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逃婚俏寡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逃婚俏寡妇目录  下一页

逃婚俏寡妇 第二章 作者:郑妍

  出了南华镇,慕容双双和王磊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的赶路,他们现在不但要躲可能会追上来的慕容忠或是展风,还要躲已经和他们结下梁子的青龙帮。

  缺少江湖历练的两人,事实上并不明了青龙帮在江湖上是否真如那客栈老板说的一样,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他们宁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无。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逃得愈远愈好,逃得愈远他们就愈安全。

  就这样没命的逃了五天,没想到他们还是逃不过青龙帮的魔爪。在一处荒郊野外,他们两人让至少也有十几个骑着马的青龙帮的人给追上。

  慕容双双和王磊只当青龙帮的人是来寻仇,并不知道这些恶人会找上他们是因为看上了慕容双双的美貌,才会对他们穷追不舍。两人让这班恶徒给团团围住,情势十分危急。

  “三小姐快走!”

  王磊凭着不赖的身手,好不容易突破重围,他让慕容双双的坐骑先走,自己则留下来和这些人周旋。

  “王磊、王磊——”慕容双双一点武功也不会,她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拖累王磊,但要她一人独自逃走也非她所愿。但是白马还是载着她往前飞奔,骑术还很生涩的她并不能将正在奔驰中的白马掉头,只能哭着离陷入危险的王磊愈来愈远。

  “王磊,呜……王磊……”哭了一会儿,从后方传来的马蹄声让她停止哭泣。她回头一看,天啊,有三匹马紧追在后,是那些青龙帮的人!

  突来的惊吓让她全身发抖,连握住缰绳的手也抖个不停。此时她拼命的在心中祈求白马能跑快一点,不要让这些恶人追上她。

  ???

  当展风他们循着线报追过来时,首先看到的就是王磊被青龙帮的人包围,孤军奋战的景象。

  是青龙帮的人。展风和项远一眼就认出这班人的来历,眼看王磊战得吃力,默契绝佳的两人话也不用多说,彼此只交换一个眼神,项远立刻带领丐帮的弟子前去帮助王磊,展风则快马加鞭朝着前方扬起的尘沙而去。

  他果然没有猜错,在他全力的奔驰追赶下,他看到一匹白马被三匹马穷追不舍,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不过眼力极好的他看到那白马上有一道纤弱身影,他想那应该就是慕容双双了吧。

  此时的慕容双双哪会知道后面还多了一个人在追自己,她根本就不敢看后面,拼命的想甩掉那些人。她虽听到后面传来马叫声和人的哀号声,但她并不知道那是展风正在对付那三个人,她只感到恐惧,不敢回头地闭上眼睛让马儿带她狂奔。

  忽然间,她听不到任何的哀叫声,只听到马蹄声离自己愈来愈近。她好害怕,紧张得不能呼吸!怎么办,自己就要被追上了,

  思及此,心慌意乱的她手软得握不住缰绳,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

  她只知道自己似乎飞了起来,紧接着又往下坠落。然后,一双强壮的男人手臂及时拥住她,让她免于坠地的命运。当她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陌生脸孔时,她暂时失去的感觉一下子全回来了。

  这是……她靠在这个陌生却又温暖的胸膛,慢慢的发觉自己和他都在地上站得稳稳的,他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她整个人几乎是靠在他身上的……

  “哇——”完完全全清醒过来的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逃,可是,这个人却将她抱得更紧,抱得她透不过气来。

  “你放开我!”慕容双双脸红耳赤的大叫。就算这个人救了摔下马的她,也不能这样碰触她的身体啊!

  “你是慕容双双吧!”

  “啊?”慕容双双惊愕的看着抱住她不放的男人,这是她第一次用正眼看他。

  这张脸……她屏息的看着,虽然现在的她处在一种危险的不明确的情况下,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年轻的男人拥有一张无懈可击的脸蛋,他的俊美是她平生仅见,纵使他脸上的表情是冷淡的,他仍是她见过最俊美的男人。

  “阁下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深深凝视这张比画中的她还要美上三分的丽容,展风面无表情的告诉自己已经到手上的猎物:“对我的名字你应该不陌生才对,我姓展,单名一个风字。”

  展风!?慕容双双听到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间,在展风冷冽的注视下,她感觉到吹在身上的微风骤然变得寒冷起来,和他的眼神一样的令人生畏。

  ???

