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及时行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及时行乐目录  下一页

及时行乐 第五章 作者:于晴

  “多亏阮爷的玉佩,不然今天咱们兄弟俩真的要落魄在这家饭铺子里了。”身侧背著颜料,一手扶著他,一手拿著伞。

  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唉,每天他的脸色总要臭上这么几回,真不知道他有没有一整天都笑的模样。算她多嘴,竟然跟他聊起为官之道,以往,她的确是眼不见为净,今儿个是傻了脑吧。

  “阮爷,你气啦?”她讨好地笑:“下回若再发生这种事也不打紧,咱们就来卖个字画,对于画画,我可专精了。”

  “你以为还有下次?”她这散性子,怎么会以为他还会跟她再出门?

  “出来走走也是件好事,阮爷不肯那就算。下回我找二郎出来便是。”

  他咬牙,心里一股怒火又波涛汹涌掀了上来。她的语气像是只要有人陪,任何人都可替代似的。

  “欸,那有顶轿子,我去雇吧,阮爷你等等──”

  声音很突兀地消失,阮卧秋直觉不对劲,要抓住身边扶他的小手,却扑了个空,仿佛她突然被人往后拉走。他立刻伸手再抓,只抓住她脱落的方巾与飘扬的……发丝?

  他心一跳,马上喊道:“杜画师!”

  “糟,是知府大人的少爷!”陌生的声音轻呼,来自左边某家店铺,随即他听见门被关上的巨响。

  知府大人的少爷?

  那几个字在他耳边轰轰作响,想起店老板的话,他心里更为焦灼,没听见那已经习惯的脚步声……四周全是杂乱的足音,好像有个人被拖著走……是杜三衡吗?

  眼前尽是黑暗,根本无从揣测!知府之子拖著她走做什么?他双拳紧握,对著四周怒喊:

  “杜画师?”

  努力侧耳,只听见几名汉子的笑声。

  他咬牙,容不得那无力感在此刻纠缠,他再度压抑怒气,喊道:“知府大人之子在此吗?”他声若洪钟,同时,他不理前方有何阻碍,在黑暗之中循著那杂乱的足音上前。

  有人在笑,他不理是为何而笑,只往前直走。

  他眼瞎,自然没有看见杜三衡被人用力捂住嘴,一路要往小巷子拖去。

  “哎啊,我就说没看错,果然是个女扮男装的俏姑娘。啊,好香好香,怎么会有这么香的身子?脱了衣服是不是更香呢,小美人?”在她耳边淫笑不断,直凑著她闻著。

  杜三衡用力要拉开那几乎闷死她的巨掌,却发现男女之差有多可怕。

  双足踢著地,眯眼瞧见阮卧秋一脸怒气,直往这里走来。这个笨蛋,明明看不见,还要蹚进这浑水吗?

  “知府大人之子,请放开杜姑娘!”阮卧秋边上前边沉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掳人,依万晋律法是有罪的!”

  “哼,这是你的相公吗?可一点用处也没有呢,小美人。”

  吹在她耳边的气,是一股令她极为厌恶的气味,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哟,是个瞎子呢,小美人,你配这种瞎子也真是浪费了,不如跟著小爷一块吧。对了,你说,要让你相公就在这大街上盲目寻人呢,还是给他一顿好打?”

  阮卧秋似是抓住了声音的源头,不怕撞到东西,直往这里快步走来,嘴里说什么,她也听不真切,只知八成又是一些律法。她心思移转极快,注意到他一直在侧耳倾听,她猜他是不停说话,想引起对方注意。

  她半眯著眼,快要糊掉的视线注视著阮卧秋,然后放掉全身力气,当是被闷晕了,再趁著身后男人不察,从腰间抽出小小的雕刀,用力刺进他的手掌,其力道之重,连自己的脸颊吃痛也绝不松手。

  男人的痛呼,让阮卧秋顿时停步。

  “贱蹄子,敢这样伤小爷?”吃痛得放了手。

  杜三衡连忙屈身钻出,使劲划过另一个奴仆的手臂,毫不留情。

  她眯眼,哼笑:“想动我,也得看我想不想被人动!”

  “你胆敢冒犯知府大人的少爷?是不想活了吗?”

  “杜某还想快乐活它个七、八十岁,当然得好好保护自己啊。”任由长发凌乱披肩,抿唇笑道:“若真有人让我活不下去,好歹我也要拖个垫背,心里才快活!”

