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8章(2) 作者:郑妍

  无意中瞄到炀洹着迷的看着自己,泠水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下脚步,微喘着气。

  “我、我好象有点失态了……因为我小时候常常到这里来玩,回到这里,就好象回到那个时候一样,好怀念哦!”

  “在你的记忆里,没我存在的记忆才令你感到怀念,是不是?”炀洹乌黑的眼瞳流露出一丝悲哀,泠水深刻的感受到了。

  “不……不是的,贝勒爷……”泠水一时之间乱了分寸,她不明白炀洹究竟要问她什么。

  “泠水,到我这里来。”炀洹对她伸出手。

  泠水迟疑了一下,慢慢走到他身边。

  炀洹轻轻地拥住她。“你让我抱你,是因为我是贝勒,还是因为我是炀洹?”

  “贝勒爷,我听不懂……”

  “我要你回答我,在你眼中的我,是炀洹贝勒爷还是炀洹?”

  “贝勒爷,这有什么分别吗?你就是你啊!”

  “对,我就是我,对我自己来说是没有分别的,可是你呢?”炀洹放开泠水,不带一丝嘲讽的眼睛直看进她眼底。

  “我是炀洹还是贝勒,对你而言,还是有分别的不是吗?”

  把视线从泠水脸上收回,炀洹看向远方,幽幽的叹一口气,“我知道自己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常常使我伤害周遭的人而不自觉,甚至伤害到我自己也不自觉。当然,也伤害了你……”

  “贝勒爷……”泠水感觉意外、惊喜,他是不是在说出藏在内心的话?他竟然愿意说给她听?她不是在做梦吧?

  “也许是我根深蒂固的认为你是我的东西,所以我从未正视对你的这份感情,直到车涛出现让我尝到不曾尝过的滋味,那就是嫉妒,嫉妒就像恶魔盘据在我心上。”

  他看着泠水,苦涩的笑说:“也许在你心中,我就和恶魔没什么两样。我这个恶魔不顾你的意志强占你的身体,而该死的是我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嫉妒。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愈来愈明了对你的感情,虽然我不肯承认,但我的确是爱上你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泠水瘦小的身躯一阵战栗,没有任何字眼可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其实这对我来说,是个严重的打击。”一反平日的心高气傲,炀洹注视泠水的脸看起来有些落寞。

  “我不能相信,怎么会是我爱上你,应该是你来爱我才对,就像那些女人一样。”

  “当我察觉到自己的心情之后,骄傲的我不肯面对现实。于是我开始逃避,不再碰你、不再看你,离你远远的。我放不下身段告诉你我爱你,我要等你先来告诉我……”

  炀洹说着、说着就笑了。“我很愚蠢,对吧?你可以尽量嘲笑我,我不会在意的。”

  泠水飞快的摇着头,她怎么会嘲笑他,她也可以体会他对她那种想爱又不敢爱的心情。

  如同炀洹所说的,他太骄傲了。天之骄子的他一直是女人瞩目的焦点,从来就只有别人乞求他的爱情,不需要他付出感情。从以前到现在,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这样的不解风情。

  炀洹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固执的自以为是主仆之间的感情,完全没有联想到爱情上面。

  “现在,我终于说出真心话了。”炀洹扶着泠水的肩膀,期待的问:“泠水,你的真心话呢?”

  “我……”泠水咬着嘴唇,犹豫着。

  “泠水,我爱你!”炀洹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将泠水圈在怀中。对心爱的人主动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对他而言无疑是项不可思议的疯狂举动。此刻他不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炀洹贝勒,现在的他只是个全心全意爱着泠水的男人。

  听着炀洹的爱语,倚在炀洹温暖可靠的胸膛,这份真实的感觉冲击着泠水的心,所有的不安和徨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对炀洹长久以来的爱恋。她爱这个抱紧着自己的男人,爱了好久……好久!

  “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她发自内心的呐喊着。

  “泠水……”炀洹忘情的吻着她的脸,他终于等到她的真心话了。

  微仰着脸,泠水眼睛湿润的说:“贝勒爷,我也是直到最近才弄懂自己的心情,我不晓得爱一个人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爱上你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不配呀!我们身份相差悬殊,我这个下人怎么高攀得起呢?”

  “这就是你拒绝我求婚的原因为”

  泠水痛苦的点点头。

  “泠水,你跟我来。”炀洹带她走到一处斜坡上,他高高站在她前面,这么一来两人身高的差距更大了。

  “你看,一直以来我们的关系都是如此,我高你低。不过现在……”他走下来和泠水站在相同的高度。

  “从这一刻开始,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没有谁高谁低。”

  “贝勒爷……”

  “叫我炀洹。在你面前我是炀洹,不是炀洹贝勒,而你也不是奴婢泠水,明白吗?”

  泠水好感动,她泪眼迷蒙的点着头,“我知道了,炀洹。”她主动投向他的怀抱。

  “噢,泠水。”炀洹摸着她的头,喊着:“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真的得到你的心了吗?”

