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逃婚俏寡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逃婚俏寡妇目录  下一页

逃婚俏寡妇 第六章 作者:郑妍

  很快的,一个月过去了,慕容双双成为展夫人的日子已经满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她在展家所过的生活和她在慕容家做小姐时差不了多少。在展家,上至展风的双亲,下至展家的仆人,大家都把她当自己人看,皆待她很好。展风的父母把她这个儿媳妇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下人们也对她敬重有加,所以说她在这里和在自己娘家是差不多的,大家疼爱她的程度都一样。

  之前担心的事看来是她多虑了,在这里,没有人瞧不起她,没有人在意她曾经是个寡妇,每一个人都对她很好,她在这里真的过得很好,如果不把她和展风相敬如“冰”的情况算进去的话。

  也许,她和展风是这世上最奇怪的一对夫妻。他们虽然同床共枕,虽然会发生亲密关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连朋友都不如。他们之间的谈话少得可怜,如果不是展风会跟她享受鱼水之欢,他们根本就称不上是夫妻。

  慕容双双知道她和展风会变成这样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因为她拒绝接受展风这个丈夫,不把他当成丈夫看待,高傲的展风当然无法忍受这些,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她教展风怎么爱她?

  她知道这都是她的错,如果她肯敞开心菲接受展风,他们这对夫妻也不会不像夫妻。她知道是自己太过固执,可是这也非她所自愿,如果不是展风先对她霸王硬上弓,如果展风愿意等她从失去卫浩然的伤痛中走出来,她怎么会让他痛苦也让自己痛苦呢?

  当然,她和展风这样的情况除了她和展风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在家人眼中,她和展风是人人称羡的恩爱夫妻,也就是说如果有第三者在场的话,她和展风会很有默契的演戏给大家看。

  这天午后,慕容双双陪着展夫人在展家的大花园闲逛,展夫人牵着她的手,微笑的说:“双双啊,你到我们家一个多月了,住得还习惯吗?”

  慕容双双连忙回道:“谢谢娘的关心,大家都对我很好,住在这里就跟住在娘家一样习惯。”

  “那就好了,我还真怕你不能适应呢。”展夫人微笑的看着她,“瞧你,长得这么好,年轻又貌美,如果真的依你爹让你这么年轻就守寡,那对你不是太残忍了吗?还好我家展风傻人有傻福,能把你娶进门来,没让你孤单的过这一生,真是太好了。”

  “娘,你待我真好。”慕容双双感动得双眼不自觉泛着泪光。“其实我并不怕守寡,因为那个人毕竟是和我拜过堂的丈夫!相反的,我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他,所以……”

  “所以你就逃婚了?”展夫人爱怜的摸摸她的头,柔声的说:“你这个傻孩子,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逃婚的时候,我着实惊愕不已。我在想怎么会有人把即将到手的幸福丢掉?当然,我不是说守寡就是不幸福,可是你不觉得有人关心疼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你还这么年轻,还有好长的人生要过,如果能找到一个可以爱你、疼你、让你幸福的人,我相信卫浩然地下有知的话,也一定不会怪你的。”

  慕容双双感动的点点头,“娘,谢谢你安慰我。还有,谢谢你不怪我逃婚。”

  “我当然不会怪你,如果有人会怪你的话,我想大概就只有风儿了吧!不过我看你们感情这么好,想必这件事并没有在风儿心中留下阴影,这真是太好了。”

  看着展夫人心满意足的笑容,慕容双双心虚不已。如果让展夫人知道她和展风之间的心结未解,不知道展夫人还会不会疼她爱她。

  “娘、双双,你们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展风带着一张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出现。

  “我和双双在谈她逃婚的事。”展夫人笑嘻嘻的说。“我说啊你真是好福气,才可以娶到双双这样的好女孩做妻子。”

  “娘说得没错,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展风笑着走到慕容双双身边,搂住她的纤腰,让两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空隙,紧密的靠在一起。

  慕容双双脸上带着微笑,她趁展夫人的注意力被一只忽然飞来的蝴蝶吸引时,轻声对展风说:“你把我搂得好紧。”就算是演戏,她也不想和展风这么亲密。

  展风笑得邪恶无比。“在娘面前,你就委屈点吧。不过话说回来,你昨晚还不是紧抱着我不放吗?怎么现在就不要我碰你了?”