  强掳她的男人身边走狗一拥而上,她眼明手快,一脚踢翻铺子外的圆凳,那些汉子措手不及,摔了个大跤,她反身就跑,不料阮卧秋就在身后,撞个正著。她连忙把雕刀反手收回,这才没伤了他,正要叫他快定,她整个身子却被用力地抱住。

  “杜三衡,你没事吗?”

  欸,他这是在做什么?她会胡思乱想的。

  “没事没事,毫发无损,不过再不走,我可就会变成被强抢的民女啦。”她不以为意地笑,不忘拉住他的手,嘴里笑道:“靠左边,拐巷。”一点也不惊慌。

  “你先走,别管我!”

  “阮爷,我很像是无情无义的人吗?”她笑道。

  他皱眉,注意到她语气如往常般轻浮。她没有被吓著吗?毕竟是个姑娘家啊。还是瞒著他?他问:“他们追上来了吗?”

  她回头一看,瞧见那些狗仗人势的奴仆跌倒时,撞上一名贵气公子,那公子的身后有不少的随身武士,多半也与官脱不了干系,便道:“狗咬狗,一嘴毛!”

  拐了弯,正好看见有轿子停著。那轿夫急忙道:“爷儿、小姐,趁他们还没瞧见,快上轿吧!”

  那轿夫显然跟大街上的人一样,早就看见却不敢有任何的举动,只能趁著没人发现,赶紧帮点小忙。

  “麻烦城里阮府。”她先让阮卧秋进轿,再跟著入轿。

  “阮爷,你没关系吧?孤男寡女共坐一轿呢。”她笑。

  “情非得已,自然没有关系。”他移向轿窗的方向,与她之间保持距离。

  “情非得已啊,若哪日有人遇难,不得不在你面前宽衣解带,阮爷是不是也情非得已呢?”

  “你没一刻正经吗?”他斥骂,迟疑了会儿,问:“你真没事?”

  “被人拖著走,差点晕过去。”他一提,那男人的味道就扑鼻来,她皱眉,捂了捂鼻子,偷偷往他靠去。用力吸──欸,果然还是他的味道好闻。

  阮卧秋并未察觉,只咬牙道:“堂堂一名官员的儿子,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抢人,未免太过横行!”饭铺子老板才说,一出门就遭被抢,简直太过巧合。

  “说是巧合不如说是这种事太常发生了。”杜三衡读出他的想法,笑:“要不,就是他见了我貌美如花,不动点邪念就太对不起他自己了。”

  貌美如花?亏她脸皮这么厚,竟能如此自夸!轿子在行走,明明很平稳,她却好像在坐船,有点摇摆不定。

  “杜画师,你真没事?”

  她原要说她安好,后来脸上疼痛到让她无法忽略,摸上颊面,五指沾著鲜血,这才想起方才刺进那人手掌时,连带著划伤自己的脸。

  “杜画师?”那眉头又皱了起来。

  “脸颊受了点伤,不碍事的。”她笑,取出手巾压住伤口。

  那不就是破了相?她的长相已是不怎么好看,再破相怎么得了?

  仿佛又读出他的思绪,她展颜笑道:

  “我又不在乎这点小破相,反正也没天天照镜子,不会看了碍眼。”

  他未及答话,轿子颠簸了下,娇软的身子扑向他。他心一跳,要保持距离,却听她道:“阮爷,你身上的味儿真好闻。”

  “又在胡言乱语!”要推开她,听她吃痛叫一声。五指似乎滑过她的脸颊,是碰到她的伤口了吗?

  这伤口不小啊……她怎会毫不在意?

  “我这是实话。原来,男子身上的味道各有不同,方才我被人拖著走,那男人身上就呛鼻许多。”

  他闻言,又莫名地恼怒了,也不知是在气她气定神闲地评论男子气味,还是气她竟遭人轻薄!这一次,他双手靠放在身侧,任她半躺在自己怀里。她脸有伤,平衡不足,自然不能推开她──他如此告诉自己。

  脸伤啊……方才不小心擦到她伤口的五指濡湿著,应是她的血。她必定很痛吧?若不是听她亲口说出,听她语气根本无法想到她受伤了。

  “天底下还有王法吗?”他低喃。

  怀里的人像抬起头看他,叹道:

  “阮爷,你已经不是官了。”

  “我的确不是官了。”

  杜三衡听他语气淡然,目不转地注视他平静的脸庞。从轿内照进的微弱光线里,她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的神色,不由自主地,她心一跳,脱口问:

  “你后悔过吗?”见他默不作声半晌,她又问:“双目失明,一辈子都看不见,就为了一个官字,值得吗?”

