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2章(2) 作者:郑妍

  从猎狐大会回来后,炀洹表现出难得的体贴,他要受到惊吓的泠水好好休息,暂时不用伺候他。泠水因祸得福,得到了三天的空闲。

  三天过后,炀洹突然变得忙碌不堪,一连好几天不是不在家,就是早出晚归,要不就是在外过夜。他告诉泠水,如果他超过二更时分还没有回来就不用等他了。就这样,泠水有时一整天还见不上炀洹一面,和以往朝夕相处的情况相比较她是轻松多了,不过也有些不习惯。

  这天晚上,过了二更后她回到自己房里,可能是这阵子实在是太过轻松了,因此她不像平常那样累得倒头就睡。她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点睡意也没有。

  “泠水,你睡了吗?”有人在门外轻声唤她。

  泠水连忙开门。“锦秋,是你啊!”锦秋和她同年,都是十五岁,可能是年龄相仿的缘故,内向的泠水和锦秋倒是处得不错,两人挺有话聊的。

  “我睡不着嘛,来找你说说话。”锦秋说。

  “好啊,我也睡不着呢!”

  于是两人一起坐到床上去。

  “锦秋,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啊?”泠水会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最近她注意到锦秋常常愁眉苦脸、哀声叹气,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唉!”锦秋的苦瓜脸又来了。“我的贝勒爷过几天就要到西藏去了,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相见,教我怎么能不担心呢?”

  “什么?!”泠水听得一头雾水,拉着十分崇拜炀洹的锦秋问:“贝勒爷要到西藏去了?我怎么不知道?他要去西藏做什么?”

  “天啊!亏你还是贝勒爷的贴身奴婢,你居然不知道?”锦秋责怪的看着泠水,“你怎么这么迟钝,难道你没有发觉贝勒爷最近都不在家吗?”

  “是、是啊。”泠水有些惭愧了,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大家要?王爷和贝勒爷饯行啊!”锦秋哀怨的说:“带兵作战耶,那是件多?危险的事,万一贝勒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我……”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锦秋,你先不要哭,你还没有告诉我贝勒爷为什么要去西藏?”泠水心急的问。

  锦秋不满的瞪着泠水。“你这个大笨蛋!你以为贝勒爷到西藏是去玩的吗?是西藏出了什么叛变的问题,皇上要王爷和贝勒爷父子带军队去治理。”

  “是吗?”泠水一脸的茫然和怅然若失。西藏在哪里?离洛阳很远吗?炀洹是去作战的,那不是很危险吗?她知道炀洹拥有一身的好功夫,可是……“为什么皇上也要贝勒爷去西藏呢?贝勒爷才十八岁不是吗?”泠水可以理解皇上要裕亲王到西藏去,因为裕亲王曾经带领军队征战过许多地方,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可是炀洹年纪轻轻的皇上就要他上战场,这……“可能是皇上认为咱们家的贝勒爷有这个能耐。”锦秋很无奈的说:“没办法,谁要贝勒爷这么优秀呢?”

  “那……贝勒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天晓得!”锦秋一脸的悲哀。“也许三年、五年,也许永远也……”

  也许永远都不回来了?泠水心里想着,脸上满是愁色。

  “咦?”锦秋奇怪的看着她,“泠水,你该不会是在担心贝勒爷吧?你不是最讨厌贝勒爷,他不在你应该高兴才对呀!”

  泠水默然不语。

  “是啊,贝勒爷不在,我应该高兴的。他老爱捉弄我、苛责我、嘲讽我。他不在的话,我就不用忍受他了,这不是我向来最希望的吗?”

  但是……泠水脑筋一转,其实炀洹对她也不是那么坏。他骂她、笑她,但他从不以暴力对她,而且还让她有机会读书,如果有什么好东西,他也绝不会亏待她。就一个主人来说,他对她算是仁至义尽,她这个下人也不该要求太多才是。

  泠水在心中深深地叹着气。如果炀洹能够多尊重她一些,也许她就不会讨厌他了。

  “泠水,如果王爷跟贝勒爷都不在,那我们是不是会被遣散啊?”锦秋很担心这点。

  “嗯……”泠水也是很担心,不过她担心的不是这个,是……“喂,泠水,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啊?”锦秋对着突然转身就跑的泠水大叫。

  带着薄薄的酒意,借着明亮的月光,炀洹踩着稳健的步伐回到自己的房间。

  门外,有个瘦弱的身影蹲在那儿,炀洹浓眉一皱,盯着那个站起来的身影。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要你不用等我的吗?”夏夜的风还是有点凉意,看着那微微颤抖的肩膀,炀洹不能克制的斥道。

  泠水缓缓来到炀洹面前,嫩乳白色的小脸在月光下更显白皙,刻划着深深双眼皮的大眼一如平常的清澈澄净,鲜嫩的小嘴蠕动着:“贝勒爷,你不能死!”

  炀洹的脑中有一下子的空白,他愣愣的看着她认真异常的小脸,忍俊不住地笑了。

  “你在说什么啊?是谁告诉你我会死的?”

  泠水大声的说:“不管怎样,你就是不能死,我要你活着回来!”

