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及时行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及时行乐目录  下一页

及时行乐 第四章 作者:于晴

  阮卧秋出府了,在第一道秋风来临的日子里。

  一身深蓝底色的儒袍穿在外头,内侧镶白的衫领微翻,袖尾打著亮白的东边,束起的长发披在身后,露出细美的双耳,俊脸微瘦,漆黑的眼像没有尽头的夜色。

  仿佛听见什么,忽然问,往某个方向看去。

  “杜画师?”

  她回神,上前拱礼笑道:“早啊,阮爷,今天你简直是让我看傻眼了呢。”

  “看傻眼?”他皱眉。

  “是啊,杜某还当自己女扮男装够俊了,没想到阮爷看起来真是……让我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形容的好看啊。”她笑道。

  公然的赞美让他脸庞抹上恼色,尤其言语暧昧轻佻,像存心吃他豆腐,令他听了就心生反感到极点。

  “杜画师,你要油嘴滑舌也行,别拿我来作文章!”他唤来陈恩搀扶进轿。

  “杜画师,辛苦你了。”凤春小声地说。

  “哪儿的话。”她微微笑著:“只是,凤娘,你把阮爷弄得这么的垂涎三尺,也真是用心良苦,就连我也差点失神了呢。”俊啊俊啊,她最贪恋美色了,能被她认可的美色至今只有一个,现在再加一个阮卧秋,可就是两个了。

  凤春当她是玩笑话,拉著她跟著轿后出府。

  原本,杜三衡就走著慢,她边摇扇边踏实地走著,走著走著,轿子离她愈来愈远,凤春、陈恩紧跟在轿旁,后者忍不住回头,又气又恼道:

  “杜画师,你就不能定快点,偏要跟爷儿作对吗?”

  “这哪是作对?我走路一向就是如此嘛。”她不以为意地笑道。这些日子,陈恩这孩子简直成了第二个阮卧秋,动不动就对她皱眉恼怒,一转身面对阮卧秋时,激动迷恋崇敬愧疚样样都来,简直毫不掩饰。

  要她说,她若是阮爷,又没失明的话,一定会赶紧斥退这孩子,免得哪天半夜醒来发现有人要霸王硬上弓。真的,有时真会以为陈恩对他怀有不正常的心态。

  “陈恩,让轿夫慢点。”阮卧秋吩咐,等她缓步跟上后,他才沉声问:“杜画师,你说田世伯收购铺子里的所有颜料,就是要逼你到田府作画吗?”

  “是啊是啊。”她跟凤春眨眨眼,皮皮笑道:“杜某也说过,我一向只画潘安郎,要我面对老头子,那我真是灵感全失。现下,我手头的颜料也没了,店家又扣著不给卖,自然只有请阮爷出面谈了。”

  “你的语气倒是一点也不紧张。”

  杜三衡笑道:“阮爷,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天塌下来,有高的人顶著,永淹上岸,没船坐,抱著浮木也行,反正这世上就这么样儿,船到桥头自然直。杜某要真不幸,非得帮田老爷作画,那我也只能暂时学阮爷一般,当个盲眼人了。”

  话方落,轿窗内立刻射来两道火辣辣的视线。她不惧,反而乐得很,即使明知他看不见,仍是对上他的眼。

  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双眼竟意外的漂亮,怎么她都没察觉呢?

  “你挑著旁人的痛处不放,对你来说有好处吗?”他咬牙问。

  “是没好处,可阮爷,我挑中了你的痛处吗?”她反问:“我听二郎提,你双眼均盲,全是为了救一条被冤枉的性命,当时你若没有策马赴法场,就算圣旨下来,也是迟了一步,你的眼睛换来别人一条命,值得吗?”

  轿内半晌没有吭声,最后,才听他怒声道:

  “二郎太多嘴了!”