  “我的确恨极自己的眼瞎。不过,如果再来一次,知道我的眼瞎能够救回一条人命,那么我的确会去做。”

  “即使,没有人再惦记著你所做过的事?”她轻声问。

  他微微扯动了嘴角,淡然道:“我要人家记得做什么?”

  她一直盯著他,盯到连阮卧秋这个瞎子都能明显感觉到她的视线充满异样。

  轿子停了,她仍是看著他,慢吞吞地摸上了自己的唇。

  “杜画师?”他又皱眉了,连唤了几声,她都不理,又不像晕了。他恼道:“杜画师,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阮爷。”她开口,唇抹笑:“我爹教我做人要自私自利点,我向来听话,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在你眼里,真是一个很自私自利的人吧?”

  他不答,那就是默认了。

  杜三衡也不以为意,展颜笑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夜,我俩坐在长椅上,你的嘴不小心碰到了我?”

  “嗯。”他轻应一声,不知她提起这事做什么?忽然之间,她又靠近,正要张口,冰凉柔软的唇瓣竟然轻轻擦过他的嘴。

  他一愣。

  “阮爷……”那声音很轻浮地笑,吐气如兰。“那晚你碰到的,就是我的唇。”

  “你……”不及说话,她又凑上来贪恋地吻上他的嘴。他心头一跳,想将她推开,又怕碰到她的伤口,只能撇开脸,不让她得逞。

  “杜画师,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唇在发烫,语气却有抹狼狈。

  她舔了舔下唇,果然气味如那夜一般,回味无穷。慢吞吞地摸著脸颊,咸咸的泪又掉了下来,把她的伤口弄得好疼啊。“阮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方才我眼泪掉不停了。”至今心里还有点发疼呢。

  他迟疑了会,问:“为什么?”

  “我掉泪是因为好心疼好心疼你哪!阮爷,我觉得好高兴,你没喜欢上田家小姐。”

  “杜画师,请自重!要玩把戏找别人去!”身侧拳头紧握,咬牙道。

  “哎,阮爷,你真要我把话说得很白吗?”

  一抹晕红飞上俊秀的脸庞,他心里又恼又气又无言以对。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呢,阮爷。”随之而来的是她的一声叹息,很深很深的叹息。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阮府厅内──

  “是谁这样伤你的?伤口好深哪!”凤春惊呼,连忙唤奴仆去请大夫过府。

  “旁人要伤我也不容易,是我自个儿划伤的。”她笑道。

  “你自个儿划伤?”坐在远处的阮卧秋,一听之下大为错愕。“不是知府大人的独子伤的吗?”

  “刀子自始至终都在我手里,谁还能伤我呢?欸欸欸,凤娘,轻点,好痛!”那清水像烧她的伤口似的,痛到她差点晕软过去。

  “凤春,你在做什么?由得她这么喊疼?”

  “少爷,我帮她清伤口啊。杜画师,就算你要自残,也不能挑脸蛋啊。”

  “人家蒙著我的脸,总不能拜托他,改蒙别的地方再划过去吧?”她边笑边叫痛,一点也不像是真痛得要死要活。

  “真是胡来!”他怒道:“下刀难道不知分寸吗?”把自己的脸皮当作别人的来割,她算是第一个!

  “也不是不知分寸,只是我觉得一刀解决好过让自己再度身陷危机之中嘛。怎么?阮爷,你心疼啦?”她皮皮问。

  他闻言,想起轿内她的轻薄,恼怒起身。“你净说浑话!陈恩?”陈恩立刻扶他,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这女人,非得让他咬牙切齿不可吗?

  “爷儿,回秋楼吗?”陈恩小心翼翼地问,不敢触怒他。

  他应了一声,走了一会儿,问:“她的伤口有多深?”

  陈恩愣了下,答道:“我没注意,只知道她一条手巾都是血。”

  都是血吗?她却能谈笑风生,即使喊痛也没有在语气里流露任何的痛样。

  “在朝为官时,我审过多少案件?有心藉著自裁嫁祸他人的案子不少,通常人在狠心划下第一道口子时,即感疼痛,接著就会本能放轻力道,哪像她……”连为自己留点余地都没有。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性子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

  “陈恩,你听过知府大人的少爷在城里闹事吗?”沉思后,他问。

  “爷,我少出府门,不过听二郎哥提过,现下世道看似繁华,上头的官要贪的还是照贪,知府大人的少爷多次强抢民女,全让知府大人靠关系压下了。像爷儿这么正直的官,真的太少了。”

  他轻哼一声,不以为然:“我当官的时候你才几岁?懂得了多少?”

