生冲突的。倒不是他的武功会输给她,而是因为有“玉手神偷”之称的司徒倩武功深不可测,他不清楚她的程度。不过想也知道,司徒宏应该是把自己毕生所学都教给她了,要是真动起手来,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司徒倩不想看司徒健嘻皮笑脸,她转过头去,不客气的说:“你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我不送,请自便!”她下起逐客令。

  司徒健摸摸鼻子,他没有发作并不表示他不生气,相反的,他会把这份耻辱给牢记在心。

  “好吧,我走。”临走前他又不死心的说:“如果你想到我的话,随时欢迎你来找我,你知道我很喜欢你。”

  看司徒倩一点反应都没,他识趣的离开。

  因为司徒健的来访,让司徒情更坚定此行的决心。

  她知道有人对她有信心,也有人等着看她的笑话,更有人想拉她下来。

  她不管别人是怎么看她的,为了自己,也为了死去的父亲,无论如何她都要把王凤凰给带回来。

  三天后,司徒倩动身前往三百里外的萧家堡。

  长辈们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她在一个月之内没有把玉凤凰带回去,她就会永远失去成为继承人的资格。

  一个月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她必须把握这一个月的时间,这是她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

  有神偷世家美称的司徒家,他们的“偷”绝不是一般人所想的那种不人流的偷,他们的“偷”是光明正大的,靠的是自己的本事。

  司徒家的“偷”不用暗器,不用药物,不设陷阶,不伤人、不害人,完全靠真本事,所以才会被称为“神偷”,而不是“小偷”。

  司徒倩已经想好对策。首先,她必须混进萧家堡,成为萧家堡的人。

  这时,她学习多年的易容术终于可以派上用场,她要以“男人”的身份光明正大的进萧家堡。

  当然,司徒倩知道这是多么冒险的事。她的脸可以化妆,可是身材要怎么伪装呢?

  还好她并不矮,让她比较像男人,凸出的部位可以用布绑住,让它不那么明显,腰和臀可以穿比较宽大的衣服来掩饰,这些她都尽力去做了;现在她只能乞求上苍保佑她不要这么容易被人认出来,可以让她蒙混过关,给她多一点时间把玉凤凰偷出来。

  乔装完毕,换上粗衣粗裤,骑上马,告别司徒佩之后她就上路了。

  这一骑就是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早上,她终于抵达萧家堡所在的红叶镇。

  在进人萧家堡之前,司徒倩把马给卖了,她现在的身份是个不会武功,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她是去萧家堡拜师学艺的,她想以这样的身份混进去。

  打扮成愣小子,走在街上的她首次没有受到别人关注的眼光。

  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的她走到哪里都倍受注目,她已经习惯了别人盯着自己看;现在居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她觉得很新鲜,也对自己的伪装更有信心。

  走着走着,忽然间,她后方有人担了她一下。

  “大哥,真是对不起。”一个小伙子撞了她一下,到了声歉后拔腿就溜了。

  司徒倩不怒反笑,竟敢偷她玉手神偷的钱袋,这小子真的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她很快就追上那个小伙子,在行进间右手倏地伸出,再迅速地从完全不知道有人在自己身后搞鬼的小伙子身上收回钱袋,放回自己的怀里。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还在奔跑中的小伙子,压根不知道自己到手的东西,已经回到原先的主人身上了。

  司徒倩略施小技,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她万万没想到有人在一旁把这一幕从头到尾看在眼里。

  司徒倩继续向前走,突然,她看到前面有个穿着蓝衣的年轻人挡住她的路,她移动身子想绕过他。

  谁知道那年轻人也跟着她移动,这样一来他又挡住她的路。

  “抱歉,请让一让。”司徒倩礼貌的请他让路。

  年轻人对她一笑。“小兄弟,刚才你的手法真是教人叹为观止啊!”

  刚才的手法?司徒倩瞬间对此人起了防备之心。不是她自夸,“玉手神偷”这个称号岂是浪得虚名,普通人绝对看不出她的动作,能看到的一定是个高手。

  她连忙伸手搔着头,腼腆的笑道:“这位大哥太客气了,雕虫小技,不值得一提。”

  这个人的长相虽然普通,不过看起来相当和善,让她觉得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还没有摸清楚此人的来历之前,她还是小心为上。

  “对你来说是雕虫小技,对我来说可是不同凡响啊!”年轻人笑着对她拱手。“在下蓝志远,阁下的大名可愿让蓝某知道?”

  这个人是蓝志远?司徒倩心一惊,差点就叫出声来。

  根据老爷爷给她的资料,萧雨有两个好友,一男一女,女的叫傅青青,男的就叫蓝志远,莫非此人就是那个蓝志远?

  “你叫蓝志远,是那个萧家堡大名鼎鼎的蓝志远?”她试探的问。

  “你知道我?”蓝志远朗声笑道:“没想到我居然是‘大名鼎鼎’,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大伙儿都知道呢!”司徒倩打哈哈的说:“蓝大侠,你叫住我有什么事呢?”

  蓝志远摇头笑道:“什么蓝大侠,如果小兄弟不嫌弃的话,就喊我一声蓝大哥吧!”

  蓝志远表现出来的友好让司徒倩抛开心中顾忌,豪爽的说:“好,我就叫你蓝大哥。蓝大哥,你也别小兄弟、小兄弟的叫我了,我有名字的,我叫岳宏。”这个名字她是取母亲的姓加上父亲的名得来的。

  “岳宏,真是不错的名字。”蓝志远对他很感兴趣,他接着问其他的问题:“你的‘手法’这么厉害,是从哪里学来的?”