  是夜。

  慕容双双一个人待在房里,这里是这小村庄惟一的一家客栈。



  早上,她和王磊被展风他们救了之后,在接近傍晚时分,他们就来到了这个小村庄,打算在此休息一晚,明天再踏上归途,这个归途当然就是指回长安城的路。她,慕容双双,将要和她未来的夫婿一起返回长安城,想当然耳,回到长安城之后,他们就要……就要在一起了……

  这个残酷的事实让慕容双双的眉宇之间染上轻愁,在被展风捉到之后,她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走,可是当她看到救了王磊的项远武功比王磊厉害之后,她就死了这条心!

  光一个项远就打不过了,更何况还有展风?她是一点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夜深了,可她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今天发生的事对她而言太震撼了,先是青龙帮的人,再来是展风。展风的行动力快速得教人不得不震惊,她是有想过他可能会追上来,但她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让他给追上。

  “我就知道你还没睡。”

  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慕容双双吓了一跳,她站起身来,不安的眼神迎向不知什么时候已在屋内现身的展风。

  “是你。”她全身都处在高度警戒下,他的人、他的无声无息都让人心生不安。

  “当然是我,要不然你以为是谁?难不成你希望看到的是你那位忠心耿耿的下人?”就像逮到小兔子的大野狼般,展风锐利的眼睛里充满了玩弄猎物的戏谑之意。

  “王磊呢?他现在人在哪里?”从进了客栈后,慕容双双就没再见过王磊,她有点担心他的安危。“慕容小姐请宽心,他现在正和那些丐帮的人睡在一起,这会儿应该已经梦周公去了!”展风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有多酸,慕容双双对王磊的关切让他感到很不是滋味,他并不知道这是嫉妒,还以为他是在替自己感到不平。

  他是该不平的不是吗?一个下人竟能让她如此在意,那她对他呢?他是她的什么人,他是她的准丈夫啊,可是她又是怎样对他的呢?她竟视他如毒蛇猛兽!

  “展公子,王磊他不是我的下人,他是我的护卫。”展风称王磊为下人让慕容双双听了刺耳!她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

  慕容双双这番解释只有加深展风对王磊的敌意,展风习惯性的把眉毛一扬,这是他有疑问或是心里不痛快时的习惯性动作。

  “你称我为展公子是不是太见外了些?我们的关系可是非比寻常啊,双双!”

  当展风说出“双双”两个字时,不知为何,慕容双双的心猛然抽紧,她不由自主的深深看进他漂亮的黑眸。

  “我……”她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对不起!”

  “对不起?”

  “是、是的。”慕容双双鼓起勇气说:“我知道自己给你带来了莫大的麻烦,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我会来追你?”刻意截断她的话的展风,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问道。“你以为我会默不作声,让你一手主导这出闹剧?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就算是要死,也不要做个胡涂鬼。我莫名其妙被你判了死刑,难道我就不能把事情问个清楚才死吗?”

  慕容双双噤若寒蝉。她不敢说话,因为错的人是她,她就得承受展风对她所做的一切。

  慕容双双的沉默让展风的笑意更深。“现在我可以问了吗?双双。”

  慕容双双颤巍巍的点头。

  展风双眸紧紧锁住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慕容双双幽幽的、语带歉意的看向他,“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是存心要拒绝你的,只是我的心不容许自己在丈夫尸骨未寒时,就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丈夫?”展风语带不屑的讥笑。“你是指卫浩然吗?他是你的丈夫?只见过一次面的人你居然当他是丈夫?”

  “他当然是我的丈夫,我和他是曹将军指婚,在曹将军和我爹在场的情况下拜堂成亲的。”

  慕容双双因为激动,粉颊浮现两朵红云,翦水双瞳也因而显得生气蓬勃,这样的她自然是十分美丽的。展风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她生气的小脸,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在骚动着。

  可能是对她的情欲,也可能是累积到现在的愤怒,这种复杂的心情,让他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在她的尖叫声中将她拉向自己。

  “还没有圆房的人怎么配做你的丈夫?不要告诉我你拒绝我是为了要为卫浩然守节,否则这将是我有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他笑她的天真、她的无知。