  “我……我……”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激动。

  阮卧秋当没听见,又问:“最近杜画师见了你,还会怕吗?”

  “不会怕了。”陈恩就是对她没好印象。

  “是吗?”又默默定了几步,他再问:“你觉得杜画师的性子如何?”

  “轻浮,油嘴滑舌,不能让人信赖!女子之中属最下等。”陈恩毫不考虑道。

  陈恩的看法与他之前对杜三衡的印象几乎不谋而合,阮卧秋几乎要失笑了。是杜三衡本就如此,还是他们都看走眼了?

  “爷儿。”陈恩小声地说:“我偷瞧过田家小姐,是个美人呢。”

  “美人又如何?”他冷淡道:“我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又有什么用?”

  陈恩张口欲言,但见他神色漠然,不敢随便搭腔。虽然爷儿对凤春私下瞒骗他去升平酒楼“相亲”一事已不再提起,但一个盲眼人竟然能背著大家离开升平酒楼,把他们全给吓坏,要再来一次,难保不会被吓疯。

  他的视线落下,讶问:“爷儿,你手指受了伤吗?”全是血。

  阮卧秋沉默一会儿,收起五指成拳。“不,是杜画师的血,沾了很多吗?”

  “是啊,流满爷整只手掌呢,回头我去打盆水让爷儿洗掉污血。”

  他没有作声,就沉默地定著,又过了半晌,他道:

  “送我回秋楼后,别急著打水,你再回去看看大夫怎么说她的伤势。”

  “好的。”陈恩抬头,看见自己最敬重的爷若有所思,又摸上了他的唇──

  最近,这举动真的好常见哪。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一大早,神清气爽的笑声由远而近,陈恩先是皱著眉头,帮忙拉好阮卧秋的衣襟,接著凤二郎抬进画具,最后,杜三衡进房,一见阮卧秋,惊喜笑道:

  “早啊,阮爷,你今天看起来真是……秀色可餐啊……二郎、陈恩,你们用这眼神看我,是我变丑了吗?”

  “杜画师,你是伤口痛到傻眼了吗?少爷是英明神武,你用秀色可餐来形容,我真怕你是不是早饭没吃饱,要一口把少爷给吞了呢。”

  “二郎!”阮卧秋低喝。

  凤二郎连忙捂嘴,瞪了她一眼,低声道:“中午咱们再来拼!”

  “二郎要拼,我绝对奉陪。”

  “拼什么?你们还在赌?”

  凤二郎一见他又要骂人,连忙道:“少爷,今儿个我得出门赎回你的玉佩,快来不及了,中午我会赶回来的!”语毕,逃之夭夭。

  “陈恩,你去把杜画师的酒壶换成水,一点酒气也不准留。”阮卧秋吩咐道。

  她眼巴巴看著陈恩抢走她酒壶,委屈道:“阮爷,没酒我是没法画的啊!”

  “你说过,只要是水都成,何必成酒鬼?”

  “水无味,喝起来真的很痛苦。”她苦笑,目不转睛地注视他,道:“还是阮爷怕我酒后乱性呢?”

  “胡说八道,你是姑娘哪能酒后乱性?”这女人就是没个正经,永远不知她在说真心或假话!

  唇角勾起,她的视线移到画里的肖像,再对照他的相貌,然后起身往他走去。

  他微怔,斥道:“你过来做什么?”

  她又不是鬼,他紧张什么?不,不该用鬼来形容,世上没有鬼,是他说的。

  她站定在他面前,笑叹:“阮爷这么讨厌我吗?”

  讨厌……打第一次照会,他就对她不顺眼,若不是念著她的长才,早让凤春赶她出府,而现在……

  “我不是古典美人,眼儿圆圆,细眉又弯又浓,肤色偏白,鼻梁没你刚硬,不过倒细致得紧,嘴唇略薄,天生花瓣色。阮爷,我这样的佳人,你不喜欢么?”

  “你……”那皮皮的语气又惹毛他了。即使看不见她,也还是撇开脸,不想正面对著她。“再美貌又如何?既然我无法视物,那么美色于我如粪土!”没有当面戳破她的自夸自赞。难道她不知,就算他看不见,身边也有人能形容她的长相吗?

