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郑妍作品集

水姬 第9章(2) 作者:郑妍

  趁着车涛和炀洹缠斗的时候,炀洹迅速解去泠水身上的绳子,再脱下外衣包住她的前胸。“泠水,你有没有受伤?”

  泠水摇着头,身体簌簌发抖。

  炀洹的心揪紧了,他紧紧地抱住这个极需要温暖的身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在如此温柔的胸膛里,泠水慢慢的不再颤抖,她抬起头轻声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你为了我,被炀洹少爷羞辱……”

  “我无所谓!”炀洹那双深邃的黑眸彷佛有稳定人心的力量,神奇的温暖她的人、她的心。“只要你平安无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他们深深看着对方,此时再也不需要任何言语,只因他们的心是如此契合。

  即使深深陶醉在这份幸福的感觉里,炀洹的心思还是有一些些放在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炀洹身上。

  此时炀洹已处下风,车涛高头大马的身子将他逼到墙角,正抡起拳头……“车涛,慢着,别伤他!”炀洹大声说道。

  “是。”车涛收起拳头,用手背打在炀洹肩上,敲晕了他。

  泠水有些吃惊的看着炀洹松了口气的样子。

  “贝勒爷……”车涛面有惭色的走到他们面前。

  车涛怎么会在这里?泠水这才发觉到车涛的存在,她抓住车涛的手,着急的喊:“涛哥,你怎么回来了?如意姑娘呢?”

  “泠水,我在这儿。”

  泠水吃惊的转过头去,站在门口的就是如意。

  “如意姑娘──”泠水紧张万分的偷偷朝炀洹看去。果然,炀洹的脸又变得冷冰冰了。

  如意微笑的对泠水说:“我知道你很惊讶。没错,本来我们已经出了洛阳,找到一处算是安全的地方在那儿住下来。我知道我们不该回来,可是我们终究还是不放心你呀!”

  “所以我们还是决定回来。”车涛接着说。“除非让我们亲眼见到你平安无事,否则我们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过得不快活。”

  “没想到我们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如意怯怯的看了沉默的炀洹一眼,“我们是在三天前偷偷回洛阳的,后来打听到你在敬王府,因为守备太过森严,无法得知你好不好。就在今天,看到炀洹带你来这儿,我们就一路跟踪你们。本来车涛想马上救你出来,刚好爷在这个时候来了,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刚才情况危急,车涛才不得不冒险一试。”

  泠水看着如意和车涛,又感动又焦急的说:“你们是救了我,可是你们自己呢?”她怕炀洹会对他们不利啊!

  “我们没想那么多!”车涛露出苦笑。“教我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涛哥……”泠水咬着下唇,想哭又想叫。

  如意对着炀洹跪下,充满歉意的说:“爷,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能弥补我的罪。我不再逃避,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我,我绝对不敢有怨言。”

  “贝勒爷,还有我。”车涛在如意身旁跪下。“我知道自己罪该万死、罪不可赦,但是我们是真心相爱,我们都不能失去对方。请你答应我们,不管是死罪还是活罪,我们都要在一起。”

  “是的!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请爷成全我们。”如意拜倒在地。

  泠水看得热泪盈眶,她哀求的看向始终不发一语的炀洹,“炀洹……”

  炀洹静静的注视着跪在地上的两人,严肃的面容让人看了害怕。

  炀洹没有想过要原谅这两人,直到现在,他还在生他们的气。一个是不忠的侍卫,一个是红杏出墙的小妾,他们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他没有理由原谅这对奸夫淫妇的!

  但是……他屏气凝神的看着他们,这两个人真的是罪不可赦吗?看起来他们确实是真心相爱,泠水跟我和他们又有什么分别?如果今天换作是我和泠水,大概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

  当炀洹这么想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对如意和车涛的恨意好象不再那么强烈。在他们身上,彷佛依稀可见自己和泠水的影子。现在的他们,在他眼中已不是奸夫淫妇,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有情人。他可以杀了一对奸夫淫妇,可是他没有办法杀了一对有情人啊!

  “你们走吧!”炀洹低低的说。

  面对三人质疑的目光,炀洹以着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我叫你们走,还有什么疑问吗?”

  三人这才有了真实感。泠水一把抱住炀洹,欣喜若狂地道:“炀洹,你真好!你太好了!”

  如意喜极而泣的趴在地上,“谢谢爷的不杀之恩!”

  炀洹眨眨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湿润的眼睛,故意冷声地道:“我放你们走,并不是表示我原谅你们了。”

  “是的,爷。即使如此,如意还是很感谢爷。”

  “车涛永生不敢忘贝勒爷的恩惠!”车涛也说。“泠水,后会有期了!”

  就在如意他们即将步出小木屋时,炀洹忽然冒出一句话:“等一下。”

  “啊?”其它三人都吓了一跳,生怕炀洹反悔。

  炀洹冷眼瞪着车涛,“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不起如意,你就给我走着瞧!”