  “你……”慕容双双瞪了展风一眼。

  展夫人带笑的眼睛看向他们,“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呀?说来让娘听听。”

  “娘,你听我们的悄悄话做什么?你爱听的话,就叫爹说给你听吧。我说的悄悄话只能让我的双双一个人听,对不对呀,娘子?”展风用力地搂了接她的腰。

  “对、对呀!”慕容双双气在心里,却不敢表现在脸上。

  这小俩口的感情还真好啊!展夫人笑看着两人,心中欣慰不已。

  “对了,风儿,你爹不是要你去办事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哦,事情早就办完了,所以提前回来。”展风从怀中拿出一个黄色的锦囊,交到展夫人手上。“娘,这是我在一家店铺看到的玉环,我觉得很适合你,所以买回来孝敬你。”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为娘的就收下了。”展夫人高兴的打开锦囊,拿出一只碧绿色的玉环。

  “嗯,色泽质地都属上乘,是块好玉,风儿,你真有眼光。”展夫人喜孜孜的把玉环戴在手上。

  “谢谢娘的夸奖。”

  “对了,双双呢?你应该也有帮双双买个什么吧?”展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那种有了妻子就不要亲娘的人,不过他也绝对不是有了娘就忘记妻子的人,他会买给她,当然也会买给双双。说不定她这个做娘的礼物是他“顺便”买的,妻子的才是“刻意”买的呢!

  “当然有了,娘。”展风笑着回答母亲。

  “我也有吗?”慕容双双看着故作神秘的展风从怀中掏出一个和展夫人一模一样的锦囊。

  展风执起她的手,将锦囊交给她。“打开来看我送你什么?”

  这是……慕容双双从锦囊中拿出一支玉钗,这支玉钗色泽圆润,手工也相当精巧美丽,对玉的好坏没有展夫人那么内行的她也看得出来这支玉钗的价值不菲。

  “哇,好漂亮的玉钗啊!”展夫人连声叫着:“风儿,还愣着做什么?快帮双双把玉钗插上啊!”

  “是的,娘。”展风对慕容双双调皮的一笑,似是在告诉她是展夫人要他这么做的,不关他的事。他从她手中拿过玉钗,插在她漂亮的发髻上。

  “这样看起来真好看啊!”展夫人赞不绝口。“不愧是我的儿子,眼光真是一流的。”

  真的很好看吗?不知道是不是展夫人称赞的关系,慕容双双以为自己那颗应该不为所动的心也跟着兴奋起来,她摸摸发上的玉钗,对展风露出甜美的笑容。

  只是一个笑容,就让展风看得痴了。在记忆中,慕容双双好像从未对自己这般笑过,他觉得既感动又悲哀。

  感动的是她肯对自己这么笑,悲哀的是身为她的丈夫,在成亲这么久之后才在她的脸上看到这种笑容,这世上还有比他更悲哀的丈夫吗?是他自作自受吧,他一心想得到她,不顾一切只想要她,虽然终是如愿以偿娶了她做妻子,但事实上他却是一败涂地呀!

  “展风,谢谢你。”慕容双双真心道谢,不过别扭是难免的,她希望展夫人不要看出什么不对。

  展风温柔的看着她,眼神是温柔的,声音更是温柔。“道什么谢呢?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看到他们感情这样好,展夫人笑得嘴都合不拢。

  “好了,我还有事,不陪你们啦!”展夫人是个识相的婆婆,现在的气氛这么好,她还是不要打扰人家小俩口恩爱,识相一点走人比较好。

  “你喜欢我送你的东西吗?”已经不需要演戏了,不过展风的神情还是和展夫人在的时候一样。慕容双双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我会好好珍藏的。”

  “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客气。”展风露出失望的表情。都一个月了,她为什么就是不能明白他对她的心呢?