  言下之意,她也可以闭嘴了!她摸了摸唇,唇勾起笑,再度往轿窗看去。

  他的侧面廓线若隐若现的,一会儿廓线柔软俊秀,一会儿又显得刚毅正气,简直变幻莫测了。这几日,手头的颜料还剩一点儿,但在秋楼内已不再作画,就这么边喝酒边打量他,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本人离高丽纸上的画像愈来愈远,让她暗暗吃惊,怀疑自己的功力一退千里。

  初时,她以为光线不对,试著左右从视窗照进的阳光,后来又觉得他唇形线条不对称,到底是他一夕之间吃了变脸药,还是她以前的眼睛被糊了?

  “杜画师?”

  她回神,泰若自然地笑道:“到了到了,升平酒楼到了,阮爷,可要麻烦你跟田老爷说好话了。”轿子停了,陈恩上前扶他出轿。

  “爷儿,我扶你上楼。”

  “等等。”她上前,笑道:“阮爷,你的玉佩老跟衣衫打在一块。”收扇帮他动手解开纠缠的玉佩,抬头看他凝神倾听的样子。

  他的嘴唇就在眼前啊……

  “喂,杜画师,你在做什么?”陈恩低喊,瞪著她。

  她微微一笑,退开。“我在想,阮爷若娶妻,必选谦德恭良的大家闺秀。”

  阮卧秋闻言,皱了眉头,在旁的陈恩接道:“那是当然!也只有才德兼备的千金才适合爷儿!”

  “在胡扯什么。陈恩,扶我上楼。”迟疑一会儿,他转向杜三衡,藉著袭面的香气,知道她离自己颇近,于是不动声色地撇开脸,道:“杜画师,你就在楼下等著。”以免田世伯老追著她不放。

  “好啊。”正合她意。见他欲言又止,她笑:“阮爷,你有话要吩咐?”

  “……没有。”听陈恩说她一身白绸、头戴方巾,看起来像个读书少年人……既是少年,身上香气未免穿帮,还好只是图出外方便而已,就算穿帮也没有什么问题才是。于是,他不语,转向陈恩,陈恩立刻搀扶他上楼。

  “杜画师,接下来就交给我了。”凤春向她感激低语。

  “这是当然,我也得去买颜料了。”杜三衡陪著一块走上了几步阶梯,直到能看见二楼摆设才停步不前。

  升平酒楼的雅座在二楼,看来今天全被包了。从她这角度看见阮卧秋正与田老爷在说话,雅座之后有面帘子,帘后隐约有个女子身影,应该就是田家小姐无疑。

  “我瞧过田老爷的小女儿,是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虽然是妾室所生,但一定能跟少爷夫唱妇随,弹琴作诗,成为世间少有的神仙眷侣。”

  有必要预设这么美好的前景吗?杜三衡摸摸鼻,慢吞吞地说:“凤娘,你说的也没错,不过我想的比较现实。我在想,她若对阮爷有意,阮爷眼睛不便,洞房花烛夜她会很辛苦的……唔,要说很主动也是可以。”见凤春掩嘴抽口气,她极力掩饰心里快活,笑著。“凤娘,就当我说玩笑话,别这么惊骇嘛,我先走啦。”

  回头再看一眼,陈恩正扶著阮卧秋坐下。那背影啊,跟往常似有不同……视线又落在那帘后的女子身影。

  神仙眷侣吗?难得地,杜三衡眼露一丝恼意,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唇瓣,转身走下楼,顺道买了壶酒,便去找寻贩售颜料的店面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传说,升平酒楼是京师升平酒楼的分号,她初来永昌城,就贪了这京师分号的名,住进这家酒楼,直到盘缠快要用尽的那一天——

  她还记得,那一天她正吃著她最后一餐,打算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摆摊卖字画,哪知,曾被赶出阮府的画师正好就在隔座破口大骂。

