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逃婚俏寡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逃婚俏寡妇目录  下一页

逃婚俏寡妇 第一章 作者:郑妍

  在一条无数黄沙飞腾的泥路上,有两匹一黑一白的骏马正以极快的速度驰骋着。

  黑马及白马的鼻子不断喷出热气,看来已经跑了一段时间,两匹马显得疲惫,八只马蹄跑得虽快,却也显得凌乱。

  黑马上坐的是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此人面色黝黑,长得方头大耳,一副忠厚老实相,坐在马背上的上半身则是相当的壮硕,由此可以想象他的体型有多么高大魁梧。

  和黑马的主人相反,坐在白马上的是位年轻的小姑娘。长得杏眼桃腮,眉目如画,清丽不可方物,任何人看了都要赞叹一声:好一位面貌清秀,娇滴滴的小美人啊!

  “哎呀!”只听得小美人一声哀叫,不知道是她还是白马太累了,一个不小心,她就这么从马背上摔下来。

  算她运气好吧,这一摔虽然摔得又重又猛,不过这路上的沙土松软,她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人是摔痛了,不过倒是没摔出伤来。纵使如此,这股疼痛还是让她疼得不住的呻吟。

  “三小姐——”那黑马上的男子——王磊不要命的从马背上滚落,拼尽全力跑向他的主人慕容双双,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她抱进怀中。他这个动作是逾越了做下人的本份,是不应该的,但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他的一颗心急得就像要从胸膛蹦出来一样。

  “三小姐——三小姐——”他不断地叫着,不停摇晃着慕容双双的身子。

  “王磊……”慕容双双无力的睁眼,王磊焦灼的表情让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我不要紧,我想我没有摔到头……”

  “没有摔到头,那其他地方呢?”王磊心急如焚的摸摸她的手跟脚,叫着:“这里呢?三小姐你动一下让我看看。”他好怕她的手脚折断了还是怎么了。

  慕容双双动了动自己的手脚,王磊看不出她的动作有任何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我就说不要紧吧!”慕容双双在王磊的搀扶下站起来,她动了动身体,更加确定自己的幸运,她看得到的地方找不到一点擦伤或瘀伤,至于藏在衣服底下的肌肤,就算有伤应该也不严重,因为她身上的痛感已经减缓不少,没有一处是特别疼痛的。

  看慕容双双无恙,终于放心的王磊开始责怪起自己:“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三小姐一个人骑马的……”

  就算时间紧迫,他也不能让不会武功的三小姐骑快马,真的是太危险了!还好三小姐吉人天相,要是三小姐有了什么万一的话,教他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呢?

  慕容双双听了王磊自责的话,连忙柔声地说:“王磊,你不要这么说,是我坚持要自己骑马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这不是你的错啊!”

  为了赶时间、为了远离长安城、为了不让自己被爹捉回去、为了逃避那桩她不愿意的婚事,她和王磊必须把握时间全力奔逃,所以她不能和王磊共骑一匹马,那样太慢了。就算在王磊的反对下,她还是坚持要自己骑马,即使没有骑过,她也要冒险一试。

  “三小姐……”王磊感激的看着不责怪自己的三小姐。他是在十七岁那年进慕容家做护卫的,当时的慕容双双还只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

  在慕容家的四位千金中,他和排行老三的慕容双双最投缘,也最处得来!久而久之,武功高强的他理所当然也就成为慕容双双的个人贴身护卫,他一直在照顾、保护着她,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他是为她而活的。他只听她一个人的话,只为她一个人做事。

  所以,她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她的悲伤就是他的悲伤,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就算是要他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三小姐,我看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下吧!”

  此时烈日当空,站在大太阳底下的两人被晒得出了一身汗。慕容双双比王磊惨多了,她看起来又脏又累,姣好的脸蛋覆上层灰,这样的慕容双双让王磊看了好心疼。

  得到慕容双双的同意后,王磊就近找了棵能遮荫的大树让慕容双双坐下休息,自己则到附近找看看有没有干净的水。

  看着王磊逐渐缩小的背影,慕容双双心中泛起对王磊的愧疚之意。

  唉,都是她害的!要不是为了她,现在的王磊还是慕容家的护卫!都是她让对慕容家忠心耿耿的王磊变成慕容家的罪人的!