  “我想,我已经不能再忍受我们之间继续这样下去了。”展风突然说。

  “啊?”慕容双双不解的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能再忍受下去了!”展风按住她想逃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是严肃也是认真的。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明白我的心呢?我爱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给我机会?为什么?”

  慕容双双震撼极了,这是她第一次从展风口中听到“我爱你”这三个字。

  不,也许不是第一次……她想起来了,她以前曾经听过。对了,好像是还没有回到长安城,展风夺去她初夜的那一晚。

  那是她的第一次。当时的她痛得晕了过去,在她晕厥在他怀中之前,她好像听到了他说些什么,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没错,展风是对她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就是——我爱你!

  原来,他会娶她不是恨她,而是爱她啊!他早就原谅了她,只是她固执的、自以为是的认为那是他在报复。他说过他爱她,是她没有听进去而已。



  “展风……”她不知道该对眼前这个爱自己的男人说什么才好,尽管他对她所做的一切是不值得她爱的,不过在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之后,她那颗顽强的心不能否认的开始动摇。

  不,她不能这样做!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那浩然呢?她心里的这份愧疚和自责怎么办?在彻底将浩然从记忆中拔除以前,她不该接受任何人的爱的。

  “双双,你怎么了?”看慕容双双突然发起愣来,展风笑问她。“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其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我一直想要你先对我说我爱你的,没想到我还是先说出来了,这真不像我啊!”

  “是不像你,因为你是这么的骄傲。”

  “唯有在你面前,我不需要那种鬼东西。”展风张开双臂轻轻地拥住她。

  倚在他的胸前,慕容双双第一次发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令自己感到安心。

  “我爱你,双双。”展风在她耳边轻喃。“接受我吧,我不需要骄傲、不需要自负,我不需要别人给我傲风麒麟的称号,我只要你呀,我只要你爱我!”

  “对不起。”慕容双双挣扎的离开他的怀抱。“我现在没有办法……”

  “双双……”展风一阵错愕,他真的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截了当地拒绝自己。

  “对不起!”慕容双双只能说这句话。不忍再看他失望的表情,她掉头飞奔离去。

  不停跑着的她在心中呐喊:展风,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吧,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等到我摆脱掉浩然留在我心上身影的那一天……

  ???

  接下来的三天里,慕容双双和展风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是慕容双双不和展风说话,而是展风不跟她说话也不看她,是他在两人中间筑起这道厚厚的城墙的。

  不过这不能怪展风,是她的错,是她伤了他。

  不过这样也好,让彼此冷静下来,也让她有时间厘清自己的感情。说真的,自从认识展风之后,她的迷惘彷徨始终不断,她真的是需要点时间弄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展风和她成了真正的陌生人,让她得以停下来喘口气。不过,相对的,她的落寞感亦随之增加。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现在展风不和她说话,也不再碰她,反而让她觉得无所适从。她开始渴望听到他的声音、渴望他能抚摸自己,她的身心都强烈的需索着他。

  说起来好笑,虽然他们天天见面,晚上甚至还睡在同一张床上,可是她却强烈的思念着他。才几天而已,她就觉得自己不能没有他,那以后呢?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百般无奈、无聊的她像个幽魂似的晃到了后院,眼前见到的景象让她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老天,这是……

  她看到展风正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除了展风,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

  那是个和慕容双双差不多大的年轻女孩,长得比慕容双双高,身材和她一样瘦不露骨,体态均匀。不过她的容貌就没有慕容双双来得漂亮,她是有几分姿色,但是要说她是美女大概不会有人承认。