  骂阮府的瞎子不识好歹,骂阮府瞎子不知大师之名,骂到她心生一计,请店家小二找阮府总管来,从此她的生计有了著落。

  她爹常笑她,该烦恼的,她不曾烦恼;不该烦的,却时刻惦记在心头。她很明白她爹话中有话,也知道她爹一直在暗示她,她当没看见没听见,就这么活到现在。

  阮卧秋啊……不由自主地又舔了舔下唇,这几乎快变成她习以为常的动作了。这男人,也快有好下场了吧,夫唱妇随呢……可不要他骂人,他娘子也跟著骂,那可真成了道地的夫唱妇随,思及此,不免轻笑出声。

  耸了耸肩,硬将他从脑中驱离,依著凤春给她的地图,沿街走著,看见食乐坊后,拐进小巷,小巷里有间司徒裁缝铺,出了巷底再拐弯,便是一家老字型大小的小店铺。店面虽小,却藏有私货,如少部份由宫中偷运出来的名画,藉著宫廷画师之名,卖给民间富商时硬是翻价数倍,而颜料方面,如今虽有民间商船从番国运回,但过于高级的颜料多半还是偷偷由宫中转运出来,一来不必成本,二来颜料难求。

  她很厚颜地买了宫中颜料,心里一点罪恶感也没,要让阮卧秋知道他的肖像之所以完成,部份得归功于偷运来的颜料,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小公子,您瞧著这幅画笑了,是不是哪儿不对劲?”店老板好奇地问。

  她笑道:“就算不对劲,凭我这小画师怎么瞧得出来呢?”因只买颜料,对其他画作并不感兴趣,店老板一说,她便随意睨了一眼那画在绢布上的女人像。

  “这摆在店里好几年了,据说是先皇后宫的嫔妃,公子,您要的话,我可便宜卖给你啊。”

  她弯下身,眯著眼瞧著这张画像……“这幅画没有署名啊。”

  那店家连忙道:“虽然没有署名,但绝对是宫廷画师下的笔。公子,你大可放心,买回去绝不吃亏的!”

  画像中的女子貌美而真实,光影分得明显,因此在阴暗的小店铺里格外惊悚,活像有人一直在画里。她记得她爹说过,先帝不喜完全的西风,故洋人画师多半中西混合,画得中不中、西不西的,唯有在面对徒弟时,才会将油画技巧尽数传授。

  这画的背景左上方该是蓝天的部份,那宫廷画师却以灰色调带过,正如她习惯的画法……“怦”地一声,心跳得好高,再对上那画中太过真实的双眼,一时之间想到幼年曾亲眼目睹在芭蕉树下,有个绿衣女鬼拉著她爹走,那女鬼当时是没有脸的,如今画中的女子竟与那绿衣女鬼重叠起来。

  脸皮遽麻,连忙撇开视线,不敢再瞧。

  “公子?”

  这张画多半是先帝驾崩,众妃陪葬时,流传出来的殉葬物品,只是太过真实,加以收藏价值不如山水或战争景图来得高,才会在此地积放多年。

  她心跳如鼓,当机立断,写了张条子给店家老板,笑道:

  “你到城内阮府里收钱,就跟他说是杜画师的帐,收了帐,别把画送来,直接烧了。”始终不敢再看那画。

  “烧了?那多可惜啊!”买了画却烧画,没见过这种人的。

  “要你烧就烧,对了,到时我会请府里的人过来亲眼看你烧掉。”

  这种画,纵有纪念价值,也绝不容许另一个男人再看见。

  步出店铺,已经是近黄昏时刻,毛毛细雨从黄色的天空落下。她瞪著眼,哼笑:“这下可好,忘了带伞。”

  多亏男儿打扮,就算在街上公然饮酒也无人指点。她半淋著小雨,定到街上最近的伞店,买了一把油纸伞。

  不知阮卧秋的“相亲”结束了没?田家小姐是否已经倾心?他肯定恼火,说不定回府之后会对她喷火呢。

  “神仙眷侣?哼,可别成了相敬如冰呢!”不理发酸的心理,在细雨之中,背著一袋的颜料,低头看著自己一步一步踏实的脚印。

  “杜三衡!”

