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2章(1) 作者:郑妍

  雍正五年

  泠水小心地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走进屋里,寝房内传出的嬉闹声使她吓了一跳,差点手滑端不住盘子。

  “泠水,是你吗?”

  “是我,贝勒爷。”泠水应道,心中沉甸甸的。

  每次都这样!炀洹从来不避嫌,即使他人在屋里和女人谈情说爱,他照样指使泠水做这、做那的。泠水感觉好别扭,每次这种场面都让她浑身不自在。

  “进来帮我更衣。”

  又来了!泠水蹩着一肚子的气踏进寝房,一个女人正巧和她擦肩而过,是生面孔,不过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住在洛阳城的人都知道,在?多的贝勒爷里,出类拔萃的炀洹贝勒同时也是个风流胚子,不管是名门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只要被他看上的,莫不手到擒来。只因炀洹贝勒的俊?太有杀伤力,很少有能抵挡他魅力的人,如果有的话,泠水倒想见识一下。

  反复做着三年来重复的动作──更衣,泠水心想,也许自己是这世上唯一能对炀洹免疫的人。不知是否看惯还是她不曾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裸体,这副令许多女人如痴如醉的躯体对她来说,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不过,她的好奇心还是有的。

  “真的有这么棒吗?”她伸出手指忍不住戳戳炀洹看似结实的胸膛。

  “做什么?”炀洹强壮的手臂绕到她身后突然拥住她,使她在措手不及之下被抱个满怀。

  “啊,放开我──”泠水尖叫着想挣脱,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抱她。

  “怎么,你不是想要我吗?”纵使捉弄嘲讽她已成家常便饭,但炀洹还是乐此不疲,原因很简单,他喜欢看泠水生气的模样。

  正中他下怀,泠水果然生气了。

  “贝勒爷,你不要捉弄我,我没有……”

  炀洹那堪称完美却一向过于冷酷的脸此刻布满了笑意。他喜欢泠水生气的样子,她一旦生气,粉颊就会变得白里透红,让人有想咬上一口或是捏一把的冲动,其实他更喜欢泠水的笑容,可惜她不常笑,尤其是在他面前。

  “你刚才那个动作,分明是在挑逗我。”

  “我没有……我不是……”泠水垂首敛眉,紧闭嘴巴不再说话,这是她抗议他的一贯方法。

  不管承受多大的委屈,泠水从未在他面前掉过一滴泪,她最多以沉默来响应他。可能就是她从来不示弱这一点,才让炀洹一直留她在身边吧!

  看泠水这样,炀洹也没有心情再逗她了。自己系上腰带,他淡淡的说:“三天后有一场猎狐大会,我要你跟我一起去。”

  “啊?”泠水一阵错愕。她知道猎狐大会每年举办一次,几乎都在夏至时分;这是王室子弟之间的比赛,当天猎狐最多的人?优胜。其实优胜者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的好处,不过因为攸关面子,所以参加者都全力以赴、争取荣耀。

  炀洹从十四岁开始参加,到今年已是第五年,过去四年来,炀洹拿了四次优胜,给他父亲裕亲王挣足了面子。

  但炀洹从未带过奴婢一起参加猎狐大会,主要是因为猎狐的场地和过程难免会有危险,所以鲜少有女子在场,但是这次竟然……“贝勒爷……”泠水不明白炀洹的用意。“我怎么可以……”

  “可不可以不是你说的;这是命令,你只要照做就好了!”炀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让泠水见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让泠水再次觉悟到自己是个下人的事实。

  “我到前厅去喝茶,你把这里收拾一下。”说完,他就离开。

  “奴婢遵命。”

  泠水喃喃自语后,落寞的笑了。

  天刚蒙蒙亮,号角一响,猎狐大会就宣告正式开始。

  泠水和一群同样是奴婢的人坐在一起,因为炀洹觉得围场里太危险,所以不准她乱跑,一定要她在围场外观看。可是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再加上天气又热,让泠水十分后悔来这一趟。

  而且,不爱嚼舌根的她也无法和那些奴婢高谈阔论,加入她们的话题,即使她们讨论的重点都集中在炀洹身上。

  在皇室公子中,炀洹仍旧是最出色的一个,泠水发现大家都对她投以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虽然她只是名奴婢,但是能够伺候炀洹贝勒,和他朝夕相处,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泠水早就习惯别人对自己另眼相看了。说真的,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炀洹到现在还留她在身边呢?比她精明能干的下人多的是,长得比她好看的也大有人在,为什么他非要她不可呢?这个问题困扰了她三年,至今仍想不通。

  离午膳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一些阿哥、贝勒已陆陆续续回来,泠水立刻准备妥当等着迎接炀洹。

  “泠水,原来你也来啦!”