  她眨了眨圆眼,见他又起恼怒,心里又乐了;自来阮府后,她真是天天都快乐。她笑道:

  “阮爷能这么说就好,我破了相……不瞒你说,我至今不敢看伤口,我很怕啊,怕破了相,那要很坦率地喜欢自己心爱的男子可就不容易了。所幸,美色于你如粪土,那么破不破相,对我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心爱的男人?这女人说话一点也不含蓄,不知羞耻──

  阮卧秋抿著嘴,原要问她今天伤势如何,这下被她搞得火气上升,要问也问不出口。她的气息又迎面袭来,像倾上前注视著他。又想起轿内那突如其来的亲热。他恼问:“你做什么你?”靠得这么近!

  “我在打量你的长相啊。”她很理直气壮。

  他眯眼:“杜‘画师’你的画师之职呢?”

  她笑道:“我是在做啊。这几天我一直观察阮爷……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我想重新画过。”

  “重新画过?”

  “是啊,就是阮爷那幅打算留流传后代的肖像。现在你的长相不一样了,所以我想将画烧了,重新再来。”

  她说得很平常,在他听来却是疑问重重。好好一张画,为何要重画?他的长相从未变过,还是她哪儿有问题?

  “爷儿,酒壶装满了水。”陈恩走进屋,一瞧屋内景象,喊道:“你做什么?”这么接近爷儿!从他这角度,差点以为她对爷毛手毛脚!

  “我能做什么?推他上床吗?力气还比不过你的爷呢!要推也是他推我才是啊!”

  陈恩闻言,胀红脸,正要开骂,阮卧秋却沉声道:

  “又在胡说八道。陈恩,你先出去吧。”

  陈恩瞪了她好一会儿,转向他时,眼神化柔,然后退出房外。

  “阮爷,你可要好好为我保护自己啊。”这小孩的眼神真毛。“我真怕哪天你一觉起来,得负起不该负的责任。”

  “什么?”

  她蹲在他面前,仰头笑:“我是说,哪天他若是这样学我亲你,你一定要避开!”滋味永远尝不够,她舔舔唇,想再吻上他,他仿佛生了眼睛似的,手背挡住。

  “你做什么你?”双耳微红,语调却极为冷淡。

  她扮了个鬼脸,起身。“阮爷,我只是做个样子,让你防范嘛。”好可惜哪。

  坐回椅上,盯著画作瞧。这画,明明就是他的长相啊……半眯著眼打量他。

  今天他身穿往常蓝纹白底的儒袍,漂亮的黑发披在身后,他的眼眸有点似丹凤眼,又细又长,由于睫毛浓长的关系,他的眸瞳看起来又黑又深,微微泛黑的唇形有点恼怒地抿著,唇角线条也有点硬,看得出不是常笑的人……哎啊,明明是很俊俏的长相,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注意呢?

  她本以为他出府的那天是例外,是凤春巧手,后来才发现原来是那夜从她逃到他那里去后,他的长相开始有了改变。

  阮卧秋半晌听不见她的声音,按捺不住情绪,又问:

  “杜画师,现在你又在做什么?”

  “我在想,阮爷你一定想把前几日在轿内的事忘个精光,就当没这回事吧?”

  他沉默一会儿,道:“你行事太胡来,不该拿自己的清白来胡闹!”本想就当船过无痕,她偏要提!

  “我很胡来吗?阮爷,我只是忠于自己而已。”她不以为意地说。

  “你对每个被你画的人都这么说过吗?”他心里有气。时下的文人多放浪,追求快乐而三心二意的也不在少数,她既是画师,多少带点文人气息,就算她对之前被画的雇主说过同样的话也不意外……思及此,心里莫名撩过阵阵的怒火。

  杜三衡闻言,也不生气,笑道:

  “阮爷,从头到尾,让我久居画肖像的,也就只有你而已,哪来的其他人?你要说我头一遭就中箭落马也好,我发觉自个儿喜欢上你,如果不面对,我将来说不定会后悔呢。”顿了下,又笑。“阮爷,你放心。我一生中最向往的呢,就是那种淡如水的感情。”她摸著肖像,不经心地说:“我跟我爹不一样,他爱欲极重,不像我,就爱淡淡的感情。现在我对你就是如此,还不算深,可对我来说恰恰好。”

  淡淡的?不算深……恰恰好?这就是她嘴里对他的感情?

  她没抬头,所以没有察觉他极为复杂的神色,只道:

  “还好,阮爷也不是重情重爱的人,若它日你对我有情了,也不会下得太深,我也不必付出太多,你也不吃累,这不是正好吗?”