  极为忿怒的低吼,让她差点拐了一跤。举目四望,细雨纷飞,街上人实在不多……她双目微亮,瞧见饭铺子的转角,站著再眼熟不过的男人。

  连忙快步上前,笑道:“阮爷,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凤娘呢?”这时不是该在升平酒楼吗?盲眼人果然厉害,凭著她的脚步声,就能料定是她!佩服佩服!

  阮卧秋一经确认,顿时火冒三丈,怒道:

  “你耍我?”

  “我耍你?”顿了会儿,她才恍然大悟,皮皮笑道:“哎,阮爷,我不是有意耍你,我是为你的将来打算啊!”不知为何,一见他,心头又开始乐了起来。

  “你我非亲非故,哪由得你为我打算未来?”阮卧秋脸色早已铁青,从没这么气过,扬起手几乎要将怒气发泄在这一掌里,咬牙切齿、咬牙切齿,心知自己再如何火大,也不会动手打女人。

  狠狠落下时,一碰她手臂,立刻紧紧扣住她冰凉的手腕,好像有什么东西因此落地,他也视而不见,反正他是个瞎子,只能任凭旁人玩弄!

  “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要不要成亲干你何事?”他咬牙骂道。

  他的力道大得惊人,让她吃痛得眯眼,嘴里却轻笑:

  “阮爷要不要成亲,的确不干我的事,只是凤娘说你也快三十了,如果当年没有遇见那回事,也许今日早是妻妾成群呢。”眼角瞄著四周。为何凤春不在?连那个迷恋他到极致的孩子也不在?这里离升平酒楼有一段距离,他是如何走来的?

  “我要你同情吗?我要你同情吗?杜三衡,你是不要命了吗?也胆敢为我做主?”乍知一切是骗局,帘后有人在窥视,顿觉自己像待宰羔羊。自他眼盲之后,从未受过如此的羞辱,在那当口,被她背叛的愤恨几乎淹没了他的理智,让他恨极了这女人!

  “痛痛痛,阮爷,你力气大,快折断我的手啦!”她终于挨不住疼,低叫。

  “你一向油嘴滑舌,骗人骗成精,谁知你是不是又欺我眼瞎来诓骗我?瞎子就好欺负吗?”

  她见他一脸恨色,恨意中包含了对她的多事与他的眼盲,不禁敛起平日嘻笑的性子,叹声道:

  “阮爷,算我错了。我跟凤春本不想骗你的,可跟你实说实说,你一定连理都不理,再这样下去,你一定孤老终生,我曾想,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找画师留像?要留像给后代子孙,却丝毫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顿了顿,望著他青白交错的脸庞,低声道:“后来,我才知道你还有个妹子,这画,就是要给她的后代吧。”

  他抿紧嘴,青筋不停暴跳著,最后才压抑道:“杜画师,有些话你不该说出来的!”

  “是啊,我爹耳提面命过,明知有些事是绝不能说破的,我火候还不够。阮爷,及时行乐不好吗?反正你跟我,了不起再活个五十年。你就多娶几个老婆,多生几个孩子,每天含饴弄孙,也是一种乐趣啊。”

  他眯眼。“你当我是老头子吗?杜画师,凡事你要适可而止!”

  “是是是,以后我再也不敢多事了。”

  他还想骂,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到他的手背上。是雨吗?方才站在这里一阵,是下了雨,但上有屋檐,雨该落在他的左肩上才是。

  “这是什么?”

  “什么?”她一头雾水,随口:“是雨珠子吧。”

  “不要再骗我,杜画师!”他又气,瞪著她的眼几乎快要喷出火了。“我最忌人骗我,你若要在阮府里作画,就不准再欺我!”

  “是是是……”她抹了抹脸,这才发现淌在他手背上的是自己滑落的泪。好吧,要老实说话,她也不是不会。“阮爷,我流泪了。”

  他一怔。“流泪?”他骂得这么凶吗?

