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7章(2) 作者:郑妍

  这时,上次袭击她的两个蒙面黑衣人乘隙接近他们。

  “泠水小心──”惊觉性高的炀洹察觉有异,赶紧飞身一纵,一把将不明所以的泠水拥入怀中。

  微一分神,左手臂教蒙面人一剑刺中。

  “贝勒爷!”泠水尖叫地看着炀洹被血染红的左臂。

  “可恶!”炀洹忍痛很快地回手;当蒙面人手中的剑再刺过来时,有人出手帮了他──是炀洹。

  “大胆的刺客,让你们瞧瞧本少爷的厉害!”炀洹手中无剑,腰上却系有一条软鞭。他势如猛虎地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将软鞭挥向蒙面人。

  “走!”蒙面人眼见在炀洹身上讨不了便宜,和炀洹交手十余招后就匆匆翻墙而去。

  “哪里走!”炀洹立刻想追上前去。

  “算了,不用追了!”炀洹出声阻止。他看得出来这两个蒙面人并不想要他的命,充其量只是来骚扰他罢了。至于蒙面人这么做的理由何在,他现在没多余的心思去想。

  “贝勒爷,你的手……”泠水此刻仍被炀洹抱在怀中,看着鲜血不断地渗出来,一股痛苦的感觉狠狠攫住了她的心。

  “不用你管。”炀洹轻轻地推开她,冷声的说。

  炀洹的冷淡让泠水心痛得双目垂泪。“贝勒爷……”贝勒爷的伤口很疼吧!为什么他不让她碰呢?

  炀洹用右手按住伤口,面无表情的走向炀洹。“就当我欠你一次,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的。”

  清楚的把话说完,炀洹就离开了,临走时连一个眼光都不肯施舍给泠水。

  已是夜半时分,泠水单薄的身影执意的守在炀洹的房门外。

  在这个时间,裕王府好不容易才恢复平日的宁静。大夫走之后,福晋在知道炀洹的伤不会危及生命后也安心的回去休息,现在炀洹的身边只剩下照顾他的如意,还有一直待在外面不敢进去心里一直担心炀洹

  的泠水。

  不知道等了多少个时辰,泠水站得腿都麻了。到底炀洹的伤势如何,他现在还好吗?她真的好想进去看看他,可是她又怕炀洹会生气,所以才一直守在外面不肯离去。

  当她无奈的对着天上月亮长吁短叹时,她听到门开?的声音,原来是如意出来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这里。”如意微笑的说。

  “如意姑娘……”泠水一见到如意就奔过去。“贝勒爷他怎么样了?”她焦急的问。

  “你不用太担心,他的伤不碍事,只要小心照顾、好好养伤,不用十天半个月就可以痊愈了。”

  “这样啊……”虽然如意要她不用太担心,可是她还是担心呀!“那贝勒爷现在……”

  “他已经睡了,你要不要进去陪他,他不会知道的。”说完,不等泠水多说,如意便匆匆推她进去。

  “爷就交给你照顾罗!”如意小声的说完后,就把门轻轻带上。

  “贝勒爷……”泠水轻声地走向床铺,就如如意所说的,炀洹果真睡着了。她坐在椅子上,伸手探探他的额头。

  还好,不是很烫。

  她弄湿手绢,轻轻擦拭他脸上的汗。不管她看过多少次,每一次的炀洹都是那么英俊,这张俊美的脸真是教人百看不厌啊!

  贝勒爷又救了她一次,现在她已经不愿去猜测炀洹救她的动机为何,她只想确认自己对炀洹的感情。

  今天,当炀洹和炀洹为了她打成一团时,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炀洹身上,完全忘了刚刚才向她表白的炀洹。当炀洹被蒙面人所伤时,说她吓得魂不附体也不?过,当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不可以没有炀洹的。

  现在,她好不容易才明白炀洹在自己心中所占的份量。从以前到现在,不管炀洹对她的态度如何,他早已操控了她的心和意志,他的喜怒哀乐就是她的喜怒哀乐。原来,这就是爱,早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爱他爱到不可自拔了。

  也许,这份爱情是强迫、被动的,不是她自己可以选择的,可是她就是爱上了他。就因为爱他,在他去西藏的三年她始终牵挂着他的安危,在他回来后因为没有要自己再伺候他而感到难过;如果不是爱他,她就不会因为他加诸在自己身上没有爱的性行为何感到痛苦和旁徨。

  如果不是爱他,她就不会因他刻意的冷落而无所适从。也许,她自己早就发觉到这个事实,只是她拒绝去承认,也不敢承认,因为她只是个事事必须听从他人的下人啊!

