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4章(1) 作者:郑妍

  经过两天的休息,泠水年轻的身体复元得很快,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对任何人冷淡的炀洹也许是良心发现,没有要她工作,还让如意来照顾她,而他自己这两天来则从未在她面前出现。

  这样也好。不见他,她就不会再想起那恐怖的一夜,心情也不会变得恶劣,这样对身体有益无害。

  这天天刚亮,她就起床了,一向习惯早起的她要她多睡点还真不习惯。她梳洗更衣后,就慢慢步出房间来到屋外。

  温和的阳光暖暖的洒了她一身,早晨清凉的微风、悦耳的鸟叫声,带给她好心情。如果不是下半身还隐隐作痛,她的心情会更畅快。

  “泠水,你的身子好些了吗?”突然出现的车涛远远的朝她跑来。

  糟了,是车涛!泠水下意识地想逃。这两天不知情的车涛想见她都让如意挡在门外,她不希望车涛知道她的遭遇,她不想在他面前?不起头来。

  泠水想逃回屋内,无奈走了几步下体的疼痛就让她停下脚步,车涛乘机快步追上她。

  “泠水,干嘛一见我就跑?”车涛促狭的表情在见到泠水痛苦的脸时不禁僵住。“泠水,你怎为了?

  很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泠水慌慌张张的想避开车涛关切的询问,没想到她移动的力量过猛,重心不稳地跪坐在地。“啊!”她好恨自己的身体如此不中用。

  “泠水!”车涛扶起她,憨厚的脸充斥着焦躁。“你到底怎为了?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他这两天都见不到泠水,只听如意说她病了,他就觉得事有蹊跷。

  泠水虽然瘦弱,不过身体状况一向不错,偶尔生场小病不是没有,但却从来没有毫无征兆就病倒,而且这次居然还病到不能工作,教他不起疑心也难。

  面对车涛的质问,泠水只能把头垂得低低的,不去看他。

  “你回答我,泠水!”车涛这时想到一个人,只有他的嫌疑最大。“是不是贝勒爷?”

  泠水面露惧色的抬头看车涛一眼,就凭这一眼,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涛哥,你别胡思乱想,怎么可能……”泠水心虚的否认。

  “泠水,你瞒不过我的。”

  车涛暂时压下对炀洹的愤怒,弯下腰扶泠水起来。

  “嗯……”身体的痛楚让泠水忍不住闷哼一声。

  “那个畜牲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车涛愤怒极了。休息两天还没好,可想而知炀洹是如何残害泠水了。

  “没有、没有!”泠水害怕得向后退,下意识抓紧胸前的衣服。

  “泠水!”车涛实在不愿意往那个方面去想,“他欺负了你,是不是?”他沉痛的开口。

  泠水猛然一惊,立刻疯狂地摇头,眼中的泪水也跟着滑下。

  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车涛,知道自己不用再问下去了,他双双握拳,咬牙低吼:“这天杀的畜牲──”他立刻像箭一般的离去。

  “涛哥、涛哥!”泠水大惊,顾不得虚弱的身体拚命追着车涛。

  “炀洹,你给我滚出来!”

  车涛的怒吼声不但把刚起床的炀洹和如意给叫出屋外,还引来许多下人及侍卫的注意。

  “你们都没事做了吗?还不给我退下!”

  炀洹一喝,偌大的庭院立时只剩下三个人,不,是四个人才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泠水这时现身了。

  “车涛,你是为了你的心上人来找我麻烦的?”见到泠水,炀洹就知道已呈疯狂状态的车涛来找他的目的。

  “废话少说!”车涛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自己可能会犯下的罪行,现在他一心只想?可怜的泠水讨回公道。“亏你还是什么贝勒爷,堂堂一个大男人,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车涛,住口!”如意不希望车涛引来杀身之祸,不禁怒斥道:“你太放肆了,还不快向贝勒爷陪罪!”