  “你要笑就去笑吧!”慕容双双被展风激怒,她严厉的看着他嘲讽的脸道:“我要认谁做丈夫,要为谁守节是我自己的事,不管人家怎么看我,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你错了,这怎么会是你的事呢?应该是我们的事才对。别忘记我也是你的丈夫之一!”展风冷声的提醒他搞不清楚状况又无比固执的未婚妻。

  “求你放过我吧!”慕容双双在他身下一面挣扎一面哀求。“我真的不能嫁给你,还有比我更好的女孩,你可以……”

  “不,我就是要你做我的妻子,你休想我会放过你!”展风斩钉截铁的告诉她。

  好一个慕容双双,她愈是想逃他就愈想要她。她是固执,不过他会比她固执上千倍万倍。

  “你……”慕容双双美丽的脸上浮现痛苦的表情。不只是展风加诸在她手腕上的力道让她痛苦,还有他的话。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能理解他的动机。“你是要报复我带给你的羞辱吗?”

  “哼!”展风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不是他不愿回答,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究竟是赌气不放手,还是他真心想得到她?或是想陪她耗下去?不管怎样,他已经决定了,除非他不要她,否则她休想摆脱他,一辈子都休想!

  “反正我就是要定了你,你觉悟吧!”展风冷酷的、清楚的告诉她。

  “如果我坚持不嫁给你呢?”慕容双双的声音微微发抖。

  “你以为你可以有别的选择吗?”展风冷笑着问。“恕我狂妄,我展风看上的人谁敢要?当然,你有选择的权利,不过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丑话说在前头,回途如果你想逃走,想想你那位忠心不二的护卫,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如果还不够的话,要是你不介意让你的家人跟着你一起陪葬,那你就尽管离开我吧!”

  慕容双双脸色发白,失去血色的唇说不出一个字。她没想到展风居然会拿她的家人和王磊来威胁她,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他就非得要她不可?他们今天才认识的不是吗?像他这样一个年少俊才,在江湖上有一定地位的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应该都不成问题,为什么他就是要她?

  她颤抖的对他说:“你不会这么做的,你不能……”她爹慕容忠好歹也是曹靖的副将,就算他是赫赫有名的傲风麒麟,他应该也不能对她爹怎么样才对。

  “我不能吗?”展风又是一笑,那是个淡然却带着嘲讽的笑容。“你最好不要太小看我,一个愤怒的男人是做得出任何事的,我劝你还是不要考验我比较好。”

  “为什么?”慕容双双爆发了,她顾不了什么身为女人的矜持,对他大声吼道:“你根本就是要报复我不是吗?你想得到我只是为了要让我痛苦,这根本就不是爱——”

  “你不要妄下定论,你又怎能知道我不爱你?”

  慕容双双用力地摇头。“你怎么会爱我?我们才刚认识,况且,我不认为你会喜欢一个寡妇。”“错了,就是你这个寡妇的身份吸引我的。”展风锐利的视线在她纤瘦却玲珑有致的娇躯上转了一圈,露出满意的笑容。

  “是处子,也是新寡,我的双双,你太小看自己的魅力了,我对你很有兴趣哪!”

  “你……”慕容双双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她生气又无助的低喊:“你怎能这样说我,这太、太……”“我倒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别忘了,我们两人的关系是亲密到可以说这种不宜让外人听到的调情话语的。”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下去了!”慕容双双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过他,可是就算她无法说服他,她还是坚持自己所坚持的。

  “不管你怎么说,我的心都在浩然身上,如果你要强迫我我没有话讲,可是,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我的心……”

  “你不会让我得到你的心是吗?”

  慕容双双坚定的看着他。“是的,对不起!”

  对不起?展风这时也沉不住气了。那个该死的卫浩然真的该死,他凭什么可以赢他,就因为他运气好先认识她就可以得到她的心吗?世上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事?这教他如何心服口服?

  “你真的要为他守寡到死吗?”他冷冷的问。

  “是的。”慕容双双渴求的看着他,“请你成全我这个心愿,我求求你。”

  “要是成全了你,那我该怎么办呢?”展风突然露出轻佻十足的笑容,“你当真不后悔?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就成了寡妇,你不替自己觉得可惜吗?你不怕自己以后会后悔吗?”

  慕容双双脸一热,又气又羞的瞪着他,举手向外一指,“你走,我不要跟一个无耻之徒说话!”他好无耻,怎能对她说出这种下流的话?