  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让父亲追到他们,她和王磊会有什么下场?

  王磊是无辜的,她自己会怎么样倒是无所谓,因为她是个不孝的女儿,害父亲对不嫌弃她新寡身份而前来提亲的京城四大名门之一的展家背信忘义,是她害父亲变成一个没有信义的人。

  可是,这也非她所愿啊!她很感激展家还肯要她这个媳妇,展家对她的这份恩情她会永记在心,虽然她不曾见过她未来的夫婿,那个有“傲风麒麟”之称的展风,但她想他一定是个好人、是个优秀的人。错不在他,是她自己不能接受这门亲事的。

  当一个人的心里面已经有了自己认定的丈夫时,怎还能接受其他的人呢?如果这样的她接受了展风,那岂不就是她的不对?

  她那可怜的丈夫,只和她见过一次面的可怜丈夫,她怎能忘了他?

  那一天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在她的记忆中鲜明得宛如昨天才发生的事。她的丈夫——卫浩然,她仍记得他那英俊的容貌和温柔的眼神,还有他低沉温柔的声音,这些是他留给她仅有的东西,她甚至没摸过他的手、碰过他的脸,他就像一颗流星般,用它最美最耀眼的光芒照亮夜空之后就消失了,永永远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怎能忘了他?虽然她和他只有一面之缘,而且还没有培养出任何感情,可是她已经嫁给他,就算他死了,她仍是他的妻啊!

  浩然尸骨末寒,她怎能再嫁给另一个男人?她什么都不能给他,但是至少让她为他做这件事吧!她不管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现在的她心里真的容不下别的男人了啊!既然命运安排她做一个寡妇,那就让她当寡妇好了,她是心甘情愿为她那个短命可怜的丈夫这样做的。

  所以,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她选择逃走,她要远离长安城。为了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她伤了疼爱自己的父亲的心,让慕容家蒙羞;她也伤害了展家,当然,她更伤害了那个鼎鼎大名的傲风麒麟——展风。

  展风应该是这整件事中最无辜的人吧,他奉自己爹娘之命接受她这个寡妇做妻子,不管他是怎么想她的,他心里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她这一逃走就是伤害了他。如果说有心人士拿这件事来打击他、嘲笑他的话,那就是她的罪过!

  每次想到这里她就会很难过,没想到为了不对不起浩然,她必须对不起无辜的展风。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歉意,在今生今世都不可能见到他的情况下,她对他的歉意也只能深埋心里。

  也许,有一天她会和他相遇,到了那一天,她一定会补偿他的,只是那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也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

  翌日上午,慕容双双和王磊到达一处名叫“南华”的小镇。他们找了间客栈,洗去多日来的风尘,好好的休息一番。

  这十多天来日以继夜的赶路让从小娇生惯养的慕容双双累坏了,好不容易能躺在干净舒适的床上,她一碰到枕头就立即进入梦乡,一睡就是一整个下午。

  直到黄昏时分,睡醒后的她才和王磊到楼下用餐。

  这家客栈不算大也不算小,生意还不错,楼下摆的六张桌子有四张坐了人,王磊挑了个较靠窗的桌子让慕容双双坐下,自己则到柜台找店主点菜。

  慕容双双很不自在的坐着,因为她可以感受到客栈里的人对自己的注视。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是美丽的,一直以来,美丽的外表成了她的骄傲,可是她却不知道有一天这美丽会成为她的麻烦、她的累赘。

  为了不让自己的美貌成为歹徒觊觎的目标,她刻意着男装做男人的打扮。其实她也知道这骗不了那些有心人,她纤细的体态和对男人来说过分美丽的外表很容易就教人识破她是女儿身,但她也只能这么做,比起做女人的打扮,她和王磊还是觉得扮成男人对她来说比较安全。

  还好有王磊在,这一路上凭着他不错的武功,他们不曾遇到太大的麻烦,那些看出她是女人想要轻薄调戏她的人,王磊都让他们得到教训了。有王磊在,她应该安心才是,但是她有时候还是会紧张,像现在这样,几乎客栈里所有的人都在看她,教她坐立难安,全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就在这种奇怪尴尬的气氛下,她开始听到一些声音。

  “喂,你看,这位公子应该是位姑娘吧?”

