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1章(1) 作者:郑妍

  清雍正二年

  泠水永远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当时她只有十二岁。

  在那一天以前,她有家、有爹、有娘,还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有家人疼爱呵护的生活让她每一天都过得无忧无虑,她一直以为这种幸福的日子会永远陪伴着她。

  但是,母亲却病了,而且病了好久好久。她看着生命力一天天从母亲身上抽离,到最后她最爱的亲娘终究还是敌不过病痛的折磨,永远永远离开她,离开这个世界。

  在母亲死后的第十天,父亲带着她离开她住了十二年的“碧螺村”,父女俩徒步走了二十多天,来到一处好热闹的地方。

  泠水知道这个地方叫洛阳,是父亲告诉她的。父亲这一路上还和她说了好多话,说为了医治母亲的病,家里不但已经山穷水尽,还欠人家好多钱,他无法养活两个孩子,只好忍痛将她卖给“裕王府”,希望她不要怪他这个没有用的爹等等……现在,他们父女终于来到裕王府了。泠水是识字的,虽不是很多,不过她知道必须伸长脖子才能瞧见的巨大黑色匾额上那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写的就是“裕王府”没错。

  气派宏伟的大门、昂首站立的守卫……泠水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豪宅,直到父亲颤抖发冷的手握住她。

  “泠水,你进去之后要好自为之啊!这裕王府里住的都是些高贵的人,有王爷、贝勒爷的,这些人是千万不能得罪的。小心行事,凡事机伶些,多做少说总没错,知道吗?”

  “泠水知道,爹。”她万分不舍地看着父亲,“爹,你和大哥要好好照顾自己……”

  虽然她不知道丫环这个工作要做些什么事,可是她知道碧螺村那个家是回不去了。她,泠水,从这一刻开始,她的自由、她的身体、她的未来、她的一切的一切,都交给裕王府了。

  “泠水,爹的好孩子……爹对不起你……”泠父声泪俱下说着。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试问有哪一个做父亲的会狠心卖掉女儿来换取金钱,他对不起泠水,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不愿见到父亲流露自责悔恨的表情,泠水强?欢笑地安慰道:“爹,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怪你呀……”

  泠水说的是真心话,她真的没有一丝一毫责怪父亲的意思。她知道自己的牺牲能还清家中积欠的债务,也能让父亲和哥哥的生活获得改善,她不在乎自己会失去什么,只要她的家人过得好,这是还未从丧母之痛恢复过来的她目前仅有的心愿。

  见女儿如此乖巧懂事,泠父心中充斥着强烈的不舍和怜惜。他一把搂住女儿,低唤着:“泠水,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爹,我会的!”

  泠水贪婪享受着父亲的温暖,她小小的心灵知道或许这是他们父女最后的拥抱了。

  泠水在裕王府认识的第一个人是王嫂。

  守在大门的侍卫在得知他们的来意后,王嫂就出现了;泠水在门外依依不舍的告别父亲,就跟着王嫂进入裕王府。

  走过一条又一条的回廊,经过一间又一间的房子,裕王府大得令人难以想象。要不是有王嫂在前面带路,她肯定会迷路的。

  王府这么大,房间这么多,是不是住着很多人啊?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还有无法预知未来,泠水忐忑不安,在王嫂身后走得战战兢兢,走着、走着,她的背脊突然涌上一股寒意,使得她不得不停下来。

  她必须把头?得高高的,才能看清楚矗立在她眼前的一马一人。马是白马,又高又壮又漂亮,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全身雪白的马,她一下子看得入神了。

  然而,比白马更吸引她的是骑在马背上的人,那是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冷峻的脸上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漂亮五官,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漂亮。

  裕王府的主人──裕亲王的独子炀洹贝勒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泠水。

  哪里来的野孩子?她不知道我是谁吗?第一次见面就敢如此放肆的打量我,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贝勒爷吉祥。”王嫂急急忙忙的上前请安,也拉了泠水一把。“丫头,快给贝勒爷请安。”

  泠水如此无礼的直视比裕亲王更令人敬畏的炀洹贝勒,王嫂紧张的情绪已经冲上最高点了。

  泠水虽然不懂这位贝勒爷是什么大人物,但她还是听话的学王嫂喊:“贝勒爷吉祥。”

  “是新来的丫环吗?”

  他明明是个少年,声音却像大人般的低沉浑厚,让泠水一直瞪着他看的眼睛瞪张得更大了。

  “是的,贝勒爷。”王嫂恭敬的回答。

  “喂,小丫头,你几岁?”

  泠水不由得一挺背脊,刚才那股不知名的寒意又来了,始作俑者果然是这个贝勒爷。没想到这么漂亮的眼睛也会发出如此锐利的光芒,像要把她看穿般,充满十足的魄力。

  但是,即使会有压力、会感到害怕,泠水还是一直看着炀洹。不完全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貌,真正的原因恐怕连泠水自己都弄不清楚吧!

  “我十二岁了。”泠水清晰的回答。

  “笨丫头,说什么我,要回答奴婢啊!”王嫂生气的揪着泠水的耳朵骂道。

  泠水吃痛之下用力推开王嫂。她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但是从没有人这样对她施以暴力。

  “我就是我,为什么要回答什么奴婢呢?”泠水不解的低嚷。

  “你还敢跟我顶嘴?”这死丫头,她什么都还没开始教她就起来了,这还得了,不给她点下马威怎么行!

  王嫂抬起手就要挥过去,不料却被炀洹的低吼声喝止住。

  “不许碰她!”

