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8章(1) 作者:郑妍

  泠水上了门闩,确定不会有人来打扰后,才转身面对在这个时间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人。

  “如意姑娘,涛哥,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泠水开始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

  如意和车涛互看一眼,两人的脸色非常沉重。

  “泠水,这件事真不知该怎么跟你说才好,总之,我们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对方吸引了……”车涛开口。

  “都是我不好!”如意泪眼汪汪的瞅着车涛,“都是我诱惑他的……”

  “如意,你怎么这么说呢?”车涛抓着如意的手腕,急切地喊着:“难道说你后悔了吗?”

  “我没有,真的没有!”如意疯狂的摇着头,她扑进车涛怀里,紧紧抱住他。“我没有后悔爱上你!

  能爱着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可是我不想害你呀……”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车涛温柔的凝视着如意,“如意,我爱你!”

  “车涛……”如意在他的怀抱里流下感动的眼泪。

  泠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好惊讶也好感动,她无法形容自己目前的心情。

  这两个人都是她的好朋友,看到他们深爱着彼此,她由衷的替他们感到高兴,可是,这是不可以的!

  如意是炀洹的妾,于情于理,这两个人是绝对不可以在一起的。

  “如意姑娘,贝勒爷他……”她担心的看向如意。

  “泠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如意苦笑的说。“你一定认为我背叛了爷,关于这一点我不否认,因为我的确背叛了他,可是……”如意来到泠水面前,“相信我,泠水。在贝勒爷心中,自始至终他爱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你呀!”

  “我?”

  如意点点头。“没错,就是你。而且我跟爷的关系完全不像你想的那样,爷对我的感情不是爱情,我对他也不是。”

  “不会吧?”单纯的泠水难以理解如意话中的意思,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感情可以这么复杂,就像她始终不解炀洹对自己的感情一样。

  “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车涛对如意说:“我想我们的事迟早会教人给发现,趁还没有东窗事发之前,我们远走高飞吧!”

  如意惊叫:“你疯啦!爷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怎么会?你不是说贝勒爷爱的是泠水吗?”

  “这和爷爱不爱我没有关系!”如意焦灼的喊:“你不懂爷,在他心中我是他的人、他的东西,除非他不要我,否则我不可以背叛他的。”

  “如意姑娘说得对。”泠水完全认同如意的说法。姑且不论炀洹对如意是怎样的一份感情,只要是背叛这项罪名,对炀洹来说就足以判如意死罪了。

  “再说,爷他仍握有兵权,只要他一声令下就有成千上万的人?他效命,你说我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只怕我们还未出洛阳就让人给捉了回来。”

  “我不管!”车涛神情激动的吼道。“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如果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他一把抓住如意。“如意,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只有离开裕王府、离开洛阳,我们才有幸福可言。”

  如意挣扎的说:“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们是半点胜算也没有啊……”

  “也许还有一个办法……”泠水沉吟的说。

  “啊?”如意和车涛不约而同朝泠水看去,当他们听了泠水提出的方法后,两人脸上都出现希望的光彩。

  “这的确不失?一个好法子,不过……”如意不安的摇摇头。“不,还是不行,这么一来泠水你就危险了。”

  “如意说得没错,泠水,你肯?我们这么做我们真的很感激你,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而让你陷入危机!”

  泠水微笑的说:“涛哥、如意,你们根本不用担心我。如意不是说过,只有我才是贝勒爷的最爱吗?”

  “我是这么说过,但是你别忘了,你帮助我们,不也等于背叛了爷?”

  “但至少我还留在他身边。”泠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说你们就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想贝勒爷他肯定会生气的,顶多打我一顿,总不至于把我杀了。”

  “可是……”

  “别再可是了!”泠水一手抓着如意的手,一手握住车涛的手,然后将两人的手互叠在一起。“你们一直很帮我,就让我帮你们这一次吧!”泠水真挚的看着两人,“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吗?”

  “泠水……”车涛和如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辆由四匹骏马拉乘的马车,快速地奔驰在尘土飞扬的小径上。

  宽大舒适的车厢内坐着一男一女,男的高大俊美,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非凡的气势,女的娇小纤瘦,清澈的大眼透露着些许不安。

  “泠水。”炀洹轻叫了一声。

  精神有些恍惚的泠水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是,贝勒爷……”

  “过了这个山头,就可以抵达碧螺村了。”

  “是吗?”

  就快回到故乡,泠水的精神立刻振奋起来。自从十二岁离开碧螺村之后,她就不曾回去过,算一算也有六年的时间没有见过父亲和大哥了。

  “泠水,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回碧螺村?”

  “贝勒爷,我一直好想回去看看我爹和大哥,最近这个念头特别强烈,所以才斗胆请求贝勒爷完成我的心愿。”

  是的,这就是泠水让车涛和如意远走高飞的办法。她想过了,除非炀洹人不在洛阳,否则如意他们要逃走简直难如登天。所以她利用炀洹陪自己回碧螺村的机会,让如意和车涛逃走。拼着自己的安危不管,这无疑是个万无一失的万全之策啊!

  只是……泠水心虚的看着这十多天以来一直和自己“和平”相处的炀洹,她之所以会感到不安就是?

  了他。他待她这样好,舟车劳顿的陪她一起回家,但是她却背叛他,背叛他对她的信任。她很难想象那一刻的到来──当炀洹发现她和如意一起背叛他的时候,他会有多震怒、多心痛啊!