  “是呀,是姑娘没错,要不然哪有男人长得这么俊的?”

  “你看她的腰,唷!细得好想让人摸上一把啊!这分明就是位大美人嘛,可是怎么会穿男装呢..要是她穿女装,那该有多美啊!”

  “可不是吗?啧啧,你看那眼睛,水汪汪的。唷,还会害羞呢!来嘛,不要把头垂得那么低,让大家看看你漂亮的脸啊!”

  这些类似调戏的话愈说愈大声,教慕容双双不听都不行。听得脸红耳赤的她正想起身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王磊加快脚步走向她。

  她想他一定也听到了那些话才对,要不然他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三小姐,我们上楼去吧!”王磊心想此地不宜久留,他打算把饭菜叫到房里去吃。

  “喂,美人儿别走啊!”刚才肆无忌惮对慕容双双说三道四的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起身挡在他们前面。

  “请你让开!”王磊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喝道。



  “怎么,我不能站在这里吗?”那人凶完王磊就色迷迷的看着躲在王磊身后的慕容双双,笑嘻嘻的说:“小美人儿,我很中意你呀!怎么样,过来陪我们喝几杯如何?”

  “放肆!”王磊怒吼一声,随即拔出长剑指向那出口轻薄慕容双双的人。“你们要是再纠缠不清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唷,说狠话了呢!”另一人也加入他们,同样的,他的一双色眼也是盯着慕容双双看,脸上的表情是淫秽的。

  “小子,别说大话,你可知我们是谁?”

  “我管你们是谁?谁敢对我们家小姐不敬,我一个都不饶!有胆的话就到外面一决胜负!”王磊怕在此动手会让店家受到损失,因此他打算把这两人引到外面去好好教训一番。

  “哼,到外面就到外面,看本大爷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才怪!”

  那两人先到外头去,原本在客栈里的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也跟着到外面占好位置等着看好戏。

  慕容双双美丽的脸上净是不安,她担忧的对王磊说:“王磊,你真的要和他们打吗?”

  “我要是不让他们知道厉害,他们不会对你死心的!”王磊有必胜的把握,他给不安的慕容双双一个安慰的微笑,“三小姐,你在这儿待着,我去去就回来!”

  王磊胸有成竹的走出客栈,慕容双双忍不住也跟了出去,她挤在人群中,看着王磊和那两人对峙。

  没有多说一句话,三人立刻兵戎相见,在众人的鼓噪声中,技高一筹的王磊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就打得那两人惨不忍睹!

  “好,小子,你给我记住!待我找人来一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等着吧!”那两人撂下狠话之后,就狼狈不堪的逃之夭夭。

  “王磊,你没事吧?”慕容双双关切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三小姐,我没事。”

  “这两位客官你们闯下大祸了!”说话的是客栈的老板,他一脸忧心的对他们道。

  慕容双双和王磊互看一眼后,王磊问:“老板,此话怎讲?”

  “我看两位客官是从外地来的吧!”老板摇着头、叹着气。“刚才那两位可是我们镇上有名的恶霸啊!他们可是大有来头,都是‘青龙帮’的手下,”

  “青龙帮?”

  “这青龙帮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专干一些偷鸡摸狗、杀人放火的事,可以说是无恶不作,连官府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呢!”

  “这么嚣张啊?”