  “炀洹少爷。”泠水上前行礼。

  这位炀洹少爷她见过几次,他的父亲敬王爷和裕亲王是兄弟,他和炀洹算起来是堂兄弟关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炀洹似乎不怎么喜欢炀洹,每次炀洹来到裕王府,炀洹都不太理睬他。

  泠水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炀洹,以为他也是贝勒爷,还喊他一声贝勒爷呢!后来经旁人说明才知道,原来不是王爷的儿子就一定是贝勒,全由皇上决定。炀洹荫封?贝勒,也有其它人被封?贝子,也有人像炀洹

  这样什么都没有的。

  “炀洹还没回来呀?”炀洹潇洒的跳下马,走到泠水面前。

  毕竟是堂兄弟,炀洹的五官与炀洹有三分相似,当然,炀洹那有如神般的美,炀可能连一半都没有,但就整体而言,他的外表仍然是出色的。他也有一副好体格,只是少了炀洹特有的压迫感,所以泠水并不排斥和他相处,因为和他在一起,有和炀洹在一起时所没有的自在感觉。

  “炀洹少爷,你的收获如何?”

  “五只狐狸,两只兔子,你要不要看看?”

  “不、不用了。”泠水连忙摇着手说。这些王公贵族的娱乐在她看来是很残忍的行?。

  “等一下一起过来用午膳吧!”炀洹说。

  “不用劳烦了,阁下请自便吧!”

  听这冰冰凉凉的声音,泠水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到她身后。

  原本融洽的气氛在这一刻冻结。可能是看惯炀洹冷峻严肃的脸,炀洹一点也不在意的以微笑面对他的堂兄。

  “嗨,炀洹,你的成绩怎么样?”

  “你想呢?”

  炀洹那冷硬的脸部线条教泠水看了直皱眉,她知道炀洹一向不把炀洹放在眼里,鲜少给他好脸色看过,但再怎么说炀洹也是他的堂弟,泠水真替炀洹抱不平。

  “我想你的成绩一定比我好,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从没能赢过你。”炀洹说。

  “那你还问?”说完,炀洹不理会他,拉着泠水的胳膊就走。

  “贝勒爷……”泠水一面走,一面挣扎着,炀洹没有收敛的力道把她弄得好疼。

  炀洹忽然放开她,转头过来对她说:“我带你来这儿是要你伺候我,不是让你去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的!”

  打情骂俏?泠水先是一阵错愕,随即心中的愤怒不断扩大。

  “贝勒爷,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炀洹少爷不是陌生人,况且……况且是他先找我说话的呀!”泠水顾不了顶不顶撞炀洹,她要?自己辩解。“啊──”炀洹抓住她的手臂,俊美无瑕的脸凑近她,形状完美的唇添上一抹她再熟悉不过的冷笑。

  “泠水,你要我提醒你多少次?记着,你是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你也得乖乖闭嘴,知道吗?”说完,他稍一用力,指尖便深陷她脆弱的手臂里。

  “啊──”她痛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她不顾一切推开他,没命的向前跑。

  “泠水,你给我站住!”炀洹万万没想到泠水会反抗他,当他回过神时,泠水已经跑得远远的了。可恶!可恶!泠水没命地跑着。她知道不管跑得再远,炀洹马上就能追上自己,但她还是要跑,至少在这短短的一刻让自己不是他的东西吧!

  跑着、跑着,她突然停下来,不知何时有匹马正朝她全速的冲来。眼看马儿愈来愈接近,她像被钉住四肢般无法移动……就在她闭起双眼时,一阵熟悉的体味包住了她,当她再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压在炀洹身上,四周尘土飞扬,自己和炀洹都是一身的黄土,最糟糕的是她的身体开始有痛的感觉了。

  “泠水,你觉得怎样?”

  炀洹坐起身,将泠水抱在怀里。

  泠水脑中一片混沌。老实说现在的她什么都搞不清楚,只知道炀洹救了自己一命。

  “贝勒爷,谢谢……”她口齿不清的说。

  “你毋须言谢。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我的东西,我没有命令你死,你就不能死,明白吗?”

  泠水无力的闭上眼。“是的,我是你的东西……”在失去意识前,她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