  展风和一个她不认识的人走在一起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让慕容双双为之惊讶的是展风和这个女孩子之间的气氛是如此融洽,他们靠得好近,两人脸上都带着笑,一看就知道那是从心底发出的真挚笑容。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展风在别的女孩子面前笑得这么愉悦。

  “双双?”展风乍见到她先是一愣,然后嘴角微扬地对她笑道:“过来,我介绍位客人给你认识。”慕容双双慢慢的走向两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这位客人看她的目光是不和善的。“她就是项远的妹妹项心屏,这次她远道而来,说是要住在我们家叼扰几天。”

  原来她就是项心屏啊!慕容双双细看她的五官和轮廓,是有几分像她的哥哥项远没错。

  她对项心屏礼貌的颔首。“项姑娘你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慕容双双。”项心屏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我一直想见你一面的,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抢走我的展大哥,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见你。”

  “哈哈……”展风纵声大笑。“双双你别介意,心屏就是心直口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她对你说这些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对呀对呀,谁教我长得不及人家一半的美丽,我这个败军之将还能说些什么?是我自己没用还能怪谁?”

  “哈哈……”展风又是笑声不断。他用手指戳戳项心屏的额头,宠溺的看着她:“你这个小妮子,小嘴怎么还是这么厉害啊!你这样说好像双双对不起你似的。”

  “她本来就对不起我嘛!是她横刀夺爱……”

  “好啦,你再说下去双双要生气了!”展风出声阻止项心屏继续往下说,因为他知道项心屏一定还会对慕容双双说出更难听的话。

  “不,我不会生气的。项姑娘快人快语的本事倒是让我羡慕得很呢!”其实项心屏的酸言酸语听了会让人舒服才怪,不过看在她是项远的妹妹份上,慕容双双是不会同她计较这些的。

  没想到她的示好项心屏不领情,她冷眼瞄了眼慕容双双,冷声哼着:“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展风俊脸一沉。“心屏——”项心屏愈说愈过份!

  项心屏也知道自己说得太过份了,她是想好好嘲讽慕容双双一番的,不过要是因此让展风不快,那就不是她所乐见的了。

  “展大哥你生气啦?”她小心地问展风。

  “谁教你要乱说话!”展风严厉的瞪她一眼。“你不觉得自己对双双不够尊重吗?你不尊重双双,就是不尊重我你知道吗?”

  “知道了啦!”项心屏听了心里颇不是滋味。她拉着展风的手,撒娇地道:“展大哥,你不说要带我去大街上逛逛的吗?”

  “你现在想去?”

  “嗯。”项心屏笑得好甜。

  “好吧。”怒气已消的展风不忘问慕容双双:“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慕容双双虚弱的笑着。“你们去就好,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展风点点头,然后带着项心屏从慕容双双的眼前消失。

  他们走后,慕容双双突然觉得全身无力,她摇摇晃晃地找了块大石头坐下。

  她抚着自己狂跳的胸口,为什么她会感到这么闷?而且,她的心还会隐隐作痛。

  没错,她在意项心屏,她不能忍受展风对自己以外的女人微笑,他的微笑只能为她一个人。

  有湿湿的东西滴在她的手上,她摸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流泪了。

  空虚、落寞,还有这心痛的感觉,因为嫉妒产生的心痛让她泪流不止。反正没人看到,她索性抱头痛哭起来。

  “展风、展风……”她不断呼唤展风的名字,现在她终于了解自己的心情了。

  原来自己早就接受了他,是她固执不肯承认。现在她知道自己是爱他的,可是好像太迟了,因为展风对她似乎已经死心,而且多了个项心屏,她和展风之间还有可能吗?

  展风,我爱你,我爱你呀!她在心中拼命的呐喊。

  她终于对展风说出我爱你,只是展风他没有听到,她希望有一天他能亲耳听到,可是她怕自己已经失去这个机会。

  ???

  午后。

  慕容双双正在自己房间看书,突然听到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慕容双双,是我项心屏,你可以开门让我进去吗?”