  “怎为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咦?”当炀洹的手指腹碰到自己的脸,泠水这才知道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落泪。她呆呆的看着炀洹温柔地凝视着自己,她更心虚、更惭愧了。

  贝勒爷,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温柔,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的。泠水在心中无力的呐喊。

  “怎为了,这样看我?”泠水湿润的大眼睛看起来好无辜,好惹人怜爱,炀洹必须强迫自己压下想拥抱她的欲/望,好不容易他和泠水之间的关系好转不少,他不希望破坏它。

  “没有……”

  泠水因心虚而低垂的脸教炀洹轻抬起来,低沉浑厚的嗓音说着:“老实说,我觉得很意外,你居然会邀我同行。”

  “我……”泠水回避着炀洹的目光,她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神专注又热切。

  泠水的心虚看在炀洹眼里变成害羞,一向唯我独尊的他怎么可能想到属于自己的东西──泠水也会有背叛自己的一天呢?

  他深深的看着双颊飞红的泠水,“虽然觉得意外,不过我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是第一次,你愿意让自己依赖我。”

  “贝勒爷……”泠水动容的看着炀洹。

  迷蒙醉人的双眼、微?的朱唇、染红的双颊……他管不了这是行进中的马车,低头便吻住她的唇。

  “贝……贝勒爷?”泠水直觉想将他推开,这里可是马车上,车夫就在外头,他……趁她张嘴的当口,他的灵舌乘隙探入她口中吮吻她的蜜汁,直到两人喘不过气来。

  扶着虚软的泠水,他在她耳边低喃:“我要你,现在……”。

  “可……现在在马车上……”泠水已语不成句,全身无力。

  “我是王,谁敢管我?谁要是偷看,我就挖了他眼珠子!”

  ……

  随着马车的震动,再加上炀洹强势的挺送,泠水承受不住地咬紧他的手指,直至两人到达颠峰……

  从马车上,泠水远远的就看到站在家门口的父亲,她迫不及待地跳下马车,快步奔向久违的父亲。

  “爹,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紧紧抱着比记忆中更加苍老的父亲,泠水激动得又哭又叫。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泠父搂着泠水的肩膀,笑中带泪的说:“爹好久没有看到小泠水,你长大了,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爹差点就认不出你来了!”

  父女二人相拥了好一会儿,直到炀洹走近他们才分开。

  “爹,见到你身体健康,我就放心了。对了,大哥呢?”

  “他有事出去了。”

  泠父望向伫立在一旁的炀洹,“想必阁下就是炀洹贝勒了。”

  “在下正是。”炀洹微微颔首。

  泠父立刻上前一步欲行礼,炀洹连忙说道:“不用客套,这里不是王府。”

  “好,贝勒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泠水在泠父耳边轻声问道:“爹呀,怎么知道他就是贝勒爷?”这趟归乡之旅是在仓促中决定的,她根本来不及写信告诉父亲,为何父亲一见到炀洹就知道他的身份?

  “什么,原来你不知道啊!大约在十天前,贝勒爷就派人到碧螺村来告诉我,说你们要回来,本来我还不太相信呢!贝勒爷身份尊贵,怎么可能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没想到贝勒爷真的来了,呵呵呵……”

  “贝勒爷?”泠水没想到炀洹会这么做,她怔怔的看着他。

  炀洹回她一个沉稳的微笑。

  “对了,贝勒爷还送了好多东西来,吃的、用的、穿的,满满地摆了一整个房间,东西多得差点放不下!”泠父由衷的对炀洹说:“贝勒爷,你这样子待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看来炀洹贝勒很照顾泠水,让泠父觉得很放心,也不再自责当年把泠水卖给裕王府了。

  “哪里,泠水工作一直很认真努力,这些东西都是她应得的,你就安心收下吧!”

  “是、是、是!”泠父笑嘻嘻的看向发呆的泠水,“泠水呀,爹看贝勒爷这么宠你,真的是太开心了!贝勒爷,里面请,我先去泡茶,泠水,你招呼一下贝勒爷。”

  泠父说完就进屋里泡茶去了。还在发呆的泠水茫然的看着炀洹,她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贝勒爷……谢谢你。”在心中琢磨了老半天,她才开口说出一句话。

  炀洹淡淡一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根本不需要谢我。”

  应该做的?泠水犹疑着,只见炀洹的大手伸到她面前。

  “我们进去吧!别让你爹等太久。”

  “是。”

  泠水的手伸向他,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她的心中蔓延开来。

  泠水和炀洹就这样在泠家住了三天。

  泠水在这短短的三天,过着无比幸福的日子。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永远留下来,和爹爹、大哥还有炀洹就这样生活下去,这种平凡的幸福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啊!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炀洹还是裕王府的贝勒,她还是裕王府的奴婢,这些都不会改变的。第四天,依依不舍拜别挚爱的家人,泠水随着炀洹踏上归途。在马车即将驶出碧螺村,经过一处小山坡时,泠水要求上去小山坡走一走,炀洹答应了她,于是两人一起爬上小山坡。

  小山坡上到处长满了野花野草,有红的、白的、黄的、粉红的、绿的,教人看得眼花缭乱、美不胜收。微风一吹,浓郁香甜的花香阵阵扑鼻而来。蓝天、白云、绿草、红花,这大自然的美景,看得炀洹心旷神怡,心里一片清明。

  一切都好美、好美,包括在草地上奔跑跳跃的泠水。

  粉嫩的双颊、银铃般悦耳的笑声……炀洹贪婪的将这样的泠水尽收眼底。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永远留住泠水的笑容。他希望每天都能看到泠水的笑容,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笑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