  “是。”王嫂吓了好大一跳,赶紧缩手。

  炀洹冰冷的黑眸注视泠水时,脸上有着似笑非笑的复杂神情。

  真是奇怪的小女孩!府里的下人见到他就像老鼠遇上猫一样,只有她,丝毫不畏惧他的注视,也许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他看出她有其它下人所没有的固执和倔强。和那些他看腻的唯唯诺诺下人相比,她实在是有趣又特别啊!

  “十二岁?看起来顶多十岁,个头真小啊……”炀洹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喃喃自语着。

  “是、是!”王嫂陪笑地说:“这孩子是个子小,不过听她爹说她手脚挺利落的。”

  “是签了卖身契吗?”

  “回贝勒爷,是签了卖身契。”

  “那好。”炀洹发亮的黑眸射向泠水,“就把她留在我身边吧!”

  “可是,贝勒爷……”王嫂慌慌张张说着:“这孩子才刚来,年纪又小,怎么可以……”

  “我说了算数。”炀洹简单一句话,就教王嫂闭上嘴巴,诚惶诚恐的点着头。

  炀洹从马背上弯下腰来,伸手抬起泠水的下巴。

  “小丫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知道吗?”

  泠水的小脸一片茫然,但她还是顺了炀洹的话点点头。她绝对不是害怕眼前这个人,她只是觉得自己似乎是无法抗拒他,不管是他的眼神,还是他说话的口气。

  “很好。”炀洹看上去似乎很满意的样子,随后便像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这怪事年年有,怎么就今年特别多啊!”炀洹走后,王嫂对着泠水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王府里奴仆成群,贝勒爷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小娃儿呢?”这小女孩长得又瘦又小,又只有十二岁,她实在是不懂贝勒爷怎会看上泠水。

  “算啦,这都是命啊!”王嫂对泠水说:“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泠水听得似懂非懂,她还不知道,这个已经是她主人的炀洹贝勒,从这一刻开始,将和她的命运、未来紧紧相连、密不可分──

  上午读书、下午习武、晚上自习,十五岁的炀洹从懂事开始,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

  他聪明、认真、上进、好学不倦,他知道自己是优秀的,否则当今圣上不会对他另眼相看,在他十岁那年就封他?贝勒,羡煞许多皇室子弟。

  少年得志的他难免树大招风、容易招忌。他也知道在大家的眼中,自己是个骄傲狂妄的人;但他不在乎人家怎么看他,他有资格骄傲不是吗?人家说他恃宠而骄,说他喜怒无常、阴暗不定,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他从来不觉得需要去改变自己,也没有想过要改变。

  用过晚膳后,他在书房读书,陪在他身边的是他两个奴婢──玉荷和泠水。

  一心二用对炀洹来说不是难事,现在他一面可以把书中的文字一字不漏的灌进脑子里,一面可以注意泠水的一举一动。

  泠水侍候他五天,他已观察了她五天,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享受。怎么说呢?并不是因为泠水还没有进入情况、笨手笨脚的模样令人看了有趣;而是因为泠水的真。

  在泠水身上,他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假和伪善。在几乎所有下人都在拚命讨好他的情况下,泠水显得那么特别。她努力做事,却从来不说一句讨他欢心的话,也不像别人故意做些讨好他的事;泠水的与?不同让他觉得很有趣。

  当然,他也想过,或许是泠水年纪还小,等她熟悉这里的一切说不定就会同流合污,所以他在等待,等待泠水有所改变的那一天。老实说,他不希望泠水改变,但他知道泠水一定会变的。这就是人的劣根性,泠水没有理由不和大家一样。

  看泠水会长成什么模样,的确可以为他一成不变的生活增添些许的趣味。究竟泠水会像一只摇尾乞怜的狗儿,还是黏住他不放的跟屁虫呢?

  就在炀洹沉思之际,他瞄到泠水拿的茶壶掉在地上,碎片和茶水洒了一地。

  “对、对不起……”泠水弯下腰就想去捡那些碎片,不料站在一旁、大她四岁的玉荷却揪住她的耳朵将她拉起来。

  “你这个笨蛋,笨手笨脚的,好好的一壶茶全让你给洒了!”

  “谁叫你动手的?”

  炀洹突如其来一吼令玉荷吓一跳,赶紧放开泠水。谁知道个头娇小的泠水一瞬间竟失去了重心,眼看就要朝那些碎片跌去。

  “该死──”

  炀洹动作比声音还快,泠水再度张眼时才知道自己已在炀洹的怀里。

  “你……”

  炀洹凌厉的目光一瞪,玉荷立刻全身发抖的跪下,抖着声音道:“贝勒爷息怒,奴婢知错了……”

  “你是故意的?”玉荷欺善怕恶,专爱欺负新手,炀洹早已略有耳闻。

  “奴婢不敢!”玉荷为了让炀洹消气,开始掌掴自己。“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一转眼,玉荷打了自己少说有十个耳光。

  泠水看了十分不忍。错的人是她,怎能要玉荷代她受过呢?

  “玉荷姊姊,够了,不要打了!”泠水去拉玉荷的手,玉荷不理她,照旧劈哩啪啦的打自己耳光。泠水一急,叫道:“贝勒爷,你不要罚她,快叫她住手啊!”

  炀洹漆黑的双眸蒙上一层寒光。“你命令我?”

  泠水一时没能听懂炀洹说的话,她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有股气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够了,不要打了!”炀洹冷声的命令玉荷:“你先出去!”

  玉荷迫不及待地逃出去,只留下泠水单独面对炀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