  “是啊,你掐得我痛死了,我从小就挨不得一点疼的,所以我疼得流泪了。”

  她语气稀松平常得很,一点也没有痛感啊……还是,她又故意要他?虽作如此推想,仍是微恼地放开她。

  她笑:“阮爷,要取得你信赖真是不容易呢。”突然抓住他的手往她脸上碰去。他一碰到那湿意满布的脸颊,立刻像被烫伤般的缩回。

  “你干什么你?”

  又冷又凉又软的……

  “让你看看我是真哭了嘛。哎,幸好你抓的是我左手,要不我真怕得休养好几日才能继续画呢。”她抹掉眼泪。不知为何,从方才说出他打算孤老一生开始,她的眼泪就掉个不停,一定是手痛死了的缘故。

  他闻言,只觉她情绪隐藏太好。明明痛得掉泪,说起话来依旧如平常的轻浮……掌心里柔软的触感依旧,如同她身子的香气总混著一股酒气,难以分散……他皱眉:“杜画师,你喝酒了?”

  “啊……”答允过不骗他的,只得承认:“喝了两口。”

  “在大街上?”

  “反正我女扮男装,没人察觉嘛。”

  “你不是说,你在画画时才喝?”

  她嘿笑了两声,没有再解释,瞧见他肩上湿了一片,她赶紧拾起地上的油纸伞,正好瞄到身边是一家饭铺子——

  “哎,阮爷,当我赔礼,吃个饭好吗?”

  “吃饭?在这里?”

  “是啊,正好有间饭铺子呢。我记得我刚来永昌城时,头一顿饭就是在这家铺子吃的,米饭绝不输阮府的,正好过午了……”看他的俊容余怒未消,但也有抹疲惫。是啊,瞎子独自在外,所费精力自然不是她所能想像的。

  “我不饿,也没有习惯在外头用饭。”

  “阮爷,不知道为什么,我眼泪直掉著,止不住呢。”见他吓了跳,她有点好笑,实话实说:“我一吃饭就开心,你陪我吃顿饭,我就不会哭啦。”她收了伞,想拉他人铺子。

  他眉头深锁半晌,似乎想看穿她是不是又在骗他,最后,他终于伸出手,道:

  “把酒壶给我。”

  她愣了愣,随即明白他这是交换条件。“好啊。”大方地递给他,反正回头再买一壶便是。

  他摸索著酒壶,打开栓子后,在她脱口的讶异里,尽数倒掉。

  “酒能伤身。杜画师,尤其你又是个姑娘家,喝酒不成体统。”他沉声道。

  这人,不是才恨她多事吗?这回又关心起她的身子来。她若有所思地凝视著他,然后用力抹去眼泪,绽笑:“阮爷,让我扶你吧。”

  伸手搀扶他,靠得如此接近,那一夜在他床褥之间的回忆又被勾起,抬头往他俊秀的侧面望去,他一点也不模糊……不像她爹……

  仿佛察觉什么,他忽然转过脸,对上她。“杜画师,你又在想什么?”

  “哎……也没什么。只是杜某一时之间不小心胡思乱想起来,阮爷,我怕你再问下去会害臊的。”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又香又有嚼劲的白米饭,半透著晶莹的光辉,冒著热腾腾的烟,赶紧堆得圆圆尖尖的,才淋上浓稠的酱汁……

  哎啊啊,乐得心都绞痛起来了。

  不及吞口水,就先偷吃一口,再补点米饭,把饭堆得像小小的锥子,才心满意足地动起筷来,一抬头——

  瞧见阮卧秋连动也没动的,她笑道:“阮爷,我来帮你淋上肉酱吧,这饭铺子真不是我要说,米饭有嚼劲,入口满齿饭香,让人吃了念念不忘。当然,阮府的米饭更胜一筹,不必配菜,光淋肉酱就好吃啊。”绝对不忘捧捧雇主家的厨子。

  她自己说得都口水直流起来,想来她必定饿极。先前还怀疑她不叫菜只吃肉酱配饭,是考虑到他是瞎子之故。

  他举筷动饭,说道:“我胃口并不大,你叫一桶子饭来,是浪费了。”

  她觑一眼桌上那约莫到手肘高的小饭桶,支吾以对:“阮爷若吃不完,我吃就是了……阮爷啊,我常听人说,一顿米饭下肚,一天好精神。你一天若只用一餐,最多又只吃菜,那可真的是浪费了呢。”

  “凤春连我吃什么都告诉你了?”