  她以为展风会生气的,没想到他不气反笑。

  “你说我是无耻之徒,好,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作真正的无耻之徒!”

  他大手一伸,慕容双双再次沦陷在他的双臂中。他一手紧扣着她,另一只手则在她身上摸索起来。柔软的胸脯、纤细的腰肢、曲线曼妙的背,他一处都不放过。

  “不要——”慕容双双死命的想要推开他,她不断的扭着身体,小嘴也发出低低的哀叫声。

  可是她的力量怎敌得过他?任凭她使尽力气,她的全身上下还是让他给摸遍了,屈辱的泪水涌现在她的眼中。

  “求求你不要这样。”

  “我是你的丈夫,不是吗?”她的泪水只有让展风怒火更甚,他隔着衣衫尽情揉搓着她挺立的浑圆,用力地挤捏一阵之后,他的手钻进她的衣襟内握住一只浑圆,在搓揉挤压之余还轻点她可爱的蓓蕾。

  “不……”慕容双双仰起脖子,打从体内深处泛起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得呻吟了起来。

  “什么不?你这里都已坚挺了你不知道吗?”展风愤怒的大手轮流狎玩着愈来愈坚硬的蓓蕾,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让他情不自禁地把嘴唇贴在她的颈项上,吸取她身上淡淡幽香。

  “不可以!”慕容双双痛苦地挣扎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快放开我。”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展风忽然在她的脖子上舔了一口,慕容双双全身一震,小嘴忍不住逸出令人想入非非的呻吟声。

  “啊……”

  “我要让你体验身为女人的快乐,等我取悦你之后,你一定会打消为那个死人守身的傻念头。”她的味道真好,展风在她白皙的颈子上用力一吸。

  “不……”慕容双双全身都在发抖,在他的攻势下,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的她已经是全面溃败!“我会让你说‘要’的。”看着慕容双双痛苦挣扎却又显得茫然沉迷的表情,展风满意的笑了。他放开她已渗出香汗的玉乳,大于滑下她的腰际,掌心覆上她两腿间的处女之地。

  “啊——”在被展风碰触的那一刹那,慕容双双惊恐地大叫。她紧抓住展风放在自己两腿间的手,扭着身躯对他道:“不要——你快放手!”

  “别怕,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展风将她不安分的双手反剪在她背后,一只腿伸进她的两腿间将之分开,让她的私处敞得更开,好方便他满足她。

  “不、不要啊……”就算是闭上眼睛,慕容双双还是可以感觉到展风的手指隔着亵裤不断地抚弄着她,她的挣扎非但一点用处都没有,还让他更用力的搓揉。他的手指好像带有魔力,让她的私处变得好热好痒,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脑中一片混乱。

  “还是不要吗?”慕容双双诚实不做作的反应让他的心骚动不已。她的私处摸起来好软好舒服,他忍不住把手指探进她的亵裤,当他的手摸到她已变得又湿又热的花心时,一股快感迅速冲刷过他的全身。

  “啊——”慕容双双剧烈的挣扎着,双腿夹得死紧,却阻挠不了他侵犯自己的意图。

  “看吧,你也喜欢的不是吗?都已经这么湿了……”展风邪恶的手指轻轻拉扯她的花瓣,还腾出一指揉弄前端的小核。在他极具技巧的爱抚下,她整个花心已被流出的蜜汁沾湿,敏感的小核在他的抚弄下又肿又胀,全身止不住颤抖。

  “啊……别这样……”

  慕容双双强忍体内快速翻腾的快感,从喉咙发出的呻吟声在展风听来甜腻得教他更想侵犯她。

  “求求你……”

  完全无法抵抗的慕容双双哭了,她觉得自己好丢脸,被人这样玩弄她竟然还会有舒服的感觉,她的身体竟然背叛了卫浩然,她羞得想去死。

  “在经历过这样的事后,你还想要为那个人守寡吗?”展风的唇边浮现残忍的笑意,大手继续在她湿润的花苞逗弄。

  “啊……”慕容双双的身体颤抖不已,她无力的任展风抱住自己,愈来愈强的快感让她在他胸前痛苦的喘气。

  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展风按压更为肿胀的小核,加重力道让她尽量得到最大的满足。

  “啊——”

  “展风,你在里面吗?”门外传来项远的声音。

  慕容双双这一吓全身一紧,展风放在慕容双双下体的手也不得不抽了出来。

  “项远,这么晚了还找我,有事吗?”展风的语气是不悦的。

  “找你当然有事,你快出来吧!”项远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好像真有什么重要的事似的。

  没办法,今晚只有到此为止了!