  她没有资格爱他,炀洹也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东西,说爱,对他们俩来说,着实显得多余,毕竟不管她爱不爱他,她都已经属于他了。

  熟睡中的炀洹完全没了平日的霸气骄傲,他像个纯真的小孩、一个需要被人疼爱呵护的小孩。泠水忍不住摸着他发热的双唇,心中充满柔情和疼惜,情不自禁地俯身将唇轻压在他的唇上,轻柔地吻着。

  她的唾液沾湿他干涩的唇瓣,这是她第一次用爱他的心来吻他,一种醉人的酥麻感贯  穿她的全身,原来接吻是一件这么令人心醉神迷的事,她现在才知道。

  “泠水……”炀洹呼喊着她的名字。“我需要你……”

  他的手握住她的,不让她起身。

  泠水轻哄道:“我在这里,不会离开。”

  “再亲吻我,让我感受你的存在。”

  什……么?羞死人了,原来他知道她亲吻他?!

  原本她害羞得想掉头离去,可见他露出乞求的眼神,心软的她俯下头再次碰了碰他的唇。

  “不……够……要更多……”

  ……

  这一夜,在她的带领下,炀洹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泠水握住炀洹微热的手,把脸轻靠在他的胸膛,合上眼睛露出满足的微笑。

  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照进屋内,炀洹缓缓张开眼睛,自睡梦中清醒。

  “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怀疑自己是否还没清醒,否则怎么会看见泠水那张熟悉的小脸就在自己胸前,而她的手也握着他的手。

  这是怎么一回事?隐隐作痛的脑袋拚命回想。对了,他是因为亲眼目睹炀洹和泠水躲在假山后面卿卿我我,他一怒之下就和炀洹打了起来,然后蒙面人就出现,接着他受伤,而泠水她……“哼!”想到该死的炀洹,他的火气又上来了。就在他想推开泠水时,泠水握着他不放的小手突然握得更紧了,嫣红的小嘴微微蠕动着,然后微微的笑了,彷佛正做个好美的梦般,看起来一脸幸福的模样,教人不忍打断她的美梦。

  看到如此的泠水,炀洹心中刚涌上来的怒气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温柔的抚摸泠水散在他身上的秀发,带着微笑轻声的问:“泠水,你的梦中可有我?”

  看到泠水嘴角的笑意更深,已经得到答案的他发出会心的微笑。

  接下来的几天,泠水就和如意轮流照顾炀洹。

  由原先的抗拒到后来的欣然接受,才短短一夜的时间,炀洹对她的态度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这教泠水和如意都猜不透。不过如意倒是乐观其成,因为最起码炀洹不再摆高姿态,那么他和泠水的感情在扑朔迷离中总算能见着一点点曙光了。

  那么泠水又怎么想呢?这些天来,炀洹不排斥她待在他身边,其实这样她就很高兴,觉得好象又回到三年前的那种感觉。

  事实上,这段时间她和炀洹几乎都是沉默相对的,两人之间鲜少出现对话,但她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炀洹注视自己的眼光不同了。那是一种好温柔的眼光,温柔得彷佛可以指出水似的,而他们之间的气氛似乎也变得不同。没有紧张、没有对立、没有敌意,这可以说是有始以来,在炀洹身边第一次感受不到他给她的压力,甚至还给她一种平易近人的错觉。

  这天晚上,又轮到她照顾炀洹,快到三更时分,躺在床上还未入睡的炀洹忽然开口说道:“泠水,你回房去睡吧!”

  “那怎么成?我要留下来照顾贝勒爷。”

  “行了,我又不是病人,手臂的伤差不多全好了。”炀洹动动他的左手证明自己所言不假。

  “我在这里也可以睡啊!”其实泠水也知道炀洹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她仍想留在他身边。

  “我知道你可以在这里睡,可是在这里你都睡不好不是吗?”炀洹心疼的看着泠水清瘦的小脸。“听我的话,好好回去睡个饱,养足精神明天再来,嗯?”

  好温柔的眼神、好温柔的口气,泠水痴痴地看着炀洹,心中盈满他给予她的柔情。

  走在洒满柔和月光的小路上,泠水就像置身在梦中一样,一种不真实却又让人感到幸福的感觉笼罩着她。

  路经一棵大树下时,她突然听见大树后传来的奇怪声音,她好奇的绕到树后想一探究竟,没想到……彷佛有一记重拳打在她头上,她有一刹那的晕眩。天哪,她居然看到如意和车涛,他们……他们拥抱在一起,热烈地吻着对方!

  “啊──”她完全控制不住地惊呼出声。

  “泠水──”如意和车涛在惊吓中连忙分开,两人的神情惊愕不已、狼狈不堪。

  “你们……”泠水太震撼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顿时说不出话来。

  “泠水,我们……”

  如意正要解释时,车涛当机立断的说:“我们换个地方说话,泠水,就去你房里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