  “不不,她没说。是她准备你饭菜时,我就在厨房用饭呢。”她嘻皮笑脸的:“一开始我真是吓到,心想像阮爷这么俊俏的爷儿,就靠这么点菜维持,不像我,我爹老说,我美丽白嫩的身子全是白米饭喂出来的,把我说得像母猪似的。”

  美丽白嫩的身子……双腮微热。这女人!说话一定要这么露骨吗?她是个姑娘家,而他是个男人啊!

  即使是在说假话,也不该对著他这么一个男人说……还是她时常这么口无遮拦,对著每个人都这么说?

  听见她像在盛饭,他微微一愣。“杜画师,你又在盛饭?”

  “唔,嗯,是啊。”她笑,再淋上肉酱。

  这么好胃口?阮府是几天没给她饭吃了?既然她这么饿,他也不便多说什么。

  “爷儿、公子,你们的胃口真好。”饭桶里的饭都去了一半啊,店老板眉开眼笑,店铺内就这一对疑似兄弟的爷儿最会吃,方才还在怀疑两个看起来只有他一半体重的男子哪来的这么好胃口?“爷儿,你俩是兄弟吗?”实在忍不住问问。

  杜三衡见阮卧秋下答,她眨眼笑道:“是啊,他是我兄长。店家老板,你真是厉害,一眼就能看出,以前别人老当我是他的小厮,想要接近他,都来找我打点呢。你说是不是,卧秋哥哥?”她脸不红气不喘,心里乐得很,快活得要命。

  阮卧秋哼了一声,一双堪称漂亮的剑眉微皱了起来。

  那店老板笑道:“小公子,你真是说笑了。你一身贵气,肯定是富家爷儿,谁会把你当小厮?小人想请教小公子,你的头发……”

  阮卧秋竖耳倾听。她的头发怎么了?露馅了吗?

  “怎么啦?”她代他问出心里疑惑。

  “您兄弟俩是刚从京师来的吗?”他指指她方巾下乌黑的长发,发尾夹杂著各种颜色,兴致勃勃地问:“这是京师现下流行的吗?”

  阮卧秋低声问:“他在说什么?”

  她以同样的低声答:“哥哥,老板在问我发尾多种颜料是不是出自京师的流行?”

  他的眉头毫不掩饰地皱了起来,口气不甚佳地说:

  “你出门前,就不能好好地整理吗?”心里总觉不舒服。这女人,在阮府里弄得乱七八糟也就罢,连这乱七八糟的一面也要让外头的人看见,仿佛……自家的东西分给外人窥视,让他有点恼火。

  “要出门前我在整理最后的颜料,不小心沾上了,我又不是故意的。”转向店老板,露出明亮灿目的笑:“是啊,现下京师就这么流行的,店老板,你觉得够不够花梢?”瞧见阮卧秋沉著一张脸,好像又在怪她说谎。

  她暗暗扮了个鬼脸,她只答应不对他说谎,可没说一辈子都要很痛苦地学他一板一眼的。

  “是挺花梢的。”老板见她和善,好心地说:“公子,你要小心点。这位爷儿看起来就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算我多生两只眼,也不会把爷儿误看女人……”

  “老板,你是说,我像女人了?”她笑问。

  “不不不……”男人最忌说像姑娘家了,店老板连忙澄清:“我不是这意思,只是小公子肤白,有时候会很不小心被人误当是女扮男装。”瞧见阮卧秋仔细听著,他说得更起劲:“你们也知道的,现下世道是挺不错的,没有战争也没有内乱,咱们小老百姓只要肯拼,就能活下去,唯一怕的就是官。”

  “官?”阮卧秋开口:“为什么要怕官?”