  展风看了一脸茫然的慕容双双一眼,他的眼中有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可惜慕容双双没有看到,她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一直到展风开门走了出去,她的视线还是没有转到他身上。

  ???

  在屋外等待展风的项远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唷,这么晚了,咱们的展大侠待在人家小姐房里做什么?该不会是……”

  “你明知故问!”展风凌厉的视线扫向项远佯装无辜的脸。“你在玩什么把戏我还不晓得吗?你硬是要我出来,无非就是为了帮她不是吗?”

  “嘿嘿……”项远搔着头,尴尬的道:“想不到我这小小的伎俩仍旧瞒不过展大侠的法眼,我还以为……”

  “以为我会笨到相信你真的有事找我?”展风面色冷峻的接话。“你干嘛帮她解围,她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什么嘛!听你的口气好像我不能做善事似的,一定要有好处我才能帮人家啊?”项远不满的嘟着嘴,一个大男人撒娇的样子看起来有说不出的可笑。

  展风脸上虽然还有怒容,不过项远滑稽的可笑模样让他忍俊不住地笑了。

  “对嘛,你知道你这个人的缺点是什么吗?就是只会冷笑不会开怀的笑,瞧,现在这样多好,我要是有你一半的俊,我肯定每天笑、时时笑,充分展现我男人的魅力迷倒一票姑娘,我才不会像你老爱端着张臭脸,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展风瞪了项远一眼,才让他闭上大嘴巴。“说,为什么要和我作对帮慕容双双?”

  “嘿,这还用问吗?异性相吸,更何况慕容双双又是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她和你,我当然是帮她!”项远说得理所当然。

  展风又是一瞪,项远的嘻皮笑脸赶紧收了起来。“别瞪、别瞪。好啦,我承认她很吸引我,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我还没有这个熊心豹子胆敢碰她一根头发,又不是不要命了!”

  项远现在才知道他这个好友的醋劲有多大,先前在路上看到展风一副恨不得把王磊生吞活剥的样子,有所觉悟的他就很小心的不敢对慕容双双投以太多关怀的视线。

  本来呢是不想管人家家务事的,可是他在外面听到慕容双双叫得那么凄惨,他除了动了恻隐之心,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还在气头上的展风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所以他才出声帮了慕容双双,也等于帮了展风。他不是不知道展风一定会找自己兴师问罪,可是基于朋友的立场,他还是这么做了。

  “展风啊,我看你就别太欺负人家。不管怎样人已经找到了,把那些不愉快的事全都忘掉,重新来过多好!”不要看项远这个人平常疯疯癫癫的,他说起正经话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连你也认为我是在欺负她?”展风自嘲的笑道,“你知道她刚才跟我说什么吗?她说她要为卫浩然守身、为他守寡,还要我放了她。你说我咽得下这口气吗?”

  “慕容双双真的这么说?”项远脸上满是佩服之意。“想不到这个小女子是如此贞节的一个人,这倒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展风没想到项远竟然是站在慕容双双那边的,他沉着脸默不作声。

  项远并没有发现展风脸色不对,径自地说:“想不到那个卫浩然魅力这么大,人都死了,慕容双双还对他念念不忘……”

  说到这里,他不经意的瞄了展风一眼,发现展风正杀气腾腾的瞪着自己,这才知道自己又说错话。

  “展风,你不要误会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项远试图解释。

  “你说得没错,我是输给一个死去的人,这是事实。”展风冷笑数声,“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这样就认输了!你等着看吧!我会让慕容双双爱上我的,她的心、她的身体,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别人休想强夺,卫浩然不能、王磊不能,任何人都不行,她只能是我的!”

  “是、是、是,她是你的!你们本来就是夫妻,她不是你的是谁的呢?”展风霸道的宣示让项远在为好友这颗不羁的心终于让慕容双双给俘虏而高兴的同时,对两人的未来也感到不安。

  不是他不看好这两人的未来,而是存在他们之间的变数实在太多。一个执意守寡,一个坚持要得到她,这样下去他们之间的冲突可能会不断啊!

  不过他倒不担心展风,处于弱势的慕容双双才真教人担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