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5章(2) 作者:郑妍

  看着儿子,裕亲王的老婆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爱唠叨,打你从西藏回来就变了个样,前些时候下人们还盛传你对那个叫泠水的……好了,这件事我也不想再提。额娘不是怪你风流,只是风流也要有个限度啊!你总不能每天放纵自己留恋温柔乡,你这么做只怕你远在西藏的阿玛知道了,不气个半死才怪。”

  福晋说了一大串,无非就是要她这个儿子不要再沉沦下去,好好振作起来,她想找回以前那个比任何人都要认真的儿子。

  对于福晋的指责,炀洹无话可说,也不想?自己辩解什么。

  看到沉默的儿子,这时福晋心中有个想法。“你已经到适婚的年纪,额娘想是该帮你找个媳妇了。”

  如果能让炀洹娶妻,说不定能让他变得稳重些。

  “额娘,我现在没有这个念头。”炀洹三言两语就拒绝。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福晋动气了。“这男大当婚,你……”

  福晋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两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破窗而入,她吓得哇哇大叫。

  “额娘小心!”炀洹的反应极快,他迅速地取下挂在墙下的剑,将福晋拉至身后,以一敌二和蒙面人缠斗。

  “来人哪,有刺客,快来人哪!”

  福晋的喊叫声和兵刃撞击的声音,刚好让在不远处的车涛听到,他火速抵达现场,提剑加入战局。

  炀洹和车涛都是用剑高手,两个蒙面人渐渐不敌,不再恋战,抓到空档逃出屋外。

  “追──”

  炀洹一马当先追了出去,车涛紧随在后。

  搭建在池塘上方的曲桥上,泠水和如意正并肩漫步,一面说话,一面欣赏池水里迎风摇曳的荷花。

  “天气愈来愈热,看来夏天真的来了呢!”从一开始,泠水就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如意也顺着她,两人一搭一唱的。

  “泠水,我听车涛说你这阵子心情好象不好,是不是?”如意闲聊一阵后还是言归正传,切入正题。

  泠水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凝住了,她停下脚步,低垂着头不作声。

  “泠水,你这又是何苦呢?”如意握住她的手,柔声的问:“告诉我,你恨他吗?”

  泠水慌张的抬起头,似乎受到些许的惊吓。如意问她是否恨他,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呀!她是怨他、怪他,至于恨……她只知道她恨自己无用、恨命运捉弄人,至于炀洹,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恨他。

  “我不恨他。”她木然的说。“贝勒爷要怎样对我,本来就是他的自由,就算他要杀了我,我这个做下人的也不能有半句怨言。”

  “我知道你会这么想是因为你认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恨爷是因为他在你心中有特别的地位,你对他……”如意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泠水急急的追问如意:“如意姑娘,你说我对贝勒爷怎么样?”

  如意微笑的摸摸泠水的头。已经十八岁的泠水,只怕她心智的成熟度还不足以到十八岁该有的地步呢!这也难怪,泠水的少女时期都在裕王府度过,能接触的男子实在有限;十五岁之后虽然不受炀洹的控制,可是她的心中只怕也容不下爷以外的人了。爱情对泠水可能是完全陌生的字眼,当爱情悄悄来临时,她也许还浑然不觉呢!

  “告诉我,爷这段时间故意和你避不见面,你是不是很寂寞、很难过?”如意旁敲侧击的试探泠水真正的心意。

  泠水拚命摇头否认;不过从她涨红的脸也看得出来她口是心非。

  “贝勒爷最好都不要来找我,我才不想见到他呢!”

  如意笑了笑,突然出声喊道:“爷,你也来了呀?”

  “啊?”泠水的小脸闪着喜悦的光芒,兴匆匆的转过头。

  哪……哪有什众人哪!泠水气嘟嘟的瞪着窃笑不止的如意。

  “如意姑娘!”

  如意笑嘻嘻的拍拍她的肩膀,“你现在还会说,你不想见到爷吗?”

  “我……”

  “有刺客、捉刺客啊!”

  忽然,她们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两人还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有两个黑衣人便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抓住她们。

  “贝勒爷……”乍见炀洹奔向自己,泠水内心一阵激荡,竟忘了自己被人捉住了。

  “车涛……”如意看到紧跟在炀洹后面的车涛,原本惊惶的脸出现一抹安心。

  “放开她们。”炀洹看到泠水细瘦的脖子上架着剑,一时之间人彷佛被掏空一样。

  “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眼见泠水的性命岌岌可危,炀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好,我不过去,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贝勒爷,属下来迟,请贝勒爷恕罪。”这时,除了车涛,还有五、六个侍卫也来到曲桥上。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也不知道你们是受谁的指使,不过现在的情形相信你们也瞧见了,还不赶快放人!”炀洹说。

  “可恶!”两个蒙面人一前一后押着泠水两人向后退去。

  “啊──”手臂被抓得好病,如意哀叫一声。

  “如……”车涛咬紧牙关,紧张万分的瞪着蒙面人。

  “贝勒爷,我想你也不愿见到这两个女人流血,咱们来谈笔交易如何?”押着泠水的蒙面人说道。

  “你说!”炀洹目不转睛的盯着泠水。

  “只要你放过我们,这两个女人就还给你。”

  “好!一言?定!”

  侍卫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万万也没想到炀洹会这么轻易就妥协。现在的局面对他们有利,他们这么多人,就算对方手上有人质,要救出人质应该不难,擒住蒙面人也不是件难事,何以他要接受蒙面人的条件呢?这不像他平时一贯强势的作风啊!

  “贝勒爷说话可算话?”炀洹答允得爽快反而让黑衣人起疑心。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炀洹朗声的说。

  “好!”两个蒙面人迅速向后退去。

  想必他们还是信不过炀洹,所以才把泠水和如意丢下水池后匆匆逃逸。

  炀洹一直密切注意蒙面人的一举一动,当蒙面人的手一离开泠水的身体,他立刻就飞身而上,以绝妙的轻功在泠水落水之前抱住她,将她带回桥上,泠水连衣服都没有沾到水。

  就在炀洹救起泠水的同时,车涛也不逊色的以相同手法救了如意。

  其它的侍卫不禁大开眼界,?两人精采的表现鼓掌。

  “泠水,你还好吧?”

  “嗯……”泠水惊魂未定的抓着炀洹胸前的衣服,不知道是刚才死里逃生的冲击,还是久未接触到炀洹温暖的怀抱,她就是脚软站不住,不得不紧紧攀住炀洹。

  “如意,你呢?”

  炀洹这一叫,让还抱着如意的车涛慌张的放她下地。

  “爷,我没事。”不知道是不是受惊过度,如意的脸红得厉害。

  炀洹温柔的视线由如意转到泠水脸上,看着泠水那期待又羞涩的表情,他的指尖不受控制地碰触她白里透红的脸蛋……“贝勒爷,那两个逃走的刺客……”

  一听见侍卫的声音,炀洹这才如大梦初醒般放开泠水,转身面对跟他说话的侍卫。

  “算了,这次就饶过他们!”说完,他举步就走,侍卫们也纷纷跟着他离去。

  泠水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炀洹拥抱自己的感觉还强烈的留在身上,他的人却已经离开了。

  “泠水,我们走吧!”如意过来拉拉泠水的手,心思缜密的她这时并没有注意到泠水的心情,因为她自己的心情也是一团乱啊!

  各有心事的两人匆匆离开曲桥,她们没有注意到在桥的另一头,福晋锐利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们,不,正确的说是追随着泠水才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