  “爷,您是富贵人家,难道没给高官好处过吗?我铺子每半年就得缴点保护费,地头流氓早跟官府打点好,咱们老百姓也只有认命了。”店老板对著她低声道:“小公子,你最好小心点,前两天我还瞧见知府大人的独子在这附近走动呢……”

  “知府大人的少爷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阮卧秋的眉头已是打成结了。

  “知府大人的独子前阵子才闹出事来,强抢民女,人家告上衙门,最后被知府大人压了下来,大伙敢怒不敢言,您没见到最近街上少了很多闺女走动吗?”

  杜三衡见他脸色沉下,连忙压住他的手,对著店老板笑问:

  “我瞧,也不见得所有的官都是如此。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个姓阮的高官,挺为百姓著想的……”指下的手臂动了动,她不理,继续问:“他为赴法场救人,牺牲了一双眼。店老板,你瞧,还是有这种好官的。”

  “有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记忆来来去去,就是没这印象。

  她微微笑著,请店老板再端碗肉酱来,这才放开手,笑道:

  “阮爷,你只吃了半碗呢。若不吃太浪费了,就给我好了。”见他不理,她暗叹口气,又笑:“好吧,你一定是在计较无人记得你了。”

  “胡扯!”他终于开口:“我计较这做什么?”

  “那阮爷在惦记著什么呢?是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官呢?不对,你又不笨,必知世上不管任何人事,都会有好坏。那就是……你还想当官了?”

  他眯眼:“杜画师,你认为我这么不争气吗?连成了瞎子都想负累朝廷?”

  “可是,你骨子里一直是官啊。”她笑。“你一点也不像我。我一向及时行乐,爱做什么就去做,就算哪日我当了官,有人找我贪污,我心头乐了就去贪;要不开心那就算押我入牢,我也不理。你跟我完全不一样……”忽然改了话题,道:“不提这个,打我来你府里作画后,心里一直有个疑问。”见他在听,她笑。“阮爷你一表人材,为什么会任由自己跟阮府一样,逐渐成为衰败的废墟呢?”

  他闻言,斥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阮府变成废墟?”

  “你不知情吗?”她讶问:“既然阮府留下的都是你熟悉的奴仆,那一定十分有限,阮府到底有多大,这些下人能不能顾及每个地方,你一定很清楚。”

  凤春从未跟他提过……是打算不让他烦心吗?对他未免太小心翼翼了!

  “阮爷。”她的声音从对面移到左手边:“杜某还有一个疑问。”

  “杜画师,你的问题真不少。”

  她笑叹:“只有今天才会。平常我可是眼不见为净呢。”

  “你到底要问什么?”

  她的气息微微向前倾,更加贴近他。他皱眉,几乎可以想像她那双眼目不转睛地盯著自己。

  “阮爷,为什么一定要当官才能为百姓谋福呢?现在的阮卧秋,就不行吗?”

  他转头瞪著她──事实上,是瞪著一片黑暗。黑暗之中,她又成形了,五官还是模糊著,但确定不漂亮,身子隐约带白,迷雾始终覆盖著她完整的身躯,唯一他能确定的就是她话中有话。

  她想说什么?拐了这么一个大弯想暗示他什么?

  一个画师能懂什么?

  “欸?”她忽叫。

  “又怎么了?”他不悦道,总是无法预料她下一步。

  “阮爷……”那声音如耳语,逼他不得不仔细聆听。她嘴里的气息轻轻喷在他的耳畔,令人发痒。“你身上有没有带碎银?我刚买了颜料跟伞,把钱都用光了。没钱吃霸王饭,会被店老板打的。”

  “……”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