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水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水姬目录  下一页

水姬 第5章(1) 作者:郑妍

  叩!叩!

  “是谁?”炀洹不耐烦的响应门外的敲门声,这个时间不管是谁来,肯定都不会受到他的欢迎。

  “爷,是我。”如意甜美的嗓音响起:“我可以进来吗?爷!”

  “进来吧!”这个时候大概只有如意不会让炀洹拒绝。

  如意娉娉的走进来;由于天气渐渐变热,如意身上的薄纱透明得可见她美丽的肌肤,可惜她精心的装扮只换得炀洹的一眼,她知道他反常的表现是因为他心中只有泠水的缘故。

  “时候不早了,你还来找我?”炀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爷,你好久没陪我了,今晚让我来伺候你好吗?”

  炀洹伸手摸着如意的长发,如意的话提醒了他,这阵子他的确太冷落她了。

  因为有愧,所以炀洹的声音特别温柔。“我明天再陪你好吗?”他现在想的是泠水。

  如意早料到他会这么说。“爷,你今晚还是非要泠水不可吗?”

  “怎么,你吃味啦?”

  如意摇摇头,“有什么好吃味的?爷的心已经让泠水完全迷住,我抢也抢不过泠水。”

  “你胡说些什么?谁说我让泠水给迷住的!”

  见到他忽然生气起来,如意不但不感到害怕还继续往下说:“爷,在我面前你用不着不承认。事实摆在眼前,你就是喜欢泠水甚过我。”

  “胡扯!”炀洹怒喝一声。“你少在那儿自作聪明了,什么事实摆在眼前,你不是不知道泠水她是下人,你竟和一个下人争风吃醋!”

  “爷,我没有和泠水争风吃醋。大家都看到了,这一个多月来你是怎么对泠水的,要不是你对泠水有意思,怎么会……”

  “住口!”

  炀洹的怒吼声终于让如意闭嘴。

  “泠水是我的奴婢,我爱对她怎么样就怎么样,谁都管不着!”他严厉的对如意说道:“你今晚是怎么回事,净说些让我生气的话?”

  如意勇敢地迎向他凌厉的眼神,“忠言逆耳,我是为了爷好。”

  “哦?”

  “难道你没有发觉吗?下人们早就议论纷纷,如果爷真的非要泠水不可,何不纳她?妾?”

  “我为什么非纳泠水?妾不可?”炀洹冷冷的反问。

  唉──如意不由得在心中深叹着气。炀洹的执迷不悟和死不承认,让她有无力感。“如果爷真的对泠水有意思,如意斗胆替泠水向爷求情。”

  如意向前一跪,诚挚的哀求:“我知道泠水是爷的人,爷要对她怎样没有人敢有任何异议。可是爷好歹也?泠水想一想,她已经把女人最重要的贞操给了爷,她往后的人生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如果爷还有一点点体恤她,何不就此罢手?”

  如意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炀洹竟然无法反驳她。

  “是泠水拜托你来跟我求情的吗?”炀洹看着如意的表情凝重得吓人。

  “没有,泠水她不知情。是我自己的意思,因为她实在让人心疼。爷,难道你一点都不心疼她吗?”

  炀洹闻言,冷冽的瞥如意一眼,随即大步走出房间。

  “爷,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爱上泠水?”如意无力的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着。

  在百花盛开的花园里,有道瘦小孤单的身影伫立在那儿。

  她那阳光都晒不黑的脸蛋看起来好苍白,如细柳般的纤腰彷佛一碰就会断了;微蹙的细眉、幽怨的大眼,整个人彷佛沉陷在一片浓浓的哀愁中,哪怕是眨一下眼睛,也可以让人感受到她的忧郁。

  突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她定睛一看,闷闷不乐的小脸勉强有了笑容。

  “涛哥。”

  “泠水啊!”和忧虑的泠水相反,在阳光下的车涛显得神采飞扬。

  “涛哥,你吃过中饭没?”

  “我正要去吃。”车涛察觉到泠水的脸色不对劲。“泠水,怎么啦?你的脸色好难看哦!”

  “啊?没有啊。”

  “是不是贝勒爷又来找你了?”

  泠水虚弱的一笑。

  “怎么可能,他哪有空来找我!”