  王磊看看慕容双双,两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这年头就是这样,坏人横行,好人就吃亏了!”老板很好心的说:“他们一定会带人来找你们麻烦的,两位客官还是赶快离开我们南华镇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谢谢老板的忠告。”

  王磊凝重又严肃的看向慕容双双,“三小姐,这里危险得很,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嗯。”慕容双双知道事态的严重,她和王磊立刻回房打点他们的行李,准备马上离开。

  ???

  夜凉如水,月亮皎洁。这是一个适合赏月的夜晚,但是对展风来说,此时的他却没有那份闲情雅致。

  淡淡的月光照在这一张有着深峻五官的俊脸上,在这张让人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脸上,找不到一丝快乐轻松的神情,他脸上美好的线条是紧绷的、是严肃的,他看起来心事重重,那皱得紧紧的眉头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伸手去抚平,更想为他分忧解劳。

  “展风,好消息!”打破这份宁静的是展风最要好的朋友,也是现任的丐帮帮主项远。他不输给展风高大的身躯冲到展风面前,大声嚷着:“有慕容双双的消息了!”

  论气势,项远是不如展风;比气质,他也没有展风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傲然,不过要是比起亲和力,他就赢过展风了。

  因为他看起来就像会照顾人的大哥一样,他虽然及不上展风的俊美,不过就是因为他的这项特质,看起来比较好相处,反而比展风更能让女人愿意接近他。谁教展风这个傲风麒麟又俊又傲,让女孩子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焉啊!所以他项帮主的女人缘就要比展风来得好啦!

  项远的话让展风眼睛一亮,也让一向冷静的他伸手揪住好友的衣襟,用急促的语气问他:“你丐帮的人找到慕容双双了?她现在人在哪里?”

  “别急别急,你快把我给勒得喘不过气来了!”项远拍拍展风的手,要他放开自己。

  “废话少说,快给我说清楚讲明白。”一听到有“逃妻”的消息,展风是全然失控,他不耐烦的对项远大吼。

  “是,展大侠,草民这就说,请洗耳恭听吧!”项远本来还想逗逗难得会情绪失控的展风,不过看他好像真的很想知道的模样,他项帮主就做做好事满足他这位相识多年的好友吧!

  “据我派出去的人打听到的消息说,前两天有人看到一位女扮男装、面貌与慕容双双十分相像的女子在距离这里只有十里远的南华镇出现,我想应该就是未来的展夫人没错。你展大侠当真是料事如神,慕容双双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据说长得人高马大,活像一只熊,看样子应该就是慕容忠所说的护卫王磊吧!”

  项远有把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没有十成也有九成,不是他这个丐帮帮主自鸣得意,试问天下有哪个帮派的人数会比他丐帮的人还多?丐帮的人遍及天下,就算是当今天子脚下的长安城,也都有他丐帮的弟子在!

  算那位慕容双双运气不好吧,这小女子一定没想到在江湖上名气已经够响亮的傲风麒麟还会有他这么一个丐帮帮主的朋友。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他项远也有把握能找出她,只要她的人还活在世上,就逃不了他们丐帮下的天罗地网。

  听了项远的话,展风冷峻的脸上有的仍旧只是冷淡和冷漠。若是不了解他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是漠不关心,不过他现在这副表情只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项远,他知道他这个心高气傲的好友此刻有多么愤怒。

  展风是该愤怒的。明明双方的家长把亲事都说定了,婚期也已选好,万事俱备,偏偏新娘子逃跑了,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绝没有人会受得了的,更何况是向来以“傲”闻名的傲风麒麟。

  当我拜托项远动用丐帮的力量找寻慕容双双的下落时,项远就知道慕容双双惨了!她注定逃不掉的,谁教她抛弃的丈夫是风展呢?他了解展风,他是不会放过她的,不管这桩婚事还算不算数,她都得先为自己的背叛行为付出代价。