  “涛哥……”泠水心急如焚的拉扯车涛的袖子。她和如意一样,都不希望车涛触怒炀洹。

  “泠水,你不要管!”车涛拨开泠水的手,怒气腾腾的直视炀洹森寒的脸。“为了泠水,我拼着这条命不要了,亮出你的剑,咱们来一决胜负。”

  炀洹带着冷笑看看泠水,再看看车涛。“想不到你对泠水还真是情深意重啊!行!”他大叫一声,凛冽的眼光蓦地射向泠水,泠水不由得全身一颤。

  “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老相好!”他转身就要冲进屋里取剑。

  “贝勒爷,不要啊──”泠水哀叫声响起的同时,她的人已经跪在炀洹的脚下,双手拉住他的衣角。

  “贝勒爷,求求你忘了车涛说的话,他绝对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

  她知道炀洹武功高竿,车涛是绝对赢不了他,她不能让车涛?她受伤,甚至?她送命。

  就算车涛侥幸赢了,炀洹也不会放过他的,即使炀洹只受了点小伤,车涛也活罪难逃啊!无论如何她都要阻止这场决斗,不管伤害到哪一个,都不是她想见到的。

  见到泠水摒弃自尊,为了自己对炀洹又跪又哭,车涛是又气又急。他伸手欲拉起泠水,泠水却死命的抱住炀洹的脚不放。

  “泠水,我不要你替我求情,快起来呀!”车涛的愤怒就像排山倒海,一发不可收拾。

  泠水对车涛的话充耳不闻,她继续努力哀求炀洹:“贝勒爷,整件事都是我的错,我代车涛向你陪罪,求求你饶了他!”

  “你求我?”炀洹在此时发出冷笑。从不肯示弱的泠水竟然为了车涛向他求情?回想六年前,泠水宁愿跪死也不肯对他说出一句求饶的话,而如今……哼,这个相貌乏善可陈的车涛,他有什么能耐能让泠水这样待他?

  “是的,贝勒爷,我求你,我求求你……”为了帮车涛脱罪,泠水只有这条路可行。

  炀洹一把抓住泠水的衣襟,将她提起。“我可以依你,不过……你也该给点好处,要不然我划不来,嗯?”

  他微微弯下腰,她整个人已被他扛在肩上。“走吧!”炀洹脚不沾尘,飞逸而去。

  “等一下,你要带泠水去哪里?”车涛连忙要跟上,如意却在这时阻止他。

  “如意姑娘!”车涛睁大眼睛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如意,呆住了。

  “车涛,你不能去。”

  “如意姑娘,请你让开,我非去不可!”

  “你去了只会把泠水害得更惨。”如意一针见血的说道。

  车涛脸色大变,挣扎的说:“我知道,可是……你教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泠水不会死的。”如意幽幽的说。“车涛,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爷他是爱泠水的呀!”

  “爱泠水?”车涛惊讶不已。

  “没错,爷他深爱着泠水。”如意肯定的说。“爷之所以会有这些疯狂的举动,完全是因为他嫉妒你呀!”

  “啊?”车涛这下真的是说不出话来了。

  炀洹踢开房门,把肩上的泠水重重地往床上一放。

  好痛!泠水咬紧牙关,才没有叫出声来。

  炀洹回身将门上闩,再回到她身边。他心中烧得正旺的火把,在看见泠水忍辱的表情时,非但没有熄灭,反而烧得更加猛烈。

  “你不问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他的大手摸上她的胸口,在上面轻轻地划圈。

  泠水的牙关还是咬得死紧,强忍住身体传来的酥麻感觉。

  “你是心甘情愿?你的涛哥牺牲,还是你喜欢我对你这么做?”炀洹捏住泠水的下颚,狂乱的吸吮她紧闭的唇瓣。

  泠水编贝般的牙被炀洹湿滑的舌撬开、侵入,在她口中尽情恣意的搅动。从未承受过如此激烈亲吻的她双腿发软,瘫在炀洹的怀抱里。

  炀洹一面激烈的吻着泠水,一面把手探进她的两腿间,找到那片柔软的女性之地。

  “唔……”泠水压抑不住。

  看着泠水疼得冒出冷汗,炀洹乌黑的眼瞳闪过一丝怜惜。算了!就到此?止吧!正当他这么想时,车涛那张可憎的脸忽然出现在他脑海,向他挑衅。

  车涛……炀洹冷静的下床,昂然的挺立在泠水面前。

  泠水呆呆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炀洹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

  果然,是她奢想了。

  只听到炀洹瞪着她说:“不要说我虐待下人,你的身体我不想让它伤上加伤,可是你得用别的方法满足我。现在,帮我宽衣。”

  泠水没有时间思考,事实上她也不容许自己思考,她一件一件脱去炀洹身上的衣物,就像三年前她为他做的一样。

  矗立在眼前的男性胴体比她记忆中更添男人的成熟之美,这是一副发育完全的男性体格,尽管自己早已看遍他全身,泠水却还是有心神荡漾的感觉。

  “啊……”泠水瞠目结舌的看着炀洹胯下的东西惊异的变化。

  ……

  过了许久,他温柔的轻吻她的脸,再次将她拥入怀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