  “蓝大哥,你别笑我了,我三岁死了爹,五岁死了娘,只好到街上做乞儿向人讨饭吃,有时也偷点东西,自然而然就学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司徒倩只是随便说说,蓝志远却信以为真。

  他很同情的说道:“原来你的身世这么可怜,真教人同情。”

  司徒倩见蓝志远对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怀疑,她的脑袋飞快的思考着,临时让她想出了一个法子。

  她看着蓝志远,诚恳的说:“不瞒蓝大哥,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打算,我很想做个有用的人,不要像现在这样浑浑沌沌的过日子。我曾经想过到萧家堡去求萧雨萧大侠让我在那里混口饭吃,也可以学学功夫、锻练身体;可是我又想自己什么都不是,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孤儿,萧大侠一定不会收留我这种没用的人的。”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蓝志远的声音大了起来。“萧雨不会看不起你的,我们都不会看不起你,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正要回萧家堡。走,我带你一起回去,如果萧雨不肯收留你,那老子也不待在那儿了。”

  “蓝大哥,你说的是真的!”蓝志远的义气让司徒倩忘了自己在演戏,她真的被他感动了。

  “当然是真的。”蓝志远用力地拍司徒倩的肩膀,她暗自咬牙忍受,不敢叫疼。

  “蓝大哥交定你这个朋友了,你就跟着我,我不会让你饿肚子的。”蓝志远豪气于云的说。

  “谢谢你,蓝大哥,我真是太高兴了。”司徒倩真的很感动,蓝志远竟这么相信自己,同时她对他也有一丝的愧疚。

  要是以后蓝志远知道她利用了他,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若是到了那一天,她希望蓝志远能谅解她不是故意要欺骗他的。

  司徒倩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幸运,就这样有点莫名其妙的,她和萧雨的好友蓝志远成了朋友,也顺利的跟着他进了萧家堡。

  ******

  萧家堡位于半山腰,是个可以自给自足。里头住了二百多人的组织,也可以说是一个大家庭。

  在外人眼中,萧家堡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它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也不是什么帮会,更不是什么邪门歪道;在武林中,它被归在白道,而不是黑道,勉强算是名门正派中一个没有什么地位,却也不容忽视的组织。

  现在,司徒倩终于见到这座怦如一座小城的萧家堡。

  蓝志远直接带着司徒倩来到萧雨住的地方。

  “萧雨,青青,我回来了!”蓝志远在大厅外一路喊着。

  先奔出来的是个穿着青衣的女子。“志远,你是不是到别的地方玩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她就是傅青青?司徒情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看来大约比自己大个二、三岁的女子。

  她的个子比自己矮一些,体型丰满,不过却不显得胖,脸圆圆的,五官分开来看并不出色,不过合在一起还挺好看的;她不能够归属于美女,但她有自己的特色,是属于耐看的那一型。

  傅青青一出来,就看到蓝志远身旁站着一个对男人来说实在是太瘦弱的小伙子。她皱着眉说:“你去哪里找来这种人啊?又瘦又小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是做什么的呀?”

  司徒倩在心里偷笑,看来她的化妆技巧真的很不错,现在的自己是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一眼的,长相平凡、身材又瘦,难怪傅青青看了要皱眉头。

  蓝志远正要答话,这时有人从屋里走出来。

  此人穿着一身白衣,走起路来脚不沾地似的,可见此人的轻功极高。

  他颀长的身材很引人注目,一张英俊非凡的脸更让人舍不得把目光移开。

  又高大又英俊,又有一身出神人化的好功夫,这是司徒情从老爷爷那儿所认识的萧雨,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这个堪称完美无理的男人,如果真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就是他的眼神太过冷漠。

  见到蓝志远,他没有像傅青青那么高兴,只是用他冷冰冰的眼睛看了蓝志远一眼,淡淡的说:“你回来了。”

  蓝志远对萧雨的冷漠看似习以为常,随即像献宝似的把司徒倩拉到他和萧雨之间。

  “萧雨,这位是岳宏,是我刚认识的朋友。”

  “你怎么老毛病就是改不掉呀?”傅青青抱怨的说道:“以前是把路上捡到的阿猫阿狗往这里送,现在可好,连人都给捡回来了。”

  “捡人有什么不好?”蓝志远笑嘻嘻的说。“你不要小看我这个朋友,他会做的事肯定比阿猫阿狗强,你等着看吧!”

  “哼!”

  傅青青嘟着小嘴扮了个鬼脸,看得蓝志远笑得更大声了。

  这两个人好像很爱拌嘴似的。

  司徒倩只顾着看着他们,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萧雨,把他留下来,可以吗?”蓝志远问萧雨。

  司徒倩这才回过神来,她有些胆怯的看着就在眼前的萧雨,一颗心跳得飞快。

  老天,他的眼睛怎么一直盯着她不放,他是不是一直在打量她啊?

  萧雨的眼睛透着寒光,把司徒倩看得是遍体生寒。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萧雨看人的习惯,一对幽黑的眼珠子像是要把她看穿似的直盯着她。

  司徒情忍不住要想,是不是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实被萧雨发现了,否则他也看她看得太久了吧!

  这时连傅青青也觉得奇怪的叫道:“萧雨,你怎么不说话啊?他长得很奇怪吗?让你看这么久。”

  萧雨把视线从司徒情脸上移开,性感的双唇带着笑意。“我没有意见,志远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蓝志远重重地在萧雨胸膛上打了一拳。“好!不愧是我的兄弟!”

  他转过头来对司徒倩笑道:“岳宏,我没有黄牛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萧家堡的人了。”

  傅青青轮流看着萧雨和蓝志远,在心中响咕:志远有必要这么高兴吗?萧雨也很奇怪,没有多加盘问就让那小子进萧家堡,他们两个今天是怎么回事?好像都中了那小子的道似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