  车涛想了一下,“这倒也是。他左拥右抱都来不及了,哪还会想到你。”

  说到这个炀洹贝勒,他的所作所?真教人难以理解。前阵子他明明还霸着泠水不放,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每天晚上都叫许多的美女到王府来唱歌跳舞,夜夜笙歌、夜夜春宵。至于泠水,他好象忘了有这个人的存在。

  夜夜笙歌也好、夜夜春宵也罢,炀洹要怎么放纵堕落,他才懒得管。只要炀洹不再招惹泠水,让泠水回到以前平静的生活,这才是他所关心的。

  他心疼的看着泠水,真的好希望泠水能尽快找回她失去已久的笑容。

  “泠水,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统统把它忘了,你一定要尽快振作起来,好吗?”

  “嗯。”泠水好感动。“涛哥,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

  她看着车涛,有感而发的说:“涛哥,我觉得你最近心情好象特别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有吗?”车涛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我自己怎么没发觉,呵呵……”

  “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泠水淘气的问。

  “啊?没有、没有!”猛摇着手的车涛脸红的程度可媲美煮熟的虾子。

  “还说没有!”泠水紧追着想逃的车涛不放。“快告诉我她是谁,是不是我认识的人?”

  “我……我要去吃饭了!”车涛满脸通红的说完,随即想逃跑。

  “看你这么心虚,一定有。”等车涛走后,泠水好不容易才开朗起来的心情就像昙花一现,很快又消失了。

  “唉──”她不想叹气的,可她还是叹气了。

  照理说,自己应该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才对,为什么她却发现愈来愈不了解自己?炀现在不要她,她算是脱离苦海、得救了,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吗?

  她的身体不必再被他触摸、不用受他控制,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她会感到寂寞?为什么她会感到不安?以前做炀洹贴身丫环的时候,她是怕他的;后来他强占她的身体,她更怕他;现在他转移目标,她的害怕却有增无减。以前他在她身边,她害怕;现在他不在她身边,她居然更害怕。

  她究竟是怎为了?泠水不断的反问自己,却始终没有答案。炀洹不再要她,确实让她松一口气,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感到高兴。她难过、伤心、沮丧,因为炀洹厌倦她、不再找她、不再见她,他?弃了她,这比他强索她的身体更让她痛苦啊!

  泠水蹲在地下,豆大的泪珠流下。

  “泠水,你好傻!这本来就是意料中的事,你还难过什么呢?”

  她抬起泪湿的脸,迎向温暖的阳光。

  “泠水,别忘了,你只是个奴婢啊!”她自嘲的笑了。

  “葡萄美酒夜光杯,美人儿,你比酒还要香醇……”已有几分醉意的炀洹一把搂住身旁的美人,狠狠地吻了下去。

  “噢,贝勒爷……”美人发出撩人的喘叫声。她是洛阳城一家妓院的花魁,今晚已经是她第三次进裕王府。

  “这样你就受不了了?”炀洹粗鲁的揉搓她高耸的乳房。

  “啊,贝勒爷!”美人受不了似的大声淫叫。

  “来吧!”

  炀洹抱起怀中发软的身躯,进入寝房。

  一阵激烈的翻云覆雨后,筋疲力尽的美人倒头就睡。

  炀洹穿上外衣下床,坐在桌前喝茶。发泄过后的他,已无醉意,脑子清醒得很。

  爷,你就是喜欢泠水甚过我……如意的话忽然在他脑海里闪过。

  喜欢泠水?炀洹觉得可笑极了。他是什么身份,泠水是什么身份,他怎么会喜欢泠水呢?

  如果说做那件事就表示他喜欢那个人,那他曾经喜欢过的人少说也有几十个,泠水不知道要排到哪里去了。

  他肯要泠水是她的荣幸,有多少女人自愿张开双腿等着他临幸啊!泠水这丫头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居然还敢反抗他?每一次她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以沉默来响应他,像她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他也不想碰了。女人都是一样的,泠水有的别的女人也有,他也不是非要泠水不可!

  算一下,他已经有十天没有碰泠水,这十天来,有各种不同的女人满足他。的确,他的身体是得到满足,但是他的心、灵魂好象缺少了些什么。

  可恶!难道是因为泠水吗?

  十天前,他根本不把泠水当作一回事,十天后,他却思念起泠水来了,这让他变得焦躁不安。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他不相信泠水对自己而言真的是特别的,他更不敢承认自己的心灵会觉得空虚是因为泠水的关系。

  “可恶,我竟对一个喜欢反抗我的小奴婢念念不忘!”炀洹低吼一声,奔回床上,用力地压向床上的人。

  “贝勒爷……”

  “可恶!你为什么不肯对我笑、不肯屈服?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炀洹激烈的喘息着,更加用力蹂躏身下的女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