  “属下知道了。”车涛恭敬的把话说完后看向如意,两人脸上满是笑容。

  依依不舍的送走两人后,泠水雀跃的对炀洹说:“炀洹,你真伟大,我以你?荣!”

  “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炀洹一脸的不屑。“我只是懒得再理那两人的事。”他用力一拉,泠水就跌进他的怀里。“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其它的东西我都可以不要。”

  “炀洹……”泠水任由他抱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觉在心中油然而生。

  两人相拥片刻,炀洹握着泠水的手,“走吧,我们回去。”

  他走了两步,却发现泠水纹风不动。“泠水,怎么不走?”

  泠水清澄的大眼定定看着他,“我不想回去,因为我怕哪一天你一生气,又不要我了!”

  “我……”

  难得一见炀洹困窘的表情,泠水告诉自己绝不能笑,要是笑出来的话,炀洹就会认为她原谅他了。她才不要这么简单就放过他呢!他害她流了多少眼泪啊!

  “对不起。”炀洹认真的道歉。“我想那时我是气疯了,因为对象是你,换作是别人,我才懒得跟他们生气。”

  “我真的很抱歉。说是要惩罚你,没想到却惩罚了我自己,那几天我度日如年、食不下咽,你放心,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那种痛苦的感觉我永远都不想尝试了。”

  “那你为什么不到敬王府来接我?”泠水觉得委屈,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她哽咽的说:“你就放心把我丢在那里啊?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炀洹少爷会对我做出什么事吗?”

  “担心,我当然担心,可是我……可恶!”

  炀洹扶着她的肩,摸着她泪湿的脸,“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可恨!为什么我那些没用的自尊、骄傲就是不能丢掉呢?”他摇摇头,“就因为我不肯先低头,就因为我要维持骄傲,差点害了你……”

  “炀洹……”

  “我发誓再也不会让这种情形发生了。”他捧起泠水的脸,温柔的凝视着她,“在你面前,我不需要自尊、骄傲,不需要那些贝勒爷该有的东西,我要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泠水深深的看着他,“结果我还是你的东西。”

  “不,你是我的女人,唯一的女人,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说完,他低下头深深地吻住她。

  借由炙热的唇舌,炀洹释放出累积多日的爱欲,泠水也一样。她踮起脚尖紧紧攀着他,粉红色的舌头大胆的迎上他的攻势。

  炀洹发出既满足又懊恼的叹息声。只是亲吻还不够,他想要她的全部。

  “泠水,我们回去吧!”他轻舔她脖子细嫩的肌肤挑逗道。

  “嗯。”泠水这时想起被遗忘的炀洹,他还不省人事呢!“他……”虽然炀洹差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来,但是看在他和炀洹是亲兄弟的份上,还有他对炀洹的不满其实也有教人同情的地方,她不禁要?他担心,不知道炀洹会怎么处置他!

  炀洹面无表情的说:“就把他丢在这里,等我回王府再通知敬王爷,要他自己来把儿子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

  “咦?”泠水不解的看着炀洹,这不像他的作风啊!炀洹一向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怎么这次……炀洹一眼就看穿泠水心中所想,他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如果这小子伤害了你,我铁定要他加倍奉还。现在看在你平安无事的份上,我也懒得跟他计较了。哼,跟这种人斗气,太不值得了!”泠水挽住他的手臂,巧笑嫣然的说:“我知道,因为──他是你的弟弟对不对?”

  “哼!”

  炀洹打死也不承认的模样太可爱了,泠水笑着一把抱住他。

  她好开心,炀洹真的变了,今天发生的这两件事让她发觉炀洹的心变得柔软了。当然,他还是那个有尊严、比谁都要来得骄傲的炀洹贝勒,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她深爱的炀洹贝勒有颗柔软的心,他已经学会去尊重他人的感觉,学会如何去体谅别人。

  “你在笑什么?回家了啦!”炀洹以为泠水在嘲笑自己,竟然难得的飞红了脸。

  “等一下嘛!”看到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泠水爱不释手、舍不得放开他。“炀洹,人家好想再听你说那一句话哦。”她撒娇的要求。

  “哪一句?”

  泠水娇嗔道:“就是‘你是我的女人’嘛!”炀洹这个迟钝的傻瓜,他不会知道这句话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原来是这一句啊!”泠水太小看炀洹了,她不知道炀洹的内心是经过多少挣扎才有这句话的诞生,这句话对他们两人可说意义非凡。

  “要我说几千、几万遍都行。”他写满爱意的双眼直视她澄澈真挚的黑眸。

  “泠水,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

  泠水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轻抬起脸;炀洹立刻俯下头亲吻这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女人。

  屋外的明月静静的照着这片有情大地──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