  原来她对他的感情……只是如此啊……亏他……亏他……

  她小喝了口无味的水,暗叹下回还是自己掺点酒好了。没有味道的东西真的很乏味啊。偷觑他一眼,他的脸色发臭,像她说错话似的。她说错了吗?这些时日相处,她多少可以明白他本来就不是把感情当重心的男子,他的女人若爱欲极重,搞不好他还会受不了呢……欸欸,光看他又闷又臭的脸,心里又开始乐起来了。

  “少爷,杜画师,晌午啦!”凤二郎的大嗓门响起。

  她一喜,起身。“我好啦,二郎,请帮我抬画作回房!”

  “没问题。”凤二郎跟陈恩前后走进,前者咧嘴笑道:“待会在厨房等我!”

  她应了声,瞧著阮卧秋,笑道:“既然阮爷不反对,我就著手重新再来了。”

  杜三衡跟二郎离去后,陈恩将房内桌椅搬好,一如预期地听见他最敬重的爷儿开口了:

  “今天她的伤势好点吗?”

  “还是一样,左颊贴著白布。”陈恩老实说。

  “她是不是龇牙咧嘴的,在笑的时候痛得捂住脸?”

  陈恩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他的眼睛能看人了。“爷,你怎么知道?早上她刚来时,我就瞧见她好像笑得太开心,扯到伤口,在那儿咧嘴咬牙的,却没发出个声音来,见我盯著她,还故意露个挑衅的笑来。”想来就很讨厌,只是每天爷都会问她伤势,害他不得不多分几眼给她。

  “是吗……”痛不发声,反而嘻笑以对。现在似乎逐渐能抓到她这部份的个性,但她在他的脑中依旧只有模糊的影像。

  他默不作声半晌,又问:“这几年,府里是不是多半荒废了?”

  陈恩才迟疑了会儿,就听他沉声道:

  “我要听的是实话,不是你们小心翼翼下的掩饰。”

  “爷,府里的人手就那么几个,顾不了整座府邸也是必然的,还是,您想要哪座庭院打扫干净,我马上去做?”陈恩讨好地说。

  他没理会,像在沉思什么。就在陈恩以为他忘了自己存在时,阮卧秋又问:

  “她在跟二郎赌什么?”

  她?那一定是指杜三衡了!“他俩在赌吃饭!昨天我看见她跟二郎哥在厨房里吃饭,这两人一碗接著一碗,把一桶子的饭都吃个精光,连我都看傻了。对了,爷,你要不要吃上一点?”

  他脸色一整,挥手。“你自己去吃吧,等吃完了饭再念书给我听。”

  陈恩闻言,年轻的脸庞布满失望,却不敢多作劝语。走到门口,忽然想到什么,连忙回头,道:

  “爷,昨天你要我取药过去客房,让凤大娘改用这药,我不小心瞧见那画作……”不敢说是背著杜三衡偷掀,不然依爷耿直的性子,非将他骂个臭头不可。

  他闻言,集中精神,问:“你看见了?”

  果然事关她的事,爷就特别注意。陈恩小声说:“看见了。那画、那画……”

  “怎么?不像我?”她若真画成潘安相,那可真不像他了。

  “也不是不像……”他毕竟年幼,对画的了解仅来自幼年那最风光的几年,不能算精,只知粗浅?他吞吞吐吐道:“有点像爷,也有点不像爷,是挺漂亮的,背后的景色还画了一点,可是总觉得……总觉得……”

  “有话直说,吞吞吐吐的是想藏些什么?”

  “我觉得很普通啊。爷儿,听说她是民间三王之一,可这画我实在瞧不出一个画师该有的天份。一名女子当画师已是不易,要有众人欣羡的长才更是难上加难,爷儿,她该不会是个冒充的吧……”

  阮卧秋闻言沉默著,沉默到陈恩都觉得不该说出这个“秘密”来。可是,他真的不愿爷儿受骗啊!那女人无德无才,竟然还想入阮府白吃饭,未免太过份了!

  “陈恩,你出去吧。”他平静道,听见这孩子依依下舍的脚步声,又喊住,盯著他的方向,道:“你先别把这事说出去。”

  “好……”见爷儿又不自觉地摸上唇,他一脸疑惑,走出房门的同时,撞上疾奔而来的奴仆──

  “外头是怎么了?”连静也不让他静一下吗?

  “爷,外头来了一堆官兵!”那奴仆叫道:“说是要来征收阮府的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