  “现在知道她的下落了,你打算怎么办?”项远担心的看着展说什么不愿看到这封本该是神仙眷侣的两人反目相向。

  “你说呢?”风展冷哼,狭长的明眸透露出奇异暖昧的光芒。

  慕容双双完了!这是项远下的定论。

  “喂,老弟,人家再怎么说都是娇滴滴的姑娘家,你可不要太欺负人家哦!”明知说了也没用,不过项远还是忍不住要为可怜的慕容双双求情一番。

  “哦,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展风的薄唇微扬,现出冷笑。这个在别的男人脸上不见得会好看的薄唇,镶在他脸上不但没让其他出色的五官给比了下去,反而为他的俊美更增添邪魅的神秘感。

  他扬着眉,不急不缓地说:“你应该知道的,从头到尾都是我双亲在一厢情愿。为了报恩,我就得顺他们的意去娶一个陌生的女人。我只知道她在慕容家排行老三,只知道她名字叫双双,是个刚失去丈夫的寡妇,我对她的了解仅止于此。即使如此,我还是应允了,你说我这样做算不算对他们慕容家仁至义尽了?”

  “算……当然算……”被展风愤怒又高傲的气势所震慑,项道答得小心翼翼。

  “这就是了!”展风又是一笑,当然,这仍是个冷笑。“我自问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慕容家的三小姐,我都这样当个孝子委屈自己了,她呢?竟然恩将仇报,一声不响的就离家出走,你说我不能生气吗?不能怪她吗?”

  “是、是。”

  展风说得合情合理,项远也不好再为慕容双双说话。

  “你说得对,你是该怪她、该恨她。”换成是他,也许他的反应会比展风还要激烈呢!

  “我没有恨她!”展风叹一口气,好看的浓眉紧锁。“我恨一个女人做什么?也许是我度量小吧!我咽不下这口气,说什么我都不能让她就这么一走了之,如果不去把她捉回来,那我展风又算什么?”

  “你展大使怎么会是‘什么’呢?你是名震天下的傲风麒麟嘛!”为了缓和严肃的气氛,项远打哈哈的说。

  展风没好气的瞪项远一眼,“你这个死小子,我在这儿生闷气,你还摆出笑脸给我看,你是存心想气死我是吗?”

  “气你?拜托,我怎么敢!”项远还是嘻皮笑脸的。“我没慕容双双那个胆,敢惹我们的傲风麒麟生气,我这条小命还想要哪!”

  “你找死!”展风气不过地对项远横腿一踢。

  项远笑嘻嘻的向后跃去,嚷着:“唷,被麒麟腿一踢,人家的小命不保!”

  “你这张嘴再不干不净的,我的麒麟腿马上就送你上西天!”展风沉着俊脸说。

  “好,不逗你了,赶快把你的尊腿收起来吧!”项远不再开展风玩笑,要不然他的下场肯定不会比慕容双双好到哪里去。

  项远一脸正经的问:“好了,言归正转。告诉我吧,等你找到慕容双双后,你打算把她怎么样?我真的很好奇耶!”

  “你说的是什么话?”展风不满的瞪着项远。“说什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把她怎么了?拜托,我展风会对一个女流之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那可不一定。”项远开玩笑的说:“那慕容双双长得花容月貌,说不定你一气之下就把人家怎么了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为了找慕容双双的下落,展风要慕容忠找人画了一张慕容双双的画像,是以他们才会知道慕容双双的庐山真面目为何。

  “是啊,这也是有可能的。”展风看着项远,意味深长的笑了。

  项远真的是愣住了。怎么,展风是装傻还是认真的,难道他的心里面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吗?

  “喂,这玩笑话可以说说,你可别给我当真啊!人家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就算她对不起你在先,你也不能乱来呀!”项远用玩笑的口吻说,但他的眼神是认真的。

  可是,他认真的眼神换来的却是展风满不在乎的表情,他轻笑道:“我不可以吗?你别忘了,我和她可是只差没有拜堂成亲的名正言顺的夫妻呢!”

  项远又是一愣,果然,慕容双双惨了,她真的惨了!因为展风是真的不会轻易饶过她的,展风脸上的表情、说话的语气,都在陈述这个事实。

  慕容双双,我看你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要是真的让展风找到你,你就没有好日子过!项远在心中对慕容双双同情的道。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