  泠水说的话完全出自真心,没有半分虚假;虽然她不是很喜欢炀洹,也有点讨厌他,可是她就是不希望他死。好人不应该早死的,他虽有点骄傲、有点自负、有点目中无人,但是他还算是个好人。炀洹敛去笑容,他彷佛能感受泠水对他说这番话的心意,他的表情和泠水一样认真。

  “你真的不希望我死吗?我要是不死,回来后要是继续欺负你怎么办?”

  泠水摇摇头。“只要你不死,你要怎么欺负我都没关系。”

  “真的?”炀洹微微一笑。“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一定活着回来。”

  “真的?!”泠水眼睛一亮。“这可是你自个儿说的,不可以食言而肥哦!”

  “那当然,我炀洹向来言出必行。”

  泠水想想,还是不能放心,于是伸出手,“你跟我打勾勾,我就信你!”这一刻,她忘了自己的身份,也忘了炀洹的身份,满脑子想的都是炀洹要怎样才能够活着回来,她需要他的承诺。

  要是在平时,炀洹一定会甩开泠水的手,但是他却伸出小指与她的小指相勾。也许,在此时此刻,他也暂时忘了自己的身份吧!

  勾完手指,泠水先笑,然后,炀洹也跟着笑了。

  月光洒在两人身上,他们脚下的黑影靠得好近、好近……

  雍正八年裕亲王府邸的后花园,有位身穿紫衣的少女正弯着腰摘花。

  她的身材娇小玲珑,虽然纤瘦却不骨感;肤色白皙却不苍白,皮肤光滑细腻彷佛吹弹可破;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小而挺直的鼻,还有如花瓣般柔软的双唇。老实说,她长得不算十分美丽,不过也绝对不难看。纯净、自然、清秀、可爱,这是她给人的感觉。

  她──就是十八岁的泠水,她已经在裕王府六年了。

  前三年,她每天的日子过得像打战一样;后三年,她依然忙碌,不过工作量减少很多。

  “泠水!泠水!”

  泠水抬头看着朝自己奔来的锦秋,摇头笑着:“锦秋,你干嘛大呼小叫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哪里失火了呢!”

  “泠水,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哪!”锦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贝勒爷他、他、他就要回来了!”

  “真的吗?”泠水紧抓着锦秋,欣喜若狂的问:“贝勒爷真的要回来了?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是真的。”锦秋兴奋的嚷道:“是何叔说的,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因为西藏的局势已经安定下来,皇上下旨要贝勒爷先回来,王爷则继续留守西藏。”

  见锦秋说得如此肯定,泠水终于相信。她双手合十地念道:“谢天谢地,谢谢老天爷保佑,贝勒爷总算平安归来了!”

  “可是,泠水……”本来兴高采烈的锦秋忽然脸色一变,口气一转。“我还听说这次不只贝勒爷回来,还有一个贝勒爷新纳的小妾也要跟着一起回来耶。”

  “啊?”泠水的大眼张得不能再大了。炀洹居然纳妾了?

  “听说叫如意来着。”锦秋一脸的沮丧。“我还听何叔说,如意长得很漂亮,是个大美人儿。唉,这样我们不就没有机会了……”

  泠水能了解锦秋为何叹气声不断。在裕王府的奴婢有很多和锦秋一样,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炀洹的宠爱,飞上枝头做凤凰。现在好不容易把炀洹给盼回来,却无端冒出一位厉害的角色,眼看美梦就要破碎了,泠水虽不是锦秋却也能感同身受,?她掬一把同情的泪水。

  “锦秋,你先不要这样想,这些都是你听说的,说不定那位如意并没有何叔形容得那么漂亮,你还是有机会的。”泠水给锦秋打气。

  “我?算了吧!”锦秋认命的说:“我倒觉得何叔说的一定是真的。你想想,贝勒爷眼光那么高,要不是美人他怎么可能会看上眼,而且还纳?妾呢?”

  泠水这下就没话好说了,因为她也同意锦秋的说法。她看多了以前和炀洹交往过的女人,真的是一个漂亮过一个,她开始对如意的长相感到好奇了。

  “我铁定没望了。”锦秋看着泠水,一脸羡慕的说:“还是你好,贝勒爷那么喜欢你,他一定要你再伺候他的。”

  “啊?你说贝勒爷喜欢我?你在说什么,贝勒爷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个无名小卒。”

  “如果贝勒爷不喜欢你,他怎么会要你伺候他三年?”

  “这……我怎么知道,可能、可能是贝勒爷一直以欺负我?乐吧……”

  “唉,就算欺负也好,我就没有你的好运气,贝勒爷他连欺负我都不肯。”锦秋摇头叹气地道。

  “你呀!”泠水让锦秋弄得哭笑不得。

  “我想贝勒爷一定还是要你的,我的直觉向来很准。”锦秋十分笃定的说。

  泠水呆住了。不会吧!她现在都在厨房帮忙,已经是厨房不可或缺的人手,炀洹应该不会把她调回他的身边,毕竟还有很多丫环可以取代她不是吗?

  但是,万一炀洹坚持呢?泠水心情变得沉重了。没错,她是很高兴炀洹平安归来,可是她并不想伺候他,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小女孩,她怀疑自己能否像以前那样接受他给她的一切……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