  “我也好象在做梦一样。”她紧紧靠在他身上。

  “让我们来证明这不是一场梦吧!”他饥渴的唇用力地覆在她诱人的红唇上。

  “泠水,我爱你。”

  炀洹不厌其烦的一再重复这句话。他温柔地在泠水细白的脖子上洒下无数的轻吻,手也没闲着地爱抚她白皙浑  圆的双峰、她的纤腰,还有她轻颤的大腿内侧。

  炀洹的手所到之处,都让泠水喘息不止,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被心爱的人触摸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她渴望更多更多的爱,她弓起身体,热烈地吻着他的唇。

  炀洹立刻响应了她。两人追逐着彼此的舌头,想给对方多一点的爱。

  ……

  “嗯……”泠水慢慢撑开慵懒的眼皮,发现自己就躺在炀洹身上。

  “你醒啦?”炀洹一手抱着她,另一手玩着她垂在肩上的长发。

  “贝勒爷……”

  泠水面红耳赤的想起身,毕竟她还是不习惯赤裸着身子和另一个赤裸的身体重叠在一起。

  但炀洹却不准,他捉住她的手腕,重新将她纳入自己怀中。

  “怎么又叫我贝勒爷了?刚才你不是还很热情的喊着我的名字吗?”

  “我……”泠水羞得满脸通红。炀洹的话让她想起刚才的自己有多大胆、多不害臊。

  炀洹笑着抚摸泠水滑嫩的大腿。“你的腿夹好紧,一直到完事,它们还紧紧夹着我的腰不放。”

  “讨厌!”泠水快羞死了!她抡起粉拳朝炀洹健壮的胸膛进攻,只见炀洹笑嘻嘻的把唇凑上来,吸着她的嘴,直到她发出甜蜜的呻/吟声。

  “没想到我们也会有打打闹闹的一天,真好!”炀洹的嘴还舍不得离开泠水微热的脸。

  是啊!泠水的眼中盈满柔情深深地看着炀洹。

  炀洹执起她的手,“现在你不会再逃避我的感情了吧?”

  泠水摇摇头。“不会了!”既然炀洹不再逃避,那她也不需要逃避了。

  “那么,答应做我的妻子。”

  “这……”

  炀洹爱怜的拨弄泠水额前的浏海,“我不是说过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是平等的。我不再是你的贝勒爷,而你也不再是我的东西,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炀洹的女人,你听清楚了吗?”

  泠水脸上的表情是欢喜,也是哀愁。你是我的女人这句爱的告白是她做梦也不敢奢想的一句话!

  “真教人难以置信。”泠水低声说:“我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相信你是真心爱我的,可是,为什么是我?我是如此的平凡……”

  炀洹轻轻捧起她的脸,语气坚决地道:“是平凡、是下人,这些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我只知道我爱你。”

  炀洹揽泠水入怀,给她一个如花瓣般轻柔的吻。

  泠水心满意足的依偎在他的胸前,心中再无半点疑虑。

  “至于额娘那儿,你不用担心,由我跟她说去。”炀洹亲吻着她的脸,边吻边说:“阿玛和额娘一定不赞成我娶你,这是意料中的事,不过你不用担心也不用烦恼,一切都交给我。只要我坚持,谁都阻扰不了我们。对了,还有如意……”

  “如意姑娘?”泠水大梦初醒的从炀洹的臂弯中惊跳起来,她太沉迷于幸福中,以致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泠水,你怎为了?瞧你吓的……”炀洹奇怪她的脸为什么一下子就变得惨白,而且还一脸害怕的样子。

  泠水摇着头,低下头去避开炀洹的视线。她没有脸看他,他是如此深爱着自己,可是她却背叛了他、背叛了他的爱。

  “你是怕如意会欺负你吗?”炀洹误以为泠水是因为如意而害怕。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想错,任他再聪明也想不到泠水会害怕的真正原因。

  “放心,如意不是这样的人,再说,你们不是一直都处得很好?”

  泠水抬起头,心中的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炀洹,你爱如意姑娘吗?”她想从他口中得知他对如意的感情。

  炀洹笑笑说:“怎为了?你吃如意的醋,嗯?”

  “不是的。”泠水急切的说:“我希望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如意姑娘。”

  见到泠水一副急于想要知道答案的模样,炀洹也不好再逗她,他摸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怎么说?”

  “我对如意和对你的感情完全不同。我很清楚的知道,只有你是我真心爱的人,我的爱情全给了你,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你也喜欢如意姑娘,不是吗?”

  “我是喜欢她,但那不是爱情。”炀洹看着她,沉吟的说:“严格说来,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像朋友、也像亲人,要说是兄妹也可以……或许我跟她之间还比较像姊弟,因为她会对我训话,哈哈……”

  “是吗?”望着炀洹的笑容,泠水觉得自己好象可以松口气了。如意是对的,炀洹是喜欢她,但这份喜欢并没有掺杂爱情的成份。也就是说,如意的离去也许不会带给炀太大的打击。

  “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吧?”炀洹摸着她的下巴问。

  “嗯。”泠水试探的再问:“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如意姑娘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那你会不会成全他们?”

  “这是不可能的!”炀洹断然的说。“如意绝对不会爱上除了我之外的人。”

  “所以我说如果啊!”泠水紧张的看着炀洹。“你会不会成全如意姑娘和那个人?”

  炀洹静静的看着她,沉声的说:“我会杀了如意,还有那个人。”

  “啊?”泠水骇然。

  “如意是我的人,我绝对不允许她背叛我!”炀洹刚毅的黑眸直视着泠水,“还有你。泠水,你若背叛了我,我一样会把你杀掉。”

  泠水整个人呆住,她怔怔的看着炀洹,任由寒意爬满整个背脊。

  “瞧你吓的……”炀洹觉得好笑,温柔的挽泠水入怀,摸着她的耳朵说:“泠水是乖孩子,你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

  在炀洹怀中的泠水猛然打了个冷颤;不过炀洹并没有发现,他温柔的亲吻着泠水惨白的脸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