  项心屏来了?慕容双双放下手中的书,赶紧开门。

  “项姑娘。”

  “我可以进去吗?”项心屏注视她的眼光还是不友善。

  “当然可以。”慕容双双请她进来,还为她倒了杯茶。

  “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说几句话后就走。”

  项心屏看着慕容双双,说得又快又急:“我想你和展大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知道你跟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

  “你为什么这么说,是展风告诉你的吗?”慕容双双很讶异项心屏会对自己说这些话。

  “不用展大哥告诉我,我自己会看!”项心屏扬着眉,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认识展大哥这么久,他心里有事我会不知道吗?可怜的展大哥,他本来就不想娶你的,我可以体会他的心情,娶一个根本不会爱自己的女人怎么可能幸福?为了你们两个好,我看你还是主动退出比较好些。”

  “我……”

  “展大哥他根本就不快乐!”项心屏忿然的看着慕容双双。“你是个失败的妻子,你非但没有把展大哥照顾好,还让他变成我所不认识的忧虑的展大哥。你怎能这样对他?你既然不爱他,就应该退出,我比你爱展大哥,比你更适合做他的妻子!”

  “展风他不会让我走的。”慕容双双可以了解项心屏的心情,那种想爱而不敢爱的滋味就是她现在的写照。

  “展风他不可能放我走的,所以请你……”

  “你是想叫我死心是吗?”项心屏神情激动的说。“你怎么能体会我的心情?自从认识他后,我的眼睛就只能看到他,我的心中就只能容下他,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明明爱他甚过自己,甚至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可是我却得不到他。而你,你还逃婚的不是吗?你根本就不爱他不是吗?”

  慕容双双摇着头,她想告诉项心屏自己是爱展风的;可是她说不出口。在项心屏面前,她觉得自惭形秽,她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爱展风呢?她一直排斥他、抗拒他,项心屏说得对,她是个失败的妻子,她从来都不曾为展风做过什么。她一直认为是他伤害了自己,从没想过其实她也在伤害他。

  看到慕容双双脸上动摇的神色,对展风势在必得的项心屏乘胜追击。

  “慕容双双,我想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展大哥对我很好吧?”

  慕容双双幽幽的看项心屏一眼,沉重的点头。

  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在项心屏住下的这几天,她看到他们每天像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一样,不管是出门游玩,还是在家下棋、赏花、聊天,两人总是黏在一起。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到让人嫉妒、让人眼红。

  慕容双双不知道展风和项心屏的感情本来就是这么好,还是展风故意做给她看的。她倒是希望展风是为了跟她赌气才故意跟项心屏亲近的,因为若是这样的话,就表示展风还是在意她的,那她跟展风就还有希望。

  “如果说让你主动提出分手,你说展大哥他会答应吗?”项心屏突然问在沉思中的慕容双双。

  慕容双双坚定的看向项心屏,用最肯定的语气说:“我不会跟展风提出分手的,我想和他在一起。”

  项心屏尖声叫道:“你想和展大哥在一起?你又不爱他……”

  “我以前是不爱他,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已爱上他了。”

  “你说你爱他?那我怎么办?我也想和他在一起啊!”项心屏说着说着就哭了。

  看到项心屏哭,慕容双双心中很过意不去,她出声安慰:“项姑娘,你不要这样,我相信这世上比展风好的男人一定很多……”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我的展大哥是最好的,没有人能及得过他。”项心屏睨了慕容双双一眼,不甘心地说:“说什么你都不肯放弃展大哥是不是?好,我不跟你争做他的妻子,我委屈一点做侧室好了,这样你就没有话说了吧?”

  项心屏的无理霸道让慕容双双动了肝火,她忍不住回她一句:“如果展风同意的话,我当然是没问题,可是他……项姑娘?你要去哪里,我话还没说完啊——”

  项心屏突然不发